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春嬌聞言不但不覺得可恥,反倒是更加理所應當的大喊道:“難道你們不該借我們錢嗎?你現在有錢了,我們身爲你的親戚,你就不該伸手幫一把嗎?”

葉文昊越生氣就越平靜,點了一根菸之後說道:“說實話,我就是把錢拿去養一些貓貓狗狗,也不會借給你們。”

“老子是有錢了,但關你們什麼屁事!我有錢了是託你們的福嗎?還是說我開公司是你們給了什麼幫助?!親戚就該幫?當初我爸爲了給我交學費向你們借錢的時候,你們拿出來了一分錢嗎?”

“當初你們沒借錢也就算了,還叫我爸別讓我繼續上學,讓我去打工!如果我爸當初真的聽了你們的,還有我今天?你們非但沒有幫助過我們,反倒是還想害了我,想要我的人生像你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那樣一敗塗地!”

一番話下去,在場的所有人內心多多少少都有些觸動的。

或許價值觀不一樣,他們或許也覺得是親戚,多多少少應該幫一點。但是聽到葉文昊後面的那一番話之後,大家都不可能對葉大河一家產生任何一點同情。

畢竟,勸人不要讀書這種事情,實在是惡毒至極。 儘管大家都是農民,但是他們都知道讀書的重要性,不然也不會每天起早貪黑的賺錢,不就是爲了讓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嗎?

只有葉大河夫婦因爲管不住自己的孩子,導致葉威三人現在變成這樣,葉大河夫婦兩人爲了好面子,才說什麼讀書沒用,不如早點出去打工來錢快。

“過分,實在是過分了!”有人說道。

“就是,當初人家求到你的時候,你怎麼不說親戚就該幫一把?現在人家靠自己本事有錢了,爲什麼就非得幫你們?”

“這家人的想法真的搞笑,說出去都要讓人笑掉大牙。”

“……”

楊春嬌臉色變了,但事到如今,楊春嬌已經沒有了後退的路子。

“哼,說的這麼多,還不就是爲了掩蓋你眼紅我們的事實!”

楊春嬌喊道:“你不想借錢給我們,是怕我女兒嫁到了有錢人的家裏!你就是眼紅我們家有這個機遇!”

“眼紅?也就是你們這些井底之蛙纔會覺得我會眼紅你們了。”

葉文昊冷笑一聲:“且不說你女兒能不能嫁到人家家裏去,就算是真的嫁過去了,人家的錢還是人家的,你以爲你女兒過去了,人家的錢和家產就成了你女兒的了嗎?做你的青天白日夢!”

“另外,我現在爲什麼還要眼紅你們?我才大一就已經開創了公司,現在純利潤就有幾十萬!眼紅你們?你們有這個資格嗎?”

話音落下,全場寂靜一片。

大家都給葉文昊說的幾十萬給嚇住了。

特別是楊春嬌一家人,他們本以爲葉文昊開個公司,一個月能夠轉個幾萬塊錢就很厲害很牛逼了。

結果沒想到葉文昊居然能夠賺幾十萬!

咕嚕。


葉璇嚥了咽口水,眼紅至極,嫉妒到了發瘋!

如果這一刻給葉文昊跪下能夠和葉文昊交好的話,葉璇會毫不猶豫的跪下去。

葉威和葉勁兩人徹底懵了,他們根本不知道幾十萬的概念。畢竟他們這麼多年來,每個月只能拿個兩三千塊錢。

在他們的印象中,只有那些大老闆才能月入幾十萬。

那豈不是說,葉文昊成了他們眼中的大老闆?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春嬌纔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那……那你有錢了,不是更應該幫助我們嗎?你一個月都能賺幾十萬,借給我們三十幾萬對你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說到這裏,楊春嬌忽然覺得自己這個理論十分站得住腳,是如此,她底氣又足了!

“你一個月都能賺幾十萬,你都不肯借一些錢給我們,你這種人還有人性嗎?還是親戚嗎?”楊春嬌嘶喊道。

葉大河也嚷嚷起來:“我是二伯啊!是你父親的親兄弟!對待親戚你都能夠這麼冷血,你對其他人還會有人性?”

葉文昊冷冷一笑:“我還是那句話,我有錢沒錯,但不關你們什麼屁事。”

“還想着用親情綁架和道德綁架對付我?上次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 冰山女總裁的至尊兵王 ?你們看清楚自己什麼段位了嗎?”

“另外,我不借錢給你們,主要是因爲你們人品太差。我爸之前借給你們的錢,你們還過嗎?欠的錢到期不還也就算了,還敢過來繼續借錢,還要買房?”

“我看你們是完全沒有把欠我爸的那些錢放在心上!你們就像刷着無賴,打算再也不還錢!什麼等你女兒嫁到有錢人家裏之後就還錢,我敢肯定,要是你女兒真的嫁到有錢人家裏去了,你們幾人只會更加無恥,徹底六親不認!”

葉文昊把話說得很露骨了,在場的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夠分辨是非。

當然了,大家也都更加的看清楊春嬌一家人的無恥嘴臉。

“文昊說得對!”有人喊了起來。

“文昊說得太對了,老子早就看這一家人不順眼了!他們自己就是最大的無賴,還整天說着別人的壞話,將自己當做老好人!”

“媽的,葉大河,你欠我的那幾百塊錢什麼時候還?欠了一年了!”

桃運兵王 還有我的兩百!”

“楊春嬌,別以爲我不知道是你拿走了我們家的鋤頭,你以爲你換了個柄我就不認得了嗎?文昊說得真的沒錯,你們一家人都無恥!”

“葉威葉勁,上次我家遭賊了,就是你們兩個人摸進去的吧?媽的,我家窮成這樣了你們也下得去手?我借錢買的柴油機還沒用你們就給偷走了,你們還是人嗎?!”

“畜生!葉大河一家都是畜生!”

“這麼多年,誰沒有看清你們的模樣啊?還整天裝的自己很高貴,其實最下流的就是你們家!”

“……”

大家一言一語的罵了起來,再也不顧什麼擡頭不見低頭見。

這種程度,說是大家當面戳葉大河一家人的脊樑骨也不爲過了。

正所謂衆矢之的,也莫過於此。

在場足有幾十號人,大家一起罵起來,葉大河一家人縱使嗓門再大,也無力反駁了。

“哼!丟人現眼的東西!”葉仲泉狠狠的罵了一句,隨即轉身就走進房子裏面。

葉文昊的奶奶也是徹底絕望,搖了搖頭,轉身進屋。

葉文昊一臉冷漠的看着葉大河幾個人,發現自己真的一點可憐他們的感覺都沒有。親戚做到這份上,實在是難得了。

只能怪葉大河一家人造孽太多,怨不得誰。

不過事情漸漸的不可控起來,因爲葉大河他們不服氣被罵,還在頂嘴,依舊是一副無賴的嘴臉,硬着頭皮就說自己沒欠錢之類的。

最終有人怒火沖天,抄起傢伙就砸過去。

有人帶頭就有人跟上,最後變成幾十個人攆着葉大河五個人跑。

楊春嬌大喊大叫,哭的跟頭豬一樣。

葉文昊從頭到尾都在漠視,直到一根菸抽完之後,這才轉身進屋。

不出意外的話,今晚之後,葉大河一家人再無法在村子裏待下去。


這就是自己作死的下場。

而就在葉文昊轉身之際,系統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容忍無恥行徑、揭露親情綁架和道德綁架,技能點+50】

葉文昊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不過是懟了自己看不慣的人而已,居然還能得到獎勵。

葉文昊想了想,最終明白了。

這個鋼鐵直男系統不僅僅是針對女性,還包括了社會上的各種陋習和不公。只要葉文昊去揭露了這些,或者說去解決了這些,甚至是懲罰了想葉大河那樣的人,系統都會給予獎勵。

直男是什麼?

直男就是看不爽的就得去說去阻止,不帶慣着的! 葉大河一家人被趕到了山裏面藏了起來,知道深夜纔敢抹黑回到自己的房子裏。

惱怒、不服、恥辱等所以負面情緒都在他們的心裏爆發,但楊春嬌和葉大河兩人已經是徹底無力了。

他們兩人在房間裏面哭了起來,對於現狀無可奈何。

他們可憐嗎?

或許吧。

但正是應了那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而至於葉璇三姐弟,則是慢慢的不服。

“這口氣我咽不下去!哪怕是是死,我也要弄他!”葉勁咬牙切齒的說道。

葉威咬着牙,掏出手機給自己的那些所謂兄弟打電話。

……

天矇矇亮的時候,葉家外面突然傳出了一道打砸聲。

當葉文昊等人出來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己那輛車被砸的稀碎,玻璃渣子掉一地,四個輪胎也被扎破,引擎蓋都被砸的變形了。

另一邊是葉勁等十幾號人,一個個手裏領着木棒。

葉威站出來衝着葉文昊喊道:“CNMD,你搞臭了我們,你也別想好過!老子今天不僅僅要砸你的車,還要廢了你!”

“給我上!”

十幾號人就這麼衝了上來。葉文昊擡腳就要迎上去。

“文昊,你別去!”陳麗梅一臉擔心的拉住葉文昊。

葉文昊笑着擺手,“媽,沒事的。”

“爺爺,把我媽帶進去,相信我。”

葉仲泉點了點頭,直接拉着陳麗梅還有葉文昊的奶奶進去了。

“爸,你也進去吧。兒子長大了,有能力保護你們。”葉文昊笑道。

葉青城也笑了起來:“好,爸爸相信你!”

與此同時,葉文昊動了。

怒火瞬間爆發, 重生之至尊千金 ,反手給了葉勁一巴掌。葉勁人還在空中,葉文昊的橫踢已至,葉勁直接倒飛而出,叫都叫不出來。

葉文昊沒有停留,一手抓着葉威那紅腫的臉頰,不管葉威的慘叫,就盯着葉威的雙眸:“你們惹了不該惹的人!”

葉文昊一膝蓋撞在了葉威的腦門上,葉威當場暈死過去。

半分鐘之後,十幾個混混全都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聽到聲響的鄰里們都有已經走了出來,當他們看到葉文昊站着而葉威等人躺着的時候,都愣住了。

另一邊,葉璇正帶着她的姐妹們過來,她們一個個趾高氣昂,可是當她們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停了下來。

“葉…..葉璇,你該不會是叫我們來打他吧?”有一女的顫顫巍巍的說道。

葉璇也愣住了,她嚥了咽口水:“他,他怎麼這麼能打?”

葉璇感覺自己見鬼了,當年那個遇上打架只敢躲着走的葉文昊,今天居然一個人幹趴了十幾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