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一片忙碌時,田有雨帶人來找冷沐風,一看這副情況,不僅愕然:「殿下,不趁機攻下東河郡嗎,現在那裡已成驚弓之鳥,很快就可以拿下。」

「天色已晚,今天只怕無法攻下那裡,而等到明天他們早就準備就緒,我看還是先撤離吧。」冷沐風說道。

田有雨看了一眼天色,明明還早,但他也明白,冷沐風不願意為他做嫁衣,只好說道:「也好,城中的物資歸殿下,城歸我。」 冷沐風在西河郡徵集了上千輛馬車,將西河郡和李世雄多年囤積的物資,洗劫一空,全部拉走。

田有雨則佔據了西河郡,招兵買馬,迅速擴充勢力,沒有冷沐風的配合,他也沒敢去攻打東河郡。

再說周聖元,此時是異常的狼狽,在周勝、周勇的保護下,丟下所有侍衛逃離了西河郡,連袁世友都給扔在了西河郡,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落入冷沐風手中,下場會如何。

一直逃到寧化郡,三人見雲飛揚沒有追來,才鬆了一氣。暴怒的周聖元立即向潛伏在青龍鎮的駱老問罪,不是說雲飛揚在青龍關嗎,怎麼出現在了這裡。

放出去的雲翅鳥還沒有消息,袁世友在一幫侍衛的保護下逃了回來,帶著哭腔向周聖元稟報道:「陛下,西河郡被田有雨佔領了,城中囤積的物資被冷沐風打包全給拉走了,足足有上千輛車啊。」

周聖元心疼的嘴角直抽搐,半晌才問道:「張豹呢?」

「張將軍和李郡守逃去了東河郡,暴龍軍團損失嚴重,還剩三萬多人,現在正在東河郡收攏殘兵。」

周聖元無語,暴龍軍團可是他引以為傲的最強戰力,想不到也一敗塗地。

「主要是因為雲飛揚和歐陽千尋,之前對陣野狼軍團時,雖也有損傷,但沒有這麼大。」周勝在一旁解釋道。

「不是說雲飛揚駐守青龍關嗎,怎麼他和歐陽千尋都在冷沐風身邊,駱老和羅雄誤我,當真該死!」周聖元咬牙切齒的說道。

周勇見狀,替駱老開脫道:「駱老想必也是上了當,此事主要還是怪龍在天,若他搞得逼真一些,事情也不至於如此,我和二哥,險些落入雲飛揚手中。」

周勝想起自己躺在地上,等雲飛揚過來時的情景,也是一陣后怕:「多虧三弟反應快,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周聖元聽到這裡,眼睛突然閃過一道亮光:「雲飛揚當時就在你們身邊?」

「嗯,不算遠吧。」周勝說道。

「那怎麼可能會讓你們逃出來呢?」周聖元自言自語道。

周勝眉頭一皺,沒聽懂是什麼意思,周勇卻是有些明白了:「冷沐風沒有趁勢攻打東河郡,而是西河郡的物資搬運一空,就撤兵了。」

「是,正是如此。」袁世友急忙說道。

周聖元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他是故意留著我們的,希望他以後不要後悔。」

周聖元說完,立即帶領周勝、周勇等人返回神都,同時又讓袁世友派人前往青龍鎮,當面向駱老了解情況。

冷沐風大勝而歸,沿途居民無不歡呼雀躍,看著威風凜凜的騎兵,激動不已。

冷沐風到過每一個郡縣,這裡的人對他都了解,加上冷沐風軍紀極嚴,嚴禁擾民,一時間頗得眾人愛戴。

歡呼雀躍的人群中,有一個人正雙目噴火的看著冷沐風,他就是周聖元親自派到青龍鎮,確認雲飛揚蹤跡的羅雄。

羅雄向周聖元傳出消息后,和幾名兄弟暫時在青龍鎮住了下來。不料幾天之後,他獨自外出,再返回時,發現藥鋪遭到襲擊,十多人,包括駱老和他帶領的那幾名兄弟,無一倖免。

羅雄這才知道他們已經暴露,但此時向周聖元報信已經來不及,只好獨自逃出青龍鎮,不意在路上遇見冷沐風。

羅雄看著冷沐風身後的車隊,上面裝滿了物資,全是從西河郡搶來的。不用說張豹、李世雄一定是大敗,周聖元精心準備的計劃也失敗了。

羅雄不敢返回神都,跟隨著騎兵又往青龍關而來,沿途振臂歡呼,異常興奮。

臧俊將三百匹奔霄寶馬送入武堡,就帶人追上了大部隊,在後面殿後,他很快就注意到一路跟隨而來的羅雄。

臧俊也是年輕人心性,見他喊得這麼興奮,拍馬來到他面前:「你叫什麼名字,跟了一路累不累?」

羅雄眼睛一轉,說道:「啟稟將軍,我叫羅大喜,我身體好著呢,一點也不累,軍爺這身盔甲看著好威風。」

臧俊哈哈大笑:「你也想穿嗎?」

「想啊,當然想,將軍看我能加入騎兵嗎?」羅雄急忙問道。

「當初招募的時候你怎麼沒來報名,現在我也不知道招不招。」臧俊看著羅雄魁梧的身材,有些遺憾的說道。

「小人是剛從別處逃來的,聽說這裡不收賦稅,就趕來碰碰運氣。將軍,我看您是個好人,就幫幫小人。」

「好吧,你繼續跟著,我去問問。」臧俊說著,拍馬往前方追去。

他來到李長龍身邊,問道:「李大哥,有個人跟了我們好幾天,想參加騎兵,你看能行嗎?」

「我們這次大戰也有損傷,殿下後面一定會招募士兵補充進來,你若看他合適就先帶到青龍鎮安置下來,等招募的時候讓他去報名。」李長龍說道。

臧俊大喜:「多謝李大哥!」

說完拍馬向後方跑去,對羅雄說道:「羅大喜,到了青龍鎮我找個地方安置下你,若你能通過選拔,我選你當我的親兵。」

羅雄聽到這裡眼睛一亮:「是嗎,多謝將軍!」

就這樣羅雄一路跟著,來到青龍鎮,臧俊給了他幾十兩銀子,讓他在一家客棧住下,等候他的消息。

冷沐風、雲飛揚上了青龍關,立即找來錢斌、李虎和閻君山了解情況。

閻君山說道:「被擒的那人叫黃飛,他是隨羅雄一起到的青龍鎮。」接著將後面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向冷沐風做了彙報,最後說道:「在殿下出兵的當天,我們也伏擊了駱老藏身的那處藥鋪,一共十三人全部被殺。」

冷沐風點點頭:「黃飛呢?」

「他在癩子那處院子里,那裡戒備森嚴,非常安全。」閻君山回答道。

「非常好,這次你立了首功。」冷沐風對閻君山說道。

閻君山急忙起身說道:「多謝陛下,不過這次是我們留守青龍關的眾人,通力協作的結果,若沒有錢老、李老和圖魯將軍出手,那個駱老就險些逃了出去。」 冷沐風說道:「我明白,但若沒有你發現黃飛的異常,並判斷出齊隊長的哨笛才是真正傳訊的,我們這次也沒那麼順利擊退周勝、周勇。」

「果然是周勝、周勇,他們竟然從一線天秘密趕了回來。」錢老說道。

「是啊,周聖元想著一舉將我和田有雨除去,沒想到這次又陪了夫人又折兵。」

李虎看向雲飛揚,笑道:「這次他們撞到雲前輩手中,想必沒那麼幸運了吧。」

雲飛揚有些鬱悶的看向冷沐風,冷沐風替他解釋道:「這次沒有為難他們,只是將他們驚走,在我們的實力還沒有發展起來之前,留著他們反而比較有利。」

李虎恍然:「還是殿下聖明。」

「對面沒有動靜了吧?」冷沐風問道。

錢斌說道:「沒了,看來上次是龍在天配合周聖元做的一個局,現在消停下來了。」

「不過那批騎兵和攻城弩確是運到了龍沖郡,我們不可大意。」閻君山說道。

冷沐風點點頭:「正是,讓毛五六多和趙晉接觸接觸,把關係搞得緩和一些。對林、富、鄧家的人,多送些銀子,讓他們牽制住龍在天,盡量為我們多爭取些時間。」

「是殿下!」錢斌、李虎、閻君山齊聲說道。

冷沐風在這面準備多爭取些時間時,龍在天正在朝堂上大發雷霆之怒。

「周聖元新敗,西河郡的財物被冷沐風洗劫一空,他現在已經是兵強馬壯,錢糧充足。所謂免除三年徭役,只是一個幌子,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龍在天看著一副謹小慎微模樣的林大人、富大人、鄧大人,忍不住怒道。

這三個老頭,若非在他當初剷除李家時,對他全力相助,他早就將他們給查辦了,這些年他們貪污受賄的把柄,已被蒼龍閣收集起來,自己看了都觸目驚心。

鬚髮皆白的林大人,顫巍巍的上前說道:「陛下,讓冷沐風與周聖元互斗,對我們不也有利嗎,正好藉此削弱大周帝國的實力。」

「是削弱了周聖元,可也將冷沐風給養肥了,你們看不到嗎?」龍在天沒好氣的說道。

林大人沒有爭辯,富大人卻緩緩走上前來,躬身說道:「陛下聖明,如此,我們可以繼續扶植田有雨,讓他東可消耗周聖元,南可牽製冷沐風,待我們準備完善,便可以雷霆掃落葉之勢,統一古武大陸。」

「呵呵,扶植田有雨不需要資源嗎?從青龍關直接拉過去嗎?走混亂之地知道代價有多大嗎,十兩銀子能到田有雨手中一兩就不錯了。」龍在天忍不住冷笑道。

見富大人還欲爭辯,龍在天又問道:「富大人說的一統古武大陸,不知是從青龍關出兵,還是從散關出兵?」

老奸巨猾的富大人聽到這裡,心中一跳,不敢再多說,躬身道:「一切聽陛下旨意。」說完,便退了下來。

一旁的鄧大人此時緩緩出列道:「陛下,富大人的意思,無論青龍關也好,散關也罷,甚至是盤龍古道,只要我們實力恢復了,便可擇其一。」

龍在天看著他,點點頭:「鄧愛卿此言在理,是朕誤解富大人了。」

富大人連忙躬身道:「不敢!」

龍在天心中冷哼一聲,沒有理他,問鄧大人道:「鄧愛卿,以你之意呢,現在還不能攻打青龍關嗎?」

「回陛下,青龍關倒也不是不能攻打。」

「哦?」龍在天看了一眼一旁的龍羽軒,他顯然也有些意外:「愛卿看來,該如何攻打青龍關?」

「現在冷沐風正在大興土木,我們不如先派人過去,化作民夫偵查武陽城、青龍鎮和青龍關的虛實。」

聽到這裡,龍羽軒忍不住暗罵一聲,若不是你們這三個老鬼,監工都派過去了,還何必再派人化作民夫。

「那然後呢?」龍在天問道。

「陛下,冷沐風畢竟是為公主修建宮殿,況且原料多從我國買進,在他正修建時出兵,恐怕在道義上說不過去,也得不到民眾的支持。不過,等他修建武陽城完畢,我們也了解了他的虛實,那時突然出兵,方是上策。」鄧大人慢慢解釋道。

說來說去,還是不願意現在出兵,龍在天心中對這三位耄耋大人是徹底失望了,家中都已是富可敵國,還不知足。

「冷沐風的武陽城,還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建成?」龍在天問道。

「最少還需要三年時間,皇宮和官城才能完成。」鄧大人回答道。

「三年!」龍在天沉吟一下說道:「田有雨現在不可能牽製冷沐風,相反還對他有所求,我們就斷了對田有雨的援助,讓他去找冷沐風吧。」

「陛下聖明!」林大人、富大人、鄧大人還有滿朝文武一起躬身說道。

龍在天暗嘆一口氣,揮手說道:「退朝!」

滿朝文武慢慢退下,只留龍羽軒一人還在大殿上:「你派人通知周聖元,要儘早剿滅田有雨,騰出手來對付冷沐風,否則他一旦起來,周家再無翻身的可能。」

「是陛下,若您真的擔心冷沐風做大,屬下可立即擒拿林、富、鄧三人,反正他們貪污的證據已在我們手中。」龍羽軒說道。

「哼,暫且讓他們再蹦躂三年吧,在這期間多往龍沖郡運物資,另外以挑選禁軍的名義,秘密擴充禁軍的規模,這件事有我親自來負責,你一定要盯緊冷沐風的一舉一動。必要的時候,可以利用傭兵,離間冷沐風與賈宗道的關係。」龍在天說道。

「是陛下,屬下明白。」龍羽軒躬身領命道。

龍羽軒退下來之後,立即命令蒼龍閣在神都的負責人趙岩陀遊說周聖元,勸他全力攻打田有雨,並建議他封鎖桃山郡,禁止冷沐風從混亂之地運輸物資。

同時,龍羽軒又親自挑選數十名精幹手下,來到武陽城、青龍鎮附近,試圖混進青龍關。

不料,周聖元已經洞悉了冷沐風的心態,不願意同時對付冷沐風、田有雨和燕無極。 周聖元命周哺抓緊訓練新組建的暴龍軍團,同時命令張豹、李世雄奪回西河郡,對冷沐風運輸物資採取了默認的態度。

燕無極在得知周勝、周勇竟突然出現在西河郡時,親率大軍猛攻一線天,數次殺入城牆之上,被周混、秦天拚死殺退。周聖元無奈之下,只好讓周勝、周勇星夜趕去支援。

一線天上,大戰連綿,自命為武神的燕無極,也顯露出了自己的真實實力,死死壓制住傷勢未愈的周混。妙無計率數十萬大軍,日夜猛攻,雙方打的慘烈無比。

這時,冷沐風、龍在天都消停下來,除了偶爾支持一下被打回三山郡的田有雨外,冷沐風就是默默的修建武陽城。

而龍在天一邊暗中擴充禁軍,一邊盯著青龍關和一線天,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日月穿梭,白駒過隙,轉眼三年時間過去了,巍峨高大的武陽城,終於修建起來。

美輪美奐的宮殿,鱗次櫛比的府邸,在冷沐風砸出一億餘兩白銀后,終於呈現在眾人面前。

只是青龍關下,御甲商會的車隊,還在川流不息的拉運著原料,一點也沒有停止的意思。

龍在天感到奇怪,命人迅速找來林大人、富大人和鄧大人,問道:「武陽城已經修起,怎麼冷沐風還在拉原料?」

三位大人互相看了一眼,鄧大人躬身回答道:「啟稟陛下,我等也是剛剛得到消息,冷沐風還要在武陽城中修建民房。」

「什麼?」龍在天「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民房!他瘋了嗎,那麼大一個城,要修多少民房?」

「臣等估算了一下,在五十萬到六十萬戶之間,除了民居之外,還要興建酒肆、客棧和臨街商鋪。」鄧大人說道,心裏面樂開了花,面上卻毫無表情。

「他真是瘋了,拖延時間也用不著如此。」龍在天不解的說道:「難道他是準備將那些房子全賣給他的臣民嗎?」

「臣聽到一些風聲,好像是立有軍功的士兵家屬,可以免費得一套,其餘的有賣有租,但臨街商鋪全部都是租賃。除此之外,武陽城還專門建有東市和西市,東市是各商會雲集的地方,西市則是日常民生用品的一個大集市。」富大人回答道。

「好你個冷沐風,按五十萬戶民居,一戶六人算,就有三百萬人。那些商會還不都搶著過去,每年光租金也是一大筆銀子,還真是小瞧了他。」龍在天似乎明白了冷沐風的意圖,東市、西市、再加上臨街的商鋪,全是他的,每年的租金想想都嚇人。

「馬上停止供應原料,武陽城既然已經建起,我們也沒有算食言。」龍在天立即說道。

三位大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林大人躬身說道:「陛下,當初承諾幫冷沐風建起武陽城,並未說明不包括民居,這些怕是有些不妥吧。」

「你倒是會替他想借口,當初也未說明要修建民居,民居都是百姓自己蓋的,哪有帝國出面蓋的道理。」龍在天說道。

「臣不是替冷沐風找借口,只是皇城和官城都已修建起來,只差這數十萬戶民居,也用不了多長時間,臣竊以為不應該因此,給冷沐風留下把柄。」李大人說道。

福大人這時也說道:「林大人所言有理,武陽城現在的民工有三十萬人,蓋了三年的城,早就練成了能工巧匠,這幾十萬戶民居其實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龍在天想想也在理,說道:「也罷,你們馬上將銀子清算一下,若冷沐風有欠缺的,馬上催促他運來。」

富大人連忙回答道:「陛下放心,冷沐風一兩銀子也沒欠我們,他每次都是先將銀子運來,才拉原料。每筆銀子,皇室應得的分成,我們都已與內務總管楊大人結算清楚。」

龍在天不由冷笑道:「呵,他現在倒是銀子足,現在的賦稅才是十稅一,聽說商戶也才是十稅三,很多人都爭著往那裡跑。」

「是,陛下,幸好飛龍山能源源不斷為他提供銀兩,再加上從周家勒索、掠奪來的物資,才支撐起武陽城。」林大人說道。

「你們知道他從周聖元手裡搶了多少銀兩嗎?你們知道應天府的寶庫中,藏有多少黃金嗎?三個武陽城他也建得起,他現在只不過是以修建武陽城為幌子,來休養生息罷了。」龍在天說道。

三位大人聽到這裡眉頭一皺,無論是不是真的,他們此時也不會背這個鍋。

鄧大人躬身說道:「其實也不盡然,三年前圖魯阻撓冷沐風修建武陽城,被當眾打軍棍,到現在也未得到重用,反倒是閻君山、司徒平等人迅速崛起。」

「鄧大人又怎麼知道不是苦肉計呢,圖魯和冷沐風是什麼關係,他會在乎當眾打幾軍棍?」龍在天好笑的看著鄧大人問道。

「正是因為冷沐風、圖魯關係匪淺,他這樣做才會寒了手下人的心,所以臣並不認為是苦肉計,反倒是冷沐風真的是惱羞成怒,由此也看出,冷沐風並不足為慮。」鄧大人緩緩解釋道。

「哈!」龍在天忍不住自嘲的一笑,這就是典型的利欲熏心,被白花花的銀子蒙蔽了雙眼,自己的臣子,竟然替自己的對手說話。

「希望如此吧,三位老大人也早點準備,該收尾了。」龍在天說道。

「遵命陛下!」林、富、鄧躬身退下。

看著三人顫巍巍退下去的身影,龍在天忍不住要罵娘,好在自己這三年也做足了準備。

冷沐風此時正和雲飛揚、歐陽千尋、火靈兒、閻君山、司徒平和毛五六等人站在巍峨高大的武陽城城牆上,被「雪藏」的圖魯,還在千丈崖閉關苦修。

「殿下,軍中的將士們都十分高興,現在都摩拳擦掌,準備替家人在武陽城中掙一套院子。」司徒平看著下方正在興建的民居說道。

「哈哈,告訴他們都有機會,除了他們,還有陣亡的黑冰衛的家屬,也全部接進來。」冷沐風說道。 「殿下,這樣一來,咱們這武陽城,可就變成士兵家屬之城了。」毛五六聽到這裡,不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