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過拿到了荷包,邊轉過身來,向著客棧跑去,很明顯比剛才麻利了很多,一方面是確實是餓了,另一方面,李軒露的這一手,再次驚艷到了楊過。

李軒倒是不著急,就那麼慢慢走著,不過很快,他就看到一路小跑的楊過在客棧旁邊停了下來,似乎在躊躇著什麼。

「你在幹什麼?怎麼不進去點菜了?」

李軒疑惑的收到了楊過的旁邊,問他。

「這匹馬,是之前去寨子裡面挑釁的那個人的。」

楊過指著拴在客棧旁邊的一匹馬,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奧?你確定?」

李軒一愣,隨即來了精神,那麼巧,逛了一整個襄陽城都沒有看到,過來吃個飯就能找到一個金輪法王。

「這個我可以肯定,你看這匹馬左前蹄上面的棕斑。」

楊過指著這匹馬上面的那塊痕迹,很確定的說。

「因為是棗紅色的馬,所以這裡的這塊棕斑很少有人注意,但是那個人在策馬離開的時候,我剛剛好看到了這塊痕迹,這個不會記錯的。」

楊過極為確定,其實她還有一個事情沒有說出來。就是因為這匹金輪法王的馬是極為難得的千里馬。他看著特別眼饞,所以多注意了好久,所以這才肯定無誤。

李軒添了一下眉毛,露出了一個感興趣的神色。

「那我們………」

想起了李軒之前說的要辦了金輪法王的話,楊過現在忽然有些猶豫要不要來進去。

「猶豫什麼?走,進去,不著急弄死這貨,先吃飯要緊,要是他真的還是不知死活的話,哼哼,權當飯後活動了。」

看出了楊過的猶豫,李軒拉著楊過就走了進去。

「二位爺,這是打尖還是吃飯?」

剛剛走進客棧,一位機靈的店小二就湊了過來,向著楊過和李軒招呼到。

「吃飯,你們這裡可有比較隱私的地方?」

剛剛進門,李軒就注意到了在另外窗戶旁邊的金輪法王,在他對面似乎還有其他人,不過距離有些遠,李軒並沒有怎麼看清。

234面對金輪

李軒也沒有做在意,楊過看見了金輪法王還是有些畏懼,所以沒有怎麼說話,無奈之下李軒只好親自向小二說道。

「有的有的,二樓就有單獨的雅間,二位請。」

小二一愣,隨機笑逐顏開的,帶著他們上樓走去,在小二看來李軒兩個都不像是多麼有錢的人。本來以為就是純粹過來吃點飯的,沒有想到卻是大主顧。

能用得起雅間的自然不會只吃饅頭什麼的了。

李軒帶著楊過,隨著小二去了二樓的一個房間,期間李軒特意注意著金輪法王,卻發現他正在喝酒,絲毫沒有他們。

瑾寧夫人 「咻咻咻,點菜了。」

看見楊過還是有點魂不守舍,這次李軒沒有手下留情,照著楊過的脖子就是一記手刀,打的楊過一個哆嗦,一下子把他從那個有些猥瑣的狀態裡面掙脫了出來。

這點李軒倒是沒有怎麼嫌棄楊過,看到比自己強大太多的,這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模式,只是現在這個樣子沒有什麼太大的用,所以李軒直接把楊過弄清醒了過來。

「先來一個這個,然後再來一個這個。最後再上一到這個就可以了。對了,別忘了給我們來幾斤熟牛肉,還有再要兩斤上好的酒。」

楊過總算恢復了出來,隨口就說出來了幾個聽起來就很不錯的菜名,最後還是沒有忍住,要了一點自己平時最喜歡的吃的牛肉。

「好嘞,客官稍等,菜馬上就來。」

拿著楊過拋過來的一小塊碎銀子,店小二滿面笑容,點頭哈腰的退了下去。

這個客棧的效率還算不錯,不過有可能是剛才那個碎銀子起了作用的原因,一小會之後,菜就很快得了上來。

「你先吃著,我出去散散心。」.. 吃了幾口,李軒就停下了筷子,這些菜名字聽起來都挺不錯的,但是嘗起來的味道,嘖嘖嘖。

還是楊過最後叫的熟牛肉比較和李軒的胃口,也不知道這裡人是用什麼香料來處理的牛肉,煮熟后的牛肉有些一股令人食指大動的香氣,整個肉質也比較有嚼頭,配上有些甘甜的白酒,也勉強說的過去。

正在埋頭苦吃的楊過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聽到了他說的話。然後又開始大吃大喝起來。

在這些李軒看了有些嫌棄的菜,在楊過眼中就已經是最好的美食佳肴了。

隨手拿了幾片牛肉,他就推開了自己房間的門,走出來后在二樓的走廊裡面停了下來。

他們這個房間的位置出來后稍微走幾步,正好能夠看見樓下窗戶旁邊的金輪法王等人,李軒就站在樓上,從上而下的打量著那邊金輪法王的動靜。

「嗯?是她?」

在這個角度,不僅能夠看見金輪法王,連他正對的幾個人的面孔也能看的比較清楚,當李軒看到對面的人的時候,稍微愣了一下。

「李莫愁?!怎麼她也在這裡?!」

看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李軒感覺自己腦袋裡面似乎有根筋微微跳動了一下……

金輪法王的對面一共有兩個人,一個李軒的已經認出來是李莫愁,另外一個人他並不認識,但是從那個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裡面,李軒大體也能猜出是誰了。

「這種不是人,呸,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大概也是只有修鍊了《玉女心經》的小龍女才能表現的淋漓盡致吧。」

隨口撕下一塊牛肉,一邊咀嚼著牛肉,李軒一邊評價道。

可以明顯看到,金輪法王在不停的飲酒,臉上一臉抑鬱的表情,就跟來了大姨媽沒有什麼區別。

「嘖,演技派果然就是不一樣。」

李軒默默的評價道。

要是別人做出這種表情,李軒說不定還真的相信他在抑鬱,不過要是是金輪法王,在加上他現在的動作,呵呵。

你見過哪個異常憂鬱的人,一邊喝酒一邊運功用手掌把酒逼出體外的?看起來金輪法王已經喝了不少了,從地上那一大灘像尿褲子一樣的水漬也可以看出來。

從他的對面自然是看不到的,不過從樓上李軒的蜜汁視角來看就很清楚了,真的很想尿褲子了……

在對面,小龍女雖然和李莫愁都是在面對著金輪法王而坐,但是小龍女似乎也是和李莫愁拉開了一點距離。

這就導致了,四方的桌子上面只有兩邊坐著人,但是兩邊的人卻成了一個三角的架勢。

「這個架勢,我似乎感覺到了暴風軒要到來的前奏啊……」

看著下方一言不發的三個人,李軒依舊在樓上沒心沒肺的吃著牛肉,忽然,他好像想了到了什麼,轉過身子,看了看房間裡面。

此時的楊過依舊在拚命的吃著,不過速度放緩了不少,但是從翻倒在一旁的酒罐子來看,那兩斤白酒可是一點也沒有剩下。

「應該一時半會打擾不到我的。」

看著臉上已經酒意十足的楊過,李軒想了一下,然後打開了自己的直播。

「哈嘍,觀眾朋友們,我的親生粉絲們,想我了嗎?」

擺了一個自己認為最帥的姿勢,李軒對著自己的直播間說道。

直播間安靜了一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播詐屍了,居然又開了直播了!!」

「夭壽啦,太監主播居然又重新開始更新了……!!」

「主播大大,咱們得孩子都已經那麼大了,你終於又回來了。」

………

看到了直播間閃過的各種彈幕和留言,李軒感覺自己的臉上掛滿了黑線。

這幾天確實因為桃花島和楊寨的原因。他並沒有準時開始玩直播間,沒有想到自己的親生粉絲們居然那麼激動……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天庭二代打賞了主播10000功德點,【主播的衣服好評,好久沒有看到那麼古風的衣服了,就是主播嘴裡面的那半塊牛肉有點脫線。】」.. 「喂!郭婧我們應該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如今是怎麼了,非得擋我們武當七子的財路!那可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你這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可是自找的!」

丘處機顯得十分激動,挑起劍來就打算朝郭靖刺過去,而郭靖也知道自己如果要跟這個丘處機打打話又得白費上許多的力氣,他還是打算用這些力氣來應付他們接下來的七人合力為攻。

所以丘處機一跳過來,郭靖就立馬躲開,「哎喲我去!這個郭靖怎麼會慫成這個樣子了,你倒是快跟他打啊!我這可是都已經有直播了!哎,這麼好的一齣戲現在倒是眼變成了一場追逐戰,這可真的是沒誰了!」李軒說著都不由地搖頭嘆息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郭靖已經是無路可退了,因為他的身後已經一大隊的士兵,「嘿嘿!無恥無知的郭靖小兒,你就準備好吃老夫一劍吧!」丘處機顯得十分得意,調了調握劍的姿勢就接著往郭靖那邊刺過去。

「哈,這下子郭靖你可是不得不應戰了吧!我看你還這麼躲,快使出你的武功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究竟有多麼大的能耐吧!」李軒在哪裡一個勁地鼓掌,他也是等這齣戲,等了很長時間,而這個時候他也偷瞄了一下自己的直播間,想看看現在有多少人和他一樣在期待著這個時刻的發生。

「郭靖!郭靖!快使用雙手,嘿嘿,打出降龍十八掌風生水起!」彈幕早就已經爆滿了,「保護我方……軒哥!!」「郭靖你倒是快耍出掌法來啊!也好讓我們軒哥學習學習嗎?」……「嘿,樓上我看你分明是想要看真正的武俠打架的樣子,還非得扯上軒哥,也真是會說!要學習別人的,在怎麼來說,自己也得表示表示!」

在聽我這個之後,那個人就瘋狂刷起禮物來,而李軒在看到這個之後,也是說起了自己的老本話,「呦呵!感謝迷途子安送來的,連續99組的1000點功德點!真是感謝!」

不過李軒倒是真的感覺到有趣,是連歌詞都被別人給改變了,只是他說的還真是有那麼一回事,

『「我去!居然會沒路了!哎帶了這麼多兵來就是礙事!」你個丘處機,你不就是想看看我降龍十八掌嗎?我這就讓你好地領教一下,接著郭靖就做出一個氣沉丹田的樣子,還紮起馬步來,這真的很是有氣勢。

「哈哈!觀眾朋友們你們拭目以待的時刻終於是要到了!」眼看著郭靖就要打出自己的成名絕技,李軒就躲著越是無法安定下來看完這個打鬥。

只見郭婧把拳頭往下一縮,就好像是在蓄力一樣,而丘處機也是知道要先發制人,畢竟郭靖能夠成為武林盟主絕對不會是蓋的,並且還能夠得到朝廷的賞識,能力肯定非常之高。

丘處機也是一個老謀深算的人,所以定然知道了不能處在下風的這麼一個道理,自然是要主動出擊。

「郭靖小兒,吃我一劍!」丘處機用力騰空一躍,就將把所有的力量都放到了劍上,而郭靖眼看情勢不妙,就朝士兵使眼色,士兵也是心靈神會,一下子就搭出了一個人橋,最後由一個人直接地騰空一躍,就將丘處機從半空中拽了下來。

「我去,咳咳!你……你這分明就是使詐!」丘處機直接就是被摔掉了半血的樣子,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快要升天的樣子,接著丘處機就靠著那一把劍支撐著,站了起來。

而李軒看到這樣,也是大吃一驚,「我去這個也太那個吧!這個還是我認識的郭靖嗎!」而直播間的那一邊也是吵開了。

先是跳出一條彈幕,「哎,軒哥,說不定那個郭靖只是在隱藏實力呢,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能力。」「能力?我看郭靖也就差不多是這個能力,忽悠別人~」

「這哪裡算是忽悠了!」「哎喲,你們可別吵吵了,專心看打鬥吧!」於此同時那些個禮物也是刷的絡繹不絕。整個直播間都被紅顏色刷了屏。

看到丘處機落敗,其他六個人則是慌忙上前吧丘處機給扶了起來,「好你個郭靖正面打不過我師兄,就耍這種手段,你這還算是什麼武林好漢!」馬鈺在扶起丘處機之後,就站到郭靖的面前大聲叫罵到。.. 郭靖擺擺頭,「怎麼的!你們剛才不是也打算7打1嗎!剛才他自己說要靠自己的能力收拾我,現在技不如人,你居然還好意思在數落我的不是!要不然你也和我來個單挑!」

「你……來,就來,我勢必要替我師兄報仇。」馬鈺也是一個急性子,幾秒就拔出了劍,左右比劃,姿勢固定然他們的套路也是一樣,往前飛馳一段,接著就是踏馬飛燕一般騰空而起,劍心向前,氣勢逼人。

而這個時候,郭靖眉頭略鎖,合上雙目,像似在醞釀著一個大招,顯得不慌不忙,「呦呵!看來這郭靖是要動真格的了!」李軒在一旁看的十分認真。

突然這時,楊過也躲在一顆大樹后,叼著一個葉柄,上下浮動,面容擺出一副很不屑的樣子,『切,裝摸做樣,誰不會啊!那個誰你倒是快把郭靖給捅死啊!也在那擺了一堆不切實際的招數,真是無趣的很!』

就在馬鈺越發地逼近郭靖的時候,郭靖才緩緩把眼睛給睜開,目光很是凌厲,而馬鈺看到郭靖眼睛一睜也是嚇了一跳,氣勢突然減少很多。

「嘿嘿!這真是有趣了,讓我們替郭靖鼓掌起來,準備好你們的『666』了嗎!」這可真是叫隔岸觀火不怕事大,一下子直播間的氣氛一下子就開始活躍起來。

只見郭靖大吼一聲,「降……」還沒有等龍出來,就看見一個網從天而降,就在馬鈺即將刺到郭靖的時候,馬鈺就被一張給圍困住。

「丈夫小心!」孫不二立馬跳了起來,把那張網給挑開,「郭靖!你真是卑鄙!」馬鈺大叫到,「卑鄙!哈哈,要不是你想要殺我,又哪裡看到出這個是卑鄙!我純屬是為了自保,而且俗話說,兵不厭詐!」

李軒真的是對郭靖感覺到十分的無語,拚命地搖起頭來,「他這還,真是夠可以的……」可是這卻讓直播間紛紛刷起禮物來,1000萬的功德點蹭蹭刷到了99+,「哈哈!郭靖這可以!」「軒哥,是不是該吐血了……哈哈!」

「好了,我們也別在和他斗下去了,一起上,直接就是把他給撂倒了,也就是了!」孫不二也是變得很是激動,在怎麼說她也是一個山東的女子,那種性格也就比陝西哪裡的女子差了一點,但是那種急脾氣卻還是有的。

馬鈺緩緩站起來,「對對!還是我妻子深明大義,現在就應該團結起來,一起收拾了他。」馬鈺在哪裡附和著,畢竟在怎麼來說他們也是夫妻的關係。

「這個可真的是叫夫唱婦隨!」李軒在哪裡多少是顯得有些不屑,他覺得這個也實在是太沒意思了

接著那全真七子就攙扶著丘處機站定了陣法,七個人以一種4個人為底,接著肩膀上站好三個人的架勢排好了陣型,丘處機大喊一聲散,接著就看著丘處機在頭三人之中,高高躍起,如同日月升空,高掛於空。

而剩下的4個人則是以掩耳盜鈴之勢,迅速往前,氣勢也是勢不可擋,而就是他們這氣勢直接就將那些士兵給嚇的驅散開來,而且都是四散奔逃的,完全不想是一個軍隊的樣子。

「喂!我去!你們……這怎麼人就散了!這還有一個軍隊的樣子嗎!」

郭靖在哪裡大發雷霆的,可是這又有什麼辦法了,他們可是從來沒有見到如此有場面的陣法,現在對於郭靖來說最為要緊的事情就是要解決面前的危機。

李軒再次開始嘚瑟起來,「嘿嘿,我這次倒是想看看郭靖你現在還有什麼手段。」周邊都已經沒有別的人了,郭靖如果要擊退他們就必須得使出『降龍十八掌』。

「那個楊過怎麼會在哪裡,那種場面,只有是楊過他碰到一點點那個氣場,就一定會受傷,嚴重的話,還有可能會骨折什麼的。」李軒一說到這裡,就一下騰空而起。

在郭靖的身後就蹭的一下過去一個黑影,一下子就來到了楊過的身邊。

「軒兄!你怎麼突然在這裡……而且還是從天而降!」楊過很是驚訝的樣子,而李軒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這麼快就來到了楊過的身邊,他剛才只是感覺到自己突然被一陣風給吹了起來,然後就不知怎麼的到了這旁邊,而且還十分地精準。

「先別說這個了!你知不知道現在你處在的位置是多麼地危險,先跟我走了也就是了!」接著李軒就想要帶著楊過走。.. 可是這陣法的劍風實在是太重了,剛才李軒能夠來到這裡,有很大的原因就是這陣劍風,而現在這個時候也同樣的劍風很是直接就把楊過和李軒給吹到了安全的地方,這可真的是叫因禍得福。

但是楊過卻一直以為是李軒的功勞,「萬分感謝軒兄,沒想到您的武功真的是出神入化!突然從容地出現,現在又很是從容地離開了,這不都是您武功高的證明嗎!」

楊過的眼睛里充滿了讚美,李軒也是無話可說,難道這是要讓自己說這些事情都是出於自己的運氣嗎!這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好了,現在你沒事就好了,我先去看看情況,你武功不好就別過來了!」接著李軒就小跑到了自己原來的地方,在回來的時候,他才發現了自己的直播間並沒有關掉,而且視頻還朝向了剛才解救楊過的那顆樹。

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直播間上都出現了一堆的鮮紅字體,都是出至於頂級的vip貴族。

「哇!軒哥剛才真帥!真是牛逼!軒哥,請收下我的膝蓋吧!」「你的膝蓋值多少錢,還是收下我的膜拜吧!嘿嘿!」「真是想不到軒哥你居然會這麼高的武功啊!」而更有的就是刷起來了禮物。

「額,嘿嘿,兄弟們懂得就行了哈!我們現在還是先看郭靖他們的比試吧!」李軒接著話題給調到了正軌。

「郭靖小兒,受死吧!」全真七子異口同聲喊到,「上!」丘處機大聲喊著,接著就是銀光閃耀一片,都朝著郭靖飛去,郭靖也真是厲害的很,可以在陣法鎮定了那麼長時間,這個真的是讓李軒不得不誇讚下他,「呦呵,這個郭靖真不愧為武林盟主啊!」

全真七子團結在一起,還真是難對付,在加上王重陽研究出來的陣法,這真的可以說的上是勢如破竹。

郭靖眯了眯眼,「爾等看好了!」郭靖接著就是耍起動作來,「降~」這字一出,馬鈺立馬緊張地看了看四周,可是卻沒有發生什麼,接著就是「龍~」金光流露在手上,像似一個龍紋。

「哇塞!兄弟姐妹們,你們可看到了嗎?看到郭靖手上的金光,那個才是降龍十八掌的精髓吧!」李軒把視角對準了郭靖,而接著就應該是『十八掌』三字。

金光凸顯,從郭靖手掌立打出,最後金光聚和成一條金龍,在郭靖的身邊圍繞著,而且還隨著郭靖的手勢而動,「原來,降龍十八掌是真的有龍啊!而且還是可以操控的,這真是一個黑科技啊!」李軒道出了降龍十八掌的精髓。

那全真七子也沒有害怕,而是直面而上,在打鬥了幾十回合,郭靖始終占不到上風,而且金光也在被風給削弱著。

郭靖眼看情況不妙,接著就是從手裡流露出一個泛出一個黑色耀金石樣的東西,「看招!」郭靖大喊一聲,就把東西朝著全真七子丟了過去,「小心,暗器!」丘處機大叫一聲,「啊!」其他人趕忙就往後退。

彈球在他們的前面就爆了開來,接著就散出了一堆的煙霧,「老子不和你們玩了!」郭靖在煙霧中消失在了,「這混小子!」「真是沒用!」全真七子也都紛紛笑了起來。

「你在前面看的怎麼樣啊?」

隨著郭靜的撤退,他所帶領的那一大堆人馬也在慢慢的後退,武當七子倒是沒有找這些人的麻煩,而是眼睜睜的看他們離去。

李軒打量了一下,策馬到楊過的旁邊對他說道。

「郭靜武功確實是很厲害呀,不過他帶的那些武林好手,看起來都是笨手笨腳的,怎麼都那麼不堪一擊呢?」

楊過還是蒙著臉的樣子,不過從他的語氣裡面能聽的出來他有些納悶兒。

「你說的倒是輕鬆,又不看看他們的對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