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眸光冷冽,全身鱗甲遍布,寒氣繚繞,模樣略顯猙獰,一看便是一尊即將化形的靈獸。

「靈獸?」

「這靈獸,不過堪比准陰玄境,這點實力出來此地,有什麼用?」

「是啊,難道他還想以此改變局勢?」遠處的修者見得碧鼎閃爍,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還以為那青年還有著什麼底牌,可如今瞧得那徒然出現的冰麒麟后,略微驚詫,卻是搖了搖頭。

這靈獸連化形境都沒有達到,一個陰玄境修者就可將之擊潰,自然不會影響此間局勢的變化,只怕那駱森一個巴掌拍去,就可取了它的性命吧!

「冰麒麟,果然是你,你果然和這小子在一起。」駱森眼瞳之中黑芒湧現猙獰的臉龐,不斷扭曲,似乎興奮到了極點,緊緊的凝視前方,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魔氣!」冰麒麟出現在空,冰冷如刀鋒的眸光落在前方,當瞧得那全身黑氣涌動的駱森后,一股殺氣便是從它的體內迸發而出,骨骼噼啪作響,眸光猩紅,有著一種要撲上前去,將之撕裂的衝動,不過在感受到對方的氣勢后它的氣息逐漸收斂了起來。

「這人是為我而來的!」冰麒麟氣息逐漸收斂,隨後視線一轉,瞅向旁邊那鮮血淋漓的韓宇,眸中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痛惜之色,似乎有些一絲內疚藏在裡面。

「這些傢伙太過狡猾了。」韓宇龍嘴開闔,眸中儘是苦澀,道,「本來我還以為,他是為了駱氏一族報仇,不想卻是早有預謀,倒是著了他的道。」

「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冰麒麟語氣冰冷,一字一句的說道,眼角餘光瞅向遠處的駱森時森寒無比,似乎對於這些擁有魔氣的人有著滔天仇恨。

「代價?」九炎天龍苦澀一笑,道,「現在我們只怕是要想活著出去都有些困難,談何讓他們付出代價啊!」

「我有辦法!」 「我自有辦法!」冰麒麟眸光冰冷,語氣之中卻是有著一絲毋庸置疑的味道。

「你有辦法?」九炎天龍眼睛一亮,道。

「不錯!」冰麒麟道。

「有辦法么!」韓宇眼睛也是一亮,似乎看到了一道曙光,興奮不已。

先前,韓宇指望可以竭力一戰將這駱森抵擋下來,等雪鶯等人來援救,如此危機自然可以解除,可如今一戰之下,卻是發現這駱森實力滔天,似乎和魔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連他將真龍之血的氣勢盡數催發也無法與之匹敵,如今已經是將自己搞得傷痕纍纍。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你們一直在一起。」駱森仰天一笑,徒然眸光一沉,猙獰的凝視前方,道,「將帝皇劍交出,不然,你們都得死!」

森然的話語震蕩天際,旋即駱森身形一震,一股邪惡的氣息波動豪不留餘地的迸發而出,虛空魔氣涌動,猶如黑色的雲霧從他頭頂蔓延開來,有著魔鬼隱現,發出真正嚎叫之聲,遮天蔽日,使得整個天際徹底昏暗了起來,一股可怕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遠處的修者都是為之一心神震動!

「帝皇劍?那是什麼?」

「這傢伙此次對付韓宇似乎別有用心啊!」凌遠等人一臉凝重,略微沉吟后,便吩咐手下一些煉神修著悄悄催動密寶將此幕以元神烙印了起來,似乎有所打算,要將此事稟告,給族中長者。

「你是魔族人!」韓宇神色凝重,將焚天殿召回身邊,沉聲道。

「將帝皇劍交出,不然,死!」駱森神色猙獰,攜帶著滔天魔氣,踏空而來冷冷的說道。

「你先抵擋他片刻,我催動裂天聖盤,撕裂空間,以聖盤陣法之力攜帶我們前往妖域!」冰麒麟眸光一凝,沉聲道,「只要聖盤陣勢布下,我們便可就此離開此地。」

「裂天聖盤!」九炎天龍眸光一亮,道,「你小子有如此至寶?」

「不錯。」冰麒麟手掌一翻,便是出現了一面通體呈銀色的圓盤,道,「當初我被魔族追殺,幾位族人皆是隕落,最後便是憑藉此盤撕裂了空間,將傳出妖域,到達了那旋風海域。」

這圓盤,通體呈現銀白之色陣法著燦燦銀光,在上面有著一個個玄奧無比的銘文篆刻,氣息牽連,似乎蘊含天地奧義。

圓盤之上,還可以看道八顆星光燦燦的寶石,裡面似乎連接著天地方位可溝通天地。

這便是裂天聖盤了!

「原來如此。」九炎天龍連連點頭,眸中似乎看到了希望。

這裂天聖盤是遠古遺留下來的一件難得的寶物可以堪稱神器!

據說只要持寶者,催動此物,就可以撕裂空間,憑藉著聖盤之上的空間傳送陣傳入確定的方位地域!

「好,我竭力出手抵擋此獠,九炎,你在旁掠陣!」韓宇眸光一凝,戰意凜然沉聲道。

「你放心,今天龍爺就是耗竭龍炎,也必將助你殺出一條血路!」九炎天龍眸中火炎涌動,一股豪氣衝天,說道,「此仇,以後在報不遲!」

「如此甚好!」韓宇眸光火熱,龍首點頭,隨後眸光一凝,便是將視線,向著那正踏空而來的駱森瞅去,仰天一嘯,道,「你這魔怪,如此處心積慮對付我,無非就是想要獲得帝皇劍,今天,只怕要我便是拚死一戰,也要破除你這陰謀詭計,讓你無法得逞。」

吼!

龍軀一震,韓宇運轉九轉化龍訣,瘋狂的汲取著體內殘留的真龍精血開始補給自己消耗的能量,在他體內,巨大的血脈之中,似乎有著河水在奔騰流轉,龍嘯之聲不斷從血脈之中的震蕩開來,氣勢滔天,將虛空之中的魔氣都是震得潰散了開來。

刷!

韓宇龍軀舞動,便是向著前方騰飛而去,巨爪探出,撕裂了空間,直接出現在了駱森的頭頂,似乎要將之一把捏碎,虛空都在那巨爪出現的剎那扭曲了起來,氣勢駭人至極!

「負隅頑抗。」駱森魔氣凜然,天魔噬元爪光影掠過,便是向著前方龍爪迎擊而去,滔天魔氣,從那魔爪之上迸發而出,化成一條條魔龍,怒吼而上,瞬間便是纏繞在那龍爪之上,要將之淹沒。

天魔噬元掌!

一爪撕出,駱森手掌也是翻動,一道魔氣森然的巨掌便是向著前方的巨龍轟擊而去。

嗷!

魔掌震來,化成一隻猙獰的魔頭,巨口張開,足以百丈大小,噴涌著滾滾魔氣,一股可怕的紋路瀰漫開來,將附近的天地元氣皆是牽引而來,似乎要吞噬天地。

刷!

巨龍龍角紅光閃爍,一條火龍便是從那獨角之上怒卷而出,揮動著那火炎流轉的巨爪,好像一道天外隕石,向著前方的魔頭巨口衝擊而去,在虛空留下一道道可怕的火色漣漪波動。

呼!

可怕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附近的山巒崩塌,大地崩裂,好像天地都是崩塌一般,那般氣息波動,幾乎是將方圓十里之內的樹木皆是夷為平地,各方勢力的修者,遁飛於遠處,一臉駭然,愣愣的看著虛空之中大戰雙方!

如今韓宇這一擊,威力之強,已經是可抵擋下半步陰陽境修者一擊!

咻!

不等雙方的攻擊交鋒,九炎天龍護持著冰麒麟身形掠動便是遁向了遠處的天際,準備催動裂縫聖盤之力撕裂空間。

轟隆隆!

前方戰場,巨龍舞動,發出陣陣咆哮之聲和駱森大戰不已,從遠處看來依稀可以看見,巨龍的氣勢,在不斷的減弱,似乎體內的能量逐漸耗竭,有著難以為的續跡象。

砰!

一聲巨響傳出火光迸發,一道龍軀,便是便震飛百丈,巨大的鱗甲脫落露出一道道猙獰的傷口,血流如注,依稀可以看見森森白骨,讓人望之心悸不已!

哇!

韓宇的龍軀倒飛而出,氣勢銳減,千米長的身軀,一陣蠕動化成百米,全身火炎飄忽閃爍,氣焰也不大如前,就連那龍爪舞動之時都有著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此刻,韓宇經脈骨骼,在體內能量和外力衝擊下,傷勢頗為嚴重,連九轉化龍訣都是難以一時修復。

呼!

當他後退時,那焚天殿也是震飛而回,被他召回了身前。

「實力還是差了些啊!」韓宇一臉苦澀,他催動真龍之血,氣勢得以飆升,卻終究是外力,難以持續,面對駱森終究難逃一敗,如今的他焚天殿也只能成為一件難以發揮功效的防禦法器,體內的焚天劍銳利無比,也是無法發出應有的實力。

當身形倒飛后,韓宇只覺全身疼痛無比,好像整個身子都不是自己的神識內視而去,卻發現體內已經是一片狼藉,經脈多數斷裂,就連那剛開闢出來的陰玄宮也是有著崩裂的跡象!

這一戰,幾乎將他逼入了絕地,卻依舊難以力挽狂瀾!

這就是本身修為不足所致!

「哼,冥頑不靈的傢伙!」駱森踏空而來,冷哼道,「既然你不識好歹,今天就讓你飲恨於此吧!」

韓宇眉頭一皺,如今的他已經幾乎竭力,根本難以一戰,那倒飛的身形都難以控制,體內龍氣不支,龍軀消散,顯現出了人形狀態,在那肌膚之上一片片鱗甲,裂痕遍布,血跡斑斑,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猙獰的血人,看上一眼,有著一種想嘔吐的感覺。

「饒是這小子,使出渾身解數,終究也是難逃一死啊!」葉天南等人望著那氣勢不在,連龍形都難以維持的韓宇,不甚唏噓的呢喃道。

他們可以看出,如今的青年,根本沒有一絲戰在之力,儼然到達了那山窮水盡的地步!

抬望虛空,那雪聖宮的強者依舊沒有出現!

「難道盟主就這麼就要隕落了么?」九星盟那些潰退在遠處山巒,氣息萎靡的修者,凝視虛空,眸中有著無盡的悲意流露而出,眸光逐漸空洞無神,似乎被人生生掏空了靈魂。

若這青年隕落,他們的未來也成為了鏡花水月!

「小子,快退來!」九炎天龍的聲音徒然響徹天際。

韓宇眸光一動,便向著後方天際瞅去,一抹欣喜徒然浮現。

此刻,在後方,一輪巨大的圓盤恆於虛空,八顆寶石,綻放出耀眼的光華直射蒼穹,似乎連接了空間通道,溝通了天地奧義,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

在那圓盤上空,有著一個氣旋在不斷的凝聚,那氣旋和傳送陣的氣息有著一股同樣的氣息波動!

「成功布下了陣法么!」韓宇眸光一亮,知道那裂天聖旁已經即將催動。

「那是!」駱森眼瞳驟然一縮,凝視著前方前方驚呼道,「那是裂天聖盤,當初這小子,就是憑此寶物逃脫妖域,此物竟然也在他手中,該死的傢伙,此次想逃,可沒有這麼簡單,帝皇劍,必須留下!」

刷!

駱森身形掠動,手持天魔噬元爪,攜帶著滔天魔氣,魔神一般向著前方踏空而去,一股恐怖的威壓,釋放開來天地都是為之震蕩,氣勢在不斷攀升,他儼然是要以雷霆手段將那陣法破壞,將那冰麒麟,留在此間,奪取它手中的帝皇劍!

呼呼!

磅礴的氣勢席捲而來,韓宇眉頭一皺,識海之中精神力席捲而出,駕馭著身形向後遁去,那焚天殿煉域鼎光華燦燦,將之護持在後,以抵擋那股恐怖的氣息波動。

「都給我死!」駱森踏空而來手掌一探,那天魔噬元爪似乎撕裂了空間襲擊向前方的天際。

嗡!

一聲悶響傳出,卻見得虛空魔氣滾動,一隻骨爪猛然膨脹,化成一爪千丈巨爪,攜帶著撕裂一切的氣勢,一把抓下,要將韓宇一舉捏殺,那般氣勢震蕩開來,就連遠處的虛空都是顫動了起來! 嗡!

巨爪落下虛空震蕩,整個蒼穹都被一股黑色的魔雲所繚繞,遠遠看去就好像一隻來自九幽魔地的巨爪,撕裂了蒼穹一把探下,那般氣勢散發開來好像末日降臨,山河崩裂,天地都為之變色。

哇!

韓宇身處巨爪之下,身形顫動,血管都開始爆裂了開來,體內氣血涌動一口鮮血噴吐而出,他可以感覺到,那陰玄宮開始在有著一道道裂紋蔓延,裡面的陰玄之氣肆虐而出,好像那即將要崩塌的堤壩,岌岌可危!

咚!

狂暴的波動肆虐而來,將焚天殿震得發出陣陣巨響,一隻骨爪落下頃刻便可將之捏碎。

「他完了!」遠處所有修者眼瞳驟然一縮,皆是滿臉驚駭的將前方的虛空給盯著,呢喃之聲嘩然傳出。

嗡!

在駱森那強勢無比的攻擊之下,遠處的裂天聖盤都是一陣顫動,那似乎接通空間的氣旋,光華暗淡,有著要潰散的跡象,亂流涌動發出陣陣呼嘯之聲,這陣勢,似乎受到了那衝擊力的影響!

「快去將他救來!」冰麒麟眸光冰寒,低吼一聲,嘴角便是噴出一口鮮血形成一個法印,滴落在那裂天聖盤之上。

呼!

當鮮血法印落在聖盤之上一道光柱衝天而去,沒入虛空那個巨大的氣旋,一股喧鬧鬧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將來自駱森的氣息波動抵擋了下,亂流不在,嗚嗚呼嘯之聲也是開始止歇,這接通天地空間的陣勢,在此時終於是得以穩住。

「那是什麼?」當那片光幕衝天而起的時候,遠處的修者才發現冰麒麟的舉動。

「那似乎是陣法!」凌遠等人眉頭皆是不由一動。

「似乎是空間陣法啊!」雪聖宮一些弟子都是神色掠動,呢喃道,「難道他想憑此逃離此地?」

「可現在駱森步步緊逼,他們豈有機會逃離?」

吼!

便在眾人為之驚詫的時候,一聲龍吼響起,卻見得虛空之中一道火光徒然湧現,刺眼的光芒綻放開來,好像太陽一般,讓人不敢直視,一股可怕的炙熱氣息,使得整個虛空都是扭曲了起來,發出陣陣滋滋之聲,好像有些被焚燒的跡象。

火光湧現,好像一個火海,直接是將那韓宇給裹在裡面,附近的魔氣在這股火炎之下,好像冰雪一般消融了起來,開始紛紛潰散,就連那當頭抓下的骨爪都是微微一顫。

呼!

火光湧現,便是將韓宇卷向後方的陣法,似乎要就此遁離此地。

「好炙熱的火炎!」駱森眉頭一皺,露出一絲驚詫,如此炙熱的火炎似乎可焚天裂地,連他的魔氣都感到了一絲顫慄,好像遇到了剋星一般,他那探下的骨爪也是微微一頓。

這正是九炎天龍將體內的幾道本命龍炎可催動了起來,那般氣勢,駭然不已!

呼!

趁著駱森身形一頓的時間,韓宇被一股極為炙熱的火炎捲入後方千米之外,距離那裂天聖盤布下的陣法已經不遠,頃刻就可以趕來。

「隨我入陣,一起遁離此地。」九炎天龍的聲音傳入韓宇耳中。

呼!

韓宇點頭后,法訣引動,焚天殿煉域鼎呼嘯一聲皆是沒入他體內,只是他眸光落向遠處一個山谷時,眉頭不由一皺,那裡有著數千氣息孱弱的修者此刻正滿臉擔憂的將他給盯著。

那些正是九星盟的修者!

「時間不容耽擱!」 毒妻入局 九炎天龍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以後在來報仇不遲。」

韓宇心頭略感一痛,這些人和他出生入死,也算是過命的兄弟可今天他卻難以保全他們。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一種無力感,讓得韓宇只覺心都在滴血,他一走,這些人必將被駱氏有族趕盡殺絕!

「若我不死,一定會替你們報仇的!」韓宇牙關咬緊,眸中凶光閃爍,掠過火炎,便向著前方那魔氣森然的駱森瞅去,似乎要將之深深烙印之腦海之中永生不忘!

等你與我相遇 呼!

剎那間,九炎天龍便裹著韓宇接近了裂天聖盤。

「陣法好了沒有!」九炎天龍問道。

「馬上好了。」冰麒麟眸光一凝,巨掌法訣掐動,那裂天聖盤的邊緣中處符文轉動,徒然光華暴漲,直射虛空,形成一個圓柱形的光柱,將裂天聖盤被裹住。

這光柱,接通了上面的空間氣旋!

「可以進來了!」冰麒麟道。

呼!

九炎天龍心中一喜,七道本命龍炎猛然捲動,便是帶著韓宇向著前方的裂天聖盤捲去。

嗡!

他們方接觸到那裂天聖盤,虛空便是猛然一顫,一股可怕的氣息波動大海一般傾覆而下,要將他們淹沒,連裂天聖盤的形成的光柱都是不由一顫,氣息開始紊亂了起來。

「想逃,沒有那麼簡單!」駱森猙獰一笑,手掌天魔噬元爪舞動,撕裂了重重火海,便是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卻見得他手掌翻動,一道道掌印頃刻凝聚而出。

千魔掌!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