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水覺得有時候現實確實很諷刺,但又無能為力。

只緊了緊眉心,「要什麼背景?我看能面試過的,不也這是我的同學,而我既然能跟他們在同一個學校進修,又有多少區別?」

唐宋忍不住笑出聲,像是真的好笑,看了她好一會兒。

「說實話,你這股勁兒,其實我還滿喜歡的,可惜了……反正不適合這個圈子,選不上你,你就當是走運唄,那麼堅持幹什麼?」

沈清水很堅定,「我一定要去!」

唐宋側過臉去看她,「……我明白了,你今天來,不光是想質問我,還想從我這兒知道,有什麼辦法能讓你進名單里,是不是?」

沈清水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唐宋居然也一臉的若有所思。

過了會兒,真的道:「辦法倒也不是真的沒有,不過……在你看來,反正不是什麼好事,乾脆我就不說了?」

「欲擒故縱有什麼意思?」沈清水乾脆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正面對著唐宋。

看她一副打算找不到辦法不走的架勢,唐宋輕輕挑眉,還挺有脾氣、有魄力。

唐宋想了想,看了她,「你知道,這次除了你們教授把關選人之外,負責送設計生出國的費用、安頓事宜等等,都是哪個公司負責?」

沈清水果然不懂,這居然還牽扯到公司。

「既然是關係到建交的,那肯定是得有個國際上都比較有名望的公司負責,出資方面也是,難道你以為學校出資?」唐宋笑著,「學校又不是掙錢的,哪有那麼多錢?」

「你就別賣關子了,直接說是誰。」沈清水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那個人,也就問了:「宋庭君么?」

唐宋笑,「這麼高調的事,他不會喜歡的!」

除了風流方面,工作方面,宋庭君確實不喜歡高調。

這話讓唐宋說出來,總覺得她對他很了解,沈清水沒搭腔。

聽著唐宋繼續道:「你可能不認識,是之前宋庭君合作過的一個人,叫高仁兮,嗯……」

「他們倆呢,還算是有點小矛盾,也是最近的舊仇。」說到這裡,唐宋:「想知道么?」

「都說到這兒了,何必吞吞吐吐的。」沈清水對宋庭君的事,其實一點都不了解,他從來不跟她聊工作。

「說簡單也簡單。」唐宋換了個坐姿,臉上淡淡的得意,「之前有個項目,高仁兮和我老闆喬田競爭,高仁兮請到了宋庭君幫忙,但我老闆又十分想要這個項目,所以呢,他要我去靠近宋庭君……」

她目光往沈清水臉上看,語調不繼續,給她足夠的時間去想象,自己填充環節。

才道:「你也看到了,前一段時間,他跟我那麼親近,甚至帶我回家,該發生的全都發生了!」

「我也不瞞你,我既然做任務,就得找准位置,所以拍了幾張我跟他那個的照片交給老闆,我老闆拿這個威脅他,為了不讓我的照片外泄,他根本不猶豫,選擇把高仁兮的資料泄露給我老闆。」 「所以說,高仁兮怎麼能不記恨他?」唐宋低笑。

好像兩個男人為她結仇,是什麼值得自豪的事情……哦也對,確實應該是值得自豪的!

「就因為他和那個叫……高仁兮的有仇?高仁兮就要壓著我的名額?」

唐宋笑意依舊,「說你聰明吧,你又頭腦簡單。」

她好心引導、娓娓道來的模樣:「你跟宋庭君什麼關係?你自己心裡不清楚么?……哦對,你們對外都是保密的吧,但保密不代表真的沒人知道不是?」

這話讓沈清水眉心擰在了一起。

她能想到的,是宋庭君和唐宋指尖無話不談,明明說好彼此保密的東西,宋庭君卻轉過臉就毫無保留的跟唐宋說了,是么?

所以不用想,唐宋都知道了,高仁兮想查她和宋庭君短暫的、紙質的男女朋友關係也不難。

沈清水基本可以把整件事理順,臉色也變得很不好看。

她知道,在宋庭君心裡,唐宋一直一直都很重要,他忘不了這個初戀,忘不了這個當初甩掉他的女人。

可能人都有犯賤的一面,就因為被拋棄了,就因為沒得到,所以總是念念不忘,遺憾不已。

當然,她沒覺得自己現在心裡難受是因為對他的感情有多深,而是因為他之前的行為,現在已經對她的未來產生了影響。

「就算高仁兮知道我是宋庭君的女朋友,想要為難我,可我現在已經不是了,是不是這件事就有餘地?」沈清水盡量不把事情想得太複雜。

唐宋笑著看她,「這又不是你或者我說了算的,高仁兮依舊對宋庭君記仇,那他肯定不會收手就是了,除非……」

「除非什麼?」

唐宋也不拐彎了,直接道:「除非你自己過去找高仁兮,他給你提什麼要求,你滿足了,他高興了不就好了?」

沈清水沒說話。

她雖然只是個學生,但是也去過很多次』春江花月夜』,知道一些人的形式路線,這種話並沒有表面上說的這麼簡單,她很清楚的。

高仁兮是個男人,別說他對宋庭君有沒有仇恨了,反正見到她,能提的要求,用膝蓋都能想得到。

「我說了你也不用覺得憤怒或者難為情,很正常的。」唐宋攤了攤手,見怪不怪的樣子。

「看來宋小姐是經常這麼做了。」沈清水表情冷淡的回了一句。

弄得唐宋臉色一白,皺起眉,「你這個人……我在這兒跟你浪費了這麼多時間,給你支招,嗆我能改變事實么?」

沈清水沒再說話。

她從唐宋那兒離開,在街上晃了挺長時間。

出國進修這件事,她現在是很想,非常想。

可是如果讓她用自己的清白去交換,她也不會去選。

話又說回來,去找那個高仁兮,難道就一定會發生那種事?不一定吧。她如是想著,輕輕吸了一口氣,做了決定。

*

那晚,宋庭君難得沒有出去瘋,而是結束工作就回了自己的住所。

回到家,他去洗了個澡,然後簡單做了份沙拉當晚餐,單身狗的日子還算過得去,反正也不會比過去這兩三年差。

之後還休閑的看完了一部紀錄片。

就在他準備睡下的時候接了個電話。

瞥了一眼來電顯示,語氣不冷不熱,「高總,有何指教。」

打電話的就是高仁兮。

高仁兮在電話里的聲音帶著幾分似笑非笑的意味,像是在揣摩電話另一端那個男人的情緒,然後才問:「宋少最近單身?」

男人輕哼,「單身好幾年了高總不是了解過,怎麼,要介紹女人給我?」

高仁兮淺笑,「我介紹的,宋少也看不上,既然宋少單身,那這麼說,那個叫沈清水的跟你沒什麼關係了?」

宋庭君輕輕眯了一下眼,不知道他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有什麼事,高總可以直說。」

「沒有關係,那自然是沒事的。」都是生意人,說話都一個模子的滴水不漏,什麼都聽不出來。

掛了電話,宋庭君原本要睡的,此刻一點睡意都沒有了。

高仁兮是怎麼知道她的?

另一邊掛了電話的高仁兮靠著沙發,轉頭看向坐姿並不拘謹的沈清水,「他說他跟你沒關係。」

「我剛剛已經說過了。」沈清水道:「所以您沒必要為難我。」

高仁兮笑著,「已經為難了,名額都差不多了,你說怎麼辦呢?」說著話,他的是想已經在頗有目的性地在她胸前掃過。

她表面也是淡然的,「高總想怎麼辦?」

「高總,我酒量還可以,遊戲也會玩幾個。」她引導性的道。 高仁兮卻彎起眼角滿是玩味的看著她,「聽說你雖然是學生,但也算久經沙場,沒少來這兒,這種地方,怎麼能單純玩遊戲?」

沈清水依舊端正的坐著,但其實手心微微出汗。

然後勉強拉出自以為還算十分從容的笑意,「我也聽說高總跟其他的生意人不一樣,不喜歡低俗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那些東西,跟您的身份不太般配。」

「哈,是么?」高仁兮推了推眼鏡,笑意深濃,「從哪聽來的?」

沈清水當然沒聽誰說過高仁兮,她所有的資料都是從網上各種八卦組合起來的。

這一點,自然已經被高仁兮看透了,他倚著沙發,歪過腦袋,看她都是用一個眼睛挑起來看的感覺。

七分隨意,三份邪惡,「市面上所有娛樂八卦是最不靠譜的東西,甚至往往都是相反的!」

沈清水一下子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難道說他看起來英俊瀟洒,正派隨和?就光憑這幾分鐘的相處,然後看長相?這種馬屁她自己都說不出來。

閉了閉目,乾脆一切順其自然的回視過去,「那高總說吧,您想我怎麼樣,我聽得出來,其實高總可以給我機會的。」

高仁兮低低的笑。

沒想到看起來膽小柔弱的女孩,說話倒是還挺有技巧。

他哪裡表現出來要給她機會了?可她既然都這麼說了,他還是這樣的身份總不能直接拆自己的台?

所以,高仁兮點了點頭,「確實可以給你個機會,條件呢……也很簡單。」

高仁兮跟她坐得不遠不近,伸手剛好就可以夠到,他好看的指尖若即若離的挑了挑她的衣服。

今天沈清水穿的衣服袖子上剛要有個系帶的蝴蝶結,高仁兮指尖纏繞的挑了幾下,把蝴蝶結給弄開了。

這樣的動作,無疑目的性是極強的,要表達的意思也很清楚了。

見著她皺了一下眉,高仁兮薄唇輕扯,「你若是不願意也是可以的,我這個人不喜歡勉強,強扭的瓜不甜么。」

沈清水臉上滿是糾結,不說話不行,說話又沒辦法回答,再磨蹭,她可能就背會被趕出去的,徹底沒了機會。

「高總,上酒么?」旁邊有人過來問高仁兮。

高仁兮點了點頭,「上吧,剛剛沈小姐好像說酒量很好?」

沈清水勉強一笑,「可以陪高總喝幾杯。」

哪知道笑著靠回沙發,「我不喝,我看著你喝,順便幫你計算計算你到底能喝多少,下次出去陪人你心裡就更有底了是不是?」

她愣了會兒。

因為實在是沒想到他會是這麼個思維,不是一般的刁鑽。

十幾分鐘之前,宋庭君最終是換了一身衣服后離開別墅,開車往』春江花月夜』走。

而在他下決心之前,方已然給他打了電話。

「我剛剛在會所看到沈清水了。」方已然的開場白,「你猜她來幹什麼的?」

「有屁快放。」宋庭君一腔不耐煩。

「沈清水參加那個設計生競爭面試被不規則的刷掉了?沒求你,怎麼想起來求高仁兮來了?」

宋庭君一下子想到了剛剛高仁兮的那個電話。

「高仁兮在?」

方已然:「廢話,當然在,他大老遠從國外跑過來,也就這麼一個地方可以泡的。聽說玩的節目可不少!這你都放心?」

他放心什麼放心,根本不知道沈清水竟然會找到高仁兮去。

不怪高仁兮剛剛那麼問,原來是因為她就在高仁兮跟前,確定她不是他的女人,所以呢,想幹什麼?

路上有點堵,一分鐘一分鐘的堵著宋庭君逐漸就開始失去耐性,又沒有別的辦法。

終究是先給她的號碼撥了過去。

高仁兮瞧了她一眼,居然慷慨的擺手,「去接吧。」

沈清水這會兒不知道怎麼辦了,走了怕再沒有機會,但是不走,勢必要發生些什麼的。

她還是起了身,剛要往外走,被高仁兮叫住,指了指衛生間的方向,「那裡頭安靜,有信號,出去幹什麼?」

這已經是很明顯的不允許她逃,她一下子有些不安,但還是去了衛生間。

「在哪?」宋庭君的聲音,開口就問。

她能聽出來他的聲音很沉,十分的不悅。

本來還很慌,這會兒聽到他說話,她反而生出了某種相反的脾氣,「我在哪跟宋少好像沒什麼關係?」

宋庭君握著方向盤的手緊緊。

接著她聽到了「嘭!」的一聲,知道他在敲方向盤,然後沖他吼:「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嗯?」

「就為了一個名額?」 沈清水神色淡下來,「是啊,就為了一個人,我們這種人要費盡心思、低聲下氣,你們卻動動手指頭就可以輕易毀了別人的夢想。」

宋庭君薄唇抿著。

等車子終於再次緩緩向前,才沉著聲,「馬上,立刻從那個房間離開,高仁兮是什麼樣的人你清楚?」

她倒是笑了笑,「再怎麼,應該也不會比宋少差哪兒去吧?」

他還沒有理解清楚沈清水話里的意思,就聽她繼續說:「看起來高總的風流跟你不相上下,這樣的男人技術應該都不差,反正我不至於受罪太痛就行,有些東西用在值得的地方,似乎也沒什麼……」

「你給我閉嘴!」宋庭君總算聽懂了她什麼意思。

沈清水安靜了兩秒。

然後問他,「如果我現在從這裡出去,你會想同意讓他們把其中一個名額給我么?我只要一個機會,面試我可以正常走。」

她對自己是有信心的,只是先前直接連面試機會都不給她,她相信,如果是不存在任何背地操作,她過面試根本不存在問題。

宋庭君卻低哼了一聲:「你這算是求我?……如果是,我自然會考慮。」

沒聽到她說話。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