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付傲雪已經變回了之前的模樣,一個比女人還要漂亮的男人,一顰一動,令百花失色。

「傲雪大人,您回來了。」

城門的守衛見到付傲雪與北冥焱從遠處而來,頓時肅穆立正,發出一陣整齊的聲音,一看就是訓練有素。

「嗯。」

付傲雪淡淡的應了一聲,目光掃過城門上已經乾涸的血跡,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那守衛之中似乎是領頭的人看到付傲雪的樣子,心下瞭然,上前一步來到付傲雪的身邊輕聲說道:「前端時間焚天宗已經宣布徹底叛出帝國,開始發兵征討皇城。跟隨在焚天宗身邊的勢力有天池,御獸門和司空家族。現在,帝室已經和付公子的家族,秋家聯合起來,對抗焚天宗的勢力。」

「秦家呢?」

「秦家,態度還不明確,沒有要叛出帝國的意思,但是,卻也沒有幫助帝室。沒有人知道秦家到底是為了什麼,也沒有人知道秦家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

聞言,付傲雪看了一眼身旁的北冥焱,卻發現後者的眼神十分的凌厲,臉色甚至有些難看。

「北冥,怎麼了?」

北冥焱聽到付傲雪的聲音,臉色這才好轉了一些,但是卻仍舊帶著一絲化不開的冰冷。

「但願我的猜測錯了,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讓它發生,就不會發生的。這一段時間,你怕是會被禁足在付家,恐怕不能出來了。這段時間裡,你老老實實的聽你父親的話,不要違抗,實在沒有辦法的話,就使用這個令牌。」

說著,北冥焱從黑書空間中將瘋魔送給自己的三枚令牌中的一枚丟給了付傲雪。不等後者阻止,北冥焱的身形已經瞬間離開,不知去向。

付傲雪站在原地張了張嘴,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看著自己手中像是一塊普通木質的令牌,又感覺有些驚訝,有些沉重,還有些溫馨。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北冥焱會突然變成這樣的態度,但是至少,在他的心中,還是有自己的位置的。

而此刻,北冥焱已經來到了帝城,直接忽視了守在城牆外的守衛,如同一縷清風一般,瞬間飄過。

穿過熟悉的地方,北冥焱再一次看到了那熟悉的原始景色,深入其中,便是一片熟悉的竹林。

「咦,這不是未來的駙馬爺么,怎麼今天才有時間來看小公主啊?」

守在竹林外的幾個女子見到北冥焱的身影忽然出現在面前,愣了一下之後,這才嬉笑著上前來,開口調笑。

「小公主在裡面嗎?」

北冥焱現在沒有什麼心情與她們調笑,自己心中的猜測,北冥焱想要趕緊證實。

「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小公主確實在裡面,但是……」

「但是?」

北冥焱微微皺起眉頭,有些不解的看著眼前的幾個女子。這幾個人,一直以來都是守護在小公主身旁的守衛。若是進入竹林中的人會對小公主不利,她們是絕對不會放人進去的。但是,看眼前這幾人吞吞吐吐的模樣,心中感覺有些不對勁。

「嗯……那個,大公主也在裡面。大公主名為周菲兒,就是……那個搶走了你的隕精的人。」

那幾個女子有些擔憂的看著北冥焱。

北冥焱與周菲兒之間的事情,她們也聽小公主說過一些,隕精的存在,哪怕是在帝室,也是十分稀有的存在。而且,那一塊隕精似乎還非常大,起碼也有一個拳頭大小,這是帝室中也沒有的。

聞言,北冥焱頓時一愕,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這幾人都吞吞吐吐的模樣了。

北冥焱無奈的苦笑了一聲,道:「這件事之後再說吧,我現在有急事,周菲兒在的話就更好了,有些事情,小公主也許並不知道。」

說罷,北冥焱也懶得跟著幾個人廢話,身形一動,直接就消失在她們面前。

幾個女子一愣,隨即對視一眼,不禁苦笑起來。北冥焱的實力,突破的實在是太快了,現在的她們,已經根本無法看穿北冥焱的修為了。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第434章美女蛇

「呵呵,看起來,你對我的皇兄真的是很感興趣呢。」

周菲兒嫵媚的笑了一笑,身形款款的走過來,一隻藕臂搭在北冥焱的肩膀上,口中吐氣如蘭道:「周無道的實力可是真的非常恐怖的,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心理承受能力,接受我所述說的事實。」


詭談實錄 ,毫不客氣,冷漠道:「放心好了,我心裡承受能力還不錯。」

「那就好。」周菲兒也沒有在意北冥焱的冷漠態度,反而是小公主,臉色微微有些黯淡。之前北冥焱看自己的那一眼,就已經讓這個心靈聰慧的小公主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作為,已經讓北冥焱對自己有一些厭惡了,此時的小公主,心中正思緒萬千,想著怎麼才能重新博得北冥焱的好感。畢竟這是自己第一個喜歡上的男子。

「周無道,年齡不到三十歲,與你也差不多,但是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超凡巔峰境界,是真正的大圓滿,只差臨門一步,就可以邁入融天境界。這還只是他的修為,周無道從小就遊歷在大陸上,經歷了無數的爭鬥,戰爭,見識之廣,武力之強,駭人聽聞。同等境界的強者,在周無道的手中,根本走不出十招,這還只是周無道表現出來的實力。從周無道回到萬獸帝國以來,從來都沒有人能夠讓他施展出全部的實力,就算是融天境界,也是非常強大的存在。至少,周無道曾經在超凡二重天的時候,就斬殺過一名融天一重天境界的強者。」

聞言,北冥焱頓時瞳孔一縮。

超凡之上,沒一個小境界之間的差距都是非常巨大的,幾乎可以比得上之前一個大境界之間的差距。而超凡境界與融天境界之間的差距,更是如同一道鴻溝,阻攔在兩者之間。可以說,一個融天一重天境界的強者,即使面對十個超凡巔峰境界的強者,也可以遊刃有餘,由此可見,其中的差距是多麼的巨大。

就是如此巨大的境界差距,周無道竟然可以直接跨越一個小境界,再加上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將融天一重天境界的強者斬殺。周無道的強大,絕對是頂尖的。

「不愧是皇城七公子排名第一的存在,果然很強。」

北冥焱喂喂點了點頭,緩緩開口道:「我只是很好奇,他拿隕精是做什麼用的?」

「不知道。」

周菲兒聳了聳肩膀,開口道:「皇兄他老人家行蹤神秘,每次見到他的時候,不是在戰鬥,就是在修鍊,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閑下來。不過,你的心裡接受能力真的很強啊,如此駭人聽聞的戰績,你竟然還能面不改色,佩服。」

看著周菲兒有些揶揄的笑容,北冥焱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我知道了,這次來,我也只是告訴你們一聲,留意一下付家。付家家主,有些不太對勁,其中的東西,你們自己去調查吧。我只對焚天宗的焚天炎有興趣,我也自有主意。其他的,不要再來找我,我想要清靜。」

北冥焱冷漠的說了一聲,隨即身形一動,身形瞬間離開了竹林之中,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就在北冥焱離開的瞬間,周菲兒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而一旁的小公主卻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是卻最終也沒有說出口,只是那有些難過的臉色,卻已經表明了現在小公主的心境。

「影子。」

周菲兒對著空氣輕喚了一聲,頓時空氣一陣蠕動,一道黑色的人影忽然出現在周菲兒的身邊。

「主人,何事吩咐?」那被稱為影子的男子雙手環抱在胸前,渾身黑衣,連面孔都被一面黑色不透明的面紗籠罩住,只露出一雙略顯陰鷙的眼睛。那一雙眼睛中,哪怕面對著周菲兒,也帶著高傲的神色,雖然有所收斂,但是卻非常的明顯。

「暗中跟著他,如果他有什麼對帝國不利的行為,立刻誅殺。」

周菲兒的臉上閃過一絲殺氣,讓一旁的小公主頓時一驚。

「皇姐,你……」

「是。」

影子直接開口打斷了小公主的話,沙啞的聲音十分的難聽。那陰鷙的眼睛,不經意間瞟過小公主的身上,露出一絲淫、穢的光彩。一旁的周菲兒冷哼了一聲,影子這才留戀的看了一眼小公主玲瓏的體態,這才收回目光。

抗戰之血染長空 交給我好了,這小子,遇到我,算他倒霉。」

影子桀桀奸笑一聲,身形緩緩的消散,沒有帶起一絲風動。

「皇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小公主厭惡的看了一眼影子離開的地方,隨即有些憤怒的看向自己的皇姐。

後者臉色冷漠,與之前那個與小公主嬉戲的周菲兒彷彿完全不是一個人。

「這樣的人,已經超過了我的控制。若是不能控制他,我寧願毀掉他,也不會讓他來干預我,哪怕只是有一絲威脅,也要扼殺。」

此時的周菲兒,就猶如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樣,臉上帶著雍容華貴的氣質。小公主看到周菲兒的模樣,心中頓時一陣悲哀。這就是那個最疼愛自己的皇姐,但是,在一些大是大非上,她卻是一個極其擁有主見的人,而且,她也從來都不會允許任何對她有威脅的存在。

周無道的強大已經超出了周菲兒的控制,這讓她非常的憤怒。誰也不知道,周菲兒是不是有意將隕精暴露在周無道的面前,然後刻意挑起北冥焱與周無道之間的矛盾。

這是一個城府極深的女人,哪怕長得再漂亮,也是一條美女蛇。

「好了,靈兒,我知道你喜歡這個男人。但是之前你也看到了,那個男人對你根本沒有任何的留戀,只是因為你沒有阻止我的行為罷了。這樣一個小肚雞腸的男人,要他何用?聽姐姐的,以後姐姐會注意幫你留意更好的男人,至於這個男人,你還是不要想了。」

周菲兒看著漸漸氣弱的小公主,臉上又帶起溺愛的神色,輕柔的撫弄著小公主的秀髮,聲音柔和。

小公主抬頭看了一眼周菲兒,沒有說話,只是抿了抿紅唇,像是決定了什麼一樣,只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第435章付傲雪的悲哀

付家,書房中遍地狼藉,似乎被一陣狂風肆虐過一樣。付東海一臉陰沉的看著眼前這個化妝成了男人的女兒,心中怒火涌動,幾乎就要爆發出來,連空氣似乎都被他的怒火即將點燃。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付東海此刻正坐在書桌的後面,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面,發出噠噠的聲音。

而付傲雪則是一臉淡然的站在付東海的面前,面色無悲無喜,根本沒有任何的波動。自從回到付家之後,付傲雪就直接被禁足了,而且到如今已經三天了,付傲雪這才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父親。只是,這一次見面讓付傲雪很是憤怒,也很無奈。

自己的處子之身被破,這一點,很輕易經能夠看得出來。一個清純的少女,與一個淪為人婦的女子,兩者之間的差距非常的微妙,但是畢竟付東海也是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人,自然發現了其中的不同,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將付傲雪叫道書房之中,開口便罵。直到現在,付東海這才漸漸的冷靜了一些,開口詢問。

「我讓你說!」

付東海見自己的女兒根本沒有任何回答自己的意思,頓時怒吼一聲,一掌拍在面前的書桌上。只聽咔嚓一聲,那書桌直接被凍成了冰塊,隨即化作齏粉。

付傲雪冷冷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良久,才緩緩開口道:「這是我自己的選擇,與你沒有關係。」

「沒有關係?」

付東海眉毛一挑,臉上隱約閃爍著怒氣。但是畢竟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女兒,也是整個付家唯一一個嫡傳,要是真的對她做出什麼,以付傲雪的性格,怕是真的會做出一些決絕的事情。

「你變了,父親。」

付傲雪冷冷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那清泠的雙眸之中閃爍著一絲困惑,一絲悲哀。「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我變了?哼,我生你養你,把你當成兒子一樣培養,為的就是你將來能夠繼承我付家的家業,而不是讓你因為一個男人,把付家徹底的交給外姓人手中!」

付東海的胸膛急劇的起伏著,臉上閃過一道厲色,狠狠開口道:「說,那個人究竟是誰。」

「那個人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兒從來就沒有打算過繼承付家的家業,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當這個家主。」付傲雪微微抬眼,臉上同樣浮現出一絲怒氣,道:「我是一個女孩,並不是一個男人,而且,我也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從來都沒用想過那些事情。女兒只是想尋找到一個自己愛的人,同時也愛著自己的人,哪怕他是一個普通人,哪怕是平平淡淡的一生,我也能夠接受。我不喜歡被你規劃女兒的命運,計劃女兒的未來,最後嫁給一個自己根本不愛,而只是你一手製作出來的傀儡的人。」

「傀儡?」

聞言,付東海冷笑一聲,緩緩開口道:「你知道什麼,你的身體乃是偽九陰之體,只有與至陽至剛體質的人交合,才能成就真正的九陰之體,而且會給你和另一人帶來巨大的好處。現在呢,你的處子之身被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奪取了,你的身體已經徹底的廢了,那可是逆天的體質,竟然就這麼廢了!」

越說越氣,付東海的身上漸漸流露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如同一道狂風一般瘋狂的捲動起來,整個書房都顫抖起來,空氣隆隆作響。

付傲雪站在那氣旋的中心,心中莫名湧上一股悲哀。

一切,終究只是為了家族的利益,為了家族的利益,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不知道怎麼回事,付傲雪忽然不想告訴自己的父親,自己的體質根本就沒有廢掉,而是成就了真正的九陰之體。

「那你,想要我嫁給誰?」

「誰?整個萬獸帝國,至陽至剛體質也只有一個人,你說他是誰!」付東海瞪了自己的女兒一眼,緩緩壓制住自己的氣勢,書房之中頓時恢復平靜,只是越發的狼藉。

「呵,原來是他。」

聞言,付傲雪愣了一下,隨即苦笑一聲。

自己在聽到自己父親的說法的時候,就應該已經想到的。整個萬獸帝國,唯一一個擁有至陽至剛體質的人,也只有七公子之中排名第二的焚揚了。雖然沒有人知道焚揚的實力究竟如何,而且也沒有人知道焚揚的面貌如何,知道焚揚為何每天都穿著那怪異的衣服,但是他的強大卻是毋庸置疑的。整個萬獸帝國年輕一輩,除了排名第一的周無道能夠穩壓他一頭,再無第二人能夠對抗焚揚。

「爹,其實,你早就已經背叛了帝國,想要讓我的偽九陰之體,幫助焚揚的實力突破,讓他擊敗周無道,然後幫助焚天宗奪得整個帝國,是不是。」

付傲雪目光直直的看向自己的父親,帶著悲哀,帶著凄涼。

「是又如何,現在,你已經沒有了價值。如此絕佳的體質竟然如此就浪費了,我恨不得殺了你。」付東海被怒氣沖的有些氣血上涌,臉色通紅,但是最終還是談了一口氣,「但是你終究還是我的女兒。雖然你已經沒有了利用的價值,但是這個付家,還是要交到你的手中。未來,萬獸帝國絕對是焚天宗的天下,你就不要反抗了,識時務者為俊傑,我給你時間考慮。來人,把傲雪關在房間中,不許他離開半步。」

說罷,付東海搖了搖頭,轉身離去,只留下付傲雪一人在書房中,久久沒用動作。

只是,付東海離去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付傲雪眼角微微流下的淚水。北冥焱說的沒錯,自己的父親,真的變了。有些東西,自己根本沒有看透,也沒有猜測到,更沒有預料到。這一刻,付傲雪只想要尋找到那個在關鍵時刻能夠擋在自己身前的身影,躲在他的懷中大哭一場。自己的父親,已經不是自己的父親了。

而此時,被付傲雪思念的那道身影卻是臉色陰沉的坐在秋家的一個院落中,北冥焱的對面,正是秋落的姐姐,秋月心。


「秦玉瑤怎麼樣了?」

秋月心微微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複雜道:「自從發現了付家主的不對勁之後,我就派人將秦玉瑤偷了出來。但是,失去了付家主的元氣維持,秦玉瑤的身體越來越差。天池雪蓮這種東西,根本不是隨隨便便能夠得到的,我們還是想一下別的辦法吧。」

秋月心自己知道天池雪蓮的稀少,不禁苦笑一聲,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眼前這個男子。該說他是無知呢,還是有勇氣呢,竟然真的進入北極之地中,想要尋找天池雪蓮。在秋月心的心中,北冥焱自然是沒有得到天池雪蓮。

北冥焱卻是笑了一下,道:「別的方法,用什麼別的方法,又不是沒有天池雪蓮,何必再去勞費心神。」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第436章刺殺

聞言,秋月心頓時不可思議的瞪大了自己的美眸。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得到了天池雪蓮!」秋月心失聲叫了出來,叫過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失態,頓時有些尷尬,但是那一雙美眸仍舊晶晶亮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北冥焱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伸手一扶,直接從黑書空間中將天池雪蓮取了出來,放在面前的石桌上。

潔白無暇的花瓣,一絲絲冰涼的香氣漸漸蔓延開來。伴隨著天池雪蓮的出現,整個院子的空氣都漸漸變得冰冷起來,一絲絲冰霧纏繞在雪蓮的上方,周圍,顯得有些朦朧,十分的超脫。

「這……真的是天池雪蓮!」

秋月心仔仔細細的看過之後,這才終於肯定眼前這散發著冰冷寒意的蓮花正是天池雪蓮。頓時,秋月心那一雙美眸之中的光亮更甚,一眨不眨的盯著眼前的男子。


後者微微一笑,道:「東西我已經取來了,只是不知道煉丹師是不是已經有了人選?」

「當然,我就是那個煉丹師。」

秋月心微微一笑,收回自己灼熱的目光,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起眼前的天池雪蓮,將其放在一個白色溫玉製作而成的器皿中,不斷的觀察著近在眼前的的天池雪蓮。天池雪蓮,非至陰至寒之地無法生存,雖然並不算得上是高級的藥材,而且作用也不多,但是卻十分的稀少。

每一株天池雪蓮,都是一件無價之寶。

秋月心心中仍舊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天池雪蓮的珍貴,她在了解不過,其生長的環境,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進入的。


「我發現,我對你越來越好奇了。」

秋月心一雙美眸望向北冥焱,後者微微聳肩,道:「我對你也很好奇,竟然是個煉丹師,看起來,似乎等級還不低。」

「當然,我可是地級上品煉丹師,除了一些丹藥宗師之外,我可是最厲害的。」

秋月心露出一抹驚心動魄的小心,翹臀一扭,轉身就進入了自己的房間中。

「在外面等著,大概要一天的時間,幫我護法,這期間,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