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只是輕聲冷笑,沒有說話,顯然是默認了。

「海老哥,我現在就上樓打斷那小子的手,此人如果出手的話,你幫我擋住他!」

秦震忽然轉身看向大門之外。

「嘿嘿,秦老弟放心好了。」一個三十來歲的魁梧大漢走入大堂,此人血氣旺盛,非常強大。

幾乎在魁梧大漢走入大堂的時候,秦震和其餘二十幾個煉體境第五重武者同時蹬地而起,眾人只見黑影翻滾,秦震等人就落在了三樓的走廊上。

顯然,秦震等人想一間間房間的尋找葉峰。

忽然,一間房間的門打開,一個少年走了出來,這個少年正是葉峰。


「小雜種,你終於肯出來了!」秦震身邊,那曾經被葉峰打趴下的紫岩衛怪笑起來。

「怎麼,難道你們上次還沒被打夠,所以這次專程來找我,好讓我再打你們一次?」葉峰冷笑。

聞言,中王殿的人臉色齊變,其餘眾人也是暗暗震驚,這小子居然敢說出這種話來。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聽到葉峰的話,秦震暴怒,突然出手,祭出長矛,殺向葉峰!

眾人只見一道血色殘影飈射向了葉峰,根本沒有看清楚秦震的身影,更沒有看清秦震手中的長矛。

轟一聲巨響,震耳欲聾,整個人醉月樓都為之震動。

眾人凝目看去,秦震居然從三樓倒飛而下,轟一聲落在了大堂中央。

所有人都看向了葉峰,葉峰手持木劍,穩穩站在原地,顯然,秦震是被葉峰一劍震落而下的。

中王殿的人紛紛色變,秦震已經修鍊了四個內臟,實力驚人,現在居然被人一劍震飛了。

驀然,葉峰蹬地一躍,身子越過走廊欄杆,如大鳥般撲向了秦震,運轉血氣,一劍劈向了秦震,奪命十三劍第三劍,天外一劍!

木劍之上散發出耀眼之極的血氣,使得整個大堂都被血色光芒籠罩,這一劍之威,實在驚人!

那被秦震稱為「海老哥」魁梧大漢臉色劇變,急忙縱身撲殺向葉峰。

可是就在這時,柳擎忽然從三樓飛下,一拳轟向了魁梧大漢。

魁梧大漢臉色一變,只能出拳反擊,轟一聲巨響,柳擎和魁梧大漢同時往後飄了幾丈,落在地上。

幾乎同時,又是一聲「轟」的巨響傳遍整個醉月樓。

眾人凝目看去,原來是秦震往後急退,同時用長矛架住了葉峰的木劍。木劍劈在長矛上的力太大,秦震被震得倒退了十幾步,每步都會在地面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後退十八步后,秦震終於支撐不住,吐出了一口血,軟倒在地。

眾人仔細一看,秦震的虎口居然已經被震裂了,兩隻手掌儘是血,耀眼之極。

看到葉峰兩劍擊敗了秦震,醉月樓內的人無不震驚。

「葉師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呼延龍等人咽了咽唾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月姬的眼光果然毒辣……」柳擎深吸口氣,其實他的心中也很震驚。

「青木堂和大葉部有這麼厲害的劍法嗎?」張魯等人在短暫的震驚后,忽然疑惑。

就在這時,葉峰轉身看著三樓中王殿的人,淡淡說道:「你們不是說想要我一隻手嗎?」

中王殿的人紛紛色變,不敢多說什麼,連秦震都不是葉峰的對手,他們豈敢動手?

「小子,你可知道秦老弟的大哥是誰?」那個被稱為「海老哥」的魁梧大漢忽然冷笑。

葉峰轉頭看著魁梧大漢,沒有說話。

「秦老弟的大哥是中王殿的副堂主之一,你傷了秦老弟,誰也救不了你!」魁梧大漢再次冷笑。

「你的意思是說,只能讓他打傷我,不能讓我傷了他?」葉峰忽然笑了。

「哼,你只不過是青木堂的外門弟子而已,秦老弟要你一隻手臂,你又能如何?」魁梧大漢冷哼。

「我不能如何,如果他想要我一隻手,我最多斬他四肢而已。」葉峰淡淡開口。

聞言,不少人暗暗震驚,這個少年如此強勢,恐怕會徹底得罪中王殿,倒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魁梧大漢聽到葉峰的話,眼中閃過驚人的殺機。

眼看魁梧大漢即將出手,三樓那些中王殿的人紛紛飛了下來,其中一個青年說道:「海老哥,秦大哥受的傷似乎很重,我們還是先帶秦大哥回去吧。」

「小雜種,就讓你多活幾天!」魁梧大漢冷笑,轉身就想抱走秦震。

「我說過,他要斷我一臂,葉某人就要斷他四肢!」

一聲霸道無比的冷笑聲傳遍八方,一道人影閃電般掠到了秦震身邊,劍光一閃,秦震的手臂瞬間被斬斷一隻。

就在葉峰要斬秦震的第二隻手臂的剎那,那個魁梧大漢救下了秦震。

「小雜種,你快點替自己買好棺材吧!」魁梧大漢冷笑一聲,抱著秦震飛出了大堂。

不少人看向葉峰,心想,此人得罪了中王殿的紫岩衛,以後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儘管神力境以上的武者不能出手,可是如果人家派煉體境第六重的人來,你一個煉體境第五重武者怎麼可能逃得掉?

他們並不知道,葉峰壓根就不怕別人來偷襲他,天魔水仙可以輕鬆擊殺煉體境第六重武者,即使煉體境第七重武者也是如此。 秦震等人走後,葉峰又回到了練功房,繼續練拳。

與此同時,紫岩宗府上,那叫李嚴的紫岩衛剛剛收到消息,葉峰根本沒被毒死,而他派去的人已經下落不明。另外,他還得到消息,葉峰居然重傷了秦震。

「莫非他身邊有什麼高人不成,否則他怎麼可能發現我下的毒?」李嚴皺著眉頭,自語起來。

短暫的疑惑后,李嚴忽然笑了起來:「縱然他身邊有高人也無所謂,現在他傷了秦震,以秦洪的脾氣,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又何必出手。」


……

紫岩宗府另外一間房間內,充滿了刺鼻的藥味,秦震就躺在床上,他的手臂已經塗抹了葯散,可是斷臂已經無法接上。

除此之外,房間內還有三個人,一個正是那被稱為「海大哥」的魁梧大漢,另外一個和秦震有幾分相似,年紀大概三十齣頭,氣質沉穩,不怒自威。

最後一個人是個身材瘦小的紫岩衛,面黃肌瘦。他雖然只是煉體境第六重武者,可眉宇間卻充滿了傲氣。

「李藥師,我弟弟的手還能接上嗎?」那個氣質沉穩的男子問道。

「二公子的手……只怕……」李藥師輕嘆,原來,那個氣質沉穩的男子就是秦洪!

其實,這個被稱為「李藥師」之人,真名並不叫「李藥師」。「藥師」是對煉藥師的尊稱,煉藥師由於善於配製葯散,所以很受人尊敬。

一般而言,葯散根據藥效的高低,品質的優劣,被分為九星,煉藥師的品級自然也隨之被分為九星。眼前這個李藥師是個六星煉藥師,他甚至可以用妖丹為主料配製「妖丹散」,供人吸收煉化。

「葉峰!」秦洪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

「海老弟,你可以跟我說說當時發生的事嗎?」李藥師忽然看著魁梧大漢。

「李藥師客氣了。」魁梧大漢不敢怠慢,當即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李藥師。

「十幾歲的少年,居然能兩劍擊敗令弟,實在有些不可思議。」李藥師看著秦洪,臉色微變。

秦洪知道他的弟弟實力如何,能兩劍擊敗他的弟弟,至少也要煉體境第五重大圓滿。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居然是煉體境第五重大圓滿,這讓他有些難以想象。

「他也是來參加外門大比的,我們不如看看他的對手是誰,如果有我們中王殿的人,我們可以……」說到這裡,魁梧大漢抬起手掌,做了個砍頭的動作。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去安排,我不要那小子的命,我要讓他終身無法修鍊!」秦洪冷聲吩咐。

「是,魁首!」魁梧大漢恭敬退出房間。

紫岩衛分為很多個紫岩衛隊,其中,某個紫岩衛隊的隊長被其他紫岩衛尊稱為「魁首」。

……


這個時候,葉峰還在練功房裡面修鍊,他的心臟,肝臟,脾臟都已經修鍊至大成。天魔水仙為他準備的葯浴效果驚人,當然,如果沒有天魔水仙傳授他的運氣法,他的修鍊速度也沒這麼快。

「憑你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殺死神力境妖獸,可你身上怎麼會有神力境妖獸的妖丹?」天魔水仙好奇的問道。

葉峰笑了笑,把得到妖丹的經過告訴了天魔水仙。

聽完葉峰的話,天魔水仙嬌笑道:「你小子還真是不怕死。」

「對了,你殺了那麼多妖獸,應該也有不少妖丹吧?」葉峰忽然問道。

「就算我給你你也煉化不了,因為我殺死的大部分都是鍊氣境妖獸。」天魔水仙笑了笑。

葉峰笑著聳了聳肩,他早就料到天魔水仙會這樣說了。

沒有跟天魔水仙繼續閑聊,葉峰又開始了修鍊,這次他修鍊的是「逍遙遊身掌」。

這套掌法他已經修鍊到了第一重,敵人視之如九人的境界,接著來,他要嘗試敵人視之如十八人的境界。

整個練功房內,到處都是葉峰的身影,開始時只有九個人影,爾後增加一個,隨後再次增加……

幾個時辰后,葉峰已經可以幻化出十四個幻影,已經遠遠超越了第一重境界,卻還達不到第二重要求。

就在葉峰想繼續修鍊的時候,天魔水仙忽然笑了起來:「你已經修鍊了一個晚上。」

葉峰不禁笑了,提著木劍走出了練功房,今天他還有六場比試。應該說,如果他能贏下前三場,後面三場就不用參加了。

很快,葉峰和小莫愁等人離開了醉月樓,來到了昨天比試的廣場。

小莫愁和柳擎等人去了觀戰台,葉峰、寇爽、蒙田則去了各自的比武戰台。

葉峰來到戰台下的時候,戰台上早已經有一個人,這個人身材魁梧,外貌粗獷,背負戰刀。除此之外,葉峰的另外五個對手也都來了,個個人高馬大,彪悍無比。

葉峰提氣縱身而起,落在了戰台上,凝目看著背負戰刀的大漢,此人是戰刀堂的人,叫做申羽羊!

「小雜種,要不是因為你的話,我兄弟也不會失蹤了,今天你休想活著走下去!」申羽忽然獰笑。

葉峰聞言目光一閃,此人想必是申公寒的大哥。

「小雜種,我兄弟到底在哪裡?」申羽羊步步走近葉峰,氣勢逼人。

「你若想見你兄弟的話,我可以送你一程。」葉峰冷笑。

「莫非我兄弟真的已經死了。」申羽羊臉色劇變。

「你還不算太蠢。」葉峰冷笑。

申羽羊臉如寒霜,忽然祭出戰刀,全身血氣暴漲,蹬地一縱,閃電般殺向了葉峰!

葉峰沒有退後,也沒有祭出木劍,他的身子一斜,避開了刀鋒。與此同時,他使出「劍指寸勁」,指尖閃電般戳在了戰刀的刀身之上,咔嚓一聲,戰刀居然斷成了兩截。


觀戰之人無不色變,葉峰居然把戰刀擊斷了,實在恐怖!

申羽羊也沒有料到葉峰能把他的戰刀擊斷,不由得一驚。

就在他震驚之際,葉峰一步邁出,逼近他的左側,緊握拳頭,一記崩拳轟向他的頭顱。

這一拳轟出,血氣大作,整個戰台都被旺盛的血光所籠罩,眾人頓時無法看清葉峰和申羽羊的身影。

轟一聲巨響過後,籠罩住戰台的血光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