“沒錯,賭場就是我們最好的選擇。搞出點動靜,自然就能吸引對方的注意,到時候我們再陪他們好好玩玩!”秦洛嘿嘿冷笑道。

隨即三個人二話不說下了樓,與停車場內的白城匯合。四個人開着那輛破舊的現代轎車,朝着江南區旁的平民窟就趕了過去。 第二百七十八章 眼鏡蛇傭兵團

很難想象,富裕的江南區附近居然還會有一個龐大的平民窟。這裏和高樓林立的江南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彷彿就像是兩個世界一般。

因爲貧窮,這裏也是整個市區最爲混亂的地方之一。

雖然居住再次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但依舊隨處可見那些遊手好閒,整天靠坑蒙拐騙爲生的小混混。

光是大大小小的黑道幫派,在這個貧民窟就有好幾個,也成爲了案件高發的集中地。

主要是這邊道路狹窄,很多地方車輛無法通行,破舊的屋子甚至是木板搭建起來的簡易窩棚好像隨時可能倒塌一般,也給警方的抓捕工作帶來很大的麻煩。

有時候犯了事的小混混還能組織起來跟警察幹仗,那可不是一般的囂張。

久而久之,這個地方很少有警察願意過來,儼然成爲了一個三不管地帶。

在這片區域裏,充斥着各種交易,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這裏辦不到的。甚至你想要軍火,這邊的黑老大都能給你搞來,只要你出得起合適的價錢。

秦洛之前就在網上搜尋了大量相關信息,知道貧民窟內哪一塊有賭場。

在平民窟中心區域,有幾間鋼棚搭起來的廠房。從外面看,就好像是已經倒閉的破舊工廠,鏽跡斑斑。

不過這裏也是整個平民窟最熱鬧的地方。只因爲那幾間廠房之內別有洞天。

不管是酒吧還是賭場,這邊的服務一應俱全,是平民窟這塊最大一個幫派火狼幫實際控制,也是在道上出了名的銷金窟。


這裏不缺女人、不缺混混、不缺窮人,更不缺富人。很多社會上有頭有臉的成功人士,甚至都會來到這裏消遣或者撈金。當然,那些撈金者最後都會落得身敗名裂,一身賭債的下場。

直接將車子停在其中一個廠房的大門口,秦洛四人相互間對視了一眼,隨後就下了車。

廠房外面負責防風的幾個小混混頓時就露出了警惕之色,朝着秦洛這邊就圍了上來。

“怎麼沒見過你們?幹什麼的?”其中一個黃頭毛的紋身青年扛着一個棒球棍,指着秦洛就一臉挑釁地問道。

“來這裏還能幹什麼?當然是來賭錢的!”秦洛輕笑了一聲,隨即將準備好的一袋美金給拿了出來,在那個小混混面前晃了晃。

黃毛頓時雙眼一亮,衝着自己的幾個小弟就使了個眼色。

其中有一個小弟會意,立馬急匆匆第朝着廠房內就跑了進去,顯然是去報信去了。

秦洛知道,對方肯定將自己當成了一頭大肥羊,指不定商量着要怎麼把自己的錢給坑完呢!

“我們現在可以進去了?”秦洛衝着那黃毛問道。

“當然,既然是來賭錢的,我們都歡迎!裏面請!”那黃毛立馬賠着笑臉,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秦洛帶着白城他們三個就邁步走進了廠房內。

在這間廠房的另一側,還有一個五層的老舊居民樓。

此刻三樓的一個房間內,一個光頭大漢正拿着望遠鏡,盯着秦洛幾個人走進賭場的背影。

“老大,又有一條肥魚送上門來了!”光頭大漢嘴裏淡淡地說道。

“不管他,場子裏有阿豹看着就足夠了,現在沒什麼事情比接待眼鏡蛇的朋友們更加重要!”沙發上正坐着的一個油頭粉面的中年男人,正叼着一根雪茄,一邊吞雲吐霧,一邊笑眯眯地說道。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火狼幫的老大金敏喜。

而在他的對面,正站着一排身材魁梧,手持槍械的武裝份子,大部分都是西方面孔,當中還有兩個黑人。

這幫武裝分子當中還有一個領頭的,同樣坐在金敏喜對面的沙發上,正摟着懷中的一個妖豔女郎,不住地上下齊手,場面很是香豔。

“金老大,這次又到了你的地盤,多虧你照顧了。”那個領頭的西方大漢長滿了絡腮鬍的老臉滿是猥瑣的笑意,不過那陰鷙的眼神卻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

“艾倫,你實在是太客氣了。我們火狼幫和你們眼鏡蛇向來都是生意上的好夥伴不是麼?既然來了我的地盤,招待各位也是應該的!”金敏喜不以爲然地哈哈笑道。

“既然如此,我想請金老大幫個忙!”艾倫說着,轉頭對身邊的一個手下使了個眼色。


那傢伙立馬掏出了一張照片,直接遞到了金敏喜跟前的茶几上。

“嗯?是高麗人?”金敏喜自然明白艾倫的意思,不過看着照片上那個陌生的東方面孔,一時間也有些摸不着頭腦。

“不,是華夏人!他叫秦洛,目前應該已經到了高麗。我需要你的情報網,你人多,幫我找出他現在的確切位置。只要你能偷提供信息,十萬美金,就當是送給金老大的見面禮!”艾倫搖了搖頭,然後淡淡地解釋道。

一聽到十萬美金,金敏喜也顧不得再多慮,直接就將那照片遞給了之前說話的那個光頭大漢。

ωωω .тt kan .C〇

“嗯?這個人怎麼好像……他不就是剛剛進了賭場的那個麼?”那光頭大漢看了一眼照片,立馬就愣住了。

“什麼?你說人在賭場裏?”金敏喜聞言,不由得大喜過望。沒想到這十萬美金居然賺得這麼輕鬆,簡直是白撿的啊!


艾倫聞言,立馬就鬆開了懷中的美女,從沙發上直接站了起來。

“去監控室看一下,就能夠確認了!”那光頭大漢瞥了一眼艾倫,點頭說道。

隨即一行人立馬急匆匆地從房間內走了出去。

另一邊,秦洛等人已經進入到了賭場當中。和外面看到的不同,裏面裝修得十分豪華,甚至不比燕京的那個‘小澳門’差多少。

此刻賭場內正人頭攢動,粗略望過去,起碼也能看到一兩百號人。

“老闆,剛剛進來之前,我發現隔壁樓上似乎有人在盯着我們!”白城這時在秦洛耳邊輕聲地提醒了一句。

秦洛微微一笑,輕聲地說道:“我也感覺到了,先不要管他,我們是來玩的!如果真的被我們要找的那幫人給盯上,就等着他們蹦出來好了!”

“可我們的大部分武器,還有***都在車上!”付凌宇在一旁提醒道。 第二百七十九章 開幹

“一會如果情況不對,就先撤回車子,保住武器最重要,到時候千萬別管我!”秦洛提醒道。

“那怎麼行呢?”何兵聞言,頓時就急了。

“聽我的,他們想弄個死我,還沒那個本事,放心吧。”秦洛用着不容置疑地口吻命令道。

或許是因爲傭兵寶典的緣故,三個人對秦洛的命令必須無條件的服從,當下也沒有再發出任何反對意見。

賭錢,對於秦洛來說實在是太小兒科了。上次在燕京的時候用5億賣了個賭神道具,原本感覺還有些雞肋,沒想到現在又派上用場了。

自從秦洛坐上賭桌之後,幾乎是一路通殺。除了一開始拿出來一萬美金之外,錢袋裏還剩下的9萬美金就沒動過。

像這樣的賭場,同時還順帶洗錢。通常帶韓元過來賭博的人,都先要在這裏將韓元兌換成美元才能進行賭局。等你贏了錢,或者要走的時候,還可以將美金兌換成韓幣帶走。

於是美金就變成了這家賭場的籌碼。而賭場負責兌換美金的那批人,實際上就是地下錢莊的人。

秦洛直接帶美金來賭場,按照道理來說,在這裏是不受歡迎的。不過他帶的美金實在是太多了,這反而引起了賭場方面的興趣。

作爲金敏喜手下的第一大將,阿豹不光身手硬,心狠手辣,同時也精通賭技。

在得到小弟的彙報之後,立馬就盯上了秦洛。

可很快他就發現,除了一開始秦洛拿出的那一萬美金之外,之後他的本金就沒再動過,反而桌面上的美金越堆越多。

光是在梭哈這張檯面上,秦洛十分鐘就已經贏了兩百多萬美金了。

阿豹看情形不對,立馬將自己安排的莊家給趕下場了,自己親自上陣跟秦洛賭。

可他又怎麼可能是秦洛的對手?雙方的牌面,秦洛只要掃一眼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你想擋都擋不住。

要麼棄牌、要麼悶、要麼直接偷雞,愣是讓阿豹也緊跟着輸了一百多萬進去。

“豹哥,這小子有點邪門。他不會出老千吧?”一旁有個小弟輕聲地提醒道。

阿豹其實也懷疑秦洛是不是出千了。可問題是他沒察覺到任何出千的痕跡。因爲秦洛每一次開牌都是讓荷官幫他開的,他自己壓根就不動手啊!

你想說他出千,都找不到任何藉口,這還真是活見鬼了!

“這位朋友,沒想到你短短半個小時,就已經贏了五百多萬。有沒有興趣到裏面的貴賓室,我們賭一場大的?”最終堅持不下去的阿豹終於開口,打算先將秦洛弄到貴賓室再說。

如果還在大廳裏這樣賭下去,估計賭場的錢都不夠這小子贏的。就算他想要做些什麼,在這麼多賭客面前也不好表現得太明顯。

秦洛哪裏不知道阿豹的心思?之前在‘小澳門’的時候,已經碰到過一次這樣的情況了。這也是賭場內司空見慣的事情。

“沒問題。我就喜歡賭大的,小了還沒意思!”秦洛哈哈一笑,跟着就站起身來。

一旁的付凌宇立馬就將秦洛贏來的那些錢全部裝進了準備好的錢袋子裏。

就在這個時候,阿豹的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

在接聽電話的時候,他的目光始終放在秦洛的身上,眼中精光閃動,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阿豹卻不知道,以秦洛超乎常人的明銳聽力,他的通話內容早就已經被秦洛聽了個清清楚楚。

阿豹掛斷電話之後,就對幾個手下使了個眼色,隨即有人就帶着秦洛四人朝着賭場裏側走了進去。

秦洛對着白城三人做了個收拾,白城三人立馬就明白了秦洛的意思,知道立馬要幹仗了。一個個面色入場,但心中的弦立馬就緊繃了起來。


三個人的手都放在最合適的位置,以便於他們能夠在遇到突發情況的時候,以最快的速度將腰間藏着的手槍給拔出來。

轉過一個拐角,四周圍頓時冷清了下來。而這個時候,前後兩個通道的路口突然涌出了一大幫手持砍刀的小混混,立馬就將秦洛四人給堵在了中間。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開賭場的輸不起?”秦洛轉過頭,笑眯眯地盯着阿豹問道。

“我沒必要跟你解釋太多,只能說你不該來這裏!既然來了,就不用走了!”阿豹冷笑一聲,就對着手下們做了個進攻的手勢。

那羣小混混少說也有五六十人,分成兩撥一前一後就朝着秦洛四人揮着砍刀就衝了上來。

“是時候活動一下手腳了!”秦洛對着白城三人輕笑一聲,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如同一隻獵豹一般疾射而出,向着衝過來的人羣內就衝了過去。

這幫小混混又怎麼可能是秦洛的對手?僅僅是一個照面,只要是靠近秦洛周圍兩米內的傢伙一個個都缺胳膊斷腿地直接翻倒在了地上,慘叫聲頓時響成了一片。

白城他們幾個雖然還不如秦洛那麼變態,但同樣也學了練體術,實力跟退伍之前不可同日而語。這些烏合之衆在他們手中根本走不過一招,同樣一個個都被放翻了。對方愣是連他們的衣角都碰不到。

面對這些貨色,三人甚至連拔槍的念頭都沒動。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五六十個小混混全部都被幹翻在了地上,沒有一個還能爬起來的。那場面堪比動作大片,相當的震撼。

阿豹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愣住了。他想不通眼前這四個傢伙爲什麼會這麼強?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識範疇,簡直就是超人般無敵的存在啊!

“你手下的這幫小弟也太不經打了,你怎麼不多安排一點?就這點人還不夠我塞牙縫啊!”秦洛衝着阿豹笑眯眯地提醒道。

阿豹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就掏出了腰間的手槍,槍口立馬對準了秦洛。

“我承認我看走眼了,你們的確很厲害。可你速度再快,能快得過子彈麼?”阿豹強忍着心中的震驚和不安,咬着牙冷喝道。 第二百八十章 正主終於出現了

“能不能快過子彈,你試試不就知道了?”秦洛聞言,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以爲我不敢開槍?”阿豹憤怒地吼道。

“那你在猶豫什麼?你不知道有時候話多,會讓你死得很快麼?”秦洛笑容逐漸加深,越發燦爛的起來。

不知道爲什麼,在看到秦洛那笑容的時候,阿豹的心底突然產生了一股難言的恐懼和濃濃的危機感。

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扣動了扳機。可是在槍聲響起的一剎那,阿豹就感覺眼前一花,秦洛居然在原地失去了蹤跡。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呢,就感覺握着槍的手突然被一隻‘鋼鉗’緊緊地夾住了,一股劇痛就從手腕處傳了過來。

還沒來得及慘叫出聲,阿豹感覺後腦一陣劇痛,緊接着整個人就進入到了無意識的狀態,直接癱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