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師原以為楚玄會拿出更好的東西,比「向天再借一百年」更牛的寶貝。

卻不料,楚玄說了那麼一番話。

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

這話,楚玄之前已經說過,現在再說一遍,不見有半點敷衍,有的只是堅定,是執著。

即便毒師自己,也想不明白楚玄哪裡來的自信,他的敵人,何等強大,楚玄怎麼就敢放此狂言?

更讓他不明白的是,明明他知道是狂言,心裡卻生出一種怪異的,楚玄能夠對這句話負責到底的感覺。

當然,僅僅這些,只是讓毒師興趣更加濃郁罷了,他仍不會成為白馬樓的天級會員,上楚玄那輛戰車。

什麼天涯海角,不死必來救,於歷經世事,飽閱各種事前發誓,事後毀誓,甚至親身嘗試過被人毀誓的毒師而言,不過一陣風!

風過不留痕,聽過就算了。

他還有自己的事要做,出來在擂台上露一面,也是計劃中一環,至於出手幫火靈兒。

一個確實是看火靈兒比較順眼。

二來,他出現在白馬城,出現在擂台上,必然會給楚玄帶來麻煩,就順便補償一點。

雖然他性格古怪,但看著順眼的人,順手做點事,還是無礙的。

剛才說的有興趣,也是給下面說那些話的討厭之人一個難堪,打一打某些人的臉。

僅此而已。

可是,楚玄那句話里卻說了「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啊!

在大秦帝國,知道這四個字的人,少之又少。

他也是偶然得之!

但這個楚玄,隨口就說了出來,就跟呼吸、眨眼一樣。

這楚玄,到底是什麼來頭?

為何會知道大千世界?

他身後有高人?

既然他知道,又怎會來到大秦帝國,更是在偏僻的青魚鎮生活了十六年。

要知道,大秦帝國這樣的存在,在大千世界面前,簡直螻蟻不如!

疑問如潮水,瞬間涌滿毒師之心,只是,每一個疑問都沒有答案,毒師也是光棍,不管楚玄是什麼身份,他說出「大千世界」就夠了。

要多夠,有多夠。

所以,一陣愣神之後,毒師說道:「我的名聲可不怎麼好,你確定要把我的敵人,當成你的敵人?」

此問一出,全場一片死寂。

百葯大師滿臉驚駭!

諸武者手腳顫抖!

黑手之人眼若冰霜!

蒙令之人眉頭緊皺!

墨風華恐懼萬分!

方坤心如刀割,毒師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表明著毒師真的要加入,而毒師和楚玄聯手,他的殺楚計劃,成功的機率大大下降。

怎麼會這樣?

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哪裡生出來的這麼多意外。

更讓他想死的是,這獨來獨往的毒師加入楚玄戰車,還是他親手推的,若不是那些話,毒師肯定就無視了火靈兒的話。

結果……把自己無比想要收服的人,痛快地推到了敵人的懷抱。

悔啊!

悔得腸子都青了。

與之相反的是,陶澤、火靈兒、江自流等人都在笑,陳留孫也在笑,有毒師凶名罩著,似乎有了很多底氣,本以為是一場禍,卻不料,到最後是抱了一條大大的粗腿。

羅志雄更是笑得春光燦爛,剛才的退錢風波,他並沒有參與,他的凡級會員本就沒有花錢,他根本沒必要去退,再說了,火靈兒之前的慷慨大方,讓他很受用。

不料,現在有這麼大一個好處。

而楚玄,卻是愣了一下。

他敏銳感覺到毒師根本沒有那份心,但是,火靈兒已經說到那一步,他便陪著火靈兒全力一試。

所以,他說毒師之敵便是他之敵。

是的,他不知道毒師敵人是誰,有多麼的強大,可他的敵人已經足夠多足夠大。

光是想想能讓白馬學院這個武學聖地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敵人,就讓人心寒。

還有什麼居心叵測的蒙家,再加一個毒師之敵又有何妨?

只不過,楚玄說那番話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毒師拒絕的準備,萬萬沒想到,毒師回了這麼一句話。

而且,從那語氣、神態裡面,楚玄感覺到了一抹認真。

難道毒師真有可能加入?


可為什麼?

或者說,是什麼讓毒師瞬間發生變化?

楚玄狠狠想了一陣,仍是沒想到「大千世界」上來,他之所以說「大千世界」,是想表達一個和「天涯海角」那種很遠很遠的距離,表明他的決心。

而在那一瞬間,他想到的就是雲洛仙子說過的「三千大世界」之類的話,當時雲洛確實說很遠很遠。

於是,他脫口而出,接著引出了這麼一個大變化。

雖然沒搞得明白,但這樣一個大好機會,那是絕對不能錯過的,因此,楚玄堅定不移地說道:「我確定!」

大家都猜到楚玄會這樣回答,可真正聽到楚玄說出來,他們還是渾身一驚。

緊接著,所有人都將目光盯向毒師,看毒師的最終決定。

方坤這樣的人,期望著毒師搖頭,聽到毒師說,說是逗著楚玄玩的。

然而,他們看到的是毒師在點頭。

聽到的,更是毒師說,「拉我上了戰車,以後要是想把我踹下來,那就準備被我毒死!」

毒師的態度,再明顯不過。

方坤等人心死,可方坤還是有些不信,好好一個讓白馬樓第一件物品流拍的計劃,怎麼就變成了凶名滿天下的毒師,與楚玄結了盟。

這不是在打臉,這是在挖心!

楚玄心中大喜,有毒師加入,那白馬學院的實力又厚了那麼一丁點。

雖然相對於那個強大勢力來說,仍然很弱。

但,積少成多!

積沙成山!

不過,楚玄並未因此而奴顏卑膝,想辦法討好毒師,不讓毒師離開,他針尖對麥芒地回應道:「我拿你當戰友,你若背後插刀,同樣,無論天涯海角、大千世界,我不死,必殺你!」

瘋了!

簡直瘋了!

楚玄不好好討毒師高興,還敢威脅,說要殺毒師!楚玄再厲害,也不是毒師對手吧!

方坤那死下去的心,又活了起來,毒師性子古怪,說不定就會因此大為不爽,然後一把將楚玄毒死,那樣他還省了力氣。

然後,他們再一次失望了。

毒師笑道:「戰友這個詞,我懂!」

其實,毒師更懂的是「大千世界」這個詞,當然,楚玄這樣的態度,讓他莫名有些放心。

毒師懂了,方坤一幫人也覺得自己懂了。

原來,這個毒師就是一犯賤貨,不喜歡別人討好,而是喜歡別人威脅、逼壓。

早知道這樣,哪裡還有楚玄的事兒。

毒師放心了,很有一幫人那顆心怎麼都放不下來,比如百葯大師。

這會兒的百葯大師,那是顫抖得停不下來,他針對火靈兒的事,瞎子都看得出來,要是毒師一個不高興,他的小命就有點不保了。

雖說他嘴裡已經含了一顆解毒丹,可隨時解毒,但他沒有十足的信心,能夠將毒師的毒給解掉。

這時,火靈兒笑道:「毒師,今天白馬樓以擁有你為榮,他日,小女子相信,毒師必以白馬樓而自豪。」

「有志氣。」

「我相信大人。」

火靈兒笑靨如花,毒師對楚玄認識更深刻了一分,火靈兒這樣的人,不是讓她真正心悅臣服的,萬萬不會做到這一步。

「毒師,這枚滾河丹,還有丹方,請您收好。」

「既然是戰友了,這兩樣就留給你拍賣吧,我還想看看,你說的話,是否靈驗。」

「你會看到的。」

火靈兒自信十足,毒師淡淡一笑,旋即眼睛落到百葯大師的身上,百葯大師瞬間渾身冰涼,心裡狂吼不已,「難道毒師要殺我了?我不想死啊,我還想成為地階煉丹師,我……」

吼得正瘋狂,百葯大師忽然覺得自己身子有些軟,然後一下子就跪在地上。


當即,百葯大師明白,他中毒了。

趕緊的,他要吞下解毒丹,好站起來,跪著太丟臉了,他可是百葯大師啊,這麼多武者,以後傳開,他是丟臉丟到滿天下。

可這一吞,他發現自己連吞丹藥的動作都做不出來。

百葯大師駭然,雖然早聽聞毒師的凶名,可此刻親身體驗到,才真正明白毒師是何等的凶。

他根本一點感覺都沒有,就中毒至此。

「我要殺你,你已死千百回,無論什麼樣的解毒丹,都救不了你的命,對了,好好跪著吧,什麼時候想說一些話了,我再考慮考慮。順便提醒你一句,不要隨便解毒,會把你命給解沒的。」

話音落下,毒師已經下了擂台,他沒有站在楚玄那邊,而是坐在了白馬樓的地盤上。

但眾人都知道,白馬樓就是楚玄的。

其他煉丹師也下了擂台,他們分散四周,倒是那個君昊,目光不斷在楚玄身上徘徊,似乎在下什麼決定。

擂台上只剩下百葯大師一名煉丹師,眾武者看著跪著的他,心裡震驚壓都壓制不住。


這是毒師的宣言!

是在告訴眾人,不要隨便惹白馬樓,否則就是這等下場,甚至更慘。

紫河感慨,連獨來獨往的毒師,都上了楚玄的戰車,那他想要收服楚玄的心,就得趕緊掐掉,或者埋在心底最深處,千萬不能冒出來,不然就是大禍臨頭。


方坤殺機狂生,「既然已經不能收服,那就毀去!我用了那麼多張底牌,也不是殺不掉你!只要先將你殺死,楚玄照死不誤!」

百葯大師卻是萬分難受,當眾下跪這種大丟臉之事讓他憤怒,可中的連動都動不了的毒,又讓他恐懼深深。

毒師讓他說什麼?

他要說什麼?

腦海里一片亂麻,百葯大師想不出來,火靈兒說道:「我相信現在大家都不會懷疑這顆完美級滾河丹的真實性!不過,我還有一個辦法……」 「我還有一個辦法……」火靈兒掃視一圈,「百葯大師說得不錯,丹藥到底是不是完美級,還是要吃過才知道!所以,一會兒誰拍賣下滾河丹,就可以弄一點點丹藥嘗一下!若為真,便一手交錢,一手拿丹!若為假,那我就當場毀丹,且奉送拍賣價格的百分之十做為補償。」

眾武者聽來,眼睛大亮。

原本,有毒師的親口證明,他們就已經相信滾河丹肯定是完美級的。現在火靈兒的辦法一出,他們再無半點顧忌、疑問。

沒說的,必須拍,一定要拍。

火靈兒笑道:「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

「那就拍賣吧!」

火靈兒一手斬下,如同將軍下令,萬箭千發,紫河搶先將之前的早已上弦的箭,對準滾河丹飆射出去,「一億!」

一億白玉錢,不是筆小數目,如果是在之前,會引起一場轟動,可是隔了這麼一段時間,中間發生了那些事情,特別是有毒師的加入,一億實在是有些不夠看,更將其他武者嚇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