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力頓時將秦凡包裹在內,在水之力的幫助下,秦凡速度驚人,所有水流都似乎失去了阻礙,被輕易劃開,

此刻, 只因當時太愛你 ,爆力更迅猛,

「哼,哪裡跑,」

蕭青的攻擊落空,霎時間一愣,

旋即,蕭青緊追而上,

然而,水中的壓力何其大,

蕭青又不擅長水之力,反而被越甩越遠,

此時,蕭青的心中極為震驚,

緊接著,蕭青把先天煉尊之力催動到了極限,

先天煉尊之力如水一般在蕭青的身後沸騰翻湧,製造出強大的推力,

蕭青遠遠鎖定住秦凡,繼續動攻擊,一次次掌印不要源氣似的迸發衝撞,轟的水流渾亂不堪,

如此的追逐持續片刻,秦凡忽然頓住身體,反身一劍擊向蕭青,

「寂滅虛空,」

「哈哈,」

突然間,蕭青哈哈一笑,

蕭青此時以為秦凡的腦袋出毛病了,連忙運起護身功法抵擋,

蕭青在運功的時候,先天煉尊之力微微一滯,不過卻被他忽視了,

蕭青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擊殺青年人,把他踩在腳底下,以泄心頭之恨,


此時,熾熱璀璨的火星四濺,煮沸了周邊的水流,

而且,那些火星迸發的中心,劍芒源源不斷地轟擊在蕭青體外的護身罩上,

轟擊頻率之高,根本無法計數,

此時,連周圍的水流也隨之震蕩起來,與劍芒的轟擊頻率同步一致,


喀嚓,

突然間,堅硬物體斷裂的聲音響起,

此刻,秦凡施展出來的血色劍芒轟擊的力道瞬間加強,與之前相比,不但沒有衰弱,反而前所未有的強盛起來,

至於,秦凡源氣衰竭更是子虛烏有,彷彿前面的事情都是假象,

蕭青的護身罩上迅速被轟擊出一道大裂縫,眼看便要被破開,

」啊,」蕭青驚恐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有如此充沛的源氣,」

聞言,秦凡開口說道:「我的源氣量不用你擔心,至於你的煉尊之力恐怕也消耗不少了吧,」

說完,秦凡又道:「你那門防禦功法雖然很厲害,但是明顯十分消耗煉尊之力,拚命追趕我,再加上連續施展空谷印,煉尊之力消耗更加劇烈吧,」

雖然秦凡的聲音不大,卻猶如犀利無匹的劍芒,輕而易舉擊碎蕭青的內心不敗的念頭, 聞言,蕭青惱羞成怒,吼道:「那麽,你呢,你早該源氣耗盡了吧,」

此時,秦凡手握斬龍劍,持續不斷的轟擊而出,轟擊出越來越大的裂縫,

秦凡淡淡地說道:「不巧的是,我真正的實力並不是靠著源氣來攻擊禦敵的,」

蕭青施展出的先天煉尊之力所化的護罩面臨崩潰,

聞言,蕭青一字一句地說道:「好,很好,能把我蕭青逼迫到這個程度,煉尊之下以下你是第一個,不過你認為可以穩贏我麽,給我凝聚,」

瞬間,蕭青爆發體內殘餘的先天煉尊之力,

緊接著,蕭青體外的護罩突然縮小了一圈,裂縫也在逐漸彌合,

防禦護罩變得越來越凝實,越來越厚重,防禦力之強,連不斷轟擊的血色劍芒都沒法擊出缺口,

「哈哈,」蕭青哈哈大笑道:「哼,達到六重煉尊武者以後,煉尊之力的恢復速度大增,我現在不攻擊,只防守,就能夠一絲絲的恢復煉尊之力,」

「嘿嘿,到時候你的源氣耗盡,那時就是你的死期,若不是這該死的能量封印,我早就就將你碎屍萬斷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蕭青已經憤怒的快失去理智了,

蕭青他從來沒想過,一名九重巔峰煉帝之境的武者能把他逼迫到這個程度,

蕭青此生若是不擊殺秦凡,必然寢食難安,

甚至,蕭青的心中都會產生心魔,

秦凡的神情冰冷,喝道:「我看你能防禦到什麼時候,寂滅虛空,」

秦凡和蕭青兩人一個全力防守,一個全力攻擊,看的眾武者目瞪口呆,

此時,小魔王韓傲宇重重吐出一口濁氣,苦笑道:「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已經沒法看清楚這場戰鬥了,」

遠處,那身材高大的青年人倒吸一口涼氣,

秦凡的強大讓他毛骨悚然,成名已經的七重煉尊武者蕭青都被壓制的全力防守,無法反攻,這說出去誰相信,

此時,那消瘦青年人面含殺機的說道:「此子不死,若是被他知道是我們收買蕭青的,以後我們將永無寧日,等他們兩敗俱傷,你我全力出手擊殺秦凡,一擊擊殺對方,立刻遠遁,省的被旁邊那小子再生事端,」

聞言,那身材高大的青年人說道:「嗯,能把蕭青逼迫到全力防守的地步,這小子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已經很讓人吃驚了,」

「不過,那蕭青也不容小覷,那防禦功法強悍的不可思議,絕對是天階品級了,」

說完,那身材高大的青年人惡狠狠地說道:「此子必須擊殺,這人太可怕了,不擊殺他,以後的四大州中哪裡還有我們的位置,必須擊殺,」

……

蕭青體內的源氣消耗的到底是有些劇烈,堅固的渾身護罩上再次被轟擊出細小缺口,

雖然缺口看似很小,但是絕對不容忽視,

因為那血色劍芒每一擊都轟擊在缺口之上,以肉眼所見的速度擴大,只怕再過一會兒,就粉碎了,

「哼,」蕭青心中冷哼道:「現在,我先讓你得意一下,等我的煉尊之力恢復到五六成,便能頃刻扳回局面,」

「唉,可恨的是自己剛才和何三兒硬拼幾招損失了不少煉尊之力,等擊殺了這小子,何三兒我們的帳有的算,」

蕭青此時並沒有擔心那個小缺口,這是他故意為之,為的就是迷惑秦,讓他以為自己堅持不了多久,

突兀的,蕭青變了臉色,

蕭青的視線中,秦凡一下子收回劍勢,一隻腳往前微微踏出,雙手高舉斬龍劍,眼觀鼻、鼻觀心,

秦凡此時進入到一個玄奧無比的境界,瞬間一股內斂不發,恐怖異常的血色鋒芒之氣匯聚在劍尖之上,

見狀,蕭青疑惑的喃語道:「嗯,那小子想幹什麼,難道還有絕招,不可能,絕不可能,」

蕭青心裡閃過危險的念頭,正要全力運轉先天煉尊之力,凝固防禦,不過此時已經晚了,

「寂滅虛空,」

秦凡手握著斬龍劍,以一種簡單至極,雲淡風輕的軌跡擊出,

這一劍看似緩慢,其實快的不可思議,

因為秦凡的手臂和斬龍劍都彷彿消失了,只能看到一線光芒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筆直飛掠,視水流如無物,瞬息轟擊在煉尊之力凝聚的護罩上,

喀嚓,

隨著,喀嚓聲響起,那堅固無比的護身源氣罩頓時變得脆弱不堪,裂開粉碎,

「噗哧,」

蕭青張口噴出一口血液,內層的護體先天煉尊之力已然碎裂,胸口多出一道深可及骨的劍痕,

蕭青的體內更是血色劍芒暴動不休,噬虐著他的經脈和血肉,有規律運轉的先天煉尊之力頓時也被轟擊的七零八落,

蕭青失去先天煉尊之力的支持,他的護身罩也轟然崩潰,化為點點褐色光芒消散在湖水之中,

「哼,」突然間,蕭青冷哼哼:「小子,當真以為我怕了你麽,地青劍給我出來,」

蕭青大吼一聲,一把青色的巨劍猛然出現在他的手上,

旋即,一股股龐大的青色氣芒頓時將方圓數十丈的液體清空,金甲魔魚更是被那凌烈的劍芒擊的粉碎,

「哈哈,」

緊接著,蕭青哈哈大笑道:「這劍是地階極品靈寶,怕了吧,此劍在手即使**重巔峰煉尊強者也休想擊殺我,下面你去死吧,」

說完,蕭青眼神中的殺氣更加濃烈了,

「哼,」秦凡冷哼道:「誰生誰死還不知道呢,」

秦凡心中冷笑,體內的靜演之力也快速的運轉起來,

此時,一股隱晦的波動頓時從蕭青的身上傳播開來,

「帝煞一擊,」

蕭青大吼一聲,青色巨劍上的光芒更加璀璨奪目,

蕭青的身形也猛然躍起,朝著秦凡就暴擊而去,

「呵呵,」秦凡呵呵一笑,輕輕的搖了搖頭,輕喝一聲道:「爆裂吧,」

此時,本來準備發起猛烈攻擊的蕭青猛然定住,

因為,蕭青的體內猛然竄起狂暴的紫色能量,

這些紫色能量猶如尖劍一般,瘋狂噬虐著他體內的經脈和五脹六腑,

「啊,噗哧,這是怎麼回事,」

蕭青大吼一聲,手中的青色巨劍頓時掉落,血液從他的口中不斷湧出,只見他一臉驚駭的盯著秦凡,

蕭青的腦海中實在想不起體內的紫色能量何時進入他體內的,


「噗哧,」


蕭青周身的毛孔猛然濺出大量的血液,他的氣息也萎縮到了極點,

見狀,秦凡心中卻是一陣幸喜,靜演第四重圓滿之境竟然還有如此作用,

秦凡在剛才交戰之中就感覺到自己的靜演之力不知不覺的滲入到了他的體內,

並且,很成功的潛伏起來,隱隱還能利用體內的靜演之力控制,

於是,秦凡就試驗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