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舉別有用心。

誰不知道燕東昇一向傾慕自己,這番同行,師尊是存心要撮合兩人。

柳青兒心中早就有了秦陸,任何男子在他心底都如糞土瓦礫一般。可笑這燕東昇不識趣,一路行來或是尋些段子逗樂,或是斬殺妖獸時煊赫武力,一心只想討柳青兒的歡喜,好促成美事。

眼見燕東昇涎皮賴臉,在柳青兒身邊晃來蕩去,秦陸不由的心頭火起。

“柳師妹,前方就是妖聖山,高等級的妖獸比比皆是,不如我們- – -”

燕東昇大獻殷勤,柳青兒冷冷的道:“燕師兄,我們已經取得了幻血天狐,此行任務已經完成,我看還是早些返回宗門纔是。這妖聖山的妖物修爲驚人,就連我師尊也不敢深入此山核心。”

燕東昇傲然道:“有我們燕家在,柳師妹但請放心,你且寬坐,看我爲你取來妖獸內丹。”

燕東昇大步前行,卻把柳青兒害苦。此番同行,若是燕東昇有什麼閃失,師門難辭其咎。天香閣雖然是三山四派中的大派,但也難和燕家抗衡。

柳青兒咬了咬牙,緊隨其後。

秦陸隱身暗處,洞若觀火,這妖聖山危險重重,燕東昇自己找死也就罷了,絕不能讓他連累到柳青兒。

秦陸穿上天狼戰甲,臉龐隱藏在狼頭鎧甲中,唯有兩隻眼睛目射寒光。

“咚、咚- – -”秦陸一步步的朝着燕東昇走去,猶如戰神從地底甦醒。

秦陸每走一步,天地間的氣流在他身後匯聚成龍虎風雲,他的氣勢如海天般壯闊,彷彿是這妖聖山的主宰。

秦陸渾身上下,迸發出野狼般的氣息,這氣息是如此的逼真,以至於燕東昇脫口而出:“人形妖獸?修爲至少在武聖蛻凡之上,這可是送上門來的菜。”

柳青兒已經拔出了星月彎刀,一旦對方發難,她第一個出手。


一隻手伸了過來,握住柳青兒的手腕,燕東昇翹嘴笑道:“柳師妹,不用你出手。”

“上!”燕東昇揮了揮手,一名下屬仗劍出列。

“來者何人?”這名劍客怒喝道,他的劍拔出了一尺,劍身一半漆黑如墨,另一半卻皓白如雪,正是燕家的陰陽劍。

秦陸冷哼一聲,吐出兩個字“天狼!”。

說話間,秦陸並未掩飾自己的聲音,柳青兒嬌軀一震,不可思議的望着秦陸。

是他,是他!

柳青兒冰雪聰明,短暫的思考了一番,隨即明白了秦陸的苦心,難以言喻的幸福感涌遍全身。

可是,燕家畢竟人多勢衆,跟隨燕東昇的侍者都是家族中的護法,修爲強悍,秦陸一人恐怕有失。

想到秦陸爲了自己孤身犯險,柳青兒銀牙緊咬,下意識的握住手中的星月彎刀。

若是情形有變,就算拼着與師門決裂,也要護他周全。大不了天涯海角,我隨他去了!

秦陸雙目一掃,利劍般的目光落在了對手身上:“你又是何人?本座手下不死無名之輩。”

這名劍客沉聲道:“**生!”

話音剛落,**生劍光暴閃,一黑一白兩道劍光若巨龍擊破長空,交錯斬來。

這一劍迅疾無匹,若萬里長風般酣暢。

如果秦陸未領悟天罡道紋,只怕要傷在燕家護法的劍下。

可惜,此刻的秦陸妙悟天道,身影與周圍的空間完美的契合,這一劍雖然氣勢絕倫,在他看來卻太慢太慢。

身影暴閃,驚濤駭浪一般的氣勢猝然迸發。

青色的罡氣沖霄而起,天狼的嚎叫撕裂人的耳膜,秦陸整個人化作百丈巨狼,猛烈衝撞。

黑白相間的劍氣碰上秦陸強悍的罡氣,就像激流撞上岩石,散作萬千細碎泡沫消散。

**生心中一凜,見秦陸已經衝了過來,身形化作絕世劍芒沖天而起避開對方的大力衝撞。

秦陸身影迅捷詭異,竟然在空中奇蹟般的轉身,毫無凝滯的對天轟擊。

天狼神爪擊出,空間被抓出一個個恐怖的黑洞。

天狼強悍的野性與力量展露無疑,**生的黑白劍氣往往剛剛成形,就被天狼神爪無情的抓裂。更爲可怕的是,天狼神爪中有吞噬的神通,竟然將**生的黑白劍氣生生吞噬掉。

柳青兒目不轉睛,注視着場中的激鬥,心中的激動難以自持。

**生可是武藏境界的武聖強者,在秦陸面前左支右絀,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燕東昇神情冷峻,妖族的強悍出乎他的預料。

一名護法跨步上前,低聲詢問道:“少主,不如讓屬下一試!”

“哈哈- – -”秦陸仰天狂笑,聲震四野:“你們人類就是這般陰險詭詐,若是你們害怕,不如一起上吧。難道只有你們會羣攻?”

秦陸這番說辭,讓燕東昇誤以爲秦陸是妖聖山中妖王級數的存在。

若是妖王召喚羣妖,只怕在場衆人難以抵禦。

“嗚嗚- — ”就在燕東昇思忖的時候,妖聖山內陰風四起,黑暗中隱隱約約泛起一片血光。

眼睛,妖獸的眼睛。

在這密林之內,至少有上萬頭妖獸瞪大了血紅眼睛注視着他們,氣氛驚悚恐怖到了極點。

其實,秦陸也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羣妖竟然有了反應,這一下把他也弄糊塗了。

不管如何,先結果了眼前的**生再說。

若是羣妖進攻,自己就將天狼鎧甲的野性力量散發出去,冒充他們的同類也能脫身。


不過,秦陸感覺得到,羣妖齊齊嘶吼,像是在爲自己助威,好像它們已經把自己當做了自己人。

如此一來,秦陸信心大增。

**生被秦陸壓着打,心頭憋屈到了極點,趁着秦陸思考的當兒,他怒吼一聲,運用畢生功力施展絕殺大術。

但見一黑一白兩道光芒穿越天地,恍若神龍驚天。

星辰失色,林木斷折,就連下方的山峯也被絕世殺意撼動,出現了一道道恐怖至極的裂痕。

裂痕急速擴大,只聽得轟隆巨響,一座山峯竟然坍塌了。

高天之上,黑色和白色的劍光相互糾纏,急速旋轉,一道道黑色和白色的劍光如同游魚急速遊動,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太極圖。

“太極裂天劍!”千丈長的劍氣從天而降,若利劍橫掃,山峯傾頹,河流倒灌,絕世殺意令草木化作塵埃。

就在一干低等級妖獸奔走呼號,四處逃竄躲避的時候,秦陸突然仰天怒嘯,青色光芒若江海狂潮席捲,在狂潮中一頭頭青色巨狼前赴後繼。

“戰狼在野!”這是秦陸晉級武聖之後第一次施展狼族的神通。

這種神通是一種類似召喚術的神通,激發天狼鎧甲的狼神精華,與自身的武道罡氣融爲一體。

一千頭戰狼瘋狂攻擊,能夠爆發出比自身修爲強悍一倍的戰力。

“不好!”燕東昇怒吼一聲,不管不顧,就要仗劍撲上去。

可惜,太遲了。

秦陸的青光若海潮席捲,天空中的太極圖案連同散亂的劍氣,全部被一掃而空。

只聽得“嗤嗤”聲響,血霧噴涌,**生瞬間被千頭野狼撕裂。

秦陸活生生的撕了**生,雙目血光暴射,猶如狂狼向天嘶吼。

這聲嘶吼實在是太痛快,引得衆多妖獸紛紛出聲相和,一時間秦陸倒真有幾分妖王風範。

燕東昇面色一沉,他大踏步的走了過去。

作爲天外天燕家的人,一生都揹負着燕家人的驕傲。

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護法被他人斬殺,燕東昇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擊殺秦陸,用他的鮮血洗滌仇恨。

燕東昇走得很快,就像跨樓梯一般一步步的走到高天之上,來到秦陸跟前。

相隔百丈,燕東昇還在前行。

他的氣勢異常強悍,每走一步,空間好似爆裂了一般。

破體劍氣,這是無上的劍道,修煉這種劍道的人整個人就是一柄劍。

“去死!”燕東昇一躍而起,身上籠罩着千道劍華,整個人猶如一團烈陽,徑直衝向秦陸。

以身做劍,將精氣神完全熔鑄成劍氣,這就是破體劍氣的可怕之處。

秦陸不躲不閃,仰天咆哮。

天狼嘯月音煞宛若無形的利劍,四散飛射,威力動天。

“咔嚓!”一座山峯被嘯月音煞擊中,轟然爆裂開來,散作萬千石塊。

音煞撞上燕東昇的破體劍氣,轟然巨震,空中迸發出一團覆蓋數十里的巨大蘑菇雲。

燕東昇的身形連退百丈,秦陸也後退了數十丈,兩人衝撞之下,竟然勢均力敵。

燕東昇的眼睛射出陰狠的光芒,他完全沒有料到秦陸強橫如斯,看來即便能拿下對方也是一場惡戰。

燕東昇再度進擊,如同鷹擊長空,一道道裹挾着道紋的劍罡怒斬。

山峯倒塌,空間被劈出一道道裂縫,亂流“滋滋”的往外噴涌,就像流血的傷口。


混天劍罡,這是燕東昇的另一項絕殺大術。

這是融合了天道法則和劍道的無上攻擊,在那一道道充滿道紋的劍罡中,蘊含着浩瀚無匹的天地巨力。

秦陸冷笑一聲,他的腳下涌動一團團雲龍般的氣流,整個人好似包裹着虛無縹緲的仙靈之氣中,瞬息千里,應變神速。

燕東昇黑髮飛揚,雙臂急速舞動,好似有千手千眼諸多神通一般。混天劍罡更是若狂風暴雨,密密麻麻,傾盆而下,充斥着整個空間。

下方塵土飛揚,一道道凌厲劍氣在大地上留下深達百丈的溝壑。

秦陸的身影如飛,在混天劍罡中自如穿梭,破魂刀肆意斬出,將近身的混天劍罡轟然劈碎。


可是,秦陸的攻擊顯得被動,像是沒有力量反攻。


這讓燕東昇更加的狂妄,他一拍頭頂,轟隆巨響,一道青色劍光沖天而起,一柄千丈長的青色巨劍出現在頭頂。

巨劍橫亙長空,劍身跳動着青碧色的火焰,散發着犀利無比的大道氣息。

南明離火劍,秦陸心中一動。

秦陸也見識過這種劍法,可是燕東昇頭頂的這柄巨劍卻是實質,不知道他如何一心二用,御使兩種不同的劍道。

燕東昇的身影晃動,一道淡青色的人影沖天而起,化作一尊千丈高的黃巾力士,手持南明離火劍橫掃八荒,威力絕倫。

到處都是剛猛的劍氣,整個空間頓時成爲了洶涌的劍之怒海。

燕東昇的混天劍罡和黃巾力士的南明離火劍配合默契,猶如大道般至善至美,剛猛強橫的劍氣將秦陸緊緊包裹住,令他毫無還手之力。

羣妖寂靜無聲,彷彿都被絕世兇人燕東昇的強悍攻擊震懾住了。柳青兒目不轉睛的盯着秦陸,心裏焦急萬分,爲他捏了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