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凌天的話給了龍飛等人最大的期望,也是他們修行的動力。

等龍飛繼承了真武天宮宮主后,武凌天帶著煉霓裳,陳北斗等人來到了兩界山。

三十年時間,對於修士漫長的壽命而言不過彈指之間。

在兩界山,武凌天遇到了他的老朋友,帝一。

「真武師弟,你果真神威無敵,竟然鎮壓了那尊邪魔,不知何時我們師兄弟還能夠戰上一場。」帝一坐在王座上,目光望向武凌天,說了一句客套話,可他的話中卻是帶著一股戰意。

武凌天淡然一笑,道:「隨時恭候。」

他這般風輕雲淡,卻是讓帝一眼中閃過一抹寒意,武凌天這般淡然,可見他根本就沒有把他當作真正的對手,帝一也知道,此時的武凌天已經強大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除非他的血脈能夠覺醒五成,與他的太陽神體融合,才有與武凌天有一戰之力,甚至將他鎮壓。

武凌天望了一眼跟隨帝一身邊的無暇宗弟子,這些弟子都是在帝一的庇護下才能活下來的,對帝一可謂是忠心耿耿,帝一一但回到無暇宗,勢力必然無人能及,不過這些在他看來,都是外力,只有自身強大才是正道。

兩界山的虛空裂開了一道口子,帝一望向武凌天,淡漠道:「真武師弟,回到玄黃界可要收斂點,玄黃界可不是蒼天界,不然死了可就可惜了。」

話音一落,帝一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氣運人也緊隨而上。

武凌天從帝一的話中感受到了一絲威脅之意,對於帝一隱藏的身份,他必須要打聽清楚,能夠擁有至尊天驕血脈的絕非普通人,帝一身後的勢力絕對非比尋常,他來到無暇宗定是有目的的。

「帝一,該收斂的人是你,若是你做出危害無暇宗的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武凌天心中冷笑道,他對無暇宗並沒有什麼歸屬感,可他的朋友,愛人,師尊都在無暇宗,卻是不允許人破壞無暇宗。

「我們也走吧!」

武凌天拉著煉霓裳的玉手踏入了虛空裂縫之中,見到武凌天和煉霓裳兩人這般恩愛,蘇舒心中極不是滋味,總感覺酸溜溜的。

無暇宗一線天。

玄天開啟了通道,一眾長老,峰主皆前來。

玄天見到帝一,武凌天等諸多真傳都無事,臉上露出一絲欣慰,雖然回來的不到三十人,可每一個都修為大漲,特別是帝一和武凌天兩人,修為更是深不可測,讓他都看不穿。

這些人各個都是入聖秘境的大能,都是無暇宗的底蘊,玄天彷彿看到了無暇宗崛起的希望。

帝一,武凌天來到玄天面前,恭敬道:「弟子見過師尊。」

「好好好,帝一,真武,你們果然沒有讓為師失望。」玄天大喜道。

「爹,你都不先問問你的寶貝女兒好不好,就知道問你的寶貝徒弟。」蘇舒卻是不滿玄天沒有第一個過問她,有些不滿,撒嬌道。

「爹怎麼能把我的寶貝女兒給忘了呢?」玄天望向蘇舒,見她修為竟然達到了入聖四重天造物境界,有些震驚,不過想到其餘弟子的修為都高於蘇舒,可見他們都在蒼天秘境中得到了大機緣,大造化,蘇舒有武凌天護持,自然不會弱了,欣慰道:「長大了。」

這三個字卻是玄天對蘇舒最大的評價,以往蘇舒就如同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可她現在給他的感覺卻是長大了,真正的成長了。

「爹,蘇舒好想你。」蘇舒緊緊抱住玄天,忍不住大哭起來,玄天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蘇舒,長大了,怎麼還老愛哭鼻子,也不怕師兄師姐們笑話。」

「誰敢笑話我,我就教訓誰。」蘇舒揚起她的小拳頭,逗得大家展顏一笑。

突然,虛空一片雷劫匯聚,覆蓋萬里,恐怖的雷龍在雲層中穿梭。

「雷劫,是誰渡劫。」

眾人都不由望向虛空,這雷劫覆蓋萬里,也太恐怖了。

陳北斗,劍無邪,煉霓裳等人卻是不由望向了武凌天,武凌天摸了摸鼻子,一步跨出,出現虛空之上。

「是他,真武,他的修為怎麼才蛻凡六重天,還引來了這麼恐怖的雷劫。」

眾人一臉震驚之色,無暇宗的一些長老,峰主才注意到武凌天的修為才蛻凡六重天境界,要知道凡是從蒼天界歸來的人中,沒有一個修為低於入聖秘境的,可武凌天進去的時候是蛻凡四重天,如今卻是才蛻凡六重天境界,簡直是弱得可憐。

可那些從蒼天界中歸來的弟子卻是另一幅表情,震驚之餘則是敬畏,武凌天的強大已經讓他們感到了敬畏,如神如魔。

武凌天在蒼天界突破到了先天六重天神罡境界,不過沒有引來雷劫,除非他用天罰之眼引來天道的注意,不然蒼天界根本不會降臨雷劫,讓他渡劫。

「天道,我來了。」武凌天一步踏入了劫雲之中。

見到武凌天進入了劫雲之中,驚得眾人眼珠子都掉下來了。

「他不要命了,竟敢跑到劫雲中去渡劫。」

「太狂妄了,以為自己還是少年至尊嗎?進入劫雲之中,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一些偏向帝一的長老和峰主皆極盡嘲諷。

可他們的這些嘲諷落入那些真傳弟子眼中卻是多麼的可笑,無知。

沒有進入蒼天界的人永遠不會知道武凌天的可怕。

煉霓裳與武凌天雙修,心意相通,雖然對武凌天有絕對的自信,可還是帶著一絲擔憂的神色。

帝一冷哼一聲,直接離開,武凌天在眾目睽睽下渡劫,展現其威勢,留下來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帝天盟的人見帝一離開,也都跟隨他離開。

玄天見帝一等人離開,眉頭一皺,有些不悅,不過還是沒有說什麼,目光望向了雷劫,臉上帶著一絲憂傷。

一旁的蘇舒見他擔憂的樣子,道:「爹,別擔心,區區雷劫怎麼能夠傷得了真武師弟,他可是少年至尊。」

「蘇舒,真武的道傷是不是痊癒了。」玄天問道。

蘇舒點頭道:「真武師弟的道傷早已經好了,而且他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大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雷劫上,不過他們根本無法看到劫雲中發生是事,不過雷劫沒有散去,說明武凌天沒有死。

劫雲中。

武凌天遭受著雷龍,雷鳳,雷麒麟的攻擊,這些神獸都是雷霆精華所化,堪比至尊天驕,而且修為皆達到了可怕的雷劫境界,可戰真仙。

武凌天化作千丈神軀,一掌劈出,先天罡氣凝聚成一把罡刀斬向雷龍,先天罡氣所化之罡刀破滅萬法,將雷龍一刀斬殺。

一記不滅神拳,雷麒麟被一拳打爆,化作精純的雷霆精華,武凌天張口一吸,將這些雷霆精華吸入口中,化作滾滾先天罡氣。

三千穴竅中的真元迅速轉化為先天罡氣,先天罡氣噴薄而出,破滅一切,朝他轟擊而來的雷霆直接破滅。

殺死了這些雷龍,雷鳳,武凌天對上了劫雲中的天道意志。

人族第一帝 玄黃界中的天道意志可比當初將臨蒼天界的天道意志強大許多,武凌天將自身意志化為天意之刀,斬向了天道意志。

劫雲翻滾,彷彿是天道意志的憤怒,一個螻蟻竟敢挑釁天道的威嚴。

天道意志化為了天意之刀,與武凌天意志所化的天意之刀撞擊,兩道至強的意志撕裂了雷劫,虛空裂開了一道萬里長的口中,無盡雷霆傾瀉而下。

「布陣。」玄天臉色大變,連忙聯合眾多長老,峰主布下大陣,抵擋降落的無盡雷霆。

若是讓這無盡雷霆落下,整個無暇宗都要覆滅。

突然,一個如神魔一般的身影出現在一線天,腳踏地,頭頂天,張口將那落下的無盡雷霆給吞入了口中。

眾長老,峰主,哪怕是玄天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這還是人嗎?那無盡雷霆蘊含的毀滅之力足以摧毀任何一個九品宗門,可卻被武凌天給吞了。

武凌天之所以展現出強勢的一面就是為了震懾宵小,特別是那帝一以及那些傾向於帝一的長老,峰主。 無暇峰。

「師尊,弟子不負師命,尋得了補天經中下兩卷,還尋得了兩塊補天神碑。」武凌天將中下兩卷補天經拓印下來,將拓本交給了玄天,玄天顫抖著雙手接過,補天經,無暇宗歷代宗師的使命就是尋找補天經,還有補天神碑,可無盡歲月以來,卻是只找到了補天經上卷,中下兩卷一直下落不明。

「我無暇宗崛起有望。」讓無暇宗恢復上古時期的榮耀是每一代宗主肩上的重任,如今終於有望恢復榮耀,玄天彷彿已經看到了無暇宗的輝煌的未來。

武凌天道:「師尊,弟子在蒼天界中鎮壓了一尊上古邪魔,補天神碑暫時還不能歸還,希望師尊見諒。」

「上古邪魔。」玄天大驚,邪魔族可是百族共敵,一但有邪魔出世,必將為禍眾生。

「此上古邪魔叫天煞魔尊。」

「天煞魔尊。」玄天聞言,神色充滿了震撼,隨之道:「無暇宗有一部分上古典籍,無暇聖地就是毀在一尊邪魔天煞魔尊手中,沒想到天煞魔尊至今未死,被一直鎮壓在蒼天界。」

可他沒想到武凌天竟然能夠鎮壓天煞魔尊,這怎麼可能,望向武凌天,道:「真武,你確定你鎮壓的邪魔是天煞魔尊,天煞魔尊之強大,哪怕是真神再世也不是其對手,你如何能夠鎮壓他。」

武凌天解釋道:「師尊,天煞魔尊的確很強大,不過他被鎮壓在蒼天神殿之中,數百萬年下來,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限,我能夠鎮壓他也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過他現在還無法殺死他,只有等我強大起來才能將他徹底殺死。」

玄天認可了武凌天的說服,邪魔族號稱不死不滅,沒人能夠殺死,可數百萬年的鎮壓,定然極其虛弱,以如今武凌天的實力,付出一些代價將他鎮壓還是能夠做到的。

「真武,天煞魔尊畢竟是邪魔,不死不滅,自古以來就沒有那一尊邪魔被殺死過,哪怕你不能殺死他,也絕對不能讓他出來。」玄天手一揮,一塊閃爍著七彩神光的神碑出現在武凌天面前。

玄天道:「真武,只有三塊補天神碑融合方能化為真正的補天神碑,成為無缺的帝兵,有補天神碑鎮壓天煞魔尊,足以保你不受邪魔之氣的侵蝕。」

武凌天沒想到玄天竟然將補天神碑給了他,這可是一件無缺帝兵,不過他如今的確需要帝兵來鎮壓那天煞魔尊,若是他意外受傷,必然讓那天煞魔尊有機可乘,那可是一顆不定時的炸彈。

「多謝師尊,只要有我真武在一天,必定讓無暇宗恢復上古時期的榮耀。」武凌天做出了承若,玄天極為欣慰,他將一切的希望都寄託到了武凌天身上,他相信他只要成長下去,必能成為絕世無敵的存在。

武凌天將補天神碑收入祖竅之中,與祖竅的補天神碑生出感應,兩塊補天神碑融為了一體,爆發出更加強大的七彩神光,補天神碑成為了無缺帝兵,封印之力更加強大,傳來天煞魔尊怒吼連連,「怎麼可能?補天神碑竟然補全了。」

「天煞魔尊,補天神碑已經補全,成為了無缺帝兵,你就等著被我徹底抹殺吧!」

武凌天準備離開之際,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轉身望著玄天,道:「師尊,你可知道帝一除了擁有太陽神體外,可還隱藏著一種強大的血脈之力。」

玄天點頭道:「你可知整個玄黃界,有那一族以帝為姓。」

武凌天卻是不知,能夠以帝為姓,其族必然非比尋常,對於帝一的身份,他更加好奇了,同時也能夠感受到帝一的身份非比尋常,其身後定然有一個龐大的勢力。

玄天道:「中荒唯一的帝朝九陽帝朝就是帝姓,而帝一則是當今九陽帝朝的一位帝子,而九陽帝朝傳承久遠,傳聞是傳自太古,出過九位大帝,底蘊深不可測,即便是巔峰時期的無暇聖地也難以與之匹敵。」

「什麼?九位大帝。」武凌天震驚了,每一位大帝都是縱橫萬古的存在,可一門九帝,那絕對是難以想象的,而且還是傳承自太古年間,那是比上古還要久遠的時代。

玄天提醒道:「真武,帝一的身份極少人知道,他身具太陽神體,體內有大帝血脈,一但兩者融合,必然有少年至尊的戰力,他會是你最大的敵人,不可輕視,而且帝一一位尊貴的帝子卻是屈尊來到我無暇宗,定然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雖然驚采絕艷,可為師卻是一直十分忌憚他,而你的出現卻是讓我看到了希望,也只有你能夠壓制他。」

得知了帝一身後的龐大勢力,武凌天心情有些沉重,到不是因為懼怕,而是這帝一來到無暇宗,定然不是為了覬覦無暇宗,畢竟無暇宗落寞了,怎會放在他一個帝子眼裡。

突然,武凌天想到了補天神碑,也就只有補天神碑這件帝器才能夠引起帝一一位帝子的注意,他已經猜到了帝一來無暇宗的目的,心中冷笑連連,「帝一,補天神碑在我手中,你想要得到卻是不可能了。」

武凌天離開無暇峰后,與煉霓裳一同前往玄陰峰。

「快看,那不是少年至尊真武師兄嗎?聽說他和鍊師姐結為道侶了,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羨煞我了。」

「真武師兄剛從蒼天秘境回來就渡了雷劫,聽說他直接沖入劫雲之中渡劫,還化作一個擎天巨人,一口將那無盡雷霆都給吞了,神威無敵,我太崇拜他了。」

玄陰峰儘是女弟子,各個都面若桃花的盯著武凌天。

煉霓裳在一旁調侃道:「你看看,這些小蹄子都恨不得把你吃了。」

武凌天也是大方,隨手一揮,一條純陽丹匯聚而成的長河出現在虛空之上,道:「各位師姐師妹,這是給你們的見面禮。」

「哇!純陽丹,真武師兄,真武師弟出手太闊綽了,有他作我玄陰峰的姑爺,我們有福了。」

一眾女弟子紛紛上前搶奪純陽丹。

「你可別慣壞了她們。」煉霓裳對武凌天這麼大方,十分高興,畢竟這是給她長了面子。

「區區純陽丹算什麼,整個蒼天界都是我的,別說純陽丹了,就是仙靈丹我都有。」武凌天極為霸氣,的確,他如今可是蒼天界界主,坐擁一個中千世界的財富,純陽丹對他來說已經太低級了,有七寶玲瓏爐在,丹聖可為他煉製出更高等級的仙靈丹。

兩人攜手來到了玄陰殿,此時玄陰峰峰主玄陰正等著兩人。

「弟子見過師尊。」

「見過玄陰師叔。」

武凌天,煉霓裳上前拜見。

玄陰望著武凌天,對武凌天能夠和她的弟子結為道侶,她心甚慰,若是以前,武凌天身負道傷,她定然不會同意兩人結為道侶,可如今武凌天道傷痊癒,恢復了少年至尊的實力,加上之前武凌天強勢渡劫,著實把她給震撼了。

「真武,以後你可得善待霓裳,不然師叔可不饒你。」玄陰嚴肅道。

武凌天道:「師叔儘管放心,我定然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也不會讓她受任何委屈。」

他隨之取出一個儲物戒,將其遞給玄陰,道:「師叔,這是弟子給你的彩禮。」

玄陰也不客氣,將儲物戒收下,畢竟她培養的寶貝徒弟就這般成為他的人了,可不能白白便宜了他。

待兩人離開后,玄陰用神識掃了一眼儲物戒,可瞬間就被儲物戒中的寶物給震驚住了,其中純陽丹不下千萬,仙靈丹不下百萬,仙經就有數部,還有一件上品仙器,那可是仙器,不是道器。

「這小子是打劫了一個聖地嗎?」玄陰連忙將儲物戒收起來,心中卻是竊喜,有了這些寶物,她修成真仙的資源絕對足夠了,而且她整個玄陰峰的實力也必然大漲,對武凌天這個女婿是越發滿意了。

武凌天帶著煉霓裳回到了真武峰。

他手一揮,風雪衣出現在他面前,風雪衣被他藏在掌中世界中帶了出來。

風雪衣望著這個陌生的世界,這裡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天道法則齊全,對修為的壓制也十分強大,她在蒼天界的修為是入聖六重天境界,可現在卻是直接跌落到了入聖四重天造物境界,直接跌落了兩個境界。

這就是中千世界和大千世界天道法則的不同,中千世界天道法則殘缺不全,裡面的人修鍊速度快,可根基不穩,一進入大千世界修為就會降低。

「你的境界還在,先閉關修鍊一段時間,等熟悉了這裡的天道法則,徹底融入了玄黃界后你就離開無暇宗,我期待你能夠在玄黃界中展現你的風采。」武凌天並不是要將鳳雪衣一直帶著身邊,溫室里的人永遠無法成長起來,風雪衣也不是那種喜歡帶著溫室里的女人,需要受人庇護,她有她自己的路要走,武凌天只能在她有需求時儘力去幫助她。

風雪衣點了點頭,道:「公子,我想知道玄黃界的基本情況。」

武凌天意念一動,一道關於玄黃界的基本信息傳入了她識海中,風雪衣才知道玄黃界是多麼的浩瀚,根本不是蒼天界可比的,光是她所在的中荒之地就不知比蒼天界大多少倍,其中宗門皇朝林立,宗門皇朝之上還有至高無上的聖地帝朝等龐然大物。

風雪衣知道玄黃界比蒼天界更加危險,更加殘酷,她必須將修為儘快恢復過來,不然在玄黃界根本沒有自保之力。

不僅僅是風雪衣,哪怕是進入蒼天界的其他真傳弟子回來后也出現了境界跌落的狀況,有的根基不穩,甚至直接跌落了三個大境界。

即便是帝一,他的修為也從九次雷劫境界跌落到了入聖五重天涅槃巔峰境界,除非他再次渡劫,不過在玄黃界渡劫將比蒼天界要強大許多,許多仙尊大能都隕滅在了雷劫之下,不然玄黃界的仙尊大能也不會那般稀少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得知武凌天歸來,獨孤劍,朱有財兩人一同來到真武峰。

一見到武凌天,朱有財就激動得朝他撲過去,武凌天連忙避開,朱有財極為尷尬的放下雙手,道:「老大,多年不見,你變得更加神武不凡了,你。。。。。。」

武凌天擺手道:「別拍馬屁了。」

三年時間,朱有財的修為不斷提升,雖然已經被他壓制了增長速度,可還是在短短三年內達到了蛻凡五重天後期境界,距離蛻凡六重天也是一步之遙。

至於獨孤劍修為卻是略低,只有蛻凡四重天初期境界,可這也極為驚人了,因為三年前他的修為也不過侃侃達到蛻凡二重天而已,而且為了修鍊真正的劍修之道,他把修為廢了重修,也就是說他在短短三年內就突破了四個大境界,這種天賦簡直堪比至尊天驕了。

也對虧武凌天慧眼,知道他是一個劍道天才,將誅天九劍傳給了他,誅天九劍可是正宗的劍修法門,獨孤劍此時就是一個真正的劍修,戰力絕對堪比蛻凡五重天的修士。

「不錯,你們兩個的修為都沒有落下,不過還是有些弱。」武凌天如今的實力堪稱無敵,除非是那些聖地存活了上萬年的真仙,不然誰都不是他對手,從蒼天界回來的人中,也只有他沒有掉落修為,他的根基如一座神山一般,堅不可摧,戰力絲毫不減。

不過玄黃界的天道壓制可不是蒼天可比,即便他是少年至尊,力量不受天道限制,可也無法戰勝玄黃界的真仙,蒼天界的真仙與玄黃界的真仙實力必然是天差地別。

若不爆發三倍戰力,他的實力也就堪比度過八次雷劫的仙尊大能,還無法與聖地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