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一顆心也很涼。

因爲他發現了一個非常嚴肅地問題……這老蜈蚣並沒有被徹底吸住!

它還能動!

可是下一刻,江北便釋然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雖然它還能動,但是這速度已經緩慢到了極致,如果不是他眼力好,甚至都看不出來它在緩慢的移動着。

“尼瑪的,老老實實的死不行嗎!”江北怒罵了出來,這老蜈蚣都這樣了,還惦記着弄大哥呢?要不要點臉了!

“修士!你該死!”老蜈蚣從牙縫裏擠出了這幾個字,更是嘶啞得很,讓江北覺得起雞皮疙瘩之餘,卻也是帶着一絲無奈,真猛啊,這小破蜈蚣是真的很猛。

但是他也明白,讓人家老老實實的死,確實是有點危難人家了,面對困難,都得有點勇敢去面對的態度,江北懂!

江北緊咬着牙關,卻也是在考慮着到底該怎麼辦,場面已經不是他能控制的了,消滅這些小螞蟻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了,等到噬魂祕術徹底爆發,那他們就到時候了。

但是這老蜈蚣!江北不敢說啊!

吞天魔功的超負荷運轉,卻也是江北提前想清楚的,而那先前吃下的七八顆還靈丹,也派上了用場,起碼江北明白,等這一招徹底爆發完,他應該是還能跑……

“修士!放開本座!”老蜈蚣不堪痛苦的怒吼了出來。

“你放屁!老子好不容易給你弄住了,還想讓我放開?你怕是在想屁吃,嗯哼?”江北雖然也很難受,但卻也露出了淡然的目光,看着身高都跟自己差不多的老蜈蚣……

真踏馬可怕啊,十多米長也就算了,站起來跟自己一邊高。

但是不能慫他,反正現在自己還佔據着優勢,先逗逗他再說,從心理防線上,徹底的擊潰對手,這也是江北比較喜歡的。

“老弟,你說說你,惹到誰不好,非得惹到本尊?”江北挑了挑眉毛,面帶笑意的看着面前不過近如咫尺的老蜈蚣說道。

忍受着這種味道,他也能笑出來,江北覺得他也是個強者了,起碼心理素質是真的好,要是放平時早他孃的跑了!

“修士!爾敢口出狂言!”那老蜈蚣顯然是有點怒了,先前就是把這幾個人當成一個稍微強了點的修士罷了,但是拿下他們那還不是輕鬆加愉快?

可是事實證明,這好像是塊難啃的骨頭,尤其是現在,這小子一口一個本尊怎麼怎麼樣,本尊怎麼牛逼的,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啊。

問題是,他這是什麼招式?怎麼這麼嚇人?

“你個傻逼,真以爲長得嚇人就行了?本尊乃滅門尊者之子,你可明白惹到本尊的下場是什麼?”江北輕笑了出來,一臉調笑的看着這老蜈蚣。

那老蜈蚣明顯的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就忘了繼續對抗下去,很震驚。


但就這麼一下,他身上的痛苦便再次襲來,緊緊的閉住了嘴,那張奇形怪狀的臉上更是涌現着痛苦的神色。

江北嘿嘿一笑,要說是什麼逞口舌之利?有用就行唄!

“小東西,你可明白我爹是什麼樣的存在?毫不誇張的說,一個屁就能給你崩死,懂嗎?別說是你了,就是你祖宗從下面出來了,那也是一個屁就崩死的下場。”江北一臉淡然的說着。

老蜈蚣明顯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滅門……這名字當真是恐怖。

不過真的有這麼嚇人?這要是把他這兒子給吞了,他以後會不會來這裏找我報仇。

老蜈蚣有點慫了,但是下一刻,他就明白了,今天不把這小子給滅了,那就是他給自己給滅了的局面!管他呢!

“修士!你該死!”老蜈蚣悶哼着,明顯也沒了先前的底氣了。

只是他周身突然暴動起的靈力給江北嚇得直咧嘴,不好辦了啊,這老蜈蚣沒被嚇唬住……

“等等!你想幹啥!”江北眉頭一皺,深沉的看着這老蜈蚣。

卻只見人家冷笑一聲,隨後這帶着腥風的大嘴朝着江北一張!

江北只覺得眼前一黑。

賊尼瑪。

是真他孃的臭啊,有話好好說,別噴氣行嗎? 但是這一刻,江北是真的有點慫了,如果這口氣差點給江北薰暈也就是那回事兒了,忍忍就過去了。

因爲這次心裏上的那種畏懼卻不是假的,江北是真的慌了,手足無措……

只見這老蜈蚣臉上好像還帶着決然的意思,身體頓時一沉!甚至江北都能聽到他身上的那種爆發而出的力量的厚重感!

而與此同時,他的身體那上百條長足,卻猛地向下一沉,就像是,就這麼朝着沙地紮緊了一般!整個身體隨之下陷了些許,卻並沒有消失。

是礙於噬魂祕術的吸力也好,還是在準備着什麼猛攻也罷。

而當這老蜈蚣這片刻的動作之後,江北心頭的那種恐懼卻是更甚!江北明白,出事了,絕對是要出事了!

太久了,甚至江北都急不得有多久沒有感受到這種絕望感了,上一次有如此感受,可能還要追述到在幽山直面那荒蕪的時候。

可還未等他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只見這老蜈蚣那還帶着綠色液體,張大了的巨口之中,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小東西,整個身體如同是透明的一般,還在那緩緩地蠕動着。

等到江北徹底看清之時,心頭不解之餘,那震撼也是徐徐而來,這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懼的,竟然是一隻小蜈蚣!

可如果就算一隻小蜈蚣,那又如何啊!

真正讓江北覺得心頭震撼的,是在這噬魂祕術施展的情況下,這條從它口中蠕動而出的小蜈蚣,竟然像是絲毫沒受到影響一般!

人家就這麼出來了,呆頭呆腦的樣子好像還有點可愛,只是江北沒時間欣賞它這看似笨拙的動作了。

因爲它也注意到了面前的江北,好像還擡起頭輕輕的嗅了嗅,隨後竟然睜開了一雙散發着紅光的眼睛!

又像是驚喜一般,就這麼看了江北片刻,加之那淡紅色半透明的身體,和那紅黑色的頭顱,與雙眼之中的紅色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江北直覺的背脊一陣陣的發涼,他要是沒感覺錯的話,這剛出來的小玩意,好像看上自己了。

當然了,還不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種看上,反倒更像是一頭野狼,在看着一隻羔羊眼中的那種貪婪!

他想要生吞了自己嗎!江北身體猛地打個冷戰,甚至絲毫戰意都提不起來。

跑,必須得跑!可是到底該怎麼跑啊!都已經這樣了!老哥還在那邊恢復着,弟子們還沒盡數撤光,而他卻被引以爲傲的噬魂祕術“纏住”,根本就一時間沒法動身。

沒過多久,這小蜈蚣終於徹底蠕動了出來,並不大,畢竟是從那老蜈蚣的口中涌出來的,不過也就十多公分的體長而已。


只是當它徹底出來之時,又轉頭爬上了那蜈蚣頭頂,它對江北露出的那種喜悅的目光更甚了。

江北額頭上的冷汗嘩嘩的往下流,人家根本就對自己這噬魂祕術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

江北的目光一凝,神識也徹底籠罩住這小蜈蚣。

可它那小巧的身體,卻並不像是江北用肉眼看到的那般透明,倒是一片渾濁。

但江北也明白了爲什麼它根本就沒受制於自己的噬魂祕術……

因爲它體內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靈力!

可爲什麼能給自己帶來如此強烈的威壓?江北根本就想不出來,以前跟哪個大哥就算是真的打起來,想跑,那也是慫炮心理作祟,但是現在不一樣啊!

他明明這次沒慫,因爲這纔是真真正正的來自心底的恐懼!哪怕是被這小東西咬上那麼一口,江北都相信,他絕對會死!

在江北凜冽的目光之中,只見這小蜈蚣又張了張嘴,像是在笑一般……

“爆!”江北怒喝一聲。

再也忍不住了,心頭的那種恐懼感更是強烈到無以復加!就算是噬魂祕術沒有完全吸收完畢,他也得停手了!

而與此同時,只見那紅色的小蜈蚣也是高高躍起!朝着江北撲來!

周圍的靈力徹底開始爆發,此前從那老蜈蚣,或是那些螞蟻身上吸取來的靈力,在這一時間通過江北胸前那存在於虛空的紋路之中頓時噴發而出!

場面之浩大……也就那麼回事吧,畢竟沒徹底施展完畢。

但饒是這樣,也不是那些小螞蟻能受得住的,一個個倒飛而出,而那大蜈蚣,也是被掀翻在地。


江北根本就沒辦法開心起來,因爲神識籠罩之中,他能清楚的看到這血色的小蜈蚣竟然絲毫沒受影響!彷彿這靈力的暴動與他完全就沒有關係一般!

他還在直愣愣的朝着江北撲來!

江北只覺得胸腔一堵,體內的靈力也一時間遲緩起來。

不對勁!江北暗道一聲不好,這完全就不像是體內靈力耗乾的感覺!更像是……

中毒!

不錯,正是中毒!雖然他從沒體驗過這種感覺,但是江北明白,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肯定是中了這血色蜈蚣的毒!

只是好在這毒素並不強烈,不知是中毒不深還是什麼原因,江北還能使用靈力,只是那種運轉比之前緩慢了一些而已。

但這並不耽誤他施展幽步跑路。

在這鬥下去絕對是不明知的!先跑再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話說,這特麼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而好在先前噬魂祕術的爆發,讓那些少數存活下來的怪物沒法第一時間的調整身體,就連那老蜈蚣都一樣,只是顯得身體老邁了很多,就連頭上那些骷髏都失去了剛纔的神采,更像是在那當個擺設用的。

江北的心一涼,也明白了過來,這小東西很可能是那大蜈蚣用生命之力這種玩意給醞釀出來的……

江北調頭就跑,心裏拔涼拔涼的,這到底是個啥啊!怎麼這麼邪性!

“弟弟!”江南站在遠處朝着江北招着手,顯然看到江北能把這老蜈蚣都給弄了也是很激動的,弟弟竟然真的這麼猛。

而他趁着這個功夫也嗑了不少的藥,把身體恢復過來纔是王道,不然後面的路還怎麼走?

“哥!跑!”江北沒工夫廢話了,吼了一嗓子朝着老哥這邊衝來。

江南懵了,這不是勝利了嗎?弟弟怎麼還這麼驚慌,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追殺了一樣,要不要鬧得這麼緊張……

但是!得跑! 如果說此前的江北還能跟老蜈蚣搞一搞,還能罵他兩句,那也是因爲對自己的實力有點自信。

但是對這種從沒見過的東西,明明沒有任何靈力波動還能把自己給逼成這樣的,江北還真是打心眼裏的畏懼。

人嘛,對未知的東西總是恐懼的,命就這麼一條,丟了怎麼辦?

“弟弟!你先撤!我給你擋住!”江南沉聲喊道,點上一根菸,拎起大鐵球準備繼續幹架。

作爲堂堂合谷境的強者,他自然也感受到了江北身體靈力的匱乏。

卻是心裏清楚的很,弟弟剛纔用了那麼一下,殺傷力那麼驚人,肯定也很不好受,現在該他頂上了,讓弟弟也恢復一下。

江北還在那腳底抹油的朝着老哥跑,還特麼惦記着幹人家?能幹的過嗎!這東西有問題啊!

吞天魔功再一次爆發,一邊跑着一邊朝着老哥招呼道:“哥!跑!跑啊!愣着幹啥呢!”

江南眉頭一皺,擺了擺手道:“弟弟,放心吧, 剩下的交給我,我已經恢復好了,跟那大傢伙搞一搞不成問題。”


江北徹底無語了,沒心情搭理他了,這是要上去送啊!

路過江南的時候,手一揮,把老哥夾在腰上就跑……

在地上,江北的速度還真是沒服過誰,但是這次,他真是覺得自己還得再好好練練,後面那小蜈蚣雖然看起來是在沙地上蠕動着,但是速度卻是絲毫不比江北慢啊!

而且現在江北還拉着他哥跑,怎麼比!

就照這麼下去,用不上三秒,江北就得被追上!

此時,江南就被他弟弟這麼夾在腰上,說實話,這個姿勢實在是有點羞愧,主要是以前在這的都是他弟妹們。

一邊抽着煙,一邊在那合計着到底是怎麼了,弟弟這次怎麼毛毛躁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