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他心底都已經把白蘇蘇給恨了徹底。

如果不是白蘇蘇的話,哪裡會出這麼多事?

這些麻煩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

本來好好的拍攝,白蘇蘇加入之後就那這麼多幺蛾子。

關鍵如今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白蘇蘇一定是從中作梗了。

李沐在看到那邊的裴初九的時候,嘆氣道,「裴小姐,我們這一次的失誤我們也認了,可是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和我們計較了,我還要跟他們一起處理接下來的事,就先不打擾你們了。」

李沐的話一頓,又補了一句,「接下來的行程只能等孩子好了在錄製了,小蘋果不參與的話,要麼乾脆就繼續你們四家錄製吧,小蘋果原本就是新加進來的,現在直接扣除的話倒是影響也不大。」

若瘋魔便成活 裴初九瞟了李沐一眼,沒有說話,淡淡道,「嗯,這個事是你們導演組的事,我不想參與,但是瑾汐的病沒好之前,我是不會參加錄製的。」

裴初九說完之後,便離開了。

……

後邊的這幾天裴初九已經停了一切的工作專心的在病房裡照顧裴瑾汐。

王菲菲也停下了工作來照顧王景然。

其他的幾個孩子也都沒受傷,因此在過了這幾天,看到小蘋果已經醒了之後,她們就回國了。

畢竟也不能耽擱太久,而且拍攝的事還要重新溝通。

原本定下來的七天,如今也已經過去了,剩下的兩人自然排不開時間就先離開了。

白蘇蘇也被皇家馬場給帶出去調查了,這一次如果沐之晴的事查不出來的話,白蘇蘇大概率是要背鍋了。

裴初九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沐之晴。

她的唇角勾起了一絲涼薄的笑容,這個沐之晴看來的確是針對她了,看來她的日子應該沒有這麼好過了。

以前她覺得把自己身上罪名洗乾淨了,事情也就結束了,好好的保護好女兒和弟弟就行。

可如今看來,事情根本沒這麼簡單。

這幾天她除了照顧瑾汐也關注了國內的形式。

裴曉月似乎又重新出山了,接了一個女主戲,而且慢慢的在洗白自己。

不過相比起以前倒是低調了很多。

而韓小鈺也回了韓家,跟韓家一起活動了起來。

原本韓小鈺因為失去了墨夫人的寵愛而在韓家地位一落千丈,如今跟墨夫人走近了之後,在韓家的地位自然又提了上來。

不過這些事裴初九如今也不想管。

如今有個更重要的沐之晴等著她去處理,至於韓小鈺和姜琳琳左右不過只是想搶墨北霆而已。

能從她手裡搶走男人的女人,還沒有出生。

而這些天在國外她一直呆到王景然也可以出院之後,才跟王菲菲一起帶著兩個孩子回國。

而小蘋果在動完手術之後,也跟著她們一起轉移到了國內的醫院。

回了國之後,大家的事情也開始忙了起來。

導演組也在確定下一次的拍攝時間,原本的拍攝時間自然是往後挪了,而偏偏第一期的片子已經剪輯出來了,並且已經在網上準備播出了。

時間都排好了的話,自然是不能放電視台的鴿子。

所以第一期節目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播出了。

在播出的當天,裴初九跟裴瑾汐,吳韻,裴子辰坐在電視旁邊看電視。

桌子上放滿了瓜子花生,幾人一邊吃一邊攤在沙發上。

「姐姐,姐夫呢?」裴子辰看了看手機,好奇的開口,「今天是你的節目首播,姐夫不來嗎?」

以前只要是裴初九的節目,墨北霆一般都不會錯過。

裴初九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微信,淡淡道,「他最近忙,說是要去美國出一趟差,不知道什麼時候去,應該就是這幾天了。」

之前墨北霆在斯坦福的講座是一早就定好的,也和她說過。

「哦。」裴子辰撇撇嘴,「姐姐你不跟姐夫一起去嗎?」 「那些個郡王沒有什麼好說的,沐橈和沐南宿就是被推出來的出頭鳥,上次被教訓了一番,現在都不敢大聲說句話。剩下的值得一提的就是寧王了,他是皇上最小的弟弟,曾經在確定皇上無子嗣繼承皇位的時候,還有人提出讓這位寧王來繼承皇位,只不過被寧王嚴詞拒絕了,可我卻聽人說,自從那次舉薦之後,寧王便多番表現自己,暗中的聯絡朝臣,幾次打壓楚丞相的權力,不過都沒怎麼成功就是了。」

「二弟,我真是小看你了。」

蘇姚滿心都是驚喜,甚至有種挖到寶的喜悅,對於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更加堅定了一些,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既然他們來到皇宮就是一爭皇位的,那就要想盡一切辦法將這個果實吃下肚裡:

「朝廷之中幾個王爺的狀況,差不多就是如此,可以說,榮王、庄王、寧王這三個人之間的爭奪是最為激烈的。」

沐卿晨抬眸:「可我們能做什麼呢?在榮王府中,我們兩個人就是全然的外人,他們什麼都不會告訴我們的。」

蘇姚微微的勾起唇角:「你周圍群狼環伺,突然冒出兩個人來幫你殺這些狼,你會拒絕嗎?」

「……不會。」沐卿晨怔了怔,回答道。

「不錯,榮王他們也不會拒絕,哪怕我們不能殺死這些狼,榮王府也不會拒絕我們的幫忙,甚至他們暗自盤算,關鍵時刻將我們推出去喂狼,給他們贏得生存的時間。」

蘇姚眼神冷漠,她要的就是榮王府的利用,他們能夠利用她,反之,她也能夠利用他們,就看誰技高一籌了!

沐卿晨沉默了片刻,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姐姐,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危險了?」

蘇姚輕笑了一聲:「等我們什麼時候真正立穩了腳跟,再來考慮危險不危險的吧,現在活下去都困難,哪裡有資格去想那些?」

沐卿晨默然,的確,他們不過是藉助了皇上的心思,暫時得到了安穩,可君心難測,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他抬頭看了看蘇姚,她笑靨如花,眼神盈盈的帶著光,單手撐著下巴靠在桌案上,陽光照進來,渾身帶著一層朦朦朧朧的暈色……

「姐姐,若是失敗了,我們都會死嗎?」

「會啊。」單看榮王府中那些人的德行,一旦知道了真相,定然不會放過他們的,不把他們的骨頭碾成渣都是好的。

沐卿晨猛地站前身來,雙手不由自主的握成拳:「我不想你死!」

蘇姚望過來,眉眼彎彎笑意濃烈:「哎喲,你這是心疼姐姐啊?」

沐卿晨臉色驟然變紅:「我……我才沒有心疼你,我們兩個人總要有一個活下來報仇,你比我聰明,若是榮王府真的發現了我們的謀划,你就把我推出去,然後你想辦法活下來,幫我一併報仇! 婚過無愛 就這麼說定了,我走了!」

看著快步向外跑,彷彿後面有狼追著的沐卿晨,蘇姚面上的笑意緩緩地消失:這個孩子真的把她當成了姐姐,甚至願意先她而死……

玉芙走進來的時候,蘇姚還在愣神:「小姐,沐公子方才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了,不要緊嗎?」

蘇姚回過神來,眼中閃過一抹複雜難辨的情緒:「沒事,準備筆墨,我要寫信。」

「是。」

覽翠軒中,蘇姚仔細斟酌著措辭緩慢的寫著家書,相府中,楚非衍半靠在床榻上,面色赤紅,不住的捂著胸口咳嗽。

寧閣老站在一側眉心緊皺:「不是老夫說你,你自己的身體什麼樣子,心裡沒有一點分寸嗎?敢在外面待大半夜,你是不想要自己的命了?」

舊年雪傾城 「咳咳……」楚非衍咳嗽了兩聲,蒼白的面上揚起一抹笑意,「讓老師擔憂了,是我的不對。」

看著他這幅油鹽不進的樣子,寧閣老止心中又急又氣:「你這個性子也不知道隨了誰,真是……」

名臣快步走進來:「主子、寧閣老,無塵道長來了。」

「快請!」寧閣老站起身來,親自迎到門口。

一位鶴髮童顏的道士緩步走進來,看上去他每一步邁的步子並不大,但是前進的速度卻很快,眨眼間便來到門前:「寧閣老!」

「道長快請來幫非衍瞧瞧,他的舊疾又犯了。」

看到無塵道長,楚非衍無力的拱了拱手:「不能起身行禮,請道長見諒。」

哪怕此時重病卧榻、面色蒼白,可他的一舉一動之間仍舊帶著尊貴、溫雅之氣。

「不礙,」無塵道長坐到床邊,搭上楚非衍的手腕探了一下脈象,不由得眉心一挑,「楚相爺,貧道曾經和你說過的話,看來你是一件都沒有放在心上。」

「道長看我現在的模樣,還能堅持多久?」

「若是相爺執意不聽從貧道的勸解,仍舊如此煎熬心力,恐怕之前說的三年之數要折半啊!」

寧閣老連忙站起身來:「無塵,你快想想辦法,你的醫術在江湖上也能排的上號,難道真的沒有一絲生機了嗎?」

「以貧道的醫術,恐怕已經是無能無力,但江湖上比我醫術高的大有人在,若是能夠找到鬼醫谷的谷主,有五成解決的機會,只是他行蹤成謎,鬼醫谷的弟子們都找不到,更不要說旁人了。」

「就算找不到也要勉勵一試,非衍還這樣年輕,怎能輕言放棄?」

無塵道長收回手,從隨行的道童手中拿過藥箱,取出銀針:「楚相爺,我先幫你行針穩定病情。」

「有勞道長。」

扎針之後,楚非衍很快睡了過去。

寧閣老帶著無塵道長到了偏廳,隨後將人遣退了下去:「道長,非衍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這個孩子心思重、執念深,這麼多年不管我們如何開解,他心中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如今這種狀況,實在是……」

無塵道長面上帶著淺笑:「寧閣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造化,許是非衍的造化未到。」

「你們這些牛鼻子老道,最喜歡說這些似是而非的話,非衍的名字是你我幫忙起的,你說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這被遁去的其一便有無限可能,其中必定包含一線生機,如今非衍只餘下不到三年的壽命,你說的生機何在?」 裴初九穿著一條簡單的長裙,頭髮綰了起來,一臉無所謂,「他去學校,我去幹什麼?」

裴子辰急了,「姐夫這麼帥,萬一有哪些不長眼的小妖精上來勾搭呢?姐姐你現在也年紀不小了,你說那些女學生一個比一個年輕!」

裴子辰找出來網上的新聞,指著當天的一條熱點新聞開口,「姐姐你重視一點,男人有錢啊都會變壞,萬一這種拒絕不了的女人自己湊上來!你說你都不去守著姐夫,你還不接他電話!」

裴子辰一臉控訴的看著裴初九,就彷彿裴初九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

裴子辰一臉焦急,都顧不上看電視了,十分認真的看著裴初九的臉端詳了半晌后,抿唇道,「姐姐,你說你對姐夫這麼不好,萬一姐夫去外邊找那些年輕溫柔漂亮的女大學生……」

吳韻有些遲疑,「墨總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吧?」

裴子辰急了,「男人最了解男人了,你看姐夫現在都還沒把姜琳琳趕走,那是因為什麼?那還不是因為初戀在男人心底的感情還是不一樣!」

裴子辰哼了一聲,挺胸道,「我也是男人,我知道男人都在想什麼!」

「……」

裴初九吃瓜子的動作一頓,語氣淡淡,「你這個小孩子,懂什麼?」

姜琳琳?

倒是很久沒有跟她打過交道了,這段時間她一直避免去墨夫人家,所以也沒有跟姜琳琳來往。

可在聽到初戀兩個字的時候,裴初九的心底還是泛起了一絲波瀾。

就像是一個小石頭被人扔進了湖心裡,泛起了圈圈漣漪。

男人對待初戀的感情真的不一樣嗎?

裴初九遲疑的拿出了手機,點開了墨北霆的頭像,一眼就看到了墨北霆給她的留言。

【墨北霆:老婆,我今天就不陪你看電視了,你自己看電視吧,我在公司加班處理去斯坦福講座的事,我明天就出差了,晚上我盡量回來,要是你到時候睡了就別等我了。】

底下還有一張出差的機票圖。

還是早上。

早上九點的飛機。

裴初九想了想之後,發了條消息過去。

【裴初九:怎麼定了這麼早的機票?】

她的消息發過去的瞬間,墨北霆的消息就回了過來。

【墨北霆:那邊上午還有個會要開,這一次校慶我也沒有辦法,你乖乖待在家裡。】

【墨北霆:還有,沐之晴的事你等我回來在調查,你不要輕舉妄動,聽見沒有!!】

墨北霆後邊還發了一張兇巴巴的捏她臉的表情。

一個光頭的小男孩捏一個扎著丸子頭的小女孩的表情包。

光頭小男孩表情奶凶奶凶的,一下就把裴初九逗笑了。

也是。

她現在怎麼還會這麼疑心疑鬼了,一定是裴子辰最近在她耳邊念叨多了,她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她跟墨北霆之間經歷了這麼多事,就連姜琳琳都沒有能打動墨北霆,更被提其他的女人了。

想到這裡,裴初九心底的不舒服才消退了些。

【裴初九:嗯,那你工作吧,我跟子辰她們在看電視呢。】

【墨北霆:嗯,你先看吧。】

簡單聊了幾句之後,她就沒有跟墨北霆繼續聊了。

電視里的節目已經開始放了。

裴子辰也沒有在繼續說了,嘟囔了幾句就開始看電視了。

因為之前已經放過一個先導片了,所以正式版的第一期是直接從裴初九開始接機的時候放起。

之前被刪除的片段也被找了回來加在了正式版里。

接機的這一段是大家最想看的地方。

畢竟一開始的熱度就炒得很高,大家都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導演組似乎為了避嫌,就連剪輯都沒有多剪輯,直接把所有的前因後果全都放了出來。

包括裴初九如何找朋友要的別墅。

導演組忽然宣布加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