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克洛克達爾就來了,難得的是克洛克達爾身邊帶著的人就是妮可羅賓!

克洛克達爾看了眼李軒身上的金色聖衣等了一會兒之後這才道:「聽馬林佛多那邊說海軍最近上任了一名實力強大的海軍中將,總是喜歡穿著金色的戰甲,不知道李軒中將來這裡有什麼事嗎?或者說,新上任的你準備立下點功績?」.. 看著克洛克達爾那副萬年不變的壞人表情,李軒忍不住笑了笑道:「沙鱷魚還真是沒有一點幽默細胞啊,為什麼我不可以是為了你身邊的那個小姑娘而來的呢?」

克洛克達爾看了眼略帶警惕的妮可羅賓后,身邊揚起了沙子,冷淡的道:「這個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我還需要她幫我找一件東西呢。」

「別這麼輕易的拒絕了,你看中這個丫頭的知識,我也看中這個丫頭的知識,做個交易,我告訴你如何找到古代戰艦冥王,你將她交給我,如何?」李軒臉上露出了自信滿滿的笑容看著克洛克達爾,一副我不信你不換。

克洛克達爾咬著自己口中的大雪茄先是愣了一下,繼而身邊的沙子才更加猖狂的飛舞了起來,眼神冰冷的看著李軒道:「將冥王的下落告訴我,否則的話我不介意給你一點教訓。」

「誰給誰教訓還不一定呢,你這個白痴。」李軒一隻腳踩到了地面上,剎那間,克洛克達爾沙子面前的地面,包括李軒所坐的位置,不管是房頂還是牆壁又或者是桌椅之類的地方,都充滿了裂痕,似乎下一秒就會徹底毀滅一樣!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之後,克洛克達爾這才收起了自己身邊的沙子淡淡的道:「看來我們可以好好地交涉一下,順便達成這個非常誘人的交易了。」

李軒將另一隻腳也放了下來,雙手交疊,將下巴放在了上面道:「不錯的主意,我有兩個途徑可以讓你得到冥王,一個是直接找到冥王的本體,另一個是找到冥王的設計圖,你要哪個?」

「那麼說說你想要的吧,除了她還要什麼?」克洛克達爾也給自己找了個椅子,並且將妮可羅賓盯的死死的,不允許這個這個重要的籌碼逃跑。

李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之後這才道:「如果你是要冥王的設計圖的話,她就夠了,如果你是要冥王戰艦本身的話,那麼我想你還得付出一點代價才行,這個代價嘛,可以是不必鷹眼手中的那把無上大快刀差的武器,也可以是幾個惡魔果實,不過究竟是哪個你可以選擇一下。」

克洛克達爾看著李軒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道:「你是不是搞錯了?冥王的設計圖拿到手的話就可以製造出大批的冥王,價格反而下調,我可不相信你是這樣的人,這樣子正義的傢伙不會來和我這個七武海做交易。」

「原因很簡答,有了冥王的設計圖你也沒有足夠的人手去建築,有人手了,也沒有材料,有材料了,你也要擔心會不會被海軍追殺,因為冥王的體積可不是一般的大,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建造出來,簡直做夢,但是冥王本身的話,就需要找到海皇才能找到冥王了,難不成一個海皇外加一個冥王還不值這個價格嗎?」李軒嘴角翹起不相信克洛克達爾不上當!

神工 「你怎麼能確定找到海皇就能找到冥王?」克洛克達爾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李軒,至少要讓李軒說出個所以然才行!

李軒不屑的切了一聲之後,這才躺在了王座上面口氣平淡的分析道:「海皇的作用是操縱深海裡面的海王類,而冥王消失的最大可能就是在海中,大地上藏不了那麼龐大的戰艦,而且如果真的藏在地面上,那麼恐怕早就有人將其開出來稱霸世界了,畢竟那可是讓歷史顯示出了數十年空白期的大殺器啊,有海王類的幫助的話,還害怕找不到冥王?」

「那如果沒在海中呢。」克洛克達爾可不會被李軒就這麼忽悠了,畢竟他為了找冥王可是做了無數的假想,在冥王最終出現過的,有記載的地方就是阿拉巴斯坦,但是在這裡這麼多年,他依舊沒有找到,所以他的目光也早就盯在了海中了,如果不是因為條件限制的話,恐怕他早就去海中搜索了!

李軒卻撇了撇嘴道:「既然沒有在海中那就是在空中了,不過隱藏在空島的記錄不大,傳聞中哥爾D羅傑曾經就上去過空島,可惜那裡只不過是記載有重要的歷史文獻,有關於冥王的罷了,並沒有明確指出冥王的具體位置,所以在空島的幾率為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在羅傑隱藏自己寶藏的地方,大海中找不到的話,那麼你就可以一心一意的去追求海賊王的寶藏了不是嗎?」

克洛克達爾看著李軒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點了點頭道:「成交,我兩個都要。」

「很好,不過兩個都要的話,冥王的設計圖我就先替你保管好了,你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一個叫做路飛,一直戴著草帽的傢伙的到來,盡全力和他打,最後被擊敗,然後等待著那個傢伙來大鬧推進城的時候再從裡面出來,等到那個時候我們就可以去放心的尋找海皇了,因為在大鬧推進城之後,一定會出現一段時間的安靜時期,在那個時候,才是我們發揮的時間。」李軒淡淡的笑著,這讓克洛克達爾的心沉了下去,看來這個傢伙的圖謀比自己的更大,至少自己可沒有想過要等那麼長的時間。

克洛克達爾看了眼妮可羅賓道:「那麼我現在也只能給你定金了。」

「喂喂喂,別以為我是在占你的便宜,給我幾個惡魔果實,我可以現在就告訴你海皇的真正身份,只不過你不能對海皇出手,因為你會後悔的,放心,我不會對你出手的,至少我現在還沒有理由出手。」李軒淡淡的笑了笑,給克洛克達爾解釋了下。.. 克洛克達爾的手裡有沒有惡魔果實?這個問題幾乎不用想都知道:有!

原因很簡答,因為克洛克達爾收集了很多惡魔果實來將自己的那些手下都強化了,不可能沒留下幾個個未來可能更加得力的手下!

不過一會兒,克洛克達爾就將一個帶著閃電模樣的果實扔給了李軒道:「電磁果實,超人系惡魔果實,和響雷果實不一樣,電磁果實會賦予人強大的電力和磁力,你應該知道超人系的果實比自然系的果實潛力更加強大吧?」

「好吧,這算是定金,那個小姑娘,過來,我知道你的名字,妮可羅賓。」李軒的話打破了妮可羅賓的最後一個希望,只能走到了李軒身邊。

等到妮可羅賓走到自己身邊之後,李軒拿出了一份羊皮紙契約道:「簽個名字,以後你就是我的私人歷史研究專家了,誰欺負你就回來給我說,我去掀了他家!」

李軒霸氣的發言讓妮可羅賓愣了一下,繼而感覺到似乎只要跟在眼前這個傢伙的身邊的話,應該就不用怕那個所謂的屠魔令和那些海軍了,畢竟克洛克達爾在他面前也只能妥協啊。

「可以告訴我海皇的真實身份了嗎?」克洛克達爾盯著已經簽約完畢乖乖站在李軒身後的妮可羅賓問道。

李軒打了個哈欠道:「行啊,海皇的真實身份就是海中人魚一族的公主白星,因為人魚一族每每經曆數百年之後,便會出現一個可以命令海王類的王族,這個王族一般情況下都是人魚公主,但是因為人魚公主終究是要結婚的,所以人類恐懼於那些有著私心的人或者魚人得到了人魚公主的芳心後繼而掌控了那些海王類,那麼真就是異常災難了,所以人類製造出了冥王戰艦,那個一炮可以擊毀一座島的冥王原意就是為了對抗身體比島小不了多少的海王類和神秘的,不知道是什麼的天王!」

看到克洛克達爾意動的表情,李軒這才道:「不要想著對人魚公主動粗,這樣子只會起到反面效果,因為這位人魚公主目前還沒有覺醒,所以你動粗也沒用,殺掉的話就徹底失去了找到冥王的機會,但你又不可能去和人魚公主談戀愛,更何況白星很膽小,你要是恐嚇的話,我怕她會被你嚇死啊,哈哈哈哈,怎麼樣,還是得等我出手吧?」

李軒哈哈大笑的樣子讓克洛克達爾有點惱怒,但是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那麼就表明他真的不害怕自己去印證這句話是真是假!

「不信的話你可以組織人手以及那些精通古代文字的人去魚人島的海森林裡面查看古代碑文,如果我說錯了的話,那麼隨時歡迎你來找我的麻煩。」李軒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肩膀,一副歡迎證實的表情讓克洛克達爾打消了最後一絲念頭。

不過克洛克達爾還是看著李軒有點疑惑的道:「你帶著妮可羅賓不怕海軍的人來找你的麻煩嗎?」

「我是海軍中將,妮可羅賓現在是我的助手,也就是海軍這邊的人,如果不想要把我逼到海賊那邊的話,他們只能妥協,妥協的代價就是發動屠魔令的時候被毀掉的那數百艘船隻!」李軒說到這裡,臉上便露出嗜血的笑容,似乎等不急那些傢伙過來了一樣。

克洛克達爾這個時候才笑了出來道:「呵呵呵呵呵呵,看來你也是個不大不小的瘋子,那麼你的目的呢?」

「我不喜歡現在的世界政府,相信你也不喜歡世界政府一家獨大的場面!」李軒看著克洛克達爾最終露出了自己的目的,而克洛克達爾也點了點頭道:「我們日後的交易會更加的讓人開心的。」

「我想是的。」說到這裡,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不一會兒,李軒就帶著妮可羅賓坐在一艘船上離開了阿拉巴斯坦,而這艘船當然不是普通的船,而是逐風者之鞘自動拼裝組成的飛船!

許你一生一世緣 看著這梭形的飛船,妮可羅賓自然是異常的好奇,畢竟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飛船,尤其是在簽訂了那份魔鬼契約之後,她更是不再擔心自己需要到處躲躲藏藏了,因為她已經認定了李軒是自己未來的主人,永遠的主人!

看著妮可羅賓正在興緻勃勃的研究著這艘由劍鞘組成的飛船時,李軒嘴角翹了翹,這可不是一般的變形組成的,而是由魔法世界的高等魔法構裝和地精的活體構裝術組成的極限構裝組成的產物,就相當於變形金剛的火種一樣,只要火種存在,那麼就不會死,只要失去了火種,就會徹底玩完,變成普通的車輛那種!

之前的話逐風者之鞘可以說是一個擁有著可以變形的變形金剛身軀卻失去了火種這種源動力的魔法武裝,而任務獎勵的那個核心則是讓逐風者之鞘擁有了變身可能的火種,兩者一結合之後,就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隨著李軒的心意變成各種各樣奇特的船隻啊,跑車啊,飛船啊,戰艦啊之類的東西,但是外形卻會非常奇怪就是了。

畢竟逐風者之鞘本來塗有顏料的地方就那麼大一點,所以變身之後就會看起來這裡一點白色,那邊一點紅色,那裡有一點藍色的奇怪模樣,讓一些有強迫症的人會發瘋就是了。

妮可羅賓在那裡研究了好長時間之後這才得出了一個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催動它運動的結論,而李軒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這些有了天然力量霸氣和惡魔果實的人來說,魔法不可能出現的。.. 看著手中的電磁果實,李軒眯著眼睛,也不知道該不該吃,畢竟以自己的實力的話,根本沒人能夠威脅到自己,而且自己可以藉由安哥拉紐曼的詛咒力量剝奪一個人的力量,但是卻沒辦法藉由其消除惡魔果實懼怕水的詛咒!

李軒的眼睛轉來轉去的,似乎在想著是不是應該讓其他人先吃了這顆惡魔果實然後自己再剝奪對方的力量?

不過他十分看重白鬍子的震震果實的能力,也害怕惡魔果實的兩種能力混在一起的話會起到反作用力,到時候因小失大那就不好了。

白鬍子的震震果實的能力雖然目前為震動大氣從而引發海嘯,地震之類的能力,但是為什麼不往小里看一點,引發物體內部原子結構的震動然後讓和自己產生接觸的武器自然斷裂?

或者說讓原子核對撞,造成類似於原子彈一般的恐怖殺傷力!

要知道,他隨時隨地的可以將自己置身於幻境之中,根本不懼怕原子彈爆炸的威力會將他重傷什麼的,反正又不可能會傷害到他。

如果從大里看一點的話,只要將震震果實的能力用技能點點上去的話,說不定還能夠將空間也震的碎裂開來!

畢竟白鬍子再怎麼強大也只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能夠一個人引發海嘯和地震已經是恐怖到了極限了,而且原著當中的黑鬍子獲得了白鬍子的震震果實力量之後,第一次發動能力就因為龐大的負擔導致自身氣喘吁吁的,這也可以看得出來白鬍子已經近乎超越了人類的程度!

但是如果到了李軒手裡的話,技能點可以將震震果實的能力上調一點,並且不用擔心體力問題!

可以說論體格和力量的話,白鬍子沒辦法和運國奧茲的子孫,那個恐怖的巨人相提並論,但是李軒可以,不敢說能不能一擊擊敗,但是平分秋色並不困難!

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只要李軒掌握了震震果實的特性的話,那麼就可以將其威力發揮到極致!

超人系的惡魔果實是眾所周知的潛力巨大,不像是自然系的惡魔果實,幾乎在實力不弱的人吃下的那一瞬間就能發揮出恐怖的力量,超人系的惡魔果實需要一個磨練期,等到磨練結束之後才會顯示出他的強大,而且最重要的是,超人系的惡魔果實可以不斷的變強!

就如同路飛的橡膠果實一樣,都出現了二檔和三檔這樣變態的技能,其他的超人系惡魔果實同樣能出現那恐怖的效果!

君不見超人系的肉球果實普通攻擊就是將人彈飛,以及彈出體內的傷痛之類的東西嗎?但是換一種方式,將大氣壓縮成一個手掌般大小的衝擊波之後呢?恐怕只需要持有者的速度跟的上,然後按在對方身上的話,就會出現頂上戰爭時出現的那恐怖的效果:熊之衝擊!

將運國奧茲的子孫一下子直接打的重傷昏迷的強大衝擊力!

自然果實的用法就那麼幾種,超人系果實的用法就多種多樣了,用的好,強大的無法言喻,用的差,再強的果實也會被用成是渣!

大多數人認為自己沒辦法用的很好,覺得自己會用成渣,所以才對自然系惡魔果實追求到了極點,唯有對那些將超人系惡魔果實運用到極致的人,也就是白鬍子的震震果實,才會有很多人去膜拜,想要獲得相同的力量,因為他們覺得得到了這份力量,就可以成為白鬍子那樣的傳奇!

但是也就只有白鬍子本人才知道震震果實對新手的不足,也就只只能看重大範圍的群體攻擊,而不去看近身的單體攻擊!

黑鬍子獲得了震震果實之後確實又引發了一場大地震,但是那場地震又死了多少人呢?改變了地形,但是卻沒死了多少人,還不如依仗著震震果實的震動能力衝到人群裡面朝著那些傢伙的身上一拳砸過去,直接震碎對方的內臟比較來的直接一點。

「主人,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妮可羅賓十分乖巧的站在王座的旁邊詢問著身邊這位極其強大的王者。

李軒則在妮可羅賓的提醒下收起了思路道:「香波地群島,我要接管香波地群島,這樣才能防著那條臭鱷魚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去魚人島給我找不自在,如果下去的不是他本人的話,去了也是找死,至少我不能讓他找到可以幫他鍍膜的匠師。」

「可是海軍會讓主人您那麼輕易的掌握整個香波地群島嗎?畢竟整個香波地群島是連接新世界和偉大航路前半段的重要連接點,除了海軍可以通行的紅土大陸之外,海賊們也就只剩下了香波地群島這一個三不管地去了,海軍沒道理會把這個地方交給您吧?」雖然對於自己這個主人的實力妮可羅賓絕對信任,但是要控制整個香波地群島的話,這可不是一件簡單而且容易的事情,至少那些海軍不怎麼可能會完全聽從李軒的話,至少妮可羅賓是這樣子覺得。

李軒拉住妮可羅賓的手微微一用力就將對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一手摟著對方纖細柔嫩的腰肢,一手攀上了那雙完美的乳.峰,看著對方微紅的臉蛋,李軒邪笑道:「你是怎麼這麼聽話的呢?」

「啊!」因為李軒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妮可羅賓忍不住吃痛的叫了一聲,但是接下來,卻也紅著臉頰,呼吸緩慢加速,身體無力的伏在了李軒的身上嬌羞的道:「我知道主人要怎麼做了。」

而李軒看著妮可羅賓的模樣則發出了滿意的大笑…….. 香波地群島,又名肥皂泡群島,位於偉大航路中間的紅土大陸前方,是唯一一個可以從海下繞過紅土大陸進入新世界的航行地點,在這裡也是鍍膜的地方,只有在這裡鍍膜之後,海賊船才可以在深海中繼續前行。

香波地群島是由一棵世界上最大的紅樹亞爾其蔓紅樹的樹根組成的,全島由七十九個島組成,也就是七十九棵樹組成,每一棵樹上都有城鎮和設施,人們把這七十九個島組成的群島稱之為香波地群島。

而且香波地群島的區域劃分十分的明確,以樹上的數字為準:一到二十九號樹是人口販賣店等不法地帶;三十到三十九號是遊樂園,四十到四十九號是觀光區,有賣土特產,五十到五十九號是造船所,有鍍膜的工匠,六十到六十九號是海軍、政府的出入區,七十到七十九號是旅館街等地。

香波地群島最大的特色就是亞爾其蔓紅樹根因為呼吸作用分泌出特殊的天然樹脂,樹脂因為空氣膨脹起來形成泡泡,然後飛向空中,由於泡泡只適合在亞爾其蔓紅樹的氣候範圍,一旦脫離香波地群島的氣候領域,樹脂成分就會因為無法充分發揮其力量而炸掉!

其中,泡泡車,泡泡摩天輪,建設在泡泡上的房子,泡泡文化滲透在香波地群島的每一個地方!

而且香波地群島由於是新世界的必經之路,所以在這裡也聚集了眾多海賊,商人和賞金獵人,其中賞金最高的是未來的十一位超新星。

在香波地群島還住著世界貴族,別名是天龍人,他們是八百年前建立起世界政府這個巨大組織的二十位國王的後裔,平日里高高在上,濫用權力,為了不與一般人呼吸同樣的空氣,總是帶著面罩,要是有人敢傷害天龍人,海軍本部大將就會率領軍隊前來討伐,所以天龍人受傷也會是這座島上、乃至於新世界的最大的新聞!

在這裡,人販子和賞金獵人也很多,買賣人類,人魚和魚人被人默許,某種意義上,這座島也是腐朽之地,雖然說距離海軍本部十分的近,以至於大將來到這裡根本不需要多長時間!

實際上通過紅土大陸只要是正經商人的話,那麼就可以像世界政府提出請求,然後直接穿越位於紅土大陸頂峰的聖地瑪麗喬亞,不過因為要棄船,而且要花很多錢,還很浪費時間,所以很少有人去申請,不過這條路很安全就是了。

另一條則是鍍膜之後潛水一萬米,穿越位於紅土大陸下方的巨洞,經過海底線路魚人島到達新世界,不過因為海中的超巨大型的海王類眾多,所以非常危險就是了。

而此時,李軒正帶著妮可羅賓在七十到七十九號的紅樹上逛街,雖然說他要佔領香波地群島,但是因為香波地群島上有一家天龍人統治著,也就是羅茲瓦德一家統治著香波地群島,所以他先要找到最好的路線,等到如何時機合適的話,就幹掉那一家子,然後自己成為真正的統治者!

雖然說自己並不畏懼天龍人的武力,但是也要以正當的方法不是?畢竟這麼早就和五老星他們鬧翻了的話,他就得加入海賊的勢力,海賊可沒有這麼方便,他完全可以等到路飛來了之後,借路飛的手殺了那三個天龍人就行了,反正到時候也怪不到自己的頭上來!

至於為什麼要在七十到七十九號之間逛,因為這裡是旅館街和其他的地方。

最後的三國 所以兩人還沒逛多久之後,李軒就帶著一臉詭異的笑容將滿臉紅暈的妮可羅賓拉進了賓館裡面!

後面的事情自然不用多介紹了,拉進了賓館裡面,除了啪啪啪還能做什麼?

直到第二天,李軒才從房間裡面出來,身後是走路有點彆扭的妮可羅賓!

因為李軒身上穿著海軍中將的大衣的原因,一路上也沒人找茬,雖然李軒脫了那身閃閃發光的黃金聖衣,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眼前這個穿著中將衣服的傢伙絕對不好對付!

因為隔著一條街就是六十到六十九號,也就是海軍和政府的出入地點,所以李軒很簡單的就找到了海軍的辦事處。

幾乎還沒等到李軒進去,就有一位海軍少將出現在了李軒的面前敬禮道:「海軍格斯莫少將見過李軒中將!」

海軍的辦事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用蝸牛電話投影的方式將對方的容貌發送過去,因此在戰國標記為了SSS級的重要紅色事件之後,李軒的容貌也就在幾乎一瞬間被傳到了所有校級軍官的手中,至少不能讓那些傢伙不認識李軒,否則到時候,誰知道這個狂傲的實力能做大將,卻自動要求中將的傢伙會做出什麼事?

李軒微微點了點頭道:「從現在開始,由我接管香波地群島,不過我只管大的秩序,只要沒人進行掠奪和破壞,以前怎麼辦,現在照樣怎麼辦,出了什麼大事就來找我,現在的話,幫我準備一個房間,我要常駐在這裡,還有,我身後的這個女孩是妮可羅賓,現在是我的助手,可以將她的懸賞令取消了,你們按照我的原話報上去就可以了,上層不會為難你的。」

李軒的話讓格斯莫少將鬆了一口氣,雖然對方的前來讓自己的權利少了不少,甚至於還得受到接管,但是香波地群島本身就不是什麼安分的地方,既然有人願意罩著他,那麼他何樂而不為呢,反正以他來看,這位中將大人是不會剝削他手下的力量的。.. 不得不說格斯莫雖然混了三十多年,現在還是一個少將,但是格斯莫的辦事效率可一點都不低,以最快的速度將李軒來到香波地群島,並且接管當地海軍治安的事情,還有被通緝的惡魔之子妮可羅賓已經成為了李軒的助手這件事情上報給了上層。

至於上層因為有關於李軒的事情都被列為了必須上報的紅色警戒程度,因此直接上報給了海軍元帥戰國!

戰國看著這份報道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其他的不說,不過是幾天的時間,這個傢伙居然在沒有船隻接送的情況下先去了一趟阿拉巴斯坦,從克洛克達爾的手中拿到了電磁果實和這個惡魔之子之後又來到了香波地群島,準備接管香波地群島的治安,這件事情讓他嗅到了一絲陰謀的氣味。

因為香波地群島距離紅土大陸近的沒辦法說了,而且瑪麗喬亞就在紅土大陸之上,這不得不讓戰國聯想到了李軒是不是準備給瑪麗喬亞的那些天龍人一個下馬威!

畢竟那個狂傲的傢伙不管怎麼看都不可能會放任天龍人在自己的地盤胡作非為,而且那個地方有很多的海賊和賞金獵人之類的人物,可以料想得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就可以見識到李軒的真實實力了!

雖然覺得李軒和天龍人幹起來的話會非常的麻煩,但是戰國還是覺得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世界政府命令海軍將李軒交出來的話,那麼他們就放任不管,只要能抓走,他們也不攔著,就是不會幫著忙的去抓!

想到這裡,戰國便下命讓格斯莫將手中所有的許可權放權給李軒,並且做什麼事由著李軒就行了,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戰國表示千萬不要惹這個傢伙生氣!

命令很快的就下達了下來,而格斯莫雖然很奇怪為什麼上層會給出這麼一個指令,但是他們依照著指令辦事就是了,反正思考這種事情在頭頂上有人的情況下,不需要他們來執行,他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想得太多反而會誤了上層的計劃,到時候反而自己會成為罪人!

得到了命令之後,格斯莫便帶著這個好消息去見自己現在的上司去了。

格斯莫給李軒安排的自然不是什麼一般的場所,而是香波地群島,在海軍的管轄範圍內的第六十號區域最豪華的住所!

輕輕的敲了敲門,格斯莫就得到了李軒進來的許可,推開房門走了進來之後,格斯莫就有點後悔了,因為眼前是一個十分詭異的場景,一個雙眼都是紫色為底色,有著六個黑色的圈圈和中心的瞳孔,眼白的位置也是紫色的留有黑色長發的男子正站在李軒的正對面和李軒對視著,更糟糕的是他的上司,李軒中將的眼睛也是同樣的形狀!

只不過李軒的眼睛比對方多出了九個黑色的勾玉,從中心往外數的第二個紫色圓環開始,每隔一個圓環就會有三個黑色的勾玉以120度的角度出現在圓環上!

兩個人看向他的眼睛讓他第一時間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了寒冰地獄一樣,整個人身上的鮮血都凍結了起來,一時間,格斯莫甚至於覺得自己的思想都沒辦法活動了!

「什麼事情,格斯莫?」李軒冷淡低沉的聲音終於讓格斯莫有了一種解脫的感覺,同時才發覺自己眼前這位中將是那麼的恐怖!

想到這裡,格斯莫連忙將手中的東西遞了上來道:「中將大人,上面的指令已經下來了,說您可以隨便調動這裡的海軍,只要不是破壞這裡的秩序,和對天龍人出手的話,其他的無所謂。」

「恩,我知道了。」李軒點了點頭,並沒有在意格斯莫的話,他現在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至於其他的小事情,等他將眼前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安撫下來再說!

見到李軒示意自己可以離開之後,格斯莫連忙跑了出去,剛一出那間豪華的別墅的大門,格斯莫就感覺到了背上一陣涼颼颼的,回手一摸,結果背上全部都是汗水!

「我的老天,李軒中將大人居然是那麼恐怖的一個人,那是什麼眼睛,惡魔果實嗎?怎麼會那麼恐怖,我還以為自己活不下來了呢,幸好,幸好我沒有猖狂過,看來上級果然英明無比啊,知道中將大人的實力這麼恐怖,所以徹底放權給了中將大人……」格斯莫一邊感慨李軒實力強悍一邊感慨自己的上司不愧是上司,難怪自己只能當少將。

而在屋子裡面,李軒冷淡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將一個刻印有三勾玉的蒲扇扔給了男子道:「宇智波斑,你的計劃可沒有實現,不過我的計劃倒是完美無缺,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簽下這個契約,並且幫助我將這個世界統治,我可以在我不在這個世界的時候,讓你成為最高統治者,如果你拒絕的話,那麼抱歉,好不容易提取到的你的骨細胞克隆出的你,我也只能表示萬分的遺憾,再次將你送回死人的世界了。」

沒錯,李軒眼前的這個男人正是宇智波的先祖,宇智波斑!

這個締造了傳奇的男人,第一個窺破了輪迴眼之謎的男人現在在李軒的瞳力壓迫之下只覺得自己非常的無力,雖然他可以肯定自己現在已經恢復了全盛時期,雖然沒有九尾的輔助,但是他現在可是擁有著輪迴眼和木遁血繼限界的強者!

查克拉更是多的嚇人,而且由於仙術查克拉的誘惑,他也在考慮著要不要和李軒做這個交易!.. 「將九隻尾獸全部交給我,然後讓我成為新的六道仙人,那麼我就答應當你的助手。」宇智波斑很快就妥協了,因為他知道對方的目的,如果他降服的話,當然是一個很好的助理了,但是如果他拒絕降服的話,那麼對方恐怕會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瞳力吞噬的一乾二淨!!

李軒思考了一會兒之後便點了點頭,反正那個什麼十尾囚牢還沒用呢,在宇智波斑簽訂了契約之後,李軒就將十尾的囚牢拿了出來,交給了大蛇丸,等了不久之後,八隻尾獸全部都封印在了十尾囚牢裡面,只剩下了九尾妖狐,不過現在的李軒可不是原來的李軒了,抽取九尾的查克拉當然也一丁點的危險都沒有。

這也讓他看到了尾獸封印的不完善,哪怕是八卦封印,也一樣的不完善,因為他只是將尾獸封印到了人的體內,而沒有將尾獸和人隔開!

這樣就相當於人的生命和尾獸糾纏在了一起,變得密不可分了,所以在低端的尾獸剝離的方法面前,那些人柱力也只能被帶走生命力從而死去了,唯有注入新的生命力人柱力才能夠活下來!

只不過在李軒面前,他只需要將人柱力的生命以及尾獸的生命分開就可以完美的剝離出來了!

不過,就在李軒將十尾囚牢交給宇智波斑融合的時候,他又接到了一個好消息,大蛇丸完美的重新復活了地獄獵犬和恐懼魔王!!

不過因為恐懼魔王納斯雷茲姆的獨一無二的性質,所以大蛇丸也只能窮盡整個基地的資源,這才創造了一個!

看著眼前長著一雙牛角,黑色卻又尖銳的牙齒,紫色的皮膚,一雙巨大的蝙蝠翅膀,身高兩米,身上穿著合金附魔盔甲的恐懼魔王,李軒這才滿意的笑了起來,如果大蛇丸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創造出這些附魔盔甲的話,他就要懷疑自己的魔導書到底有沒有給對人了。

「我尊敬的主人,如果您對我有信心的話,那麼我想帶著地獄獵犬向這個世界討回一點美麗的色彩。」恐懼魔王十分恭敬的單膝跪地在李軒的面前請示著。

只不過李軒對於這個滿腦子只想著要毀滅一切的燃燒軍團的三巨頭之一的恐懼魔王並沒有多少好感,至少在對方準備毀滅世界的時候並沒有。

地獄獵犬則是對血肉和能量充滿了渴望,原本,它們都是深淵領主的獵犬,只是,現在沒有明確主人的他們,李軒就是主人,而恐懼魔王就是第二主人。

「暫時不需要。」李軒的話讓這位恐懼魔王有點失落,但是因為他們是被契約者製造出來的,他們天生也帶有著契約的效力,根本無法反抗眼前的這位最高的王!

李軒那雙逸散著陰森和恐怖氣息的雙瞳讓恐懼魔王略微不安,雖然那雙眼睛並沒有盯在自己的臉上,但是他知道,自己如果惹得自己的主人一個不高興的話,那麼抱歉了,恐怕自己會被那雙眼睛吃的連骨頭都留不下!

雖然說這只是他的感覺,但是他卻十分的信奉自己的感覺,這種感覺曾經救過他無數次,雖然只是在記憶當中。

恐懼魔王猜的沒錯,如果他讓李軒不高興的話,李軒會毫不客氣的召喚出還在輪墓當中休養生息的大神官吉格,讓吉格將他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藉此來提升吉格的實力!

「我完成了。」看著一身雪白的袍子,額頭像是護額一樣的骨質角,袍子上的勾玉,以及手中的殘月狀黑色鉤子,還有雙眼之中那雙帶著令人可以發瘋的森冷氣息的輪迴眼,以前的宇智波斑,現在的六道斑也正式完成了!!

斑可以向自己死去的弟弟發誓,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六道仙人的力量居然會這麼的強大,強大到了讓他有一種無所不能的錯覺!

當然,他沒辦法使用出求道玉形成的大手那樣學習宇智波帶土攻擊,他的攻擊方式是各種加強版的忍術,也就是仙術!

這些仙術都是強化了之後的,威力與之前的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最強的還是陰陽遁術,這種陰陽遁術製造的求道玉能夠切開所有的物體,不管是元素還是生命,不管是鋼鐵還是氣體,如果原著之中不是佐助有六道的陰之力護身的話,他的那把刀也早就被斑的權杖切為兩半了!

「納斯雷茲姆,你暫時待在我的幻境裡面,沒有我的召喚不許出現,斑,你待在我的身邊,幫我處理那些瑣事。」李軒不容拒絕的看著恐懼魔王,雖然恐懼魔王非常的不甘,但是他也只能夠帶著大批正從空間傳送門裡面走出來的地獄獵犬進入李軒的幻境空間了。

不得不說大蛇丸貌似是準備一次性給他一個驚喜,地獄獵犬的數量超乎了他的想象,有十萬餘只!!

而且大蛇丸也說了,因為掌握了技巧,所以這些地獄獵犬的廉價程度甚至於只需要每隻五千元日元的程度就可以製造一隻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