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死生生,循環往複,直到神魂崩潰,徹底消亡。

這樣的折磨與無止境的絕望。

哪怕只是想一想,都已經讓人頭皮發麻。

而慕顏的母親寧妍心,卻已經在這裡待了整整二十年。

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個輪迴。

身體殘破,又縫補,痊癒,再破碎。

想死死不了。

活著卻比死了還要痛苦絕望。


……

流觴池旁安靜地嚇人。

唯有寧中白壓抑不住地哭泣和池水中的氣泡聲,回蕩在眾人耳畔。

慕顏緊緊揪著帝溟玦衣襟,將臉埋在他懷中。

只有這個熟悉的懷抱與溫暖,才能給予她力量和勇氣。

讓她足以面對眼前的一切。

那是她的親生母親啊!

雖然從未朝夕相處,卻懷胎十月,將她生了下來。

慕顏想,若是可以,母親也一定渴望陪在她身邊,照顧呵護她長大。

就像是她疼愛小寶一樣。 馬哈鰻魚族之人紛紛臉色大變,老族長更是大怒,「放肆,你給我閉嘴!這話若是傳入他族耳中,別說是你,就算吾族都會受你牽連!」

江離無奈的看了看這個俊朗的馬哈鰻魚族,覺得他真是傻傻分不清,很傻很天真!

「那天戟蝦族是從其他海域遷徙進貴族領域的?」江離略微詫異的問道。

黑明恨聲道:「何止是其它海域,完全是從其它海洋過來的。他們本是極東方某海域的族群,而且傳聞他們原本是六等海族,宗族天賦遠勝吾族,怕是再不用幾年,就會直接騎到吾族頭上了!」

「六等?!」

這可是讓江離吃了一驚,「六等海族,那可是至少要有三位武帝強者的!如此強大的一族,怎麼會淪落到如今的田地?還要遠途遷徙?莫非是得罪了更高等海族?」比六等更高的海族,那可是有武聖存在的龐然大物,以海族動戈全族數以億計的數量,六等海族放倒神天,那也是個極強大的勢力了。

老族長嘆了口氣,「天戟蝦族的情況吾族也知之不詳,上次聽銀蛭族族長說,三十年前他們奉了某無匹海族的命令,圍堵一名人族。結果連同其它許多六七等存在的海族都紛紛隕落,聽聞當時死傷的竟還有武神存在,而且還是十多尊!天戟蝦族最慘,聽說武尊境之上強者全都覆滅了,導致實力大減,其它海族乘勢而起,奪了他們的海域。為了躲避仇家和休養生息,這才遷徙到了吾族的領域。」

這是什麼人族?竟然殺了如此多的武神境海族強者!

突然,江離想到了什麼似的,眼中精芒大盛,「莫非是……」

武神成批隕落,這等大事,他前世不可能不知道。

「吾聽聞,那人族似乎叫石破天!」老族長的聲音猛然一升,「這是讓吾等海族蒙羞的名字!」

盛世婚寵:易少的嬌妻 ,想不到當年為了訓練徒弟,將其丟進海族領地,竟然還會留下這麼多因果。

當時他是聽石破天那混小子說他在海域殺了幾個武神級海族,當時他也沒在意,並未細問。

江離訕訕的笑了一下,心裡有點尷尬。

「這個,咳咳,都這麼多年過去了,說不準那石破天都已經仙逝,何必如此耿耿於懷!」

「哼,就算他死了。也要找到他的後人全部滅殺,這樣才能洗刷吾海族的恥辱!還有他的師尊,若是讓吾知道是誰,吾早晚都要親手屠了他全家!」

黑明也是恨得牙痒痒,海族人的種族榮譽感都是極強的。

額,竟然還想屠了本少!

江離只覺得腦子發暈,無語至極,「據我所知,石破天武神大人是自學成才,沒有師尊。好了,此事就此打住,我們還是趕緊商量下如何進入蒼瀾神樹吧。」

一干人等都沉默了下來,似乎已經默認了江離的建議。誰都知道,這的確是馬哈鰻魚族眼瞎最好的一次機會。

唯有黑水還是冷哼道:「憑什麼相信你?你說進入蒼瀾神樹后就可以讓父親大人的壽元延長,並且讓黑背大哥進階武尊。可我們怎麼才能相信你有那本事?」

馬哈鰻魚族人一聽,還的確是這麼個道理。不能你說能行就要全族人聽你指揮吧?

江離淡然一笑,「你是三階煉丹師?」

桃花朵朵,高冷男神暖暖愛 ,「那是,這方圓十萬海域之內,只有我一個三階煉丹師!」

「很好,我也正好學過些丹道。這樣,你跟我比一比,若是你贏了,我什麼都聽你的。若是你輸了,這次行動必須以本少為主,一切都聽我的!如何?」江離的目光在老族長和黑水幾人身上一一掃過。

藉此機會一下收服這些海族,免得到時候行動起來一個個產生叛逆心理,出了差錯就不好辦了,天戟蝦族那幾個武宗不是鬧著玩的。

馬哈鰻魚族這幾人都是一愣,似乎沒想到江離竟然還是名煉丹師,本能的,看他的眼神也變得有些尊敬起來。

黑水從詫異中回神兒,看著江離,冷笑一聲,「比就比,吾還怕你不成?說吧,怎麼比?」

江離心中一笑,跟自己比就好!

「怎麼比都行,你來定,哪怕是你的強項都可以,當然,僅限丹道。」

「哼,無知的人族,你竟敢輕視我!」黑水臉色冷,「就比煉丹!以品質為準,看誰煉製出來的品質更強!」


江離點點頭,從容不迫的道:「好,不過話說在前面,願賭服輸!不許耍賴。」

對於海族的智商,江離已經見怪不怪,這麼輕易就上道了,若是放在人族,那絕對是傻子一個。

「哼,吾是不會輸的!更不會耍賴!」黑水冷聲一笑。

「黑水!」老族長直接打斷道:「這不是你個人撐英雄的時候。跟人族比試,可關係到吾族的面子,也關係到整個海族的面子,不可大意,就比你最拿手的火焰之術!」

「什,什麼?火焰之術?」黑水似乎是愣了一下,臉上微微顯出有些抵觸的神色,仿若十分不屑。

江離驚詫的看了他一眼,按理來說,海族之人最怕的就是火焰,即便是煉丹師在煉製的時候,都會盡量尋找其他元素代替火焰進行煉製,即便是必須要用火,也會選擇偏溫和的屬性火焰。

可聽族長的話,這黑水最強的竟然是控火?難不成他是火魚族的棄嬰不成?

「呵呵,人族。吾兒要跟你比控火,你可敢?」老族長一臉玩味的笑道,顯然是對黑水控火實力極有信心。

江離十分好奇,眯了眯眼睛,點頭道:「好,那就比控火吧。我也想看看他是怎麼玩火的。只是剛才說的條件?」

老族長嘿嘿笑了幾聲,「沒問題。只要你能贏了黑水,這次行動就以你為主。」

黑背和黑明也是一臉呵呵的輕鬆之色,讓江離感到十分有趣好奇,對方似乎勝券在握。

呵呵,跟本少比控火,若是輸了,本少就可以當海族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呵呵,跟本少比控火,若是輸了,本少就可以當海族了。

「就在這大殿之上比試吧,規則你定。」黑水淡然開口,一臉不屑一顧的表情,彷彿都不用比,江離就已經是他的手下敗將了。

「控火無非就是比精度和強度。這樣吧,我做幾個動作,你若是能夠模仿的,就算你贏。如果不能,那就我贏了。如何?」

江離對此沒有回應,依舊一臉的淡然。

「可以!」黑水點頭,伸手做了一個示意江離先來的姿勢。

江離的嘴角微微勾起,

竟然被一群海魚給鄙視了,真是諷刺。

待本少亮出手段,倒要看看爾等還能否笑的出來!

江離知道,自己這次若是不露上兩手,這群海族恐怕會將他當成下酒菜吃掉!

待海族之人將一座透明的丹爐抬來后,江離圍著它轉了一圈。

看著海族之人,江離笑了一下,然後,他伸出右手,「看清楚!」

「砰」

一聲輕響,

一簇火苗自丹爐中騰升而起,在江離元力的控制下,四周的水被排開,露出一塊真空之地,這朵火焰懸浮於此。

在海底,海水中分離出來的空氣,遠遠沒有陸地上充足,火焰猛一脫離,江離的臉色便微微一變。

在海底控火難度極大,猝不及防之下,差點沒散了。江離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操控起來。

他掌心上,那簇火苗在靈識的控制下慢慢變大起來,變瘦起來,越長越長,好像一顆拇指大的小樹苗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轉眼間就有手臂粗細,小樹的細節也漸漸浮現出來,樹榦,樹枝,甚至一朵朵的樹葉也開始慢慢長開。

海族眾人全都漸漸的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看著這藝術般的操作,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們震驚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眨眼間,江離的那顆火樹已經長到了三丈之高,半人合抱的粗細,現在連樹皮也給擬化出來了,甚至看到上面清晰的皺皮,還有那樹葉,一枚枚千千萬萬火焰擬化的樹葉上,竟然還浮現出了經脈!

「嗞!」

所有人都是駭然的倒退了幾步,天!這還是人嗎?這簡直就是神作啊!就算是火焰之神,也不可能把火焰操控到這種程度吧?

看著眾人一個個石化的樣子,江離微微一笑。

雙手一拍,那顆高大的火樹在他掌聲之下猛然熄滅,整個大殿之上突然間變得昏暗了下來。

被這麼一刺激,眾人終於紛紛回過神來,看著江離,那眼睛腫的神色,已經是徹底折服了。

再看黑水,卻見他臉色鐵青,全是震撼之色。

「看清楚了么?該你了。」

「人類的煉丹師果然厲害!控火之術竟然如此精妙絕倫!」

黑水咬了咬牙,走到大殿中央開始。

他神色異常的凝重,開始學著江離,從丹爐中弄出一朵火焰,放在手中,然後慢慢的依樣畫葫蘆。

可是,那火樹才剛生長到一半的時候,便突然熄滅掉了,黑水的臉色很難看,目露沉思,似乎在思考著其中的原理。

半響過後,他終於眼中露出一絲明悟的神色,一小簇火苗開始在手中漸漸成長起來,模仿江離的過程,這次沒有半途而廢,而是堅持到底,漸漸擬化成一顆三丈多高的大樹,雖然沒有江離的那樣靈氣十足,但終究算是弄出來了。

「啪!」


黑水雙掌一拍,火樹消失不見。

不過,他卻沒有一絲興奮的意思,而是低著頭默然不語,誰都看得出來,他雖然也成功擬化出來,但質量上明顯要差上一截。

老族長老奸巨猾,他生怕黑水臉面薄,直接認輸,於是搶先厚著臉皮說道:「哈哈,不錯。水兒這應該也算是成功了。人族,你還有什麼手段沒?快快施展出來吧。」

江離也沒有生氣,很無所謂,反而略微有些吃驚的看著黑水,點頭,「第一次就能做到這種程度,你的控火天賦確實很強。在天賦這點上,本少不如你。下面,本少會展現出我控火的最高造詣,你若是能夠做到,本少馬上認輸。」

黑水的臉上微微有些發燙,他可是高傲的馬哈鰻魚族,佔了對方便宜頓時覺得臉面無存,此時江離又這般誠懇,不禁的,看著他的眼神變得尊敬起來。

眾人一聽,立即崩緊了神經,勝負就在這一下了。

江離復又走到大殿中央,雙手抱在胸前思索了一陣,這才雙目一凝,一股巨大的元氣從周身散發出來,「砰」然一聲,丹爐中的火焰猛然竄出,瞬間充斥在江離的周圍,熊熊燃燒,這一片小天地彷彿瞬間成了一片火海。

「呵!」江離低喝一聲,那漫天火海突然間開始變換起來,並且不斷的延伸開,剎那間整個大殿之上全都是一片紅色火焰的海洋。就連門外的侍衛也頃刻間驚動了,待看到黑明揮手后,才又震驚的紛紛退下。

「這是……?」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只見這片熊熊火海竟然開始變換起來,浮現出一片珊瑚礁的景象。

「嘶!~」


所有人全都倒吸了口冷氣,真的是一片珊瑚礁!雖然每一塊珊瑚石的真實度都無法做到先前那棵樹般精確,但數量極為龐大,而且這整片珊瑚礁的樣貌都不一樣,惟妙惟肖。

突然一道巨響傳來,從珊瑚礁中突的竄出一頭凶鯊,在珊瑚叢中來回巡視,目光凶爍,獠牙林立,栩栩如生。

就在所有人徹底石化,腦子短路的無法思考的時候,一陣巨響傳來,一時間,各種海族紛飛而出,在整片珊瑚礁中開始追逐,廝殺………………

這種場景,完全的把所有人震驚的腦中一片空白,這還是控火嗎?火神也做不到這種程度吧?天啊,我不是在做夢吧?老族長看著眼前一隻火焰變化的銀蛭飄乎乎的飛過,兩顆魚眼珠都跟著掉了出來,差點沒憤怒的立馬動手,幸好心裡一個勁告訴自己那是假的,才終於忍住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當年的寧妍心是懷著怎樣的心如死灰,辭別了她和父親。

這二十年來,又是懷著怎樣的絕望無助,經歷如此日復一日地獄般的折磨。

慕顏深吸了一口氣,推開帝溟玦,靠近藍色花苞前。

她伸出手想要將寧妍心扶起來,卻發現伸出去的顫抖的手,不知道該落在怎樣的位置。

花苞中,那雙血淋淋的眼睛突然轉動了一下,落在慕顏身上,一瞬不瞬。

明明是如恐怖片般的場景,卻讓慕顏強忍的淚水終於還是有一滴滑落眼眶。

她狠狠咬了咬舌尖,取出天魔琴一下一下緩緩彈奏。

如泣如訴,如鳴哀傷。

她在使用神樂師技能,也在用琴音告訴寧妍心。

母親,我是君慕顏,是你的女兒。

我來救你了。

母親,你聽到了嗎?

隨著琴音悠揚,慕顏胡亂地把各種神樂師技能都發動了出來。

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用什麼辦法能解救寧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