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當然答應了,心裡那股『受寵愛』『受重視』的感覺,讓她很是喜歡。

「好~」

「那我們拉勾。」

「怎麼拉勾啊……」

「這樣……」

於是元嘉和梔子相互伸出小指頭,在屏幕前輕輕勾了一下。

像是勾到了心裡去了一樣,手指頭酥麻酥麻的……

不知不覺,兩人又聊到了十一點多。

快穿系統:陪我一起穿 「我今天的故事講完啦,到你唱歌給我聽,然後我們就睡覺,等明天見面。」

「嗯嗯!」

梔子苦惱道:「可是我不知道唱什麼歌。」

「那唱這首,我教你……」

元嘉便教梔子唱這首歌,梔子的藝術天賦很不錯的,學了兩遍就會唱啦。

只是歌詞太甜了,元嘉看著視頻里的她,她就很不好意思,臉紅紅的。

月亮彎彎~綿綿綿綿纏纏~

果汁分你一半~愛相互分擔~

長路漫漫~磕磕磕磕絆絆~

果汁分你一半~愛相互扶攙~

今晚多麼美滿~

約會相當浪漫~

一邊唱的時候,梔子腦海里也浮現出歌詞的那個畫面來,俏臉紅撲撲的。

腦補、再腦補……

彷彿在一個春意盎然的午後,她和元嘉坐在一片柔軟的草地上,她輕咬著吸管喝著酸酸甜甜的果汁……

然後她把手裡的果汁分給元嘉。

腹黑冷少蛇蠍妻 可是……

可是這壞傢伙!

他直接對著她咬過的吸管親上去,咕嚕咕嚕地喝果汁!

啊!

再也不給你分果汁啦!

.

.

(今天坐公交時遇到一個超乖的小朋友,心情不錯,更兩個甜甜的大章~) 感謝隨風大佬的白銀萌打賞,讓我也能洋洋得意地寫出來這種特殊的單章……

實話說,隨風大佬的白銀萌是我沒敢想的,開書之前當然有幻想過,也會有人給我打賞盟主、白銀等等。

可隨著書慢慢寫,後來經歷了上架的收訂比大跌,甚至連目前的二十四小時追訂都掉到了一千五,幾乎連得到精品徽章都很難的時候,萬萬沒想到……

打開起點讀書,看到一則白銀萌飄過的消息,我隨意瞥了一眼……

嗯?

嗯?!

這尼瑪好像是我的書啊。

然後趕緊打開書頁去看,果然發現多了一隻野生的白銀大盟。

一時間情緒複雜。

激動,很是激動,畢竟是寫書以來,被我成功捕獲的第一隻野生白銀萌,還活蹦亂跳的呢,味道那是相當的好吃。

然後看了看隨風大佬的粉絲值,看看大佬的看書記錄,發現隨風才看到幾十章,都還沒看到上架呢。

於是情緒更加複雜……

完蛋了,隨風大佬要是再看下去,會不會對我的書很失望,會不會覺得這個百萬打賞虧了啊,他只看到了前面好的部分,或許後面他不喜歡呢,我的書真的配這種超大額的打賞么……

諸如此類的糾結不斷在心頭冒出來。

我並不是心理諮詢師,甚至連心理學專業的學生都不是。

相反,我還是一個有一定程度的抑鬱和社恐的人,我連自己都照顧不好自己,還在書里教別人怎麼治療。

看過我上本書貓大王的同學也都知道,百萬字的書下來,出場的人物都不到十個人,我是真的很不擅長寫跟人打交道,於是劇情和場景就變得非常狹窄,整部貓大王基本都是在家裡的範圍。

元嘉也是,到現在也沒有幾個出場人物,劇情線單一,平淡如水。

每次寫比較重要的案例時,都需要費很大的精力,比如梔子的病例、王雅琳的病例、江詩韻的病例,我也時常把自己的經歷糅合進去,我自認為是寫得比較深的,也夾雜了很多的私貨。

可是上架后,訂閱蹦了,看到不少書友反應,說『太壓抑了,看得好累,太專業了,看不懂,不想看這些,劇情太慢了,太扯了,能直接寫結果嗎,過程我都是直接跳的,這本書放下就撿不起來了』

因為劇情缺少衝突,很是平淡,所以罵的人其實不多,但也有不少差評,大家之所以沒看到,是被我刪了,我覺得對喜歡這本書的同學來說,差評無疑是影響自己閱讀心情的。

但我能看得到,而且不少差評也確實是有道理的,換做是我自己,我也不想看壓抑的內容。

於是我苦思冥想,想要尋找一個很棒的解決之道,能很好地兼顧事業線,又能讓大家看得開心。

但是對心理醫生這個職業來說,心理問題哪裡有不壓抑的呢,只有更壓抑更黑暗……

我就掉進了一個死胡同里,怎麼都想不出來。

大家喜歡吃糖,我也喜歡寫糖,那就多寫點。

寫梔子和卉卉時,我是開心的,我也很喜歡寫,後來也不去看後台數據了,包括不少同學的打賞也都沒看到,對此跟大家說聲抱歉。

後來我自己也在想,人生應該也是有劇本的,就像我敲著鍵盤,寫下元嘉的一生,那我怎麼不嘗試寫一下自己的人生劇本呢。

像元嘉一樣平靜淡然,自足上進,溫柔堅定。

溫柔有很多種,可能是春風、可能是盛夏、可能是冬雪,可能是別人眼中的我,也同樣可能是我眼中的我。

上架之後,我把之前的幾章存稿都廢棄掉了,開始重新規劃。

如果咱們這本書是短篇的話,我可以寫得很好,很順手。

就寫元嘉如何治癒梔子,然後幸福一生,我很擅長寫短篇,包括貓大王以前,也有不少的小劇場。

或者每一個病人單獨寫成一個短篇,一個獨立的故事,有點類似解憂雜貨鋪的那種行文。

只可惜在網文行不通,就連元嘉在系統的體驗課程這種小劇場,也很多同學跳過不看。

按照我設想的劇情發展的話,咱們這本書不會寫得很長,估計五六十萬字左右就將要完結。

也可能是我最後一本長篇了。

字數雖然不多,但大家放心,這本書唯一的主線,就是情感主線,我一定會把這條線寫好,才會完結的。

隨風大佬看到這兒,肯定一拍大腿:混蛋!打賞太急了!被坑了個白銀萌!

哈哈,真的很感謝大佬的白銀打賞啊,雖然寫書時間不長,但也有一些可以拿出來吹牛的成就了。

心情複雜,無以言表。

同樣很感謝其他同學的打賞、訂閱、投票支持。

謝謝!! 已經是第三次和元嘉見面了。

許南梔不再緊張,或者說此時此刻的緊張,只是源自於小女生見心愛的男孩子時,那種帶著羞怯的緊張和期待。

周日這天一大早,許南梔便起床整理她看過的那些書籍。

因為昨晚答應了元嘉要給他書嘛,但是又不知道給他什麼書才好。

就把自己最喜歡的那幾本拿了出來。

她文化程度也不高,深奧的書籍也看不來,平時看得大多是一些比較暢銷的書。

啊,還有這兩本初中時候看的言情……

要不要給他看呢,總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於是梔子就把這兩本言情塞回到了書櫃里。

那時候的言情很多讓人臉紅心跳的描寫呢。

絕對、絕對不能給元嘉看!

零零散散的各類書整理出來十本,她便像搬磚一樣搬到了小亭子的石桌上放著。

屋裡屋外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天氣又悶熱,梔子都出汗了。

天空有些灰濛濛的,看起來像是要下雨。

梔子不想下雨的,細細的眉頭微皺,時不時跑到陽台看看有沒有下雨。

她不是擔心元嘉下雨不來見她,而是怕下雨了他出行會不方便吧。

中午簡單吃了個午飯,她就準備煲糖水,煲的是番薯糖水,做好之後放到冰箱冷凍,等元嘉來的時候拿給他喝。

時間過得很快,十二點半的時候,梔子就洗了個澡,換上好看的裙子,簡單地打扮一下,然後一點二十分就來到涼亭這裡,乖乖地等著元嘉過來。

……

院子起了風。

花圃的花兒都開了,風便帶來香甜的味道。

還有一些濕潤的泥土氣息。

隨著第一滴雨從高空落下,擊打在綠葉上,碎成一朵小花,更多的雨便淅淅瀝瀝地落下來了。

聚寶樽 這是梔子第一次在下雨天獨自呆在院子當中。

雨勢雖然不大,但在涼亭中的她卻依舊有種孤零零的難受感。

母親撐著傘過來了。

「梔子,下雨啦,要不進屋裡等吧?」

「不要……」

梔子倔強地搖了搖頭,說好了要在小亭子等他的。

「那我陪你一起等。」

「我…我會不習慣的啦…沒事的…亭子不漏雨…也不大…」

白妍沒辦法,只好留下來一把傘,自己在門廊處看著她。

梔子其實很想回屋裡的,她已經適應了陽光下的院子,這種雨天當中,她呆在院子里時,心裡頭難免會有一種恐懼感。

但依舊咬牙堅持著,不斷地告訴自己,如果連這都做不到,那還怎麼出去跟元嘉生活。

她就這樣想著,即便臉色有些發白,秀髮也被風出來的水霧濕潤,卻也沒有離開小亭子半步。

燕子順滑地從天空的雨絲間劃過,落到她的窗台上,這種程度的雨對燕子造成不了困擾,梔子便看著它們,心裡不知不覺平靜了很多。

待到兩點鐘的時候,雨更大了一些。

天色變得暗暗的,她耳邊便只聽到雨滴落在樹葉上的聲音、落在屋檐上的聲音、落在青石板上的聲音、落在錦鯉池水面上的聲音……

梔子的目光有些出神,獃獃地看著院子門口。

像大雨天里等待家長來接的小朋友一樣,其他小朋友都已經回家了,只剩她自己在雨中等待著,夜幕即將降臨的那種孤獨感。

……

期待中,元嘉出現了。

他撐著一把灰色的大傘,雨滴打在扇面上,匯成水流,順著扇骨流下,滴滴答答地落在他腳邊。

潔白的鞋面上,沾染了泥水的斑駁痕迹。

只是他仿若未覺,似乎這場雨對他帶來不了任何的困擾。

他微笑著,透過雨幕,遠遠地看著亭子里的梔子。

像是陽光。

讓梔子在一瞬間感覺到了溫暖和光亮,好像雨停住了一樣。

於是便像終於等到了家長來接的小朋友那樣,忍不住鼻子一酸,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喉嚨像是有石頭卡住,發出悶悶的聲音:「你……你怎麼才來接我啊……」

「元嘉……」

梔子站了起來,有種忍不住朝他撲過去的衝動,不過還是矜持了下來。

於是大步朝他的方向跑去,好像忘了正在下雨呢,就這樣從亭子里跑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