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葉子晨想的那樣,在肖霆看來他絕對已經從肖語媚和肖焉那裡得到了一些對其不利的消息。

肖霆之前的幾番逼迫,其實就是想逼得肖語媚和肖霆將此事公之於眾。

以他曾經的種種表現,還有在神族內的影響力,神族內的人絕對會無條件的信任他。這樣他就可以用自己的地位倒打一耙,將髒水潑給肖語媚和肖焉,永絕後患。

可讓他想不到的是,他的這子女要比他想的沉住氣的多。

絲毫不提的其私通魔族的事情,還被眼前的這青年庇護,讓他的計劃更是完全化作泡影。

現在他又出現在這裡……

「雷罰帝君,一直看著我的那寶貝侄兒幹嘛。我跟你講話,你卻不理,這也太不給我玄姬面子了吧。」玄姬淡笑道。

「哈,沒什麼,就是之前跟這小友有過一面之緣。」

肖霆輕笑,看著對面正在翻建的建築道。

「看來以後我們肖家要跟玄機閣當鄰居了,從那幾家的手裡買到這塊兒地,不容易吧。」

「那是肯定。」玄姬點頭,「不過鄰居可是做不成,你的新鄰居,在這……」

雙手指向旁邊,在肖霆目光挪動來之時,葉子晨也不置可否的輕笑。

「您好,重新介紹一下,葉子晨,亂幫……算了,這名字現在用顯得格局有點小了,還是亂盟吧,亂盟盟主!以後咱們就是鄰居了,還望雷罰帝君能多多提攜。」

以肖霆的城府,在得知此消息時臉上的肉都僵了一下。

果然!

他就說玄姬沒有理由花費那麼大的代價將這裡的地買下來,沒想到真正要跟他當鄰居的竟然是這青年。

他這是想幹嘛,震懾自己么?

「玄姬你還真是大手比,為了侄子建造勢力竟然將這裡買下來。這我不得不說說你了,到咱們這種級別都清楚,你的這侄兒現在還小,上來就給他這麼高的起點……」

「嗯,我樂意!」

話都沒等肖霆說完,玄姬便毫不留情的打斷。

「我就這麼個侄子,給他花多少我都樂意呀。這你還要管一下,你以為你是誰呀,神帝呀?」

頓時,肖霆的臉冷了下來。

現在他們之間都是心知肚明,玄姬他們知道肖霆跟魔族有染,肖霆也知道他們知道此事。

既然對方不賞臉,他也沒必要在給對方面子。

「呵,那我能不能問問你們故意在這起勢,是不是……」

「整個天神城就這地兒好,我給我寶貝侄子買地自然要買最好的,這有什麼問題么?你可別整天疑神疑鬼的,或者說,其實你是做賊心虛?」玄姬意味深長的笑。

玄姬也知道。

從這字裡行間中,肖霆得知了這條信息。

肖霆眯著眼笑了笑,不再去牽扯這方面的話題,將目光落到葉子晨的身上道,「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落住於小友那裡,沒給小友帶來什麼麻煩吧。」

「都被從族譜里划名了,還叫什麼兒子。」玄姬嗤笑。

肖霆恍若未聞,葉子晨輕笑著點了點頭:「能有什麼麻煩,我家大業大照顧幾百個人而已,算不得什麼難事。」

「也是,小友有鎮妖塔,掌握的資源卻非普通家族能比。既然小友要在我這裡起勢,做為過來人我也得提醒小友幾句。」

「您說。」葉子晨道。

「小友現在身邊確實有不少高手,有這些人幫襯,而且還有玄機閣在背後,足夠讓小友的勢力成為棲身於一線勢力行列。可你鎮妖塔內的資源總有用光的時候,到那時候你的那些用資源籠絡的高手,是不是真的還能對你的勢力忠心?」肖霆笑道。

到現在肖霆還認為葉子晨的資源是來自於鎮妖塔,對此葉子晨也不點破,就是淡淡一笑。

「歸根結底,小友你的境界太低,不足以去管理一支一線的勢力。而且天神城的競爭可是激烈的很,高手其實也都是由家族親自培養,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手段,這些小友都是沒有的。」

肖霆話止於此。

不可否認,他說的這些中大部分都是有道理的。只不過可惜的是,他錯誤的將那二十名主宰認為是以資源拉攏,也錯誤的認知了他和楊戩還有朴婧婉之間的關係。

的確,他的境界很低,不能成為放在明面上的勢力首領。

楊戩能!

大聖能!

朴婧婉也能!

只要他們願意,這位置完全可以交給他們,葉子晨都能放心。就算他們不願意,只要有他們三人的支持,誰又能否認葉子晨首領的資格?

葉子晨不語,肖霆也是漠然一笑道。

「幾日前跟小友初次見面,便知道小友乃人中龍鳳。有野心是好事,可這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這裡面的門道還很多,而且這裡是天神城。小友你還年輕,資質尚淺,要是小友有任何疑惑,可以來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多謝雷罰帝君抬愛,小子不勝感激」

這種言語上的攻勢,對葉子晨來說幾乎可以忽略。想隱晦的傳遞一些壓力么,這……葉子晨也能做。

輕輕一笑,就聽到葉子晨再次開口道。

「不過帝君有一句說的不對,您說咱們幾天前是初次見面。」

「怎麼,難道不是么?不可能,以小友的飛龍之氣,只要老夫能看到,絕對會有印象,絕對不會忘記。」

「其實我要是說出來,您也絕對不會忘。」

葉子晨眼帘低垂,直勾勾的看著肖霆堆滿了虛偽笑容的臉。

「還可還記得百年前,讓您親自落下百道雷罰的青年么?」 第1385章肖家隱患

點到為止,便已足夠。

在葉子晨說提到百道雷罰時,他相信肖霆就能夠知道他言下所指。

想來,肖霆肯定沒想到吧。

那個被幾番阻撓不可登入神族的青年,就是他!

他不光從雷罰中涅槃重生,還以挑戰者的姿態傲立在他的面前。

輕笑著看向肖霆,葉子晨的目光中已有了送客的味道。身旁的楊戩也是做出的請的手勢,要親送雷罰帝君肖霆回到不過幾十米外肖家。

肖霆目光變幻,不過以他的城府自然不會表現的有多不自然。

就算其心底再過震驚,也保持著如潭水般的波瀾不驚。他也沒有在言語,此時他和葉子晨之間早就是心照不宣,互相都知道對方的身份,知道他們之後的關係。

漠然回過身拂袖離開,楊戩也真的將其親送到肖家的府邸前。

不過到正門門前,肖霆卻是毫不避諱的跟楊戩聊了許久。在進門之後,肖霆的眼中還閃爍著笑意,楊戩也點頭哈腰敬禮的目送他進去。

「你瞧他那狗腿樣,倆人絕對沒聊好事兒。」大聖撇嘴。

其餘人也是輕笑著點頭,不一會楊戩跑了回來,臉上已不再是那副狗腿的笑容,眼中滿是鄙夷的來到葉子晨身邊朝著大聖等人道。

「你們知道剛才那老傢伙跟我說什麼了么?」

「看你體格健壯,想收你當男寵?」都不知道大聖是跟誰學的,一針見血的嘲諷張口就來。

「你腦子有泡?」楊戩罵道。

「俺老孫說的不是事實么?在天宮的時候你不就樂意跟這那群小仙女秀身材么,要真是這樣,對你來說也是個好的歸宿。」

聽著大聖的嘲弄,葉子晨不禁想到他剛接觸天宮沒多久……

那時候要在他們這些仙人裡面招總代理,各路神仙真的是各展神通,當時的楊戩貌似就是跟群仙做健美操,秀身材來著。

這麼一想,大聖說的沒問題呀!

楊戩的臉卻是綠了,但打也打不過這猴子,能做的也就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解釋道。

「剛才那老傢伙竟然賄賂我想讓我上他那邊,不過別說,那老傢伙給的還真挺讓人心動的!」

「之後就觸動了你不安分的心,絕對對面給的籌碼真的是太高了,你就答應了留下來給對面的當卧底。看你剛才那狗腿樣,絕對是這樣沒跑了!」話音未落,如意金箍棒便被大聖取出,眼中厲芒閃爍,「逮,看俺老孫不費了你這個姦細。」

手中的如意金箍棒說著就要往下掄,楊戩也是眉毛一橫,二郎刀顯現在其手中。橫刀一擋,將金箍棒盪他,受不了這憋屈勁兒的他,索性就直接提刀跟大聖開打。

「這……他們倆這怎麼就打上了?」朴婧婉有點沒太弄清楚狀態。

這倆人打的真的是莫名其妙,任誰都能聽出大聖剛才就是半開玩笑似的嘲諷。

怎麼就突然間打起來了。

「別太在意,他們倆總這樣。」跟他們接觸久了的葉子晨倒是沒太當回事兒。

「總?」

朴婧婉也是驚嘆著苦笑,心中不禁嘀咕,這兄弟倆好的還真是夠特別的。

嘆然的看著在天神城上空打的不可開交的兩人,不少在城池內巡邏的衛兵,注意到這邊的動靜都趕了過來。

只不過楊戩和大聖可都是主宰內的翹楚,他們倆戰鬥釋放出的能量波動。

絕非這些衛兵能夠承受。

就算是城內的主宰,在感覺到二者的氣息也都默不作聲,任由他們倆在上面鬧。

「還真是夠直接的。」

這倆兄弟在上面打,葉子晨想著楊戩說的話卻是不禁輕笑著搖了搖頭。

「看來還真是被他小瞧了,以為我這邊的牆角能隨便挖。老子可是通天學院的頭號挖掘機,一直以來都是老子挖別人,這還真頭一回見人挖我的人。」

灰塔的黎明 這話絕對不是吹噓,葉子晨剛進平亂團的時候,一手挖掘大法把灰熊團挖的相當的慘。這才讓他們倆結下仇來,只不過在之後玄姬表明其背景之後,龐正和狄龍就跟他化干戈為玉帛,握手言和。

肖霆如此不做避諱的明目張胆挖人,看的出他確實是沒把葉子晨放在眼裡。

「這樣對你來說是好事兒。」玄姬道,「他不知道你有域外的支持,單純的認為你是憑藉著鎮妖塔和我,才生出挑戰他的念頭,這樣對你來說絕非壞事。」

「嗯,我知道。」葉子晨點頭。

在楊戩從肖家那裡回來時,玄姬和朴婧婉便聯手在他們周圍布下禁制,故而他們才敢如此不做掩飾的談論。

不然,這裡看似是玄姬買下的地盤,可跟肖家卻是相鄰。

他們之間的談話很有可能會被肖家的人監聽,就算是等總部建好,葉子晨也需要請陣法宗師在其總部周圍布陣,確保不會被肖家人監視。

可能是擔心葉子晨沒太將她之前說的放到心上,玄姬又刻意的加深葉子晨對雷帝肖家的認知。

「別太小覷肖家,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傳承數代的雷帝一族,族內的底蘊絕非眼前看到的這些。要說整個神族內能讓我忌憚的,幾處聖地不需多說,這都是從紀元初始便存在,其底蘊可想而知。其次便是在周武上位之後,扶持的幾個家族,他們的未知也讓我頗為忌憚,最後就是雷帝肖家。」

「別看我是最後提到肖家,可在我看來,在我提到的那些勢力中,肖家其實才是最難纏的。別忘了,他們族內掌握的是萬界雷罰,天雷由其掌控。就算是狴犴當年的天雷也是由肖家落雷,你能明白我說的意思么?」

能不明白么!

玄姬想要表達的主要意思就是,要是肖家真的想,他們可以控制通過雷池控制天雷。在跟他們交手時,很有可能會受到天雷轟頂的攻勢。

最讓人擔心的其實是肖家要是真控制天雷,他們能控制落雷的數目是多少。

親身經歷過天雷灌體的葉子晨可知道,雷罰一道比一道強,要是肖家落雷沒有終止,就算是神帝他也抗不住!

這絕對是個隱患,真是這樣,肖家豈不是無解? 第1386章突發奇想

肖家雷池絕對是個變數!

假使雷劫數量真的由肖家掌控,那麼三萬控雷使在雷池瘋狂落雷,神族內高手何去何從。

縱使其修為再過高深,難道他能抗住無數到天雷灌體么?

「這破玩意能不能給他搶過來?」

猛然間,葉子晨心裡滋生了這個土匪念頭。

實在是雷池的變數過大,而且肖霆現在已跟魔族妖族合作。雷池再繼續由肖家掌控,對自己來說絕對不是好事兒。

只不過這念頭也就是想想,就跟之前葉子晨想要毀座神山,或者是重新建座神山一樣。這些看上去都太過駭人聽聞,就算真的能做到也是微乎其微。現在他還停滯在半步天人,要說真想做的這些,怕是超脫才能可能!

既然搶雷池這是夢話,往肖家安插個高層應該沒問題吧?

想了想葉子晨突然間看向還在天上打的不可開交的楊戩和大聖,雖說他們倆現在誰都沒有落敗,可楊戩這邊確實能看出已落入頹勢。

這倆人打架多半是一時興起,大聖手痒痒想收拾收拾楊戩。

楊戩也絕對不是認人捏的軟柿子,就鐵頭要跟大聖硬碰硬。

可就是這一幕,卻讓葉子晨的心底滋生了個念頭。

「婧婉,別讓他倆打了,在打下去就出人命了。這裡好歹也是天神城,神族都城。我姨娘可是神帝府的高層,別讓我姨娘難做。」

「你還能想到我這姨娘,我可是真是謝謝您。」玄姬似笑非笑道。

聞言,朴婧婉上去將二人制止。

略佔上風的大聖趾高氣昂,下來的時候昂首挺胸,回來的途中還不停的用言語刺激楊戩。

再看楊戩,就是一臉不爽,可嘴上功夫卻是絲毫不落大聖下風。

大聖說一句,他就能十句懟回去。懟的大聖眼睛瞪的老大,大有一言不合還要在打的趨勢。

站在下面的葉子晨看的卻是尤為滿意,就是要這種效果。

他知道楊戩和大聖本來就是這樣,天天鬥來鬥去,可其實感情卻別誰都濃。

肖霆他不知道!

「兄弟,你就說他狗腿不狗腿。我剛才說了句肖霆的不是,這傻兒子還他娘的罵俺老孫。」從天上下來的大聖不停的說著楊戩的不是。

「滾你爹的,老子真應該趁著你還天人的時候,一刀把你腦袋砍下來吃猴腦補補身子。」楊戩瞪眼怒斥。

跟著他倆下來的朴婧婉不禁扶額,就算是玄姬都忍不住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