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浮流轉間,軀體若隱若現,流轉在真實與虛幻之間。

倘若往上向下俯瞰,將這道龐大軀體盡收眼底。

定會震驚發現,這赫然是一座巨大難以想象的恢宏黑色宮殿。

主宰沉浮,屹立天穹,恰若神國。

在宮殿神柱刻立的門前牌匾上,輪迴神殿,四個血紅大字,時時滲下鮮紅血液,猩紅猙獰。

難以想象,一座如此龐大綿延如山脈的輪迴神殿。

是何等偉力,才能使其懸浮蒼天,並沒有引起政爵領內任何一位強者的注意。

「七萬九千六十一次輪迴魔神轉世,掌六道輪轉,不死之身。無因插手上下之爭,神之審判宣讀:罰萬年九幽十地界禁閉,若敢踏出半步,隕神位,削神格,湮滅無上時空歲月長河,正式隕落之局,輪迴神殿判,即刻生效。」冰冷機械的浩大神音從輪迴神殿內傳出。

下一刻,不見有何動作。

輪迴魔神渾身染血的身影就從天地間踏出,恍惚怔然,卻也未曾反抗。點點頭之後,徐徐踏入黑色輪迴神殿之中,偉岸的身影漸漸陷入陰影,隱約還能聽見無盡遠處某個狂熱者的吶喊。

「帝國萬萬年不滅神聖的光輝,終將伴隨諸神的腳步,灑遍每一寸邪土,照耀每一位邪徒的人生。自稱天命之子,不過蠻夷莽夫,妄想撼動帝國萬萬年造就的四海安定之局,定會遭到諸神末日的審判,成為妄談。」

不覺,輪迴魔神嘴角浮現譏嘲。 混沌黑暗

寂冷幽深,麥哈爾渾噩意識,陷在這片無光的世界里,沉沉浮浮漂流。

幾次陷入僵凍凝固,意識崩毀狀態。

卻總會有一股股不知明的溫暖細流將意識包裹,細細耗磨僵凍,溫暖意識,滋潤恢復。

時間,就在這樣周而復始,循環往複中流逝。

而渾噩混沌的意識,就在這般,也逐步恢復,僵凍獨擋。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這般渾渾噩噩,遲遲不能醒來時。

陡然噴薄出一股毫無預兆的冰冷殺氣肆意震蕩,突如其來。

強烈的危險晃動混沌,麥哈爾的意志嗡嗡顫鳴,死亡的恐懼,立即令意識拚命瘋狂掙扎。

不過多時,腦海渾噩清明,受創意志震顫。

五官六識,心跳感知,紛紛出現在感應之中,記憶轟轟潮水湧現。

還未睜眼,麥哈爾耳中便傳來清晰對話聲。

「金斯,前線已經三次告急,我不想在沉默。」女音壓抑,情緒沉重,渾身忍不住激蕩殺氣。

而被女音稱呼為金斯的男子,沉凝中,緩緩深吸一口冷氣。

「絮兒…」金斯出言。

卻又被名為絮兒的女子直接打斷,絮兒義正詞嚴,道:「我身為帝國領地內的子民,有義務與責任追隨蛤烈政爵大人腳步,上陣誅殺異族。而不是像現在袖手旁觀,苟活在將士們拱衛的和平鎮子內。明天我就會追隨前行重軍出發前往前線,金斯若你有心,還是多用心指點指點學生。請保重。」

無語凝咽。

金斯注視絮兒面容堅決,注視著她收拾行囊,注視著她頭也不回的離開,隱沒在夜色。

遲遲,金斯沒有在說第三個字。

整個世界,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隱約還能聽見高牆外,各家隱約燈火中,失聲濁泣。

前線邊關告急,萬萬將士折戩沉沙,亡魂難回故里。殘留下,無數親人的挂念與哀思。

連一個女子都能持兵參軍從伍,以身投國,上陣殺敵,他金斯又能說些什麼呢?

麥哈爾記憶平息,眸眼徐徐洞睜,眼帘內,宮殿橫樑,大石所築,風格迥異。

還要四顧時,頭昏腦脹,又是一陣孱弱的暈眩,再一次昏死過去。

再一次醒來時,又不知是在幾天之後。

相較於上一次醒來,這一次,麥哈爾體內氣力猶生,或許孱弱,可已恢復常人之態。

體內星戮劍氣空空蕩蕩,涓滴不存,真正的是一個凡人。

不過,令麥哈爾稍感安慰的是,體內神秘的星脈根深蒂固存在。

若是能步步獲得精血,麥哈爾能再一次東山再起,神台自潰並沒有什麼。

下床走出房間,麥哈爾最先入眼的是一尊高約三十丈的巨大石像。

石像高大,雕刻的是一個長眉及胸,丰神俊朗,天資偉岸的青年,顯眼手腕九大圓環熠熠生輝。

這尊不凡石像,或是某位名傳的超級強者,麥哈爾一掃而過。

石像矗立之地,是一個殿堂內的巨大廣場,粗略細望,怕能容納萬人朝拜。

此時在空曠廣場上,一個個弱冠少年少女比武過招,呼喝習練,兵刃寒光凌冽,沒有半分玩鬧意味。

人群邊,一個藍發藍瞳,鬍子拉碴的髒亂青年督促觀望,時不時出手指點不足。

結合之前所聞,麥哈爾可以斷定,青年正是金斯。

一眼下,金斯的境界無所遁形—煉靈九重巔峰!

髒亂金斯頹廢,看上去年紀近三四十許,可以麥哈爾來看,年紀不過二五。

神道修為煉靈九重巔峰,可謂天才中的天才,能與政爵領內的頂尖各大天才並稱天驕!

不過,金斯表露的,只有煉靈六重巔峰!

站在少年少女群中,神道修為並不起眼。

因為看上去不過弱冠的少年少女,其實力最低都有煉靈四重境界!

放在政爵領,這樣的年紀與實力,亦可躋身一流行列。

不過在這裡,這樣的年紀,顯得稀鬆平常。

眼中情景變幻,麥哈爾回想自己所處之地,又是默然。

昏迷之前,自己已經立站在傳送陣法之內,空冥石激發,想必是傳送而走,僥倖逃過一劫。

不過自己走後,領內又該發生何等變化?

迴響,心弦驟緊。

行走中,金斯若有所覺的抬頭,望了一眼星銀長發披肩,面容風輕雲淡,紅滲淡瞳平靜的麥哈爾。

立即在身邊圍攏的少年群中道了幾句囑咐之言,就朝著麥哈爾這邊走來。

麥哈爾不得不回神,看了一眼走來的金斯,微微拱手:「道友,多謝這一段時間的招撫之恩。」

道友?

金斯原本還對這個陌生人抱有和善的笑容立時凝固下來,隱隱的,突起一股莫名殺機!

突如其來的殺機,麥哈爾並未變色,反而是在沉默中看向了金斯,四目相對,神色沉凝。

麥哈爾曾掌控過四十多位神台境天驕的生死,曾與金核境超級強者羅峰,輪迴魔神兩大超級強者交鋒,自然而然流露的氣宇與態勢,絕非一個煉靈九重巔峰高手能媲美,反而壓的金斯隱隱不適。

原本準備動手將麥哈爾斬殺的金斯微微一凝,心中斡旋,有些不定。

這種神態!

這種氣宇!

絕不是強自鎮定,乃天生養成!

這種人要麼是強者!

要麼就是底蘊深厚,背景遠大之人。

若是常時,早已避而遠之,又豈敢對這類人獠牙。

「莫非是我說錯什麼話了?」麥哈爾自言反問中,又謙虛賠禮表示歉意,「若是說錯請見諒提醒,我家鄉平常就是如此,第一次外出並不知道各地習俗。」

他不可能無端招惹眼前金斯,若是招惹,在療傷復原期間,金斯大可痛下殺手。

而他麥哈爾絕無反抗之能!

殺機變故,又恰好是從說話之時,聯想自然而生。

「閣下難道不清楚道友禮節之詞,源於異族?」金絲立問。原本身形自然緊繃的金斯露出吃驚之色,同時聯想到了某個驚人的地方,直接與麥哈爾聯想在一起,「莫非閣下來自邊關前線重城?只有邊關常年有異族行商來往,辭彙魚龍混雜。」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麥哈爾面色沉凝,變化不生,並未承認,亦未否認。【ㄨ】

不多時,心潮起伏神色動容的金斯回神。眯了眯眼,心念電轉。

「不對!」金斯開口,隱隱不妥,神色驟然一緊,「若你是一位邊關前線重城來的強者,又豈會修為這般孱弱?」

懷疑!

濃濃的懷疑!

對此,麥哈爾心中怪異。

從聽絮兒與金斯的對話,他還未曾感受到什麼。

可幾句言語,關係邊關前線,就令一位煉靈九重巔峰高手方寸大亂,思慮不周。

這又得是一場怎樣的戰爭?連安寧內地都是這般警覺。隱隱的,麥哈爾完全能嗅到關於這片大地上邊關戰況激烈的殘血血腥,大戰,怕是血洗了一代代強者高手,千萬年下來仇深似海。

「我遇上了難以應付的大敵,邊戰邊退,一身修為燃燒戰力,才勉強從其手下逃命。」麥哈爾合情合理解釋著,同時手中拿出一枚時空內戒,「這枚時空內戒裡面有我的訊息,莫非閣下沒有查探一番?」

麥哈爾故作十分意外不解的樣子問詢,惹得金斯眉頭直跳。他倒是忘了時空內戒並不是普通高手能有資格佩戴的,對於麥哈爾的時空內戒金斯明顯有記憶,不過金斯並未順手探查裡面有些什麼東西。這是個人的秘密與財富,他沒有理由去查探,儘管當時麥哈爾重傷昏迷不醒,手無縛雞之力。這也是麥哈爾能略略健談之因,很明顯,金斯並不是那種壞人,否則時空內戒早已不翼而飛。

相互淺聊了解身份之後,善意傳遞,金斯警惕明顯消弱許多,對待麥哈爾也多了幾分敬重。至於麥哈爾的身份?金斯並不在懷疑。異族與帝國子民有著形體差距,這是異族從骨子裡無法用手段與異能改變的事實。況且言談時麥哈爾表達的善意,是真正存在的,身為神道修鍊者,金斯不可能察覺錯誤。在至於,已經確定麥哈爾一身神道修為全無,並沒有什麼威脅。

也不會在認為是麥哈爾藏拙!

金斯善意提醒道:「麥哈爾閣下,在內地行走,不像邊關魚龍混雜,說話言行百無禁忌。在內地,從子爵領,政爵領,候爵領都有諸強領主大人鎮守,鎮領軍鎮壓,民間還有帝國狄龍六道門暗影遊走,神道公會駐紮,若是稍有異行,被任何一方洞悉,判一個私通異族重罪,當場就能格殺。」

麥哈爾點點頭,受教非常,暗暗記下了神道公會與狄龍六道門。

不過心中卻又產生疑惑,當即問道:「金斯閣下說的在內地行走這般輕鬆,莫非在內地,領地周邊不會設下仙霧陣?不會有妖荒山脈?」

聽聞麥哈爾這一問,金斯一怔后洒然。

「看來麥哈爾閣下是在考在下的常識。」金斯說道,這般人人皆知的常識自然脫口,不假思索,「在很久遠之前,人類文明萌芽,帝國建立之初。地廣人稀,年年天災妖魔大禍不斷,貽害蒼生黎明百姓,層出不窮,愈演愈烈。使得帝國內不得不走出一位位神道強者趕赴各地妖荒山脈鎮壓,不過妖亂災禍不減,最終強者們年深日久,不得不落地深根,組建自己的領地城池,軍隊,以各種手段抵抗來自妖荒山脈的入侵。在最後鎮壓平定后,各自強大領地強者擁兵數十萬,管轄一方,國泰民安,帝國分封領主,出手布下仙霧陣,以獎賞各位強者勞苦功高,讓強者後裔有一地之源,能薪火相傳,強者不斷。這樣或許會對領地內高手強者不公,可對於鎮壓妖荒之亂的強者們,這無疑是最大的獎賞,割地封爵,自成一國,獨此一份,代表帝國極大的信任。」

麥哈爾聆聽,心馳搖曳。

古往妖禍滔天,血戰史固然銘記。

可妖禍最終被帝國平定,這才是最令人震撼的,帝國的龐大,令人難以想象。

至於曾認為最強的九聖神宮,怕不過是這種分封中的一員!

只不過用至強的神道武力,偷天換日,混淆愚民罷了!

「這種分封一代代,本會一直延續。可在某個時間段,發生了一場變故,天大的變故。」講述至此的金斯深吸一口氣,目中露出深深憧憬敬佩之色,連麥哈爾都不由仔細豎耳聆聽,「在偏遠時光子爵領內,走出了一位名為傾雪依的神台境一重天強者,而這一年他才十一歲。」

麥哈爾心中一震,面露驚容,心中微微掀起波瀾。

不過,這種波瀾並未像金斯初聞那般震撼莫名。

要知道,麥哈爾是獲得妖異劍道印記的,與金核境超級強者羅峰,麥哈爾是自潰過神台。

可時間不過兩月多許,麥哈爾就再一次重返神台境,亦是說麥哈爾比起這傾雪依修鍊還快。

儘管是依靠的外力,並非自身!

不過,傾雪依的這份天資橫溢,足以縱觀古今。

不過想一想帝國的廣大物博,若是有通天徹地的強者培養,十一歲成就神台並不奇。

一時,麥哈爾豎耳繼聽。

「傾雪依十一歲,走齣子爵領,進入政爵領。十四歲走出政爵領,走入侯爵領。二十一歲走出侯爵領,走入伯爵領。三十一歲走出伯爵領,走入三公界領。四十九歲走出三公界領,走入帝國頂尖巔峰。六十九歲,走出帝國。遠赴帝國未曾探索出的茫茫世界,四十年之後,一百零八歲的傾雪依滿頭白髮回歸帝國,無人能敵,就連能看透傾雪依境界的強者都沒有一位。而在一百零九歲這一年,帝國天降大雪,傾雪依這位冠絕古今,宇內無敵的強者,正式坐化。」

「什麼?」麥哈爾如遭雷劈,這等強者壽元怎麼可能在一百零八歲坐化?

「在坐化之前,傾雪依施展大手段,將整個帝國仙霧陣連根拔起,甚至有一些禍亂漸起的妖荒萬里山川,一指夷為平地。留下一句,一世套一界,天外有天。就此損隕坐化,留下萬古傳說。」金斯言說,麥哈爾久久不能回神。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則世人皆知傳說,流芳百世,經久不絕。【ㄨ】傾雪依這個響亮的名字,後世尊稱十年雪帝,懷胎十年而生,歷經一百零九年,在帝國大雪之日坐化,一生短的驚人,謂可曇花一現,但傾雪依強大神道修為所達到的高度,令帝國高層都要仰望窒息。

同時傾雪依的神道修為境界,就似一桿衡量帝國極限的標尺,將帝國強者之林諸強衡量,讓普通世人皆能在心中留下一個帝國最強者的極限。久而久之,十年雪帝傾雪依,又被別稱天下第一。

只不過天下第一的稱號,伴隨十年雪帝傾雪依真正的隕落,終究名不副實,後起之秀多如過江魚鯽,傾雪依不過一個過眼傳奇,天下第一不過是曾經的天下第一。

「這樣說來自此之後,各大領地都是共通的,沒有所謂的仙霧陣,乃至妖荒山脈?」麥哈爾輕輕呢喃脫口,恍惚失神回到了政爵領。看到領地內諸強以道友相稱,看到了神秘輪迴魔神,看到領地內一片片雲團般的仙霧陣,以極時不時衝出幾頭妖物傷人的妖荒山脈,一時杜魯門政爵領在他眼中變的神秘莫測。

耳力驚人的金斯笑了笑,麥哈爾的這個問題,並沒有什麼不妥,金斯說話無須思考。直言不諱道:「這是自然,達到十年雪帝這個層次,帝國內如履平地,舉世無敵,與日月同輝。有心動手之下,又有什麼是不能摧毀的?當然了,若是十年雪帝無心動手,或者出現紕漏,就說不準了,不過至今還是沒有這方面傳聞。」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麥哈爾當即心中念頭千轉?出現紕漏?一代雪帝,神威浩蕩,豈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唯一有可能的是十年雪帝傾雪依無心動手!能讓傾雪依無心動手的地方,倒是令人費解,是家鄉,是某個特殊意義的地方,還是?

「說起十年雪帝傾雪依,最令人關注就是損隕坐化前說過的那一句話。」金斯頹廢的眼中,煥發奕奕精芒,「一世套一界,天外有天。這就是說的十年雪帝傾雪依的一生,走齣子爵領,才發現世界之外有政爵領,走出政爵領才發現世界之外有侯爵領,走出侯爵領才發現世界之外有伯爵領,這就是一世套一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令人唏噓。或許十年雪帝晚年走出帝國遭遇大不測,又或許遭逢某位不可敵的絕世強者,只能退避三里,留下這番感嘆,坐化損隕。只是蒼茫天下,誰又能逼得十年雪帝坐化?一句話引來後人遐想。」

十年雪帝傾雪依的故事太過傳奇,對待十年雪帝傾雪依的故事也只能當作傳說聽聽,他的一生太過短暫,太過耀眼,耀眼的世界未曾留下他太多痕迹,或許令世界還未深刻,就已轉瞬而逝,須知一些強大神道修鍊者,動輒閉關百年都是常見。

說完這些,金斯明顯不想在多言,了解與提醒都已經帶到,不想在打擾麥哈爾。告辭一聲后就往少年少女群中走去。

麥哈爾站立原地,細細品味金斯所言,儘管這個故事不多,可已經透露出許多他想知曉的事情。政爵領之上,有侯爵領,伯爵領,三公界領,諸領統稱便是帝國,是一個國家。九聖宮主就是一位侯爵神道強者,即是金核境超級強者,當初以為其是神道中的巔峰強者,現在看來,其上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