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天具備的精神力足夠強大,不過初次學習,技能的掌握程度便已達到了五重天之境,一經施展出來,威力倒也不小。

而對於五重天之後的境界提升,步天也沒個頭緒。只是隱隱覺得,或許長期使用某種技能,於戰鬥中感悟其奧妙,也許可以突破五重天,邁入更高深的技能掌握階段。

收斂心神,步天不再多想,明天便是資格挑戰賽正式開始的日期了,他沉吟中走回房間,目光望向衣柜上擺放的一疊衣物。

這便是沃倫伯爵從荊棘之心中購置的那套增幅裝備了,今天中午便有一名管家按照伯爵的吩咐給步天送了過來。

整套裝備分為三件,上衣、褲子、鞋子。聽說這一整套裝備價值六十多枚金卡爾,堪稱豪華,也怪不得老傢伙小氣無比,只肯暫時借給步天了。

走到衣櫃旁,步天將上衣拿起,細細打量。

這件上衣是件勁身短裝,由充滿張力與彈性的魔獸皮毛製造,非常適合武者穿戴,能夠讓武者的肢體動作毫無保留的施展開來。

衣服通體呈紫黑色,看起來華美異常,摸在手中很是柔滑,衣服表面上還附魔有詭秘的煉金符文。

「紫雲豹之勁裝.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唯一性).屬性:力量+2.靈敏+3.體質+2.附魔屬性:增幅自身能量恢復速度百分之五十。質地:精良.重量:930克.簡介:不錯的一件裝備,穿上它,或許你會更加強大。」

步天心裡的那個樂啊,這件上衣加持了三項基礎屬性不說,還附魔有一項增幅屬性,雖然附魔的屬性有點小雞肋。

將衣服放回衣櫃,步天拿起另外同樣顏色的長褲和鞋子凝神看去。

「紫雲豹之綁腿.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唯一性).屬性:力量+2.靈敏+3.體質+2.附魔屬性:增幅自身移動速度百分之五。質地:精良.重量:864克.簡介:不錯的一件裝備,穿上它,或許你會更加強大。」

「紫雲豹之足履.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唯一性).屬性:力量+1.靈敏+3.體質+1.附魔屬性:增幅自身閃避率百分之五。質地:精良.重量:1231克.簡介:不錯的一件裝備,穿上它,或許你會更加強大。」

將整套增幅裝備看完,步天的眼睛都放光了。這三件套簡直是居家旅行殺人放火之利器啊,如此強悍的屬性增幅效果,穿在身上,那他的實力還不是蹭蹭蹭的往上直竄。

不說二話,步天麻利的扯掉身上屬性渣渣的護身外套。扒上脫下,撕撕撕,渾身脫了個精光,就連他親手製作的蛇鱗套裝也給扔一邊兒了。

洛克站在後邊兒,獃獃地看著步天光著屁股在眼前蹦躂。暗嘆節操何在啊。

步天動作利索無比,片刻的功夫,就已將整套增幅裝備穿戴整齊。此刻他心裡的那個滿足啊,感覺就像是變身凹凸曼了,很好,很強大!


衣物全部穿戴在身,步天此刻的造型也著實惹眼。全身紫黑色的武士勁裝,如刀削般硬朗的臉龐,一雙狹長的眼睛燦若繁星,黑色長發肆意披散而下,傲然而立的高大身姿宛如一桿長槍,氣勢逼人,鋒芒畢露。

步天來到房間的全身鏡旁仔細打量著,自戀至極的對著鏡子開始了感嘆:「哎,鏡子啊鏡子,我每天都會驚訝的發現,自己變得更帥了。這萬一哪一天,我帥得都不認識自己了,鏡子,你還認識我嗎?」

「……」洛克被雷得內嫩外焦,感覺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對於自己這位主人厚顏無恥的程度深感佩服,估計這臉皮再厚一點,鏡子都會活過來然後再自殺了。

稍稍惡搞了一番,步天也便凝神打開了個人屬性面板,細細看去。

「人物:步天.種族:吸血鬼.陣營:黑暗.

力量:29(24+5).靈敏:37(28+9).體質:32(27+5).精神:14.能量:20/20.

職業:無.信仰:無.等級:2級.經驗值:20/4000.身體狀況:正常100%.

請叫我大BOSS (未激活):1級男爵血族變身。」

恐怖!強大!牛掰!這是步天的第一感受。

果然裝備就是王道啊。

前世玩遊戲的時候,步天最垂涎的就是人民幣玩家一身豪華的裝備了,簡直是武裝到了牙齒。

想不到,他穿越之後,也能過一把癮。就這豪華的一身, 重生八六幸福軍婚 ,他也敢拼一拼。

步天現在對於沃倫伯爵是一陣的讚譽呀,好人、大大的好人啊。如果他能將這一套增幅裝備直接送給自己,那就更好了,感激不盡呀。

「不行,絕對不行。這套裝備既然現在都穿在我身上了,那就是我的了,哪有還回去的道理,這不可能!」

步天面色陰晴不定,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身旁的洛克看著是莫名其妙,癲癇?

「洛克,你說,這套裝備好不好?強不強大?」步天猛地衝到洛克身旁,緊抓住他的手,開口追問,那苦大仇深的模樣令洛克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好,很好,很強大。」洛克下意識的點著頭,隨即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卻發現步天抓得更緊了,弄得他鬱悶不已。

「既然這麼好,那我就不還給沃倫伯爵了。你要給我出個主意,萬全的主意。」彷彿奸計得逞了一般,步天突然鬆開洛克的手,奸笑了起來。

「…這…」洛克有些哭笑不得。

「呵呵,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務必要讓沃倫伯爵吃下這個大虧,還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吞。」

步天微笑著拍了拍洛克的肩膀,一副你辦事我放心的樣子。

「其實,主人,我們大可不必太在意這套增幅裝備的。雖然這套增幅裝備也的確是很強大,很豪華。」洛克思索了片刻,突然對步天說道。

「哦?怎麼說?」步天微感詫異,眉頭一揚,疑惑的問道。

「這套裝備雖然價值不菲,但是對於強大的聖光學院來說,也頂多與他們分發給學員的制式校服差不多。

而這次的學員資格挑戰賽當中,聖光學院也是下發了許多獎品的。若是主人能夠在克魯克公國的資格挑戰賽中奪得前十的成績,便會有機會得到這些獎品。」

洛克面色平靜的說道,彷彿對於資格挑戰賽很是了解的樣子。

「這麼強大的增幅套裝,才不過是與聖光學院的制式校服差不多?還有許多獎品?」步天面色潮紅,雙眼放光,口中都流哈喇子了。

洛克感覺有些丟臉,自己這位主人還真是不著調,當即他又開口說道:「據說,獲得資格挑戰賽前十的名次,將獎勵一件精良級別的增幅裝備,只限於服裝防具類。

獲得前三名的名次,還將另外獲得一件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不限類型,不過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武器。」

「卓越級別?」步天瘋魔了,這可是卓越增幅裝備啊,豪華程度簡直是兇殘至極,為了這樣的一件增幅實力的極品裝備,恐怕前十名的參賽者都會競爭得你死我活。

「主人,獲得資格挑戰賽第一名的成績,將獲得兩件卓越級別的裝備。」看步天有些癲狂的樣子,洛克搖頭苦笑著,再度加了一把火。

果然,這一把火燒來,步天瞠目結舌了。

這一換算下來,如果獲得第一名的成績,將獲得三件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一件精良級別的增幅裝備,堪稱是魔鬼武裝。

若他能夠奪得第一名,將這些增幅裝備通通收刮,那還不是中階之下無敵手。 「這些消息你確定嗎?」

步天雖然很眼饞獲得第一名得到的豐富獎勵,卻也不想到時拼死拼活之下,消息是錯誤的,竹籃打水一場空。

洛克聞言很篤定的點了點頭,語氣很肯定的道:「這並不是很隱秘的消息,聖光學院每隔十年就會舉行一次這樣的學員資格挑戰賽。像這類消息,早就流傳開了,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的強者會蜂擁而至。」

聽完洛克的回答,步天心中最後的一絲猶豫也徹底拋卻了,這一刻,他的心裡已經燃起了一團火。

胸中有虎嘯,懾於深林。

第一名,他要定了。不管對手有多麼強大,不論競爭有多麼激烈。誰!都無法阻止他前進的腳步。

他迫切需要變強,為了溫蒂,為了自己,為了完成三年後的終極任務。他須爭上一爭,鬥上一回。

而時間,步天最缺乏的就是時間,終極任務也不會給他十幾年的準備時間。

獲得克魯克公國資格挑戰賽的第一名,便是一個捷徑,一個使他變強的最佳渠道。

即使不提那豪華無比的增幅裝備,獲得了第一名,成為聖光學院的學員。在這樣一個強大的勢力當中,步天也會得到豐富的資源培養,各種強力的戰鬥技能,他也有機會學習到。

第二天。艾德拉家族府邸門口,裝飾華麗的馬車停立於大門的街道旁。

經不住溫蒂的糾纏,沃倫伯爵答應了帶她一起去資格挑戰賽的參賽場觀看比賽。當然,隨行的還有陰鷲臉比爾。

馬車的車廂很大,步天等四人坐在車中,沒有絲毫擁擠的感覺。

車廂中鋪有一層魔獸毛皮製作的地毯,踏在上面舒服異常,在車廂正中位置,擺有一方長寬丈許的檀木桌,桌上擺放有些許糕點以及酒水。

護衛伯爵安全的六名家族侍衛騎著高頭大馬守在馬車四周,洛克也騎著一匹馬隨行。

「布倫特,你要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會在挑戰賽上取得很好的成績。」

溫蒂一雙海藍色的美眸緊盯著步天,小拳頭在空中揮舞了幾下,露出可愛的小酒窩微笑著鼓勵步天。

笑著點了點頭,步天剛想說點什麼。旁邊蒼蠅似的陰鷲臉突然開口陰陽怪氣的說出了話。

「小妹啊,你還是別抱太大希望的好。聽說此次挑戰賽當中的強者有很多呢,比如咱們斯巴達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雷諾。他可是早在一年前就進入了低階2級的實力呢。 重生之縱橫九天 ,呵呵,也就是去混個臉熟的吧。」

陰鷲臉比爾說完話,將視線投向了步天,臉上是皮笑肉不笑的挑釁著,一副我欠揍的犯賤表情。

嗤笑一聲,步天懶得理會這個蒼蠅,將目光移開。

這比爾,自從沃倫伯爵邀請步天代表艾德拉家族去參加資格挑戰賽之時,就徹底記恨上步天了。

尤其是今天,看到步天身上穿著的原本屬於他的荊棘之心套裝,比爾算是徹底撕破了虛偽的面具,眼神中的陰毒怨恨簡直可以殺死人了。

見步天瞥了自己一眼,就不予理會的將目光掃向他處,彷彿連說句話都興趣缺缺的樣子。比爾吃了個釘子,不覺眼中的怨毒之色更甚,心裡翻滾著一個個陰毒的念頭。

而被自己這位二哥中途插進話來,溫蒂也是有些不開心。

她平時就不怎麼待見這個二哥,覺得自己的這個哥哥沒有一點作為兄長的樣子,整天陰沉個臉,說話時也是虛情假意的。這如今見他又是冷嘲熱諷的譏笑步天,心裡自是更加的不喜了。


沃倫伯爵見氣氛有些冷場,便乾咳了幾聲,微笑的看著步天,鼓勵道:「賢侄啊,這挑戰賽,你也不要壓力太大。雖然強敵眾多,競爭也很激烈,但是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畢竟以賢侄的實力,那也是一匹黑馬呀。」

說完此話,沃倫伯爵隨即將視線掃向了比爾,皺起眉頭警告了他一下,示意其不要說話沒個分寸。見狀比爾臉色更是難看,低下了頭不予辯解。

對於自己這個二兒子的心思,沃倫伯爵何嘗不清楚。但現在步天可是他手裡最大的一張牌,他還想倚靠這張牌為自己家族謀取更多的榮耀與利益,在這個時候撕破了臉皮,於他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

「伯父盡可放心,不論對手是誰,想要贏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見自己的這個便宜伯父都發話了,步天總歸要給點面子的,只好打出空頭支票讓這老傢伙先爽爽了。

「布倫特,我會為你喝彩的。來,乾杯,我祝你凱旋歸來。」溫蒂兩雙大眼睛笑成了月牙兒形,她端起酒壺,給兩個銀質酒杯中倒滿了酒,將其中的一杯遞給了步天。

「為了你這一句話,看來我得拼盡全力才行了。來,乾杯。」

步天打趣了小丫頭一下,含笑接過酒杯,與溫蒂手中伸過來的杯子輕輕一碰,旋即仰頭喝下。

喝過酒的溫蒂臉蛋兒紅撲撲的,望向步天的眼神兒都不一樣了。沃倫伯爵在旁看著這一切,面上微笑著,心底卻是有了某些算盤。

馬車順著斯巴達城車水馬龍的街道緩緩前行,一路上人聲鼎沸,場面好不喧囂。

本就是克魯克公國十二座大城之一的斯巴達城,人流量在平時就是處於一種飽和的狀態。

如今正值聖光學院舉行浩大的學員資格挑戰賽,斯巴達城作為其中的一個參賽場地,附近城市中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奔赴而來,再加上一些愛看熱鬧的人呼朋喚友接踵而至,人流量瞬間達到了一種恐怖的膨脹程度。

人多的地方不僅熱鬧,犯罪衝突鬥毆事件自是必不可少的。斯巴達城的警備力量幾乎全部出動,巡邏衛兵的數量比起往日更是增多了幾倍。

前來斯巴達城參加資格挑戰賽的武者不知幾何,且又大多都是年輕人,往往經受不住挑釁血氣上涌大打出手。

俠以武犯禁,在這種緊張的狀況下,流血事件時有發生。為了維護城市的治安,防止居民受到影響造成恐慌,巡邏衛兵隊隊出列,街頭巷尾的全方面巡視守衛。


艾德拉家族的馬車刻有獨一無二的家族族徽,象徵著家族的榮耀。馬車旁隨行的一眾護衛也皆是低階2級實力的強者,一個個身穿銀燦燦的鎧甲,面色冷漠,眼神銳利,氣場十足。

這樣的一隊馬車行過,一路上那是暢行無阻,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會得罪這樣的大勢力。

經過了半個小時的趕路,步天一行人已經抵達了資格挑戰賽的參賽場地。

馬車駛向貴族專用的停車道停下,有機靈的侍從趕來接手。

下了馬車,步天舉目望去,發現這裡赫然是斯巴達城名氣很大的阿里斯角斗場。

步天不禁有些疑惑,難道資格挑戰賽是在角斗場中舉行嗎?

眼前的建築規模宏大,佔地面積怕是有兩三萬平方米。整體由切割整齊的青灰色岩石堆砌而成,遠遠望去,就像一個巨大的海碗倒扣在地面上,呈半圓形。

這龐然大物似是一尊長著幾十個眼睛的恐怖怪獸,怪獸的眼睛就是角斗場的大門。偏偏怪異得是,除了正中的一道大門最是宏偉高大之外,其餘的大門都顯得很是平常。

這些門銜接在一起,構成了整個角斗場的牆壁,幾十座大門組成的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