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眼彎彎的,笑得春風和煦,陽光明媚。

白果請吃飯,但她沒想到林芒這麼不客氣,直接大手一揮選了周邊最高檔的烤肉店。

……

白果:笑死,但笑不出來,小丑居然是我自己?

【大悲咒.jpg】

「嘗嘗嗎?很好吃的。」林芒烤好一片肉,笑盈盈地加到白果面前的碟子里。

挽了挽袖子,但因為手上不太方便半天沒弄好,於是挑眉伸到白果面前。

地鐵,老爺爺,看報紙,懂?

他怎麼敢的啊!

「不幫一下忙嗎?」林芒笑著問,帶著點蠱惑的意味。

白果在想裝做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也只能撐著笑扯過他的手,把袖子使勁往上一擼,「好了!」

然後憋著一股氣把肉塞進嘴裡,彷彿咀嚼的是林芒的肉。

林芒卻慢條斯理地烤著肉,線長如玉的手在燈光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斯文,眼睛看著白果的眼睛,痴迷一般,迫切想將那雙眼睛挖出來,據為己有。

至於地下室那些收藏品,比起眼前這個,倒是不值一提了。

那他何必去舍大保小?

白果被林芒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伸手去拿了片生菜,便有服務員上來一份冰粉。

「你點的這個?」

「嘗嘗看,解膩。」林芒這算是承認了,擦了擦手便盛了一勺到白果嘴邊。

白果這次長了個心眼,往後退了退,「我生理期,不能吃涼的。」

「這樣嘛……」林芒若有所思,轉而自己吃了,「那就先吃這些吧,不夠的話,再點。」

合著不是他掏錢!

一頓飯吃得林芒眉開眼笑,就差在臉上寫上「我很開心」四個大字了,白果看了看簡訊上提示的不足兩千的餘額,長嘆一口氣。

下午逛的園林風格都是國外的,從東南亞到西方國家,林芒居然也能時不時的和白果探討一下每種風格之間的差異和共同點,說起來頭頭是道,頗有自己的見解。

「國內園林因為不同的地理位置,依附著不同的地理氣候,人文歷史,南北各地的園林都是各有特點。整體來說,因為歷史沿革的原因,園林一直是文人詩人,大家貴族情感寄託的一種表現,國內的園林發展追求的更多的是寫意,這和國畫如出一轍,重寫意,重留白。」林芒對白果道。

「確實是這樣。但是歐洲園林的話,更講究建築的規則,排列的嚴謹。而日本則會更注重小巧精緻。相較之下,東南亞的園林則充分結合了熱帶的氣候,展示的更多是一種張揚熱烈的風情。」白果瞥了一眼林芒,將拍好的照片和筆記整理了一下,確定沒有遺漏。

這和真正的林芒完全不一樣,對藝術的那種認真專註和執著,以及眼裡的狂熱都是藏不住的,像光一樣。

「我們回去嗎? 第二次,反而變得沒有第一次那麼乾脆,甚至更加猶豫。

貝瑤捏緊手心,忽然問:「能告訴我你手上為什麼會有針孔嗎?你……真的吸du了?」

葉旭眸光沉沉的凝視著她,身子向前,雙臂撐著桌面,「剛才那句話如果不敢再說,我就權當沒聽見。」

她呼吸一滯,明顯感覺到他神色都冷了下來。

但他動作依然溫柔,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最後停在她的臉龐,「乖一點,回去等消息。我會沒事的。」

貝瑤說不出話了。

「時間不多,但接吻應該剛剛好。」葉旭朝她勾了勾唇,又偏頭看向角落裡的攝像頭,淡淡道:「各位不想看的就閉上眼。」

話音落下,葉旭驀地站起來,俯身下去,單手撐著桌子,另只手去扶著貝瑤的臉,狠狠吻了下去。

與其說吻,不如說是在用盡撕扯啃咬,像是夾雜了某種躁動的情緒。

唇齒碰撞之間,血腥味很快瀰漫在兩人的鼻息間。

貝瑤咬了回去,卻引發他沉沉笑意。

與此同時,正監控著室內的值班人員清了清嗓子,掩飾著眼裡的尷尬,問身旁的頭兒,「這樣好像有點不合規矩…」

那人原本盯著屏幕里發獃,這會兒聽到下屬問,他忙回過神,咳了聲:「罷了,時間不多了,他們也不敢亂來。」

「……」

「聽出什麼關鍵信息沒?」他又問。

下屬想了想,「我只聽出女孩似乎想要和他分手,但男生不樂意。其他的……倒也沒什麼。」

那人看著裡面吻得難分難捨的人,剛猶豫著要不要派人去喊停,就看見那女孩忽然推開了葉旭。

貝瑤抬手擦去唇角的血,對上他陰晴不定眸子,下定決心道:「你剛才沒聽錯,我就是要分手。這回是認認真真的說分手。」

「理由呢?」葉旭坐下來,長腿交疊。

「阻礙太多,心結太多,彼此信任也不夠多。」貝瑤快速列出這三個理由。

「我不覺得這不是不可以解決的問題,你好好冷靜一下再來和我談吧。」葉旭似乎感覺只是在鬧脾氣。

「我現在很冷靜。葉旭,我是想清楚了才來找你的。」貝瑤說著,又提起另外一件事,「還有,我不知道你對葉鈞和我的關係是否有過了解,他曾經是我的養父,也虐待過我,所以最開始接近你有一部分是想報複葉鈞。」

「嗯,略有耳聞。」他輕輕點頭,「不過你後來還是喜歡上我了,所以這兩件事情並不衝突。」

「……」

「還有什麼要說的?」葉旭耐心的看著她,「時間不多了,我覺得等我回家再說這些事情也不遲。」

她的反應太出乎她的意料,一時讓她覺得自己就是個無理取鬧的小孩,而他是一旁看熱鬧的家長。

門外的人再一次開門提醒她。

貝瑤站起身,這一次目光堅定許多,對他道:「我不想待在帝都了。所以…我很快就會離開。就這樣,你多保重。」

說完,她沒再去看他臉上的表情,快步走了出去。

葉旭看向空蕩蕩的門口,安靜了兩秒,驀地站起身想要往外沖。

「遲貝瑤!!!你他媽再敢走我就敢掐死你!!!」他近乎大聲嘶吼道,氣得額頭到脖子上的青筋血管都彰顯出來。。 傅亦寒才搬出去住沒幾天

傅家卻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產生了極為爆炸的效果。

原本應該死去的人重新出現,不知為何就傳了出去。

傅子琛兄弟現在忽然得知他們的媽媽並沒有死,而且還有一個小妹妹就在媽媽身邊……

兩人對視一瞬,握緊了小拳頭。

如果不是自己太小,傅子琛立刻就想飛奔跑去媽媽身邊了。

可從傅母和傅雨萱的對話中聽出來,好像她們對於他們的媽媽不那麼友好。

尤其是姑姑……

在說到他們媽媽的時候,傅雨萱總是咬牙切齒義憤填膺的,

奶奶的反應,貌似也不太喜歡他們媽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兄弟二人疑惑,商量了起來。

「哥,不管是不是真的,咱們去找找媽咪和妹妹吧?」

「那,我們要不要和奶奶說一聲?」

傅子琛也很想知道,他們的媽媽到底在哪裡,長的什麼樣。

可他的性格略沉穩一些,不會像傅子涵似的,只要心裡不高興,說走就走了!

「雖然我也不喜歡傅雨萱,可我覺得應該告訴奶奶,

不然的話,我們就這樣走她一定會擔心。」

傅子琛又講道。

他這話立刻惹的傅子涵不悅,道,「不可以!」

「為什麼?」

「因為,哎!」傅子涵作出一副大人的模樣,把手背到了身後去。

「不可以告訴她們!」

傅子涵說道:

「因為今天我聽奶奶說,絕對不能讓我們知道,害怕我們去找媽媽,就不和她親了!」

「所以如果她知道我們要去找媽媽,肯定不會同意的!」

「這……」

傅子琛聽到這個話,也是覺得很為難。

因為在奶奶和爸爸的眼裡,他一直都是個懂事聽話的孩子。

像偷偷的離家出走這種事,只有傅子涵才會做出來,他才不會!

甚至他還會幫助爸爸訓斥弟弟。

「哥,你到底去不去?」

傅子涵看他猶豫起來,生氣道:

「如果你不願意去,那我就自己去找媽媽了!」

「如果我要是找到媽媽和妹妹,我就不回來了,

我不喜歡待在這個家裡,反正現在爸爸也走了!」

傅子涵說著就要走,傅子琛看到也著急了。

「走就走!」

傅子琛心一橫,索性就帶著弟弟一起走。

他們兩人並不缺錢,平時大人給的零花錢根本就花不完,大搖大擺的就離開了傅家。

兩人裝作出去玩的樣子溜出去,跑到門口就叫了輛計程車一坐,搞定!

「子涵,你知道她們住在哪個別墅嗎?」

「知道,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