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針對這樣的情況,他才會對親屬城區進行不設防的措施。

當然,這個不設防,可不是就沒有防範力量的。只不過這區域的防禦,基本上都是華夏門門人弟子們自己出動來防守而已。

如果真的防不住了,他們才退守華夏門分部。

陣法的布置,就因為只有黃民軍一個人,所以,所花費的時間,也相應的增加了很多。

另一個原因,就是其範圍之廣,也造成了布陣時的難度和所花費的時間。

所以,黃民軍才會定下一千年的時間來布陣的。

很快的,一千年,又過去了。

這一千年來,黃民軍通過布陣,又將自己對陣法一道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更難得的是,通過陣法中的一些變化,還有天地間能量的互相轉換等等,也讓他從中感悟到了很多天地間大道的奧秘來。

讓他想不到的是,正是這樣的感悟,讓他體內的洞天,在這千年中,完善得更快了。

如今,已經有了一些生物的出現了。

可以這麼說,那就是一個可以提供給生命生存的天地。

只不過,這兩千年來,頭千年他是四處奔波尋寶,所以沒法大幅度的提升自己掌控仙力的進度。后千年,在布陣中,的確需要用到一些掌控仙力的地方。可是,對於提升自己的掌控力方面,卻是沒有多大的幫助。

所以說,他是浪費了兩千年時間了。

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說,他在心性、感悟方面,還是有了很大的提升的。

當他布置完了陣法后,他曾親自為陣法的陣眼安放了一些仙石,用來測試陣法的威力。

從測試的結果來看,他感到很滿意。

畢竟,如今這片區域,想要找到有一座仙人建立的仙城,有這樣的防護陣法保護,是很難的。到目前為止,也只有華夏門有這樣的實力,底蘊。

其他仙城,就算有防護陣法,也只是一些比較初級的小陣法而已。

可以這麼說,要想攻破華夏門的大陣,那麼沒有天仙後期的修為,那是想都不要想。

別說如今這片區域只有區區的六大天仙初期的天仙,就算是有一百個天仙初期的天仙聯合攻擊,也休想破壞這座保護華夏門的連環大陣。這可不是吹牛來著的。

而其他仙城呢?恐怕也就三大天仙仙城能夠頂住地仙巔峰仙人的攻擊而已。甚至的仙城防禦,可以說,就是做個樣子。讓別人知道,我們這仙城,是有陣法防禦的。至於其作用有多大。那就值得斟酌了。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千年之期已到,華夏門議事廳中,再次匯聚了華夏門的眾多高層們。

看到人都到齊了,黃民軍就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我就先來看看,你們這千年來的修鍊成果如何。」

說完,他轉頭掃向大家,一個個看過去。

這一看,他發現,華夏門的這些高層們,基本上九成人都成功晉級到了地仙巔峰之境了。就連正在議事廳外廣場上的眾多中層人員中,也有著不少的地仙巔峰之境仙人存在著。

從總數上來看,華夏門已經擁有了三萬多的地仙巔峰之境仙人了。

這個數量,已經能夠滿足黃民軍的需要了。

所以,他道:「嗯,不錯,看來,大家都很努力嘛。好了,既然有了這樣的成績,那麼接下來的,就是安排一些人進入各大陣,不間斷的維持大陣運轉。讓我們華夏門時刻都在被大陣保護之中吧。」

牟曉天道:「好的,還請門主您把如何出入大陣的方法方式交給我們。這樣的話我們才好安排人手進駐陣法裡面。」

隨後,黃民軍就把如何進出大陣的方法傳授給了眾高層們。

「這座連環大陣,我起名叫九極連環陣,整體是由九座獨立的大陣聯合在一起形成的。而要讓這九極連環陣正常運轉的話,就得有三千六百名地仙巔峰之境的仙人坐陣在陣眼處,不斷的為大陣的運行注入仙力。」

袁鍇就問道:「門主,那是不是說,如果任何一個仙人只要停止了注入仙力,那麼陣法就會停止運轉了嗎?」

黃民軍道:「不錯,你能想到這點,很不錯。其實,這九極連環陣,只需要一定量的仙晶,也是可以運轉的。 超態進化 ,會有一個注能台。在注能台里,有兩個空間,只要往裡面注滿仙晶的話,那麼陣法就能夠正常運轉。而這兩個空間,其中一個,是作為備用注能倉使用的。之所以需要仙人進去把自己的仙力注入其中,就是因為,如果沒有外來仙力注入的話,那麼注能台里仙晶,就會被消耗掉。那樣的話,就得有人不斷的填充進去。而大陣需要的仙晶量,太大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不建議以消耗仙晶來維持陣法的運轉。所以我才會說讓我們的仙人進駐裡面。為大陣充能。」

「而我是準備,每個陣眼都進去兩個仙人,其中一個先注入仙力維持陣法運轉,另一個作為輪換人員。這樣的話,那麼只要他們在裡面,那麼陣法就會一直運轉下去。我們華夏門也就得到了很好的保護。至於其他地仙巔峰之境的仙人們。每隔一定年限,就進去兩人,換裡面的人出來修鍊。」

眾人聽到黃民軍的話,才明白,為什麼當年他的要求,是要有一萬名地仙巔峰之境的仙人才行了。這其實可以說是用三班倒來維持陣法的運轉嘛。

黃民軍在把該交代的都交代清楚后,就說道:「好了,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大家了。我呢,要離開這片區域了。大家保重,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會有相聚的一天的。你們記住,要團結一致,好好修鍊。不要辜負了我對你們的期望。」

這一刻大家明白了黃民軍為他們所做的事情,那是對他們多麼好的保護。頓時,一個個都眼角紅紅的。

他們也明白,黃民軍是不可能留下來的。這個結論,早在當年華夏門分部建立好后,他們已經明白了。可是,當這一刻到來時,他們一個個都感覺到心中難受之極。

可是,他們也明白,黃民軍是有著更高的追求,才會離開的。所以,他們齊聲對黃民軍道:「謝謝門主給了我們新生的機會,我們一定會團結一致,把華夏門發揚光大起來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將帶領著強大的華夏門為門主效勞。」

黃民軍帶著淡淡的傷感離開了。

華夏門的發展,也步入了正軌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由於有了黃民軍留下的陣法防護著,所以華夏門在黃民軍不在的日子裡,倒是經歷過幾次不小的危機。可是,最終的結果,都因為有著大陣的保護,所以全都化險為夷。


而最詭異的地方,卻是這些想要把華夏門一網打盡的勢力,最終在無法突破華夏門大陣后不久。都一一被以六大天仙為首的多方勢力聯合消滅。

這樣的情況,在之後的七萬年中,總共發生了三次。每次發生以及歷時都不同,可是結局卻是相同的,全都是被以六大天仙為首的各方勢力聯合消滅了的。

這樣的情況,華夏門也是有所了解的。可是,卻無法從一些收集到的資料中判斷出這三次事件的幕後操縱者為何方勢力。所以,也就無法對幕後者有任何實質上的行動。

當然,華夏門的高層們,也曾懷疑過三大天仙勢力的頭上。可是,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他們也只能是忍而不發了。

而當黃民軍出現后,又由於三大天仙勢力的首腦們及時前來負荊請罪,請黃民軍饒恕他們對華夏門的照顧不周而讓華夏門陷入困境之中。

正是由於他們識趣的先來請罪,所以,黃民軍在了解到這三件事件的結果都是無法查下去后。放過了他們三大勢力。畢竟他不可能就憑自己的判斷來對三大勢力進行消滅吧。只不過,正是因為了這三個事件,最終卻是導致了這三大勢力的六大天仙,在隨後的日子裡,越過越困難。最終在華夏門強大起來后,被一些強大高手為討好華夏門,給連根拔了起來。這都是后話。

黃民國在離開了華夏門分部后,朝著當年他去過的那條通道口飛去。

終於,在通道口再次打開來時,他義無反顧的沖了進去。

衝進了通道的黃民軍,這才發現,這通道里的危險,相比起自己從通道外看進來的情況,更加的兇險幾分。畢竟之前他們都是從外面看進來對這裡的危險有所了解而已。

如今他親自進來體驗后發現,原來,這裡面的兇險,比起從外面看進來更可怕。誰能想象得出,任何走進這通道的人,都會受到無形中的一股力量的攻擊。

這種力量,看不見,摸不著,就是不停的攻擊在進來的人身上而已。而其威力,以黃民軍的猜測來看,地仙級的仙人,只要進來,就必死無疑。而殺死他的,就是這股無形的力量。天仙初期的話,雖說可以頂得住,可是,卻無法持久堅持,只要十二個時辰后他們還沒離開,那麼他們就將受到嚴重的傷害,甚至被這股力量殺死。也只有天仙中期以上修為的仙人,才能夠在這樣的環境里長久生存。

而這還只不過是通道最開始的一小段區域而已。深入通道一萬公里后的地方,還有什麼危險情況,卻是個未知數。不過,只單單從這一小段區域來判斷的話。裡面更深處的危險恐怕就是天仙中期都無法通過。

黃民軍最擔心的,還不是這個,而是怕這通道太長了,而通道越是深入進去,其中的危險越大。如果這通道長得難以想象的話,那麼有可能就算是天仙巔峰之境的自己,都無法安全通過這通道。那麼自己要想繼續深入到天華大陸中心區域的想法,恐怕就得泡湯了。

帶著少許擔心的心情,他繼續朝前方走去。來到這裡面后,如果還駕馭著仙劍的話,那麼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衝進了絕地之中。就算在這前段區域,看起來,能夠傷到自己的地方好像沒有。可是,那也只是可能而已。

單從進來后他所感覺到的那股無形的攻擊力量,他就明白,這裡面的危險係數,很大。要想在這裡面安全通過的話,還真的需要很細心才行。

當然,另一方面,他也明白,自己要從這裡通過,還得在短短的約二十年中通過,才真正的安全。畢竟這通道從開啟時,到完全穩定的十年期間,是需要五年時間的。最後,關閉的時間,也需要約五年。這樣一來,給自己通過通道的時間,就只有區區二十年而已。

二十年,聽起來,也不算短了。可是,要知道,這可是在一條不知多長的通道中通行啊。還有,這裡面的危險,也同樣是未知的。在這樣的地方走動,從整體來說,是超級危險的。

只不過,黃民軍卻是認為,這三條通道能夠出現,是有著理由的。而通道存在的時間,可以算比較短,不過,卻讓他猜測,這通道的長度,應該不可能太長才對。畢竟如果太長了的話,那麼沒有仙人能夠安全通過,那麼這三條通道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既然這三條通道存在了,那麼就必然會留給想要通過通道的人有一線希望能夠通過。而自己以堂堂天仙巔峰之境的修為,如果還無法達到通過這條通道的實力的話,那麼想要通過這三條通道的人,恐怕一個都沒有。

所以,他覺得,自己能夠順利通過這通道的機率,達到八成。但是為了確保安全,以防萬一,他才決定不駕馭著仙劍趕路的。畢竟這裡的具體情況,就算以自己強大的仙識力量,也探尋不了多遠的距離。

越是深入,越是了解這通道,他越是感覺到開通這條通道的人,實力之深,真是難以想象。

而且,這一路走來,他發現,有一道道的刀芒不斷的在光幕上朝外擠壓著光幕,從而把光幕向外撐開,形成了這條通道。

這一情況,讓他猜測,這條通道的形成,有可能還真的是一把刀從對面刺進來形成的。甚至有可能,每隔百年,從面對就有一股力量補充進這條通道中,協助著那些刀芒把通道撐開。

有了這樣的猜測后,他更加小心的向前探測過去了。畢竟這情況太詭異了,誰會每百年從對面發出一股力量來打開這條通道呢?而且,照他所了解的情況來看,足足有著三條這樣的通道存在啊。那麼也就是說,有著三個人不斷的每百年就向這通道打出一股力量。

可是,從這通道中,又沒有看到有人過來,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當他進入到了離入口一萬公里時,前方的情況才向他開放出來。

原來,眼前居然是一座超級陣法。

從眼前的情況來看,這一直阻隔著大家的光幕,其實只不過是這座陣法所形成的外罩而已。其作用,恐怕就是為了防止修為太低的人隨意進入而已。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想來,只要這陣法存在,那麼無論那六大天仙怎麼努力,都沒有可能打得破那光幕的。

所以,他們一直擔心有什麼人不斷攻擊光幕,會產生可怕後果一事,就不攻自破了。

看著眼前的大陣,黃民軍就看到,原來這條通道,正是從大陣中發出來刀芒所形成的。

因為此時的大陣,朝向他的這個方向上,正有著一個刀形的通道通向大陣中心的位置。而且,從這裡看進去,可以看到,在大陣裡面, 都市小警衛

他第一眼看到這情況時,還以為有什麼人拿著一把超級大刀站在陣中指著他呢。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眼前的大陣應該是被大刀的刀芒給切開形成了這條通道的。

黃民軍不由得通過通道朝前走去。

走動間,他發現,周圍那股無形的攻擊力,越來越強大起來,從而導致這通道中,時不時的會爆發出一股股能量流,四處撞擊、攻擊。要不是自己修為強橫的話,就算是天仙中期的仙人進來,也得被這樣的力量給擊殺了。

當他來到大刀處時,周圍的各種力量,已經達到了極為可怕的境地了。如果是天仙後期的仙人進來,那麼他們需要發動所有力量,才有可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一段時間。這個時間,絕對不會越過三個時辰。由此可以想象得出,這裡的危險程度有多高了。

就算自己如今已經達到了天仙巔峰之境,在這裡也感覺到有點吃力了。不過,這些力量,卻還達不到擊傷自己的程度。

來到大刀近前的他,仔細研究了一下這把大刀,他發現,原來,這把大刀,就像是一把被外來高手深入到這大陣陣眼處后,在這裡布置下了一座陣中陣形成的。

這座陣中陣的陣眼,就是這把超級大刀。他的用意,就是用這把大刀所形成的大陣,不斷的吸收外陣的力量。當力量經過百年的積累后,就會通過大刀從刀尖處向外發出一道強大的刀芒。這刀芒又會從大刀處朝著外陣攻擊而去。從而把外陣給劈開了一個刀形的通道來。

而這道攻擊,其力量也就是一次性的。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道攻擊的力量就會慢慢被外陣所抹平。最終使得外陣恢復原狀。

然後,外陣中的這大刀陣中陣又會開始吸取能量、積累能量。如此循環下去,就形成了六大天仙所說的,每百年一次通道的開啟情況出現。

同時,他從自己對這座大陣以及以大刀為陣眼的陣中陣的研究來看。這把長十萬公里的大刀,以及它周邊方圓百萬公里區域內,都是屬於這大刀陣的範圍。外陣的威力無法影響到這片區域。

也就是說,自己進了這裡,只要呆在這大刀陣的方圓百萬公里內,就不會受到外陣的任何傷害。

當然,也不是說,這樣他就安全了。如果等大刀陣充能完成,發出最強一擊,時,這大刀陣中,將無處容身。

所以,自己要麼在這通道開啟的二十年內能夠找到一條離開外陣的方法。或者是轉身返回入口處,還是有著生機的。如果不退回去,那麼就得在隨後的百年中參透外陣的布陣之法,從而尋找到如何破陣或者能夠在陣中安全行動的方法。否則,一百二十年後,自己將有可能被外陣和這大刀陣一齊擠壓成渣,當然,這也只是有可能而已。想來既然有人弄出了這麼一個地方來,這裡面也應該是有什麼地方可以讓進來的人得到庇護才對。所以,這一百二十年中,最大的生機,就找到庇護點,進入其中。

正是因為如此,他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所以,來到大刀陣后,他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研究外陣的布局當中去了。

這一全神投入,他從外陣中,看到了大陣的可怕。

這是一座無比久遠前的大陣。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無數年了。可是這座大陣還保持著近乎完好的狀態持續運行著。

直到後來有高人經過這裡,看到大陣后,覺得大陣威力太強大了。所以他在大陣中布下了巨刀陣、巨劍陣、拳套陣等共六大陣法,然後用這六座大陣不斷的破壞外陣,來降低外陣的威力。


可惜的是,這六座大陣也只不過是每百年才會有一次持續二十年的削弱外陣時間而已。

當然,以那位老前輩的身手,如果是破壞外陣的話,那對他來說,還是可以辦到的。只不過,他覺得,陣法是前人高手布置下來的,如果自己冒冒然就破壞別人辛辛苦苦所布下的大陣的話。那對於布陣的前前輩來說,好像有點不尊敬的樣子。另外,要想破陣,也不是說輕易想破壞就能夠破壞的,還需要大量資源的支持。所以,他才沒有破壞外陣。


相比起破壞外陣,不如在陣中布置幾座陣中陣削弱外陣來得更容易些。而且,如果強力破陣的話,是會對陣法所在的這片區域造成很大的損傷的。那種損傷,如果讓天地自然恢復的話,最少也得上千億年之久。最可惜的是,強力破陣的話,布置所用的各種資源都將被毀於一旦。

可是,如果以破解陣法來破陣的話,那所需要花費的時間,將無限長久。這對於時間有限的高手來說,是絕不會去做的事。

所以,那老前輩最終的決定,就是在外陣的陣內再次布置下了六座陣中陣。用來削弱外陣的威力,以期能夠讓外陣定時受到一定的削弱,從而讓天仙後期以上的仙人能夠有通行的可能。這樣一來,也只有那些低階仙人受到限制而已。

當然,也不是說,只要達到天仙後期之境的仙人,就可以安全通過這通道,到達通道的另一邊。如果沒有一定的頭腦的話,甚至有可能最終會被大陣永遠留在這裡面。

他飛上巨刀上面,站在稍稍有點斜指向上方的刀尖上,他轉頭看向了周圍的區域。

天空中,一股股各色能量不斷的奔流往返,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規則可言。時不時的,還可以看到那一道道被撕裂開來的空間裂縫。還有因為大量空間裂縫以及各種能量流形成的一股股空間風暴。間或有著一道道閃電、雷電等等穿插其中。

給人的感覺,好像這片天地就是一片混亂的空間,可怕的空間。畢竟這裡的各種危險,別說他區區一個天仙了,就算是大羅金仙巔峰之境的仙人也不敢隨意的踏入那外陣當中。

所以,在沒有了解這陣法的情況下,自己需要慢慢研究一下這外陣的運轉規律才有可能安全離開這大陣。

時間匆匆而過,很快,八年就過去了。經過八年的研究,黃民軍不單沒能看出外陣的情況,好像自己反倒是被外陣的布置方式給弄得思緒混亂了起來。

「靠,這什麼陣法啊,怎麼好像時時都在變化,剛看到一點頭緒了,誰知,下一秒,它又變成別的樣子。這到底是什麼陣法啊,怎麼跟自己得到的有關陣法的知識有那麼大的區域啊。真是複雜的陣法啊,這到底要如何破陣?真是急死我了。」研究了八年的黃民軍,不由得感慨道。

八年來,一無所獲的他,心中那股急躁的情緒慢慢的湧現了出來。。。。

就在此時,他突然靈光一閃間,感覺自己好像走進了某一個誤區似的。

他立馬閉上了眼,靜一靜,希望能夠讓自己看到剛才自己那靈光一閃間的感覺,看看到底是那裡有問題。

「啊。。。。」隨著黃民軍吼出了幾聲大叫聲后,他感覺到自己的心情舒暢了很多。

「呼,原來是這樣,差點就陷入了這陣法的布置者的陷阱中了。靠,布這陣的前輩,真是個不讓人消停的人啊。 霸妻之前世今生 ,來迷惑研究大陣的人。怪不得當年那個前輩沒有在這裡研究陣法的布局。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本書源自看書王

… 你道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那個前輩所布置出來的大陣中,不單有著陣法的精髓,還有他那強大的准聖級仙識力量在裡面。如果要想以仙識之力和眼力以及一些試探來研究陣法的布局情況的話,那麼你就勢必會受到他那准聖級仙識的誤導。從而無法真實的判斷出大陣的布置情況。

就算是那位布置陣中陣的前輩,恐怕也是因為仙識比不上布置外陣的前輩,所以才會迫不得已的在他的大陣中另外弄出了這麼幾個陣中陣來。

當然,這樣的可能不是沒有,只是當年的情況如何,早已經無從考證了。

既然連那位前輩都無法破陣,那麼自己這小小一個天仙,難道就比他老人家對陣法一道的修為更深?那可真是扯淡了,想想自己活到現在,才多少年?區區幾萬年的修鍊時間,修為的提升,仙識的提升,肉身的強化等等,不是都花了費了自己很多時間?最重要的是,自己還很少閉關,特別是針對陣法一道的閉關,可以說沒有多久。

那是不是說這個世界有這樣的天才,只需要閉關短短一些時間,他對陣法一道的領悟,就能夠達到極限?那就更加的扯淡了。對陣法一道的修鍊,就算是你能夠領悟到陣法一道最高境界吧,可是你沒有搭配的修為,別說布陣了,就算是別人布置了陣法,你也無法看透。既然無法看透了,那你從何談起破陣?

所以,綜合了各方面的考慮后,黃民軍明白,以自己如今的修為,在陣法一道上,雖然已經不算弱了。可是,面對這座由准聖級高手布下的陣法,是根本不可能能夠研究清楚的。那麼,破陣一道,就不是自己小小一個天仙可以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