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恆四人見狀,也齊齊跟著動手,直撲而下!

「蓬!」

「蓬!」

一瞬間,氣息之強,驚天動地,強大的波動傳出數千里。

勢均力敵!

哪怕是十八位化靈境強者佔據絕對優勢,但此刻集體轟殺,六百位宗師境高手的輔助,聯手圍殺,化靈境也扛不住。

「真沒有什麼手段?」玄冥黎洪二人眉頭微皺,暗自交談。

更遠處,有著不少看熱鬧之人,其中不乏想要渾水摸魚之人,此刻也都是有些疑惑。

眼下,沒看到什麼後手存在。

雖然眼下看似勢均力敵,但誰都能看的出來,一旦持續下去,華夏高手必然落敗。

到時候,只怕這些人都要伏誅!

「難道我們猜錯了,高估他們了?」一些人跟著自語。

很多人沒有選擇上前,並非是不想,而是有些擔心。

林楠之前的威名太盛了,讓很多人不敢亂來,吃過了太多的虧,都是血淋淋的教訓。

而今,心有餘悸。

「無論如何,今日斬盡他們!」九黎族族長黎洪沉聲說道,殺機瀰漫。

哪怕是有後手,近日也必然全部斬光。

人群中,陳聽雨跟著眾人動手,拚命轟殺。

與此同時,也在不斷的打量著周圍的情形,心中的冷笑之意更甚。

他陳聽雨不是一個莽撞之人,這次雖然看似莽撞,但若是沒有準備,他如何敢?

這一次,與其說是他們給了各大秘境小世界機會,不如說也給了他們自己機會。

機會,只有一次,稍縱即逝。

震懾,普通的殺雞儆猴不夠!

他要做的,是將更強的猴也要一併斬殺!

徹底震懾所以!

此刻,就在他們周圍不遠處,林楠走後留下的一大超級大殺器早已蓄勢待發。

這東西,輕易陳聽雨絕對不捨得動用。

單單九黎族和玄天宗他們還不夠。

還需要更多的高手,才值得他動用一次。

「來吧,來吧,越多越好!」陳聽雨心中自語。

「轟隆!」

「蓬!」

轟擊之聲,不絕於耳,華夏列成了戰隊,哪怕是實力不如玄天宗九黎族他們,但聯手之下,殺傷力不逞多讓。

一道道璀璨的攻擊在空中炸開,但接連數分鐘內,愣是沒有取得任何建樹。

「就你們這群人,也配稱呼我等為螻蟻?今日且看螻蟻如何反殺你們這群養不熟的白眼狼!」陳聽雨大聲喝罵道。

「全軍出動,九黎族玄天宗等!」

陡然間,陳聽雨一聲令下,這是對華夏其他大軍的命令,這個時候直接發布。

剎那間,頓時讓一位位高手臉色大變不已。

廣深市周圍,一道道炫麗的導彈,陡然間從某地打了出來,直奔玄天宗而去。

強大的波動,甚至就連此地都能感覺的到。

「什麼!」

頓時,玄天宗宗主玄冥臉色難看不已。

這導彈,並非是從他們了解的那幾座導彈基地發出的,而是從其他之地。

與此同時,西南之地,在場人都無法看到之地,同樣的一妹妹導彈爆射而出,早已瞄準了一個個目標,呼嘯極速而去。

要戰!

已然開戰!

強力導彈,熱武器的大殺器,已然展露。

兩三年來,儘管各大秘境小世界的高手摸清的華夏大地的諸多導彈發射基地。

然而卻不知道這兩三年來,陳聽雨早已悄然在更為合適,更為隱蔽之地布置了了這種大殺器。

殺他們,就是要這種悄無聲息。

他們暗中派人潛入的那些導彈基地,基本上都是擺設而已。

而今,這些真正的大殺器直接展露獠牙。

一瞬間,足足上百枚導彈爆射而出,在廣深市周圍,西南九黎族周圍爆發而出,有著一個個明確的目標。

摧毀!

但凡此刻對陳聽雨等人進行攻殺的,全部包括在摧毀的範圍之內。

一瞬間,無數秘境小世界的高手震驚了。

「轟隆!」此地距離玄天宗並不遠,一瞬間足足數十枚導彈落地,甚至是核彈!

強大的波動傳了過來,讓玄天宗以及其他一些廣深市附近的高手們臉色瞬間蒼白萬分。

「不!」

有些人甚至已然想到了很多,熱武器的威力,他們清楚,這麼直接落下去,哪怕不會被完全毀滅,但山門等一切都完了。

死傷,同樣是極為恐怖!

這是災難性的滅殺,屠戮!

「哈哈,還有誰敢動手,有本事就來試試,今日華夏全部力量聚集於此,決一死戰!」人群中,陳聽雨大笑不已,暢快淋漓。

真特么的以為華夏好欺負?

炸不死你們! 路彥琛本來就剛睡醒,現在還要跟自家堂弟玩猜猜猜。

他的語氣格外不好:"不猜,心累!"

路彥昭沒好氣的笑了笑:"你真無趣,算了,看你這麼沒精神,我直接告訴你,刺激你一下吧,我今天見到葉一朵了,現在,我就在她家!"

路彥琛那邊,突然一聲巨響,好像是什麼東西掉在地上了。

路彥昭擔心的問了一句:"哥,你沒事吧!"

路彥琛的聲音,都帶著顫抖:"你找到她了?真的嗎?她在哪裡,你在哪裡找到她的?是臨海市嗎?"

聽著路彥琛一連問了好幾句,路彥昭才覺得自己有點缺德。

畢竟,路彥琛多關心葉一朵的事情,他其實很清楚的。

他趕緊解釋:"就在南希市,她這一年時間,應該一直在南希市,我們都太大意了,以為她最不可能待在這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句話真是沒說錯,我今天跟未央去醫院的時候,恰好碰到她了,對了,你們的孩子出生了,是個小男孩子,叫葉厲誠,我能說的,也就這麼多,你把暗夜的事情,先放一放,回國來見見葉一朵,趕緊跟她說清楚一年前的事情,別再兩地分隔了,我都快愧疚死了!"

路彥琛的聲音都急促起來:"你幫我看著她,我現在馬上回來!"

聽到路彥琛著急的聲音,路彥昭沒好氣的笑了笑:"哥,不用這麼著急,我跟葉一朵說了,我要告訴你的,她讓我隨意,我估摸著,你就算是回來,估計也任重而道遠,要做的事情多著呢,首先,就要求得她的原諒,說句真心話,她這一年,一個人生孩子,帶孩子,真的很不容易,這件事說起來,都是我的錯,以後你要有什麼事情,儘管找我幫忙,這是我欠你的,還有,未央的事情,我也告訴葉一朵了,她現在應該也沒有以前那麼愧疚了,所以,你也不用擔心這件事,最後,我還是要說,葉一朵真的很不容易,今天我們見到她的時候,就是孩子發燒,她帶著孩子去醫院輸液,我們送她回家之後,發現她家裡也沒有人照顧她,我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她當初懷孕之後,讓她父親帶著她離開倫敦,然後,就一個人偷偷溜了,沒有聯繫家裡,不僅如此,我問她為什麼不找阿姨幫忙照顧孩子,她說,之前有一個阿姨對孩子不好,她發現了,後來就沒有再找個阿姨,我當時就在想,如果她有丈夫和家人的照顧,肯定不會那麼辛苦,說到底,這件事的根源,還是一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錯,我很愧疚,所以,我想努力幫助你們,希望你們趕緊和好,希望葉一朵能夠不那麼辛苦,這樣,我跟未央也能放下心裡的愧疚了!"

聽著路彥昭的話,路彥琛遠在國外,手裡的手機死死的捏著。

只是聽路彥昭這樣說,他都能想象的,他喜歡的那麼小丫頭,一個人辛辛苦苦的照顧孩子。

路彥琛的心裡又難受,又自責:"你別說了,阿昭,這些事情也不能全怪你,如果當初,我能給朵朵絕對的安全感,或許,她也不會選擇離開,說到底,也不是你的錯,我自己的責任很大,你也別愧疚了,我先不跟你說了,我已經安排人準備私人飛機,儘快回國!"

路彥昭點了點頭:"行,那我就先掛了!"

路彥琛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一句:"記得看好朵朵,別再讓她消息了,她性格很倔強的,我有點不放心!"

路彥昭愣了愣,猜到路彥琛的想法,他點了點頭:"你放心,我會讓未央一直陪著她,不會讓她身邊離開人的!"

路彥琛這才放心:"好,那我就先掛了!"

掛了電話,路彥昭這才鬆了口氣。

他想到路彥琛剛才緊張,著急,顫抖的聲音,那種包含無數情緒的聲音,讓他覺得難受。

他一年前失去未央有多難受,葉一朵的離開,就讓路彥琛有多難受。

他當時只覺得,自己永遠都見不到秦未央了,壓根沒有去想,葉一朵因為秦未央的事情離開,給路彥琛的打擊,也是毀滅性的。

他無奈的嘆口氣,站在樓下想了很多事情,直到酒店裡的人將外賣送過來,他這才提著吃的上樓。

路彥昭上樓的時候,葉一朵正跟秦未央聊的火熱。

路彥昭看了葉一朵一眼,發現她現在對秦未央,已經沒有絲毫懷疑了。

也對,就算是她之前不相信,等跟秦未央聊聊天,就會發現,這個人,其實還是自己認識的秦未央。

他笑了笑,開口道:"未央,葉一朵,過來吃飯!"

葉一朵和秦未央起身,向著餐廳走去。

看到路彥昭打開外賣,葉一朵有些吃驚:"要不要這麼誇張啊,在哪裡買的東西,怎麼買了這麼多,我們吃不完吧!"

路彥昭笑著說:"沒事,吃不完就吃不完,今天為了慶祝我們見面,一定得好好吃一頓!"

秦未央也笑著附和:"朵朵,你就別多想了,吃飯吧!"

葉一朵無奈的看了他們一眼,點點頭,坐了下來。

這一年時間,她為了不讓家裡和路彥琛找到自己,她所有的生活費用,都是依靠一年前離開時的現金。

當時父親帶著她回國,她就偷偷取了一大包現金,直接溜走了。

這一包現金,讓她這一年的行蹤,基本上不會暴露。

這也是之前父親和路家人都找不到她的原因,如果不是這次巧合遇見,估計真的要找到她,就像是大海撈針。

葉一朵也是因為清楚,她要照顧孩子,這些錢不能亂花,不然的話,她目前要照顧孩子,沒法去工作,所以,她現在已經養成了非常節約的習慣。

誰能相當,堂堂楚家千金,會選擇這麼拮据的生活呢!

葉一朵想到這些,笑了笑,拿起筷子吃飯。

秦未央和路彥昭面面相覷了一年,也拿起筷子。

路彥昭吃了口菜,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道:"對了,這裡有碗粥,是我讓酒店那邊,專門給小孩準備的,說是可以吃!"

路彥昭將一旁袋子里的粥拿過來,給葉一朵推過去。

葉一朵摸了摸盒子,溫度還很高,她點了點頭:"我們先吃飯吧,等會粥溫度降下來,我再喂誠誠吃!"

路彥昭點了點頭:"這樣也好!"

不知道為什麼,路彥昭一回來,葉一朵就不知道,要跟秦未央說什麼了,明明在他回來之前,她們還聊的很高興。

路彥昭也察覺到了,氣氛有點說不出的壓抑。

他想了想,醞釀了一下措辭,跟葉一朵說:"葉一朵,晚上就讓未央住在你這裡吧!"

葉一朵和秦未央同時看向路彥昭:"為什麼?"

秦未央有些詫異,雖然她也想留下來照顧葉一朵,可是,她很吃驚,這話是路彥昭說出來的,有點不符合他的性格。

路彥昭低著頭,沒有看兩人,悶聲道:"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我覺得你一個人照顧誠誠太辛苦了,他怎麼說都是我侄子,我不忍心,讓外人照顧孩子,你也不放心,我一個大男人也不方便,於情於理,讓未央照顧你和孩子,都應該!"

葉一朵皺了皺眉,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路彥昭讓秦未央照顧自己,沒有那麼單純。

可是,路彥昭都這樣解釋了,她也不好推辭。

畢竟,她也明白,路彥昭和秦未央對自己有些愧疚,想要補償她,照顧她。

她點了點頭:"也行,正好我也能跟未央姐多說說話!"

路彥昭點了點頭,想到路彥琛不久后就要回來,他自己告訴路彥琛的,所以,還是讓葉一朵有個心理準備的好。

想到這裡,他繼續開口:"還有,你的事情,我告訴……我哥了!"

葉一朵吃飯的手一僵,隨即,她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是嗎?"

其實,在醫院遇到路彥琛和秦未央的時候,葉一朵就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其實,她心裡也莫名的鬆了口氣,終於不用在躲了。

可是,聽到路彥昭說,他已經告訴路彥琛了,葉一朵的心裡,還是忍不住輕輕顫了顫。

想到剛才路彥昭讓秦未央留下來照顧自己的事情,恍然間,葉一朵發現,自己就明白了路彥昭的意思。

她突然抬頭看向路彥昭:"是路彥琛的意思吧!"

路彥昭的神情有些僵硬:"你在說什麼?"

葉一朵笑了笑,只不過,她的笑容明顯笑不達眼底,笑的有些蒼白:"我說的不夠清楚嗎?你告訴路彥琛了,然後,又讓未央姐來照顧我,是不是生怕我繼續躲著你們,離開這裡?是路彥琛讓你們看著我的吧,其實,我也能理解,只不過,你們放心吧,我當了一年多的膽小鬼,這次,我不會再躲了,所以,你們大可以放心!"

看到葉一朵的情緒不大好,秦未央趕緊開口:"朵朵,你在說什麼呢,說的像是我們在幫路彥琛監視你一樣,就算是他們兄弟倆是這樣想的,我都不會這樣做,我只想簡簡單單的陪著你,照顧你跟孩子!" 陳聽雨極其嘲諷不屑的聲音響徹在南海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