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綏神情凝重,毫不猶豫也一拳迎上,全身真元沸騰。

遠遠望去,二人像是兩道燃燒着火光的光影,轟然撞在一起。

「轟!」

巨大轟鳴聲響起,歐綏神色一變,腳底磚塊碎掉,拳頭一陣疼痛,在硬拼過程中竟然處於下風。 「孫百戶,我們這是要去哪裏?」

南京城外,上千人騎着快馬在官道上急馳,其中一個人開口問道。

聽到有人問,其他人都豎起了耳朵聽着,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只要不是暗中傳音,再小的聲音,他們都可以聽的聽清楚。

對於孫雲鶴突然召集他們再次離開南京,所有人都有點好奇,昨天剛回南京,今天又要離開南京,就算東廠的消息再靈通也沒有這麼靈通的吧,只隔了一天就找到敵人的蹤跡了?

「先到上元衛去,接下來去哪,到時候再說。」

孫雲鶴笑道,也沒有隱瞞,都是江南的人,南京附近的地形,大家都是門裏清,隱瞞只會讓人猜疑。

聽到孫雲鶴的話,也就沒人再問,他們都是江南商會的人,孫雲鶴也不可能會平白無故害他,這種自斷胳膊的事情,孫雲鶴不傻就不會做。

而且上元衛是徐弘基的地盤,孫雲鶴一個東廠百戶還沒資格讓徐弘基這個世襲國公幫他做事。

很快,一行人便直奔進了上元衛。

當所有人被孫雲鶴領到大營的時候,徐弘基和楊丙亮、魏忠賢三人早就在大營中等着他們了。

在看到徐弘基和楊丙亮兩人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沒人是傻子,在看到徐弘基和楊丙亮時,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簡單!

「孫百戶,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離孫雲鶴比較近的家族高手急忙問道。

「諸位放心,魏國公讓我請諸位來,只是有事與諸位相商。」

看到所有家族高手都有點驚慌,孫雲鶴連忙寬慰道,他可不想出什麼亂子。

「諸位請坐!」

徐弘基也連忙說道:「此次請諸位來,只是有事請諸位相助,沒有其它意思。」

有了徐弘基親口保證,所有家族高手頓時放心了不少,畢竟徐弘基的身份在那裏,沒必要騙他們這些小家族的人。

等所有人都安定坐下后,徐弘基才緩緩從袖中取出一道聖旨,說道:「諸位請看!」

聖旨緩緩展開,聖旨上的內容頓時呈現在所有人眼前。

看完了聖旨上的內容,所有人都臉色各異,有欣喜的,有擔憂的,還有面無表情的,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

這些大豪門紮根江南千年,自然不會與世無爭,欺壓一些小家族再正常不過了,同時也有不少小家族和這些大豪門有聯姻,雖然娶不到這些大豪門的嫡女,但一些庶女還是不少的,還有幾家是這些大豪門離得較遠的旁枝。

「諸位,這些大豪門竟敢參與反王朱常洵的叛亂,意圖謀反,陛下下旨讓本公剿滅這些叛逆。」

徐弘基頓了一下后,才接着說道:「可是這些家族的高手不少,憑本公的實力也難以輕易鎮壓他們,到時候南京城裏肯定會死傷慘重,本公也於心不忍,所以想請諸位幫忙剿滅這些叛逆!」

聽完了徐弘基的話,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抗拒,作為江南的本地人,他們很清楚那些大豪門高手的戰鬥力,那些人的兵器鎧甲比他們高了足足一個檔次,同等級下,對方佔了很大的便宜。

看到這些人的表情,徐弘基也知道想要讓他們白乾活是不可能的。

於是開口道:「諸位,本公也不會讓諸位白白冒險,等剿滅了這些大豪門后,除了應天府周邊的地盤,這些大豪門遺留下來的地盤就由諸位所在家族平分!」

聽到徐弘基的話,所有人的眼中頓時露出貪婪之色,這些大豪門佔據的可都是江南的精華之地,比起他們所在的窮鄉僻壤要強的多,如果能夠佔據這些地方,他們家族的實力絕對會大漲,他們這些人也會受益匪淺。

「國公爺,我新安馮家乃是馮家遠系旁枝,此次會不會受到牽連?」

馮喜突然問道。

其他和那些大豪門有關係的家族高手也紛紛看向徐弘基,他們和那些大豪門雖然有關係,但也不是心腹鐵桿,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加入江南商會了,若是因此而受到牽連,那也太冤了!

「諸位大可放心,陛下已經說了,此次只誅首惡,只是要諸位沒有參與造反之事,就絕對不會受到牽連!」

徐弘基面色嚴肅地說道:「不過本公也有一個要求,如果有不願意和本公一起去剿滅叛逆的,那就必須留在上元衛中,等我們剿滅那些叛逆之後,諸位方可離開。」

聽到徐弘基的話,有不少人頓時鬆了一口氣,既然徐弘基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說,那必不會誑騙他們。

「既然國公爺如此說了,我馮家便出一份力吧。」

馮喜連忙道。

「國公爺,我們常家也參加……」

「國公爺,我張家也參加……」

……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如果沒有好處的話,他們肯定不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是現在有好處,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尤其是其他家族都參加了,他們不參加的話,他們可就要慢其他人一步了,一步慢,步步慢,在江南想要擴大自己家族可不容易,他們幾百年來也沒擴大多少,江南就這麼大,一旦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可就沒這麼好的機會了。

「既然大家都願意為朝廷出力,本公也甚是欣慰。」

徐弘基嚴肅道:「不過本公也有言在先,此次剿滅叛逆,若是有人敢違抗命令,本公必不輕饒!」

………

另一邊,曹毅也率領着白虎騎兵來了安慶府潛山,這是十二豪門之一陸家的大本營。

只是和董家的董一起家莊不一樣,陸家是建立在一座小山上的,山上圍牆高聳,加上小山險峻陡峭,端的是易守難攻。

「雷千戶!」

曹毅揮了揮手道,他可沒有等山上陸家的人做好準備再進攻的打算。

「是!」

雷瑨躬身道。

「殺!」

雷瑨大喝一聲,直接一騎當先,沿着陸家人開闢的山路狂奔而上,其他白虎騎兵也緊隨其後。

略顯陡峭的山路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難以攀登,但是對於白虎這種生活在山林的猛獸來說,簡直是如履平地,在山上負責守衛的陸家家丁還沒反應過來,已經有不少騎兵登上了圍牆。

7017k。崩的一下,怨靈被沖至天王像下,它詫異的抬起頭,就在它眼神鎖定十一子的一瞬間,殿內的狂暴氣息再也隱藏不住了。

它記得十一子,記得十一子就是當初將其封印的其中之一。

十一子不甘示弱,面對怨靈憎恨的眼神,它絲毫不避諱回瞪了過去。

我小覷怨靈的憤怒了……

《控魂》第四百三十七章憤怒 皇甫天嬋的實力陳玄早已經領教過了,連他都萬般不是皇甫天嬋的對手,只能被動的挨揍。

此刻皇甫天嬋出手,那無窮的氣息在夜空綻放之下,一直沒有出手的中年男子神情一震,此地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強者!

「蠻夷之邦也敢進入我天/朝國作亂,你們太陽帝國的人是嫌命長了吧?」冰冷的聲音還在夜空上回蕩,只穿著睡衣的皇甫天嬋身影飄忽,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八奴的面前,那等速度和駭人的氣勢,讓得八奴心頭狂震。

不過還不等八奴逃走,皇甫天嬋一掌便是狠狠的拍在了八奴的腦袋上。

這娘們下手挺狠,竟然一掌把那八奴的腦袋都給拍碎了,血肉橫飛!

這一幕,看的別墅裡面的眾女都差點吐了出來,這娘們下手也忒狠了吧!

「大膽……」中年男子驚怒交加,作為武士協會的強者之一,他的實力自然極其可怕,其瞬間就朝著皇甫天嬋殺了過去。

百川野的臉色有些難看,這裡除了這少年之外,竟然還有一個如此厲害的天/朝國女人。

看著皇甫天嬋出手,陳玄心裡鬆了口氣,只要這實力變/態的女人出手,今晚這群武士協會的人就別想得逞。

「乖孫子,接下來到你了!」陳玄一臉殺意的朝著百川野看過去,他決定了,今晚必須把這群武士協會的人全部解決掉,不然對八師娘遲早構成威脅。

「哼,看來今晚你們是早有準備了。」百川野邪魅的眼神漸冷;「不過只要宰了你也一樣。」

話音剛落,恐怖的刀光遽然在夜空綻放出來,無窮的刀氣猶如鋪天蓋地的大網籠罩著周圍的夜空。

那是一柄長達百米的刀光,彷彿是力劈華山一般朝著陳玄殺來。

「死神十三斬,第二斬!」

「華而不實,龍神斬!」陳玄手握修羅刀,其虛空一跨,驚雷震吼,修羅刀斬出的瞬間,恐怖的鋒銳力量橫掃夜空,刀光之上隱隱有著神龍咆哮,而後刺眼的刀光竟然直接化作了一條金色神龍,如要吞天食地。

砰!

兩人的刀法瘋狂碰撞,夜空傳來的震蕩氣息彷彿是要把整個別墅給摧毀。

下一刻陳玄和百川野兩人同時倒退,單憑戰力,兩人勢均力敵。

不過百川野手中的長刀之上,已經浮現出了一道道裂紋,即將破碎。

「天/朝國神兵!」看著陳玄手中的修羅刀,百川野的眼中閃過一抹強烈的貪婪之色,其身法猶如奔雷朝陳玄殺去;「拿來!」

「你他娘在做夢嗎?」

陳玄又是一刀殺出,面對修羅刀的無雙銳氣,百川野只能避其鋒芒,其手中的長刀迎接上去。

哐當一聲,百川野手中的長刀斷裂了,他手中的兵器雖然厲害,不過和神兵修羅相比,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上面。

「乖孫子,讓爺爺送你一程!」

陳玄欺身而上,凜冽的刀光猶如彎月倒掛夜空,席捲而下,迅猛如雷!

百川野臉色一僵,急忙在夜空中倒退出去,不過殘餘的刀氣依舊劃破了他的衣服,在他的胸膛上面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傷痕。

「混賬……」百川野神色陰沉,他竟然被一個天王境巔峰的螻蟻在身上留下了痕迹,簡直不可饒恕。

「少主,撤!」

與此同時,中年男子也被皇甫天嬋擊傷,面對皇甫天嬋,僅僅不過三招他就受傷了,對方的可怕,完全在他之上。

見此,正準備繼續動手的百川野憤怒到了極點,不過中年男子受傷他也不敢繼續留下來。

畢竟以皇甫天嬋的恐怖,只要對方殺了中年男子,他這個武士協會的少主就死定了!

「該死的螻蟻,這事兒本少主不會就這算了,你得死!」冰冷的話音落下,陳玄身前的虛空忽然傳來一陣爆炸,然後濃濃的煙霧瀰漫四周,讓人難以睜開眼睛。

當煙霧散去,百川野和中年男子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武士協會剩下的小嘍嘍卻是被留了下來,面對夏秋、上官雪以及神組成員的攻擊,這群武士協會的殺手根本形不成抵抗之力。

見到百川野和中年男子逃了,陳玄的劍眉一皺,這兩個傢伙絕對不能留,不然對八師娘而言太危險了!

「小子,別怪我沒提醒你,這些人來歷不弱。」皇甫天嬋朝陳玄走來,說道;「剛才那人已經是乾坤境,這種角色在他們這個組織裡面還不是最強的。」

「娘們,你知道他們。」陳玄看向皇甫天嬋。

皇甫天嬋眯著美目說道;「太陽帝國武士協會,在東方算是一個比較知名的勢力,不過更厲害的是他們身後的人。」

他們身後的人?

陳玄的眉頭凝的更重,難道在這武士協會的身後還有著恐怖的能量撐腰?

皇甫天嬋沒有對陳玄解釋什麼,說道;「有些事情你往後就知道了,不過這些人既然敢踏足我天/朝國作亂,你小子也沒必要顧忌什麼,直接殺了就是。」

說著,她一臉魅惑的看了陳玄一眼;「老娘的實力你也看到了,所以,你給我小心點,沒準哪天老娘心血來潮就把你給辦了,到時候可沒人能救你。」

陳玄臉色僵硬,以這娘們的實力如果要對自己用強,那他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只能被逆推!

陳玄回到別墅,眾女立即圍了上來。

「小犢子,你怎麼樣?沒受傷吧?」秦淑儀一臉關切的看著他。

陳玄搖了搖頭,看著蘇千羽問道;「八師娘,剛才那傢伙是誰?武士協會的人為什麼要對你下手?甚至不惜追到天/朝國來!」

聞言,眾女都朝著蘇千羽看過去。

蘇千羽臉色一紅,說道;「剛才那人叫百川野,是武士協會會長之子,上次我在太陽帝國開巡迴演唱會被他糾纏了一段時間,如果不是老三那邊出動神組的力量,我都差點無法走出太陽帝國,我感覺他對我不懷好意。」

楊傾城說道;「老八,這麼說你是被剛才那小子給看上了。」

是這樣嗎?

陳玄覺得恐怕並不是這樣簡單,為了得到一個女人出動如此強大的力量,除非武士協會的人腦袋進水了。

不過不管是因為什麼,陳玄已經決定了,一定要為八師娘解決掉這個麻煩。

秦淑儀說道;「好了,既然沒事了都去睡覺吧,有小犢子和皇甫小姐在那群人暫時應該不會來找麻煩。」

楊傾城撇撇嘴說道;「老九,你急什麼?該不會是剛才那群傢伙突然殺來打擾了你和這小子的好事吧?現在想重來一次吧?」

。 「嗯?」

「世人都說紅顏禍水,多少爭端因女子而起。這句話就是屁話,就是你們這些男人,為你們爭權奪利的野心找的借口。」

熾皇轉身倚在桌案上,雙手環抱看着冶伽:「什麼?難道你被別人搶走,你的傾皇不會舉國之力將你搶回來?這不只是個人榮辱,這也是整個國家的顏面。」

「我說的你們這些男人,不包括傾皇!就算他有野心,那他也是自己打天下!」冶伽撇撇嘴,意識到先前的話說的是有些重了。

熾皇無奈擺擺頭,心裏越想越彆扭,老是覺得冶伽在含沙射影的罵他。

「你是不是特別瞧不起本皇利用歡兒的事情?」

「嗯?額……」冶伽心裏有些猶豫,不過轉念一想,他又不能傷害她,那為什麼自己不能實話實說?於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