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億鑫安慰顧大鳳:「顧阿姨,小哥哥也一定會好好的,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回家跟你團聚的。」

聞言,顧大鳳眼淚決堤湧現,捂住嘴巴,失控在李太平懷裡哭泣。

李太平一直低聲安慰她。

過了良久,顧大鳳的情緒也恢復了,她對殷億鑫說:「謝謝你!」

「不用謝,阿姨以後你也可以來這裡找我玩哦!」

「好。」顧大鳳想著他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心不禁一軟,便答應他了。

繼而,殷億鑫跟在小檸檬和俊哥兒屁股後面玩耍,時不時與小檸檬和俊哥兒哈哈大笑。

唐小芯與顧大鳳、李太平站在一塊,三人的目光一直都盯著他們看,都感慨當小孩子真好,沒有煩惱,無憂無慮! 幾天後

唐小芯也因為工廠的事,而稍微遲一點去接俊哥兒和小檸檬。

而胡貝貝今天一大早起來就發燒,導致鍾明蘭沒來學校,自然代替不了唐小芯接孩子。

俊哥兒和小檸檬干站著半個小時后,阿豪的身影悄然出現,他滿眼算計,不知不覺就走近他們身邊。

等到俊哥兒察覺時,阿豪就露出一個友好溫柔的笑容,然而他還沒開口,就被俊哥兒給打斷:「你是誰?幹嘛離我們這麼近?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懷好意,鬼鬼祟祟,跟個做賊一樣。」

阿豪的面容出現了很明顯的僵硬。

俊哥兒猶如沒看見的一樣,拉著小檸檬,連忙退了幾步,故意離阿豪遠一點,圓溜溜的大眼睛蓄滿了警惕盯著阿豪。

阿豪:現在的小孩子都是像他這樣的嗎?警惕性這麼高?

可他也還沒來得及幹什麼呀!

他覺得自己是多想了,阿豪故作咳了兩聲,從口袋裡掏出兩顆糖,放置於掌心,慢慢地遞到了俊哥兒和小檸檬面前,仍然是溫柔和藹的面孔,「叔叔這裡有兩顆糖,你們要吃嗎?這糖的味道可香了哦!」

「吃多了糖,對牙齒不好。」俊哥兒像個小大人一般綳著臉,抿了抿嘴,很謹慎地拒絕了阿豪。

「沒關係的,才吃一兩顆糖而已,像叔叔小時候吃了這麼多糖,長大之後,我牙齒還不是好好的嗎?」說著,阿豪還故意向俊哥兒和小檸檬露出了自己潔白的牙齒。

然而,俊哥兒仍然是綳著臉,沒有鬆口。

小檸檬仰著頭,剛開始她或許是很懵懂,但聽她哥三番兩次都拒絕了眼前的叔叔,結果這個叔叔仍然是不死心,她要是不知道眼前的叔叔不懷好意的話,那她就白長了這麼一雙好看的眼睛了。

「你牙齒一點都不好,上面還有黑點點,好難看哦!」

小檸檬這話猶如一巴響亮的耳光,狠狠地甩到了阿豪臉上。

聞言,阿豪一時之間也反應不過來,微怔了幾秒后,他乾笑著:「可能是叔叔今天出門吃了東西,還沾在牙齒上。」

為了力證自己的牙齒很好,阿豪還用舌頭去舔了牙齒。

「咦,好噁心呀!」小檸檬白瑩精緻的小臉蛋上毫不掩飾對阿豪的嫌棄,緊接著她還調頭對俊哥兒說:「這個叔叔是不是腦子有病呀!」

「嗯,一定是有病了,應該就想媽媽平時說的那樣,出門肯定是忘了吃藥了,咱們要躲遠一點,要是萬一他身上有什麼傳染病的話,那我們可就很麻煩了。」

「嗯!」

小檸檬很配合俊哥兒,小步子隨著俊哥兒停下。

見狀,阿豪惱羞成怒,他原本是打算將小檸檬和俊哥兒騙跟他走,然而,不但俊哥兒和小檸檬不上當,反而還說他有病。

心口湧上了一股火氣,他將手裡的糖果砸到了地上。

俊哥兒:「你看,這個叔叔果然有病,已經發作了,咱們離他遠一點。」

小檸檬乖巧點頭:「嗯!」

她又很配合俊哥兒,腳步又退了幾步。

「你們太過分了!」阿豪暴怒,視線觀察四周,暗暗想著要對俊哥兒和小檸檬直接出手。

「快來人呀!這個叔叔發病了,他好嚇人呀!」俊哥兒突然就嚷嚷起來。

小檸檬毫不示弱跟著大喊:「誰報公咹,讓公咹叔叔,送這個發病的叔叔去醫院呀!」

嘿嘿,她永遠都記得媽媽說過,遇到事情永遠都要找公咹叔叔。

而眼前的不懷好意的叔叔,就應該讓公咹叔叔給解決了。

學校原本就在熱鬧街道上,眼看就要吸引很多人路人的目光,阿豪連忙說:「我其實就是你們爸爸的朋友,是他讓我帶你們去見他的。」

聞言,俊哥兒和小檸檬兩人臉上出現了恍惚,隨即彼此對視了一眼。

阿豪就以為自己的話有效果了,便又接著說:「你們爸爸還活著,叔叔一直都有跟他在一起,他現在很忙,就想讓我帶你們過去見見……」

「你撒謊!」

「對,沒錯,你撒謊!」小檸檬緊隨其後大聲說。

聞言,阿豪面容驟然一僵,「我沒撒謊!我說的就事實的,你們爸爸叫席錦琛,我沒說錯吧!你們的媽媽叫唐小芯,其實你們爸爸媽媽都認識我。」

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難騙了嗎?

可之前名下這拐騙的生意一直都很不錯呀!

還是說就憑是唐小芯和席錦琛的孩子,所以就難騙?

想來想去,阿豪很堅定就是這個原因——被唐小芯教得很好。

其實還有一點,就是唐小芯剛教育過俊哥兒和小檸檬沒多久,他就出現了,這也是註定他騙不到俊哥兒和小檸檬原因之一。

俊哥兒停頓了一會兒,說:「我爸是公咹,他是好人,不過你就是壞人,他和你根本不可能成為好朋友。」

阿豪笑容僵硬:「我怎麼會是壞人呢!」更何況他臉上一直都是保持著友好和藹的笑容與神情,這小傢伙哪看得出他就是壞人了?

「你就是壞人!」小檸檬說。

「小朋友,叔叔其實就是好人的……」

俊哥兒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小臉蛋的表情像個小大人一般很嚴肅:「我爸爸身上不會有紋身,你身上有紋身,有紋身的都是壞人。」

「……」這個理由是不是有點牽強?

可關鍵是耽誤他將兩個孩子騙走。

「你們都誤會我了,有紋身不一定是壞人的。」

小檸檬糯糯的聲音反駁阿豪:「我們老師都說了,壞人都有紋身,哼,你不要想著我們是小孩子,你就可以欺騙我們了,我們可是很聰明的,我們不會上你的當的。」

阿豪嘴角抽了抽,內心抓狂不已,臨近崩潰中……

他現在很想直接對眼前的兩個小屁孩動手了。

可理智告訴他,動手不是什麼好時機。

他只能硬生生地忍了!

俊哥兒:「叔叔你還是回家好好做個好人吧!說不定哪天我們就會相信你是個好人。」

「我記得柳阿姨說過,狗改不了吃屎,這個叔叔這麼壞,他肯定是改不了的。」

阿豪一聽到小檸檬將自己比喻成了狗,頓時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了…… 在日本股市動蕩剛穩定下來的第二天,越南股市開始動蕩,而貧窮的越南更是連一天都沒有堅持,直接被摧毀。華夏投資就像一頭鯊魚的頭領,帶著人在東南亞各國轉悠。越南、泰國、朝鮮、韓國……沒有一個國家能逃脫這個災難的。

所有的人們都慌了,整個世界好像陷入了一場危機。從韓國,黃然他們撈走了將近1000億美元,讓黃然的財富更加富有了,黃然就好像一頭永遠不知道滿足的餓狼。在東南亞轉悠一圈進入了印度,接著是印尼……

歐盟和美國這個時候也作出了緊急應對方案,但是還是難免被這群餓狼颳走了一部分財富。還好黃然最後沒有狠狠的宰那些國家。這個時候黃然的財富超過4000億美金,這樣的數字已經讓西斯他們麻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這群人在世界上搜颳了一邊。而華夏資金首先進入的不是商界的眼球,而是進入了各國的情報系統。

一批批殺手被排了出來,湘江一時間連空氣中都透露出一種緊張的氣氛。黃然聽著西斯的彙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現在黃然已經對財產麻木了,這麼多錢是很多,但是自己的事業投入也是很多的,與其說是為了錢,不如說是為了這種成就感。

「這段時間我會安排人保護你們的,估計很多國家都對你們恨之入骨吧!賺取了這麼多錢,他們心裡不恨才怪呢!」黃然笑著說。西斯聽到這裡也點點頭,他們現在可都是有錢人。每一個人都有幾十億美元的資產,他們可不想這樣的死掉。

「猴子,給張青打電話,讓他再派一批人來。把這些人保護好了,我忙了這段時間,我會去非洲一趟的,現在精幹的人手還是不夠啊!」黃然感嘆的說道。

「是,隊長……」猴子聽到黃然的話認真的點點頭。

「恩,保護好他們,然後派人保護好張穎他們三個,我害怕自己會連累他們。」黃然擔心的說道。

這個時候黃然的電話響了,一看號碼,竟然是金龍的號碼,黃然笑了笑接了起來。

「小傢伙,你這次夠狠的啊!佩服啊!你的家人和朋友我們已經保護起來了,不用擔心,你自己小心一點就行了。他們那些人目標是你,在沒有消滅你之前,他們是不會亂來的。你自己要小心啊,什麼時候有時間來北京一趟吧!給你介紹一個人……」金龍那個獨特的聲音響起。

「到了現在,終於想起來對我示好了?」黃然微微冷笑想著。

說是保護,也未必沒有監視的意思在裡面,生而為人,天大地大我最大,總不能有把柄落在別人手裡。

黃然只有不斷地展現實力,不斷地發飆,才能讓人忌憚,讓人有所顧忌,才能夠獲得平等對話的權力。

這麼想著,黃然做出了決定。

「呵呵,謝謝了!我黃然命大,他們一時半會還拿不走,你就放心吧!我有時間會去北京的,正好我有個事情需要和上面的人商量一下……」黃然笑著說。

「那你什麼時候來北京呢,到時候我去接你!」金龍笑著說。

「呵呵,忙完這段時間把!我現在手裡面還有點閑錢,想建個公司玩玩。這邊的事情還必須解決了。公司穩定了我就去北京看看……」黃然笑著說。

「那好吧!等你的好消息……」金龍笑著說。然就就掛斷了電話,黃然笑了笑,然後走出了辦公樓。

看著外面明媚的天氣,黃然笑了笑:「來吧,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鍊,黃然的真氣和精神力都有明顯的增長,現在黃然的實力更加恐怖了!

黃然這個時候四處看了看,這個時候黃然的眼睛裡面出現了幾個人物,雖然他們都躲在房間裡面,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黃然還有一雙特殊的眼睛。任何牆壁都不能阻擋他的視線,黃然笑了笑。然後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黃然慢慢的走著,而他身後則有十幾個跟蹤者。黃然笑了笑,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

回到了臨海別墅,龍雅琪他們三個正在那裡看電視。看到黃然回來一個個都笑著點點頭,這麼長時間,大家早就熟悉了對方。

「回來了,趕緊去做飯……」龍雅琪看都沒有看一眼,大聲的說著。

黃然則慢慢的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她們的對面,看著她們三個。然後慢慢的說:「我要開公司……」語氣裡面充滿了平靜。

「什麼,你要開公司?」張穎這個時候看著黃然,他不知道黃然從哪裡弄來這麼多錢,根據張穎的了解黃然只不過是一個農村的孩子。

「對……」黃然笑了笑,笑容裡面充滿了神秘。

「你有多少錢……」龍雅琪問道。柳晴也關心的點了點頭,黃然伸出了四個手指頭。

「四百萬?」龍雅琪慢慢的問道。黃然搖了搖頭……

「四千萬……」張穎看著黃然,黃然繼續的搖著頭,嘴角上掛著笑容。

「四億……」柳晴這個時候小聲的問道。黃然繼續搖著頭。

「不會是四萬吧!」龍雅琪看著黃然說道。黃然繼續搖頭……

「到底是多少啊……」張穎這個時候急了,大聲的說道。龍雅琪和柳晴也好奇的看著黃然。

「4000……」黃然慢慢的說著。

「啊,4000塊錢你開公司,你忽悠我們的吧!」龍雅琪看著黃然說道,眼睛裡面充滿了憤怒。柳晴和張穎也扭著頭不看黃然。

「你們聽我說完啊!我還沒有說單位呢!」黃然委屈的說道。

「還單位,即使是英鎊,你才有多少錢啊!」龍雅琪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眼神想吃了他。

「單位是億美元,是4000億美元,夠不夠啊!」黃然慢慢的說。

「什麼……」三個人同時的問道。這個時候張穎伸出自己的小手,在黃然額頭上摸了摸,然後認真的說道:「不燒啊!」

「還沒有睡醒吧!」龍雅琪認真的說道。柳晴則是好奇的看著黃然,黃然看了看三個人,然後站了起來笑著說:「不信算了,本來還打算讓你們來當經理什麼的,看樣子這樣的機會只有留給別人了!」黃然說著走進自己的卧室。三個人看著黃然都笑了笑。

「他今天是怎麼了,受什麼刺激了嗎?」柳晴好奇的問道。

「想錢想瘋了,4000億美金,他還不如說他是皇帝呢,太子也行啊……」龍雅琪看著黃然的卧室笑著說。

「他不會說的是真的吧!」張穎好奇的問道。

「你也發燒了……」龍雅琪說著伸手去摸張穎的腦袋,被張穎笑著打到一邊……

黃然進入自己的住所,然後從一個箱子裡面翻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在夜行衣的下面還有一把三棱軍刺。把軍刺慢慢的拿起來,感受著軍刺的寒冷,黃然笑了笑,臉上也慢慢的變成了冷漠。

晚上12點,黃然猛的睜開眼睛,身上已經穿上黑色的夜行衣,臉也被黑色的布所遮蓋,從身邊拿起自己的軍刺,然後消失在自己的別墅中。

伊賀嘉義,是日本一個古老的忍者流派的弟子。也是日本神風特戰隊的隊長,而這一次帶著自己的小隊十幾個人來到湘江,就是要刺殺一名學生。他不知道哪一個學生的身份,但是任務既然下來了,自己就必須執行。

自己的十幾名特戰人員已經潛伏到臨海別墅,對於這一次任務,伊賀嘉義一直感覺自己來就行了。但是上面還是排了十個人跟隨自己過來了。

黃然快速的行走著,腳下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音。眼睛裡面準確的顯示出敵人的位置。旁邊大樹上有一個,草叢裡面有一個……所有的人都隱藏的很好。但是卻躲不過黃然那雙眼睛。黃然慢慢的行走著,隱藏技術更加*。

一名趴在草叢裡面的隊員這個時候正在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別墅。忽然感到腦袋被一雙大手捧住,還沒有反應過來,脖子就被扭斷了。黃然看了看屍體,一臉的冷笑,然後繼續消失在黑夜中。

黃然就好像一個黑夜中的幽靈,慢慢的收割著一個又一個的生命。伊賀嘉義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感到一股不安,好像要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似的,這個時候伊賀嘉義突然看見自己的眼前不遠處出現一個黑衣人,兩隻眼睛緊緊的看著自己!

那是一雙沒有感情的眼睛,彷彿是一潭死水,永遠看不透。伊賀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慢慢的從大樹上跳了下來。

伊賀嘉義一身忍著裝束,冷兵器是他的最愛。後背上背著一把忍者刀,身體彎著看著眼前這個黑衣人。

「這麼晚了,躲在上面,不舒服吧!」黃然慢慢的說道。伊賀並沒有出聲,而是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武器……

「呵呵,急著找你的夥伴啊,他們都先走你一步,你也快了……」黃然慢慢的說,手裡面的軍刺腕了一個劍花。

「你是誰……」伊賀嘉義看著黃然,,慢慢的問道。

「呵呵,你們要殺我,還問我是誰,真是好笑啊!」黃然剛說完,身體就動了,就好像一道閃電一樣,真氣急轉,運行到腳上,速度更加迅速了。

伊賀反應也很快,手裡的忍者刀快速的揮舞著。黃然的軍刺就好像一道影子一樣,快速的和忍者刀碰了幾下,然後兩個人就分開了。黃然慢慢的站在那裡,伊賀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胸口,鮮血從胸口噴發了出來。然後不甘心的倒下了……

黃然發出一聲冷笑,消失在黑夜中。屍體自然會有人處理,夜晚又恢復了平靜…… 「啊!」阿豪大吼一聲,眉頭突突地挑起,無一不透著鋪天蓋地的怒火,額間青筋不斷冒起,讓他面孔看起來十分的猙獰恐怖,雙手攥緊,手背的青筋欲要破皮而出,恐怖至極。

俊哥兒一看到他這個樣子,忙不迭拉著小檸檬的小手,大喊:「不好,這個壞叔叔要發瘋了,趕緊跑!」

小檸檬啥話也不說,跟著自家小哥哥跑。

畢竟俊哥兒和小檸檬都是小孩子,對阿豪來說,他們跑幾步,他一步就追趕上了。

不過要說俊哥兒和小檸檬的動作也比較快,阿豪快跑幾步就邁到他們前面,擋住他們的去路。

這下阿豪再也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憤怒,兇狠狠地瞪著小檸檬和俊哥兒:「狗屁孩,剛才你們兩個不是挺有能耐的嗎?這下跑什麼呀!跟老子走,不然老子立馬弄死你們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