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多久,又是一個光球落下。

光球消散,平辰一的聲音響起:「丹方──二階丹藥,凝血丹。」

「凝血丹……」徐焰露出思索之色。

紋植中,有一種名為血蟲草。是一種用來急救的紋植,血蟲草中裡面蘊含的能夠的液體,只要塗在傷口便能瞬間止血。

而凝血丹,便是以血蟲草為主材的一種二階丹藥。

同樣用於急救,但凝血丹的作用比血蟲草更大。服下除了能夠令身上的傷口暫時止血,這種止血的作用,對於體內出血這種內傷也能夠起了作用。

若是說之前的避火丹是法丹,這枚凝血丹便是用作醫治及急救用的丹藥。

場內三人,只有黃麗走上前仔細的端詳丹方,而平清及慕容傑已經直接拿起送來的草藥及紋植,開始煉丹。

慕容傑拿出的,仍然是龍鳳和鳴。

而平清的丹爐一出,再次引起一陣嘩然。

丹爐足有數十丈之高,通體雪白,看上去不像煉丹的丹爐,更像是一件藝術品。而其雪白丹爐下方四足而立,每一足都是像某種異獸的足腳。

這,同樣是一個赫赫有名的丹爐!

冷焰!

平家家傳丹爐!

在台上,慕容燕首次開口,卻是淡淡的道:「平家同樣大手筆。」

這句話聽起來像感慨,卻是完全的反諷剛才孫家家主孫海說著自己的大手筆。孫海面色難看,正要說話之際,平辰一卻已經淡淡的回答:「這是清兒的丹爐。將來,也會將冷焰作寶具。」

然後他看向慕容燕,微微的點頭:「確實是挺大手筆。」

此言一出,台上張家、孫家家主都是倒抽一口涼氣。慕容燕的面色首次沉了下來。就連那一直像與世無爭的黃家家主也是張開了眼,目露深意的看著平辰一。

【冷焰】,是平家的一件家傳的丹爐。

這等丹爐,平家傳承數百年,也不過五指之數。每一個丹爐,都是每一代最出色的子弟才有使用的資格。但縱是如此,他們也沒有資格將其使用為寶具溫養。

因為若是如此,其丹爐便有了該人的印記。

丹爐不像其他的寶具,若是有了該人的印記,便只能該主人的紋力才能夠發動。也就是說,若平清將來突破先天宮后,將【冷焰】爐當作寶具的話。當平清死後,此冷焰將會無人能夠使用,就算強行使用,其威能只不過原本的十之二三。 ?第一百四十二章──斗丹

甚麼是大手筆?

能夠將如此丹爐給予,這才是真正的大手筆!但這大手筆卻又不像慕容燕那種借予給慕容傑,因為【冷焰】是真正屬於平清之物,而【龍鳳和鳴】,不是慕容傑之物。

這當中,本來就有著根本性質的分別。

…………

不理外界的嘩然,平清與慕容傑都開始了煉丹。而慕容傑只是看了【冷焰】一眼,便沒有說話。在他看來,這只是跟自己一樣向家族借予而已。他根本不會想到,這竟然會是平清之物。

若是以價值而言,不論【冷焰】或【龍鳳和鳴】,都是萬金難求之物,對丹師而言,足以跟紋者的四階紋兵相比!

這種價值,堪稱至寶。哪怕家族中最出色的弟子,也不會有資格染指,能夠借用已經是為勢所趨而已。

慕容傑發夢不會想象到,平家竟然捨得將如此珍貴的丹爐給予平清為寶具!

片刻間,那一直端詳丹方的黃麗也是微微一笑,轉身走回位置。

那雙玉手輕輕一拍腰間的玉佩,一個通體橙黃的丹爐跳出。

這一丹爐出現,場面再次引起嘩然。

「半澄不黃……金焰瀰漫……那難道是……【金陽】爐鼎?」

金陽!

黃家家傳之物!

五家家主都是眼睛微微一凝,然後看向黃家的家主黃鼎天。

黃鼎天這次露出似笑非笑之色:「不用看我,這也是黃麗那丫頭之物。」

慕容燕聞言面色也是有點難看。

平家與黃家各自如此大手筆的給予這等至寶自家的子弟,相比之下,慕容家看起來特別窮酸。只是平家還算能夠說得通,平清丹術潛力極高,甚至被喻為將來有資格衝擊丹道神師境界。

但這黃麗,卻是名不經傳,甚至連平南城裡的人傑會,也不見她的縱影。那麼……她又有何能耐?

三方平靜的煉丹,外界再吵鬧也像與他們無關。

平清紋力注入冷焰,在無人看見的丹爐內,白色的火焰懸浮在爐鼎的中心,不斷將平清扔進去的草藥進行煉化。

而慕容傑也是如此,只是他的火焰卻是呈深紫色。那也是慕容燕所修之功法:紫霞功。慕容燕所修的丹道,是以幻丹為主,而紫霞功修練出來的紫焰,也是對於煉製幻丹有著極佳的輔助作用。

黃麗的金鼎卻是氣勢最足的一個。

當她紋力注入其中,其金鼎表面刻著的一個個太陽圖騰都亮了起來,金光四射!然後陣陣熱力四射,如化成一道熱浪席捲全場。

平辰一微微皺眉,手隨意一揮。那熱浪便被控制在黃麗身周而不外散,不讓【金陽】爐鼎之勢影響他人。但令他皺眉的原因,是他能夠感受到黃麗身上的紋力波動。

一紋境!

她也是已經突破一紋境的丹師!

三方相比之下,平清的修為卻是最低!

修為向來與所走之道相輔相成。

紋師隨著紋力雄渾程度及精神力控制的提升,能夠產生的紋線便會更多。

而丹師也是一樣,大多數丹師煉製丹藥時的火焰,都是紋力催動。而紋力的修為便會影響火焰的強度及持久度。所以若是沒有突破一紋境的丹師,是煉製不出三階丹藥。

這是一道無法逾越的界線。

慕容燕正是因為看中這點,才特地提升舉行人傑對抗,不給平清機會。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竟然走出一個黃麗。

他面上一直掛著的笑容早已消失,面色凝重的看向場中。

…………

凝血丹雖然是二階丹藥,但並非何等複雜的丹藥,也沒有甚麼紋圖要隨著煉製時需要銘刻在其中。嚴格而言,只有大師煉製出來的三階丹藥,才有資格稱為「紋丹」。

平清看著身前的【冷焰】,那張小臉儘是汗水,像是忍受著甚麼痛苦。

終於,她吐氣冷喝一聲:「出!」

她的手掌一拍在丹爐之上!

噗!

冷焰爐鼎的蓋子打開,一顆通體雪白的丹藥從中射出!

隨著這顆丹藥的吐出,寒冷的氣息也是從冷焰爐鼎中擴散而出。以此爐鼎為中心,地面凝結出陣陣冷霜,但卻又隱見被燒焦過的痕迹,無比詭異。

平清面色不太好看,拈著手中丹藥,看向另外兩邊還在煉製丹藥。

慕容傑的煉製看起來沒有太大的波動,但眉頭輕皺,看向黃麗。黃麗這時正好抬起頭來,與慕容傑四目交投。她那靚麗的雙眸此刻毫不掩飾當中的挑釁之色,丹爐上的波動越發旺盛。遠看過去,被平辰一利用紋力阻擋的氣勢,令她周遭看起來就像一個金黃色的光球,熾目至極!

黃麗本不姓黃,她母親是黃家人,她父親卻是一名外姓的普通人。而黃麗本來是跟著父姓,直至年多前她的母親帶著她回到家族拜祭祖先。讓黃家的長老一眼看出其潛能后驚為天人,收為親傳弟子並授以【金陽爐】為傳承之寶。

也因此,她心高氣傲從不服輸。她令她的母親終於在家族中抬起頭來,而因為從小沒有經過家族教學,她很清楚世間的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之法。

要繼續這種待遇,令母親與父親過上好日子,自己就不能輸!

想到這裡,黃麗眸色間泛過一抹執著,紋力已經催動至極致。

「開!」黃麗額角流下一滴汗水。就在她低喝一聲之際,周遭的金光瞬間退後,取而化之的是五顆金色的丹藥之後從丹爐中吐出,被她隨手收進丹瓶之中。

這一幕頓時令眾人低聲議論:「一爐五顆……這才是真正的一爐丹啊……」

「平家公子……修為太低了,能夠煉製出一顆便是極限。」

「嘿,說得你們在還未突破一紋境之前便能夠煉製出二階丹藥似的。」

「咳咳咳……老夫不是這個意思。」

「而且,丹藥還得看成色。若是成色效果不夠,平公子也未必沒有贏的機會。」

就在下面議論紛紛之際,慕容傑同樣眼眸神色一亮:「開!」

丹爐蓋起,龍鳳和鳴之聲響徹南山之巔!

就連黃麗的面色也不太好看,死死的看著慕容傑丹爐,要看他到底煉出多少顆丹藥!

比丹除了成色效果之外,一爐多少顆也是其中的關鍵。

嗡嗡嗡嗡嗡……

「出來了!」

「一、二、三……天啊,同樣是五顆!」

「這下可真刺激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略勝一籌

慕容傑的面上也是神色凝重,在他眼中最大的對手是平清,現在看來,黃麗才是他這在丹試中的最大對手。

「好了,驗證丹效之時,把你們的丹藥都呈出來。」

一名下人手執托盤,走向平清。平清眉頭緊皺,把手中雪白的丹藥放在其上。然後慕容傑、黃麗也是先後把丹瓶放在托盤上。

下人收集好三人的丹藥,然後走上高台之上。

「既然是平家先煉製好,那就讓平家的先來吧。」

下人依次的拿著托盤,走過五位家主。每名家主拿起平清煉製的雪白丹藥或輕嗅、或凝神看去,只是都沒有真正的試丹。畢竟這只是二階的丹藥,而能夠成為平南五家的家主,在丹術醫術造詣皆是極高,根本不需要試丹。

平辰一嗅都沒有,只是一眼望過去,其一直平靜的臉龐也是泛過一抹柔和的線條:「六成藥效。」

其他四家的家主也是點了點頭:「六成藥效。」

在這種情況之下,根本無法隨意捏造結果。因為在場的都是箇中高手,而且在這種場合下,他們也不屑於干出這種事。

…………

平清的丹藥評完,便輪到黃麗。

同樣也是倒出一顆丹藥看或嗅,然後進行評定。

黃家家主黃鼎天微微一愣,也不知道他想到了甚麼,隨即哈哈大笑:「五成藥效。」

其他四家家主也是點了點頭:「五成藥效。」煉出一爐五顆,雖然比起平清煉製的藥效低了,但卻能夠以數量取勝。真要評論勝負,黃麗還是勝過平清一籌。

看到黃麗的丹效,平清面上平靜,沒有多大的動靜。

到了慕容傑的丹藥。

丹藥通體紫色,雖然是同樣的凝血丹,但因其煉製的火焰或手法不一樣,會導致外表不一。但那丹香、色澤等等,在台上的五名家主眼中都是一目了然。

慕容燕一嗅,面上露出微笑。

沒令我失望。

「六成藥效。」

孫家家主孫海的面色難看,但還是點頭道:「六成藥效。」

張家家主張山哈哈大笑:「六成藥效,一爐五顆。看來此次丹試勝負已分。」

只是不論平辰一還是黃鼎天,面上都沒有失望之色,相反,面上卻是有著或欣慰或興奮之色。慕容燕的目光掃過平辰一及黃鼎天,在他們面上都沒有找到想要看到的那沮喪之色。他眉頭微皺:「平家主、黃家主,對於戰果有意見嗎?」

黃鼎天面上神色有點古怪:「沒意見。」

「只嘆小麗運氣不好。」

張家家主張山眉毛一挑:「黃家主何出此言?丹道比試,何來運氣之說?」

黃鼎天不怒反笑:「小麗的丹道本來沒有經過我們黃家的指導,真正跟隨我們黃家長老學習丹道也只是這一兩年的事情。雖然煉丹之法已經頗為熟練,但對於丹方不甚了解。因此煉製此凝血丹,她是全憑平家主抽取出來的丹方,然後進行初次煉製。」

「相反,平公子及慕容公子對於此丹方非常熟悉,甚至我敢斷定兩位公子腦海中的丹方,絕對比起平家主交出的那張丹方更加精妙。」

「同一種丹,可以有不同的丹方,以求不斷改進。不論慕容家及平家,也會有自己已經改良過去的丹方。而小麗因為還未能熟讀所有丹方,用的只是最普通的凝血丹丹方去煉。」

「若是同樣的丹方……這次比試鹿死誰手還是未知之數。」

「至於平公子,以還未突破先天宮便能夠煉製出同樣藥效的丹藥。若是突破先天宮后,數量絕對不會比慕容公子少,甚至藥效還有更進一步提純的可能。」

黃鼎天大笑著:「老夫很期待下次的丹試對抗呢,哈哈哈!」

他的聲音沒有特地掩蓋,令整個南山之巔的觀眾聽聞過去,都是議論紛紛。

只是大多都是把目光及議論放在黃麗與平清身上,相反此試勝者慕容傑,卻被淪為背景。

無人留意的慕容傑悄然握緊了拳頭。

他知道,這次于丹道勝利,是因為自己佔了先機,是因為慕容家花了重大代價去提早開啟這次的對抗。

但……

那又怎樣?!

只要這次對抗勝利,他們慕容家便會正式成為平南五家之首,掌管南山丹。屆時擁有比現在更多的資源,以及能觀南山丹。到時候,他的提升會比現在更快。

想要追趕我,又豈是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