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娘子好奇的:“哦!此話怎說!”白風這時已經在柳娘子對面站立,看了看現在只有她一人到此也不發問,回答道:“八大世家那個不是高深莫測,你說這話要是讓有些人聽見,豈不要找我老頭子來拼命!”

柳娘子聽完居然和白風同時大笑起來,兩人雖然都是臉上生花,心裏卻是互相暗罵。

柳娘子心裏嘀咕道:“這老頭子實力越發的精湛了,沒有想到他已經到了劍聖頂級的實力!”白風雖然和她說笑寒暄,但是心裏也是誹腹道:“這女子長的越發嬌豔了,這實力居然也沒有落下,看來她也是沒有閒着啊!”

白狂天生焦躁的性子,見他們互相談笑居然把自己冷落一邊了。他上前一步來到兩人中間說道:“大家都是好久不見,爲什麼不進去再說呢?走我們進去再談不遲!”

白風看了一眼白狂,白狂以爲要責怪自己躲避着大哥凌厲之極的目光,白風卻出他意外的說道:“白狂說的正是,走進去再說!”柳娘子微作遲疑就要跟着白家人進去,這時傳來一個嬌豔如花的聲音:“柳姨稍等,我在這裏!”沒有多久,南宮飛花帶着藍迪和手下一行緩緩向這裏走來!

白狂嘆息一聲道:“來一個舌生巧簧的女人便罷!現在卻又來了一個巧娃娃,哎!”他嘆息間好像很害怕這兩個女子,柳娘子聞言看了他一眼,白狂嚇得剛忙跑進了酒樓!白風望見不知道說什麼,這時南宮飛花已經代人前來。


南宮飛花見禮道:“白家老爺子好!您來的可真早!”她雖然看到白狂跑了進去,卻裝作沒有看見故意沒有問。

白風笑着言道:“姑娘長得越發好看了,看來這次是你和你柳姨來主持了你家事務了!”說話見已經掃視了一眼她帶來的手下,除了一個不熟悉外別的他都沒有多作逗留!

南宮飛花見到白風的眼神停在藍迪身上,心裏罵道:“好厲害的老頭子,眼光不是一般的毒辣!”含笑說道:“白老爺子,今天給您介紹一位我家新收的門人!”說着拉出了藍迪,繼續介紹道:“此人是家嚴請來的,讓他來幫助我做好此次交代的事物!”

白風微笑點頭,卻突然問道:“此人生得很是俊朗,不知叫做什麼?”他雖然看上去有意無意的發問,心裏卻是嘀咕道:“看來這個小子不簡單,能讓這小丫頭看上的可不多!”

南宮飛花何等精明,婉言笑道:“您老正是有眼光,他叫黑月!”說着和黑月眼神交流一番,繼續說道:“老爺子我們進去吧!”

白風一邊動身一邊說自言自語道:“黑月、、、黑月、、、怎麼沒有聽見過這人的名字?”他一個人在那嘀咕,南宮飛花剛要說話卻被柳姨拉住使了一個眼色。白風聽到南宮飛花沒有作答,心裏低語道:“看來這個柳娘子到這裏卻有些麻煩了!”說着眼中精光一閃,一路上打量着藍迪步入了酒樓。

酒樓巋然在秋月山下絕佳的位置,裏面的裝飾也豪華無比!裏面全是珍貴木料製作的桌椅板凳,裏面頂上吊着巨大無比的魔法燈,一個個侍者立在一邊,每進來一位客人就被引到酒樓裏一件最大的房間。

酒樓已經被包了下來,除了侍者外沒有其他客人在這裏。爲了安全這裏面的東西都是一一檢查過的,到了這個時候白家和南宮家的人剛坐下,孤獨傲和三位長老走了進來!時間還沒有到,免得不得面子上面的一陣寒暄。

三家正在互相咦噓感嘆,這時聶家和上官家也前後到來!聶的人藍迪還是第一次見於是多看了幾眼,只見前面一人生的豹頭環眼,八尺身材,瘦長肩削。後面一人是身材略低的白髮老者看來也是長老級的人物,在後面跟着正是藍迪愛恨交加的聶曉。只見他神采比以前光彩,身形也長高了幾許。他好像心中有事,微微垂着頭!(未完待續)

謝謝大家的支持,望書早日完本! 三家正在互相咦噓感嘆,這時聶家的代表聶堡主和上官家的代表人物少主上官堡也前後到來!

聶家的代表中最顯眼的是前面一人,只見前面一人生的豹頭環眼,八尺身材,相貌清逸,瘦長肩削,身上隱隱的散發出巨大的殺伐之氣。後面跟着一人是身材略低的白髮老者看來也是聶家長老級的人物,在最後面跟着正是藍迪心中痛恨無比的聶曉。

只見聶曉神色不對,但神采比以前光彩鮮亮,身形也長高了幾許。只是從進來後微微皺着眉頭,他好像心中有事進來也沒有多說話!藍迪見到聶曉不知怎麼的心底升起一股討厭!

三年前,聶曉在秋月山對藍迪當衆嘲笑和毆打之後,藍迪不懷聶曉那是假的!爲了躲避不要的麻煩,所以藍迪依然前往後山,在後山他一直在後山修煉,沒有到過秋月山和秋水山,自然也沒有機會見到聶曉!

比賽完休息的時候見了聶曉一次,這一次見他算是自己出後山以來的第二次見面。每次見面藍迪對他的感覺都不同,藍迪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心中有事的樣子。比之以前的囂張和跋扈,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神色不對!心裏一時間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在藍迪的心底聶曉一直是自己奮鬥和要超越的對象,自然從頭到腳細細多看了幾眼。

藍迪今天到了這裏是黑月的身份,幹什麼事情都是很小心!按照原定計劃,一切自然聽南宮飛花的安排行事!他現在叫黑月是南宮家的一名貼身保鏢,主要負責南宮飛花的人身安全。今天一切事情都要聽南宮飛花的,這件事情上面南宮飛花叮囑了好幾次怕藍迪到時候爆發出來!進來後,藍迪神態和言辭上面充分表現出一個手下對主人的負責態度,臉上表情也做的很是充足,其他世家的人見到都對南宮飛花有這麼個手下羨慕不已,南宮飛花也是嬉笑顏顏。這樣誰也想不到他們暗地裏嫉恨的一個人,現在居然堂而皇之的換了身份敢出現在這個場合。

藍迪雖然和聶曉以前有不深不淺的交集,但是那些算起來也是各自互相心裏對對方的埋怨和討厭。雖然聶曉是藍迪的師哥,按理藍迪應該去認他打招呼,但是現在情況特殊他也不方便去相認。說實在的藍迪也沒那個心情。他也不知道聶曉最近在幹什麼,修煉的如何了?和自己的差距有沒有拉大?今天一見他的實力看起來也是高深莫測,藍迪私下裏暗暗揣度。


白風見到世家代表該來的人來的都差不多了,臉上自然的表現出一副老道持重的樣子,移動着虎步緩緩走到各位世家代表的面前微微點頭,又極具禮貌的走到聶家的主事人前面頷首道:“哈哈,沒有想到神出鬼沒的聶堡主今天也居然來了,實在是天大的幸事啊!!”

聶堡主看了看面帶笑意的白風,臉上不動聲色的笑道:“老朋友,你說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能不來呢?”

白風和聶堡主都是武癡,以前也見過不少次面!自然相互之間瞭解的多,關係也一直很好。雖然身在不同的門閥,但是兩人經常往來。今天在這裏碰頭,好朋友見面自然格外親切,白風徑直走過去拍了拍聶堡主的肩膀笑道:“好,你來了兄弟我心裏也踏實了。呵呵,你的侄子的實力也好似快要突破了吧?”說和看了看聶曉,聶曉只感覺自己被看穿一般,心裏對白風的實力有了更深的瞭解。白風從聶曉臉上的動作上一絲的壓迫,做出這些後他很滿意的對聶曉點了點頭,又走過去和聶曉身邊的白髮老者問好。

藍迪對於八大世家的人大都都不認識,自然不認識聶堡主此人。如果利劍在這裏一定會知道這個人是他以前見過的。上官家的的主事人上官堡表面上雖然是看上去很是和善,心裏卻也在暗罵白風的小人行徑,因爲他瞧不起人的做法也實在有失欠妥。看到白風走來向小輩上官堡問好,上官堡急忙對白風施禮說道:“白長老,折殺小輩了!”

白風見到上官家的其他長老白風也只是象徵性的問好,上官堡身邊幾位長老看了看白風也對白風的看不起人不感冒。其中一位長老出言恥笑道:“呵呵,是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我家少爺,自然某些人對我們有些輕視。但是我們卻不在乎這些,我們要的是這次會議的重要內容!”說着笑了笑,白風卻只是笑笑沒有說什麼,心裏卻是暗惱,非常的鄙視上官家的人不知好歹,要不是在這個場合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這時,他來到了孤獨家代表的前面,他傲氣的頷首道:“哈哈,好久不見!沒有想到你們三個老鬼也來了!呵呵,看來今天熱鬧了!”上前去和三位長老寒暄,對孤獨傲只是點頭並沒做多大的表示,孤獨傲要不是五長老孤獨鬆暗中抓住他胳膊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大家表面上看上去都是像分別了幾十年的朋友,見到互相都是推心置腹的聊天,談一些武功和魔法上的進步之類的話。大家都是各個世家的傑出代表,所以心裏和暗地有什麼動作,現在大家都是保持在一種和諧而安寧的環境中。

大家都是寬敞而明亮的大房間裏面隨坐一堂,在這裏並沒有什麼臭規矩可言。

過了一個時辰,這個時候白風以盟主的身份已經見過了各大世家派來的主要人物,對於別人給他的微笑和尊敬他顯示出了自己巨大的魅力以後,得意之情溢於言表。環顧一週,看了看在座之人除了夜家沒有來外基本上都來齊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家都看上去等不及了。尤其藍迪心裏罵道:“老傢伙,搞什麼名堂,都過去兩個時辰了還不開始!”白風看到大家的心情有些急躁,慢慢生出了非議,他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就讓侍者關上了房門,然後正色了神情義正言辭的說道:“今天,到這裏來大家大概都知道是什麼事情,我也就不多言了。各位都是每家的高手和德高望重之人,我白風不才和大家商議來做個計較,我們在比賽結束後要參加的一件大事!”說完看了看各位,又要繼續說話。

藍迪聽到他要說道正文了,於是聚精會神的豎起耳朵聽起來害怕遺漏一個重要的字。

白風接着說道:“此間事情關係到各大世家今後的繁榮和影響能力,我和大家一樣都是迫不及待的要做好這件事!”他剛要說話,這時,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衣裏面,只露出一雙很不見底的眼睛來的人不知從什麼地方走出來。

他緩緩的走着,握着一把古樸之極的劍。他雖然是漫步走來,但是很快就出現在白風的面前。白風微微一怔,心嘆這人的實力高強至斯。停住下面要說的,見到此人態度上很是尊敬。居然突然停止了說話看着這個黑衣人到底有什麼吩咐,黑衣人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小白,該來的都來的差不多了吧?”他的神情很是高傲,看着微微向他佝僂身子的白風他很是滿意。 各大世家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白風對一個陌生人這樣尊敬,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一向頑固的白風會向這個黑衣人表現出尊敬之情。但是白風卻不敢絲毫大意,這個黑風劍聖可是自己家族萬萬得罪不起的,他看了一眼其他人,知道他們心裏想些什麼!

只見黑衣人全身包裹在黑衣中間,凌厲的目光掃視一圈,一目瞭然的說道:“很好!你們白家、孤獨家、上官家、南宮家、還有聶家都來了,只剩下了夜家沒有來,看來是不想參加了!也好,這對你們來說就少了很多的阻力,好,那我就給你們說說今年的新規定!”

大家都是聚精會神的聽着,老者看了看白風轉眼環顧一週繼續說道:“雙秋大會舉行的差不多了,你們各大世家拉攏的人也差不多了!那麼我們就該說說來到這裏的真正目的!”說着看了一眼白風,白風會意的上前說道:“黑風劍神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既然來了就是給了他老人家巨大的面子。那麼我們進入話題,比賽完以後大家按照以前的規定進入秋月山後山!”

“他就是黑衣劍聖,我沒有聽錯吧!”

“不會錯的,你沒見白風對他的尊敬!”

老者突然接上繼續說道:“沒錯,今年的“尋神”一定要有什麼收穫,所以到時各位都不要隱藏自己的實力好在這次“尋神”有所收穫,這對你們我們都好!”

這時下面卻低語了起來,老者放佛沒有看見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在等他們作出決定。

藍迪聞言更迷茫了,這次尋神到底和雙秋大會有什麼關係,而且他居然會是一個劍神。很多的疑問和疑惑困擾着藍迪,這裏除了南宮飛花他認識外,別的誰也靠不住。

只見南宮飛花卻在悄聲的問道:“柳姨,這就是尋神活動啊?聽父親他老人家說,這裏面有許多的奇怪事物,不知道是什麼!”

柳娘子道:“我也只是很多年前跟隨你父親進去過一次,每次除了比賽中的前二十名選手可以進去外,每個世家都只能帶着六個人進去,至於裏面有什麼誰也不清楚!”

南宮飛花道:“原來如此,難怪你和父親都讓我拉攏比賽中的高手,看來是爲了進入雙秋山的尋神!”

柳娘子道:“這是每個世家的祕辛,除了家族裏面最少數人知道,各大世家都是閉口不談!”說着看了看那位閉着眼睛的老者,她感覺他雖然閉着眼睛但是周圍發生了什麼他都一一清楚,他畢竟是一位罕見的劍神。

在座的或站的人中不乏高手,白風、白狂、柳娘子、南宮飛花、孤獨傲、孤獨家的三位長老、聶曉、聶家的主事人、上官堡、上官家的兩位長老,還有隱藏在各大世家裏面的高手。他們中每個人的實力都已經到了劍聖初階,有些離劍神也只是一步之遙,但是這一步卻也是最難跨越的。

南宮飛花低語感慨道:“哎!看來秋月山隱藏的東西很多,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

柳娘子道:“沒錯,你不要以爲各大世家在私底下的活動,秋月山和秋水山不知道。他們都是非常清楚地,我給你說這個老者就是秋月山的人!”

南宮飛花大吃一驚不敢相信,道:“這怎麼可能,除了兩山的掌門人實力不可測外,他們居然還有這樣的高手!”

就算是現在的藍迪也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他生活了四年多,難道還不清楚這裏面有幾個人是高手。南宮飛花微微側身想看看藍迪的表情,見他也是一臉的迷茫,失望的轉過身來看了看四周。

柳娘子也是看了看南宮飛花說道:“你看他也是白看,不僅是他就算是兩山裏面的每一個弟子都和他一樣知道的比我們還少,不然你以爲他會這麼傻跟你到這裏來嗎?”


南宮飛花雖然機智過人,但是也被今天聽到的這些話給深深震驚了。

藍迪聽到這些也是大吃一驚,原來這裏面還有這樣的辛祕。藍迪和南宮飛花都是一個心思,這個新的規定是什麼?


各大世家的長老級人物都是一點半點知道這些的,不知道今年是什麼新的規定。每個人都是很急切的想知道新的規定,頓時大家停止了說話,都看着黑風劍神給大家說一下今年的新規定。黑風劍神見到大家都是做好了決定翹首以盼,睜開眼說道:“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想法,那我就說一下下面的作出的新的規定~!鑑於這次大會參加的人數是往年最多的,而且涌現出了一大批的年輕的高手,所以今年‘雙秋大會’的前五十名全部進入尋神活動,每個世家可以帶領八名自家弟子進入!”話剛說完下面就炸了鍋,聽到自家的弟子可以進去八個都是很興奮。

下面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了,大家坐在一起探討了一下怎麼進行下面的比賽,然後各懷心事的離開了!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父母,他們給了我們生命,給了我們活下去的航標。當你最困難的時候不會離你而去的是你的父母。是的,每個人心底都希望自己的父母健健康康的,能夠伴隨在自己的身邊。父母也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夠健康長大,藍迪也是一樣。

回去後告別了南宮飛花,藍迪就一股腦鑽進了自己的屋子裏面。他也有自己的父母,但是卻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但是他卻自己一個人永遠承受着。當他知道父親也身死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那個他是多麼的孤寂和渺小。

深夜,天空中紅月散發着耀眼的光輝。他沒有立刻休息坐在桌子邊拿出空間戒指中的收集和索要的魔法材料鼓搗了一會,做出了幾張自己滿意的魔法卷軸,然後高興的冥想了一會兒。到了快要天亮的時候,他就悄悄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今天他要去找利劍,看看利劍的傷勢如何。由於半決賽在三天後繼續舉行,他也不着急自己沒有休息的時間。於是,沿着熟悉的路徑向着利劍的小屋趕去。


穿過熟悉的路徑,他在這裏生活了三年多,對後山的一草一木都是非常熟悉。沒有過多久繞了幾個圈,發現後面沒有跟着的尾巴,他才放心的來到了利劍和自己以前居住的小屋前面。他沒有立刻走進去,而是站在不遠的樹上看着小屋裏面動靜。

果不其然,這個時候裏面傳來了幾個聲音。一個聲音特別的熟悉,正是南宮飛花,沒有想到他還這麼晚來到這裏來。只聽見南宮飛花說道:“謝謝你的幫助,我們才能讓藍迪死心的爲我們服務,他可正是幫助了我們很多的忙!”

利劍傷勢還沒有全好,猛地聞言,啞然失笑,一絲難言的表情掛在臉上開口說道:“哦,我說了我只是幫助你們這一次,不是說死心的爲你們服務!我和她什麼時候能夠在一起,不然、、、、、、你們可不要耍我,不然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利劍心裏擔心他們的食言,提醒道。

南宮飛花臉上掛着常有的笑容,笑道:“這可讓我感到驚訝了,不過你倒很着急啊?好,我們答應的一定會做到,只要幫助我們在尋神裏面拿到最大的好處。”

利劍本來對於出賣藍迪心裏不好受,聞言,蒼白的臉色變了變,無奈的笑了一下:“今天南宮小姐專門找我來,應該不會只是找我討價還價吧?” 南宮飛花心裏一驚,對於利劍她還是有些不瞭解的地方,聞言,笑着說道:“呵呵,利劍,我就不能來看你看你嗎?你可知道藍迪爲了你差點就跟我鬧翻臉,你們感情之深不愧是好兄弟!對了,今天找你還真的有事,由於我們這面參加‘尋神’的人數還沒有找全,我們還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我希望其他世家也和我們一樣不能找全,那樣我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只要你去一一解決了他們?”

利劍神色暗淡的笑道:“爲什麼你要一直當我是你們的幫兇,難道你們南宮家就不能出面!我去一一解決的話,還的確是有點問題,你知道我現在身上有傷!”他有些鄙視南宮家把他當做一個會殺人狂魔,不斷地利用自己。但是自己的軟肋讓人家捏住,他只好完成交易!

“呵呵,利劍,你說笑了,我南宮飛花既然來了就有了十分的把握讓你答應!你看這是他們其他世家準備讓參加尋神的名單,我想你是不會拒絕報復他們的機會!”她笑了笑,彷彿很瞭解利劍似的,繼續說道:“這些人的實力都是一些劍聖以下的根本費不了什麼功夫,只要你去做,我就把你想要的東西在你完成任務是給你!你覺得好嗎?”

利劍聞言,笑道:“我就是有些不明白,爲什麼你們自己不去解決,你覺得我一定會成功嗎?”

南宮飛花聞言,似乎有點無奈,開口緩緩的說道:“其實,以我們南宮家的實力在八大世家裏面也不算是最低下的,但是我們內部最近出了很多的問題,看在她的面子上幫助我的家族一次吧?”她說話間依然沒有了剛纔的笑意,而是一臉的傷感。

藍迪藏在樹上聽得真切,剛開始對於自己的大哥出賣自己而憤怒。但是聽到利劍彷彿有難言之隱,他的心裏才慢慢的感到一絲的欣慰。他想:“至少,利劍師哥不會讓我幹什麼危險的事物。”在他的心裏他把利劍當成了自己最親的人,現在除了自己也只有利劍會明白自己的心了!

藍迪和利劍生活的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但是他們之間的感情卻是真真存在的。藍迪一直把利劍當成自己在路途上的知音,只有他才能明白藍迪想要什麼,知道藍迪做的一切是爲了什麼?

藍迪敲門走進了後山小屋,利劍拿着一把寶劍不斷地擦拭,見到藍迪進來有些吃驚,停住,站起來說道:“比賽的如何了,怎麼有時間來看我!”他隱藏得很好,雖然傷痛使他的臉色看上去很蒼白,但是他還是和沒事一樣招呼藍迪。

利劍受傷的時間藍迪一直在忙,沒有時間專門來看看他。藍迪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麼,嘿嘿一笑,拍了拍利劍的肩膀說道:“大哥,我來看看你,你的傷勢如何了?”

利劍笑了笑放下寶劍,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說道:“好兄弟,我有什麼事情呢?我在雪松師叔的治療下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藍迪聽到利劍好的差不多了,心裏還是很高興。聽到他和南宮飛花的對話,藍迪本來要問利劍和南宮飛花到底有什麼交集,但是想到利劍不會出賣自己,於是又打消了這個想法。

過了片刻,兩人看着小屋中生長進來的花蕊和芳草,藍迪說道:“大哥,你看我們像不像這個花蕊,爲了自己的理想去不斷的生長!”利劍聞言,彷彿想到了什麼,臉上不由得出現一絲的蒼白,過了片刻才說道:“是啊,我們就像是這一個花蕊一樣,藍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對我說呢?”

藍迪沒有回答利劍其實他在做什麼藍迪都是知道的,只因爲利劍一直怕藍迪觸摸到真實的世界,所以不斷的做着一些讓藍迪失望的動作。

兩人半天再也沒有說話,藍迪嘆息一聲說道:“大哥你好好養傷,比賽就要結束了,我去了!”說着就離開了後山小屋,藍迪的身形不斷的跳躍在在後山小路上面,路上他對利劍隱瞞了這些感到慚愧。心道:“大哥,小弟還有事情要辦,只是你不懂、、、、、、自己還有一些事情!”說着離開了後山小屋往更深處躍去。

再說藍迪離開後山小屋,利劍接到報告藍迪去了什麼地方!

藍迪最熟悉的地方不是秋月山,也不是秋月山後山,而是自小和藍月兒一起玩大的村莊。莊子不大,但是裏面卻是藍迪感覺最溫馨的地方,這裏不僅是他出生生長的地方,這裏有他的夥伴和家人也有關心他如親生兒子的村民。

回到村莊時已經很晚了,紅月散發着紅芒的光,照射在村莊的小路上。藍迪頎長的身形被拉得長長的,看着自家熟悉的門口,藍迪卻沒有進去。因爲裏面白色燈籠高掛,裏面莊子上的人很多。藍迪好奇他們怎麼這麼晚了還沒有睡覺,他們在幹着什麼?藍迪好奇的走了進去,卻發現裏面是一個靈堂,自己的父親就躺在遠處的草坪上。

原來,藍迪的父親屍體被人發現在路上以後。大家就趕忙找來了醫師治療,但是傷口很難癒合。最終沒有救過來,藍迪再也忍不住衝了上去跪了下來。看着父親再也不能睜開的眼睛,他的心裏立刻像是失去了什麼?父親是一個堅強而韌性的人,在和他生活的十四年裏他教會了藍迪怎麼做人,怎麼去面對生活。今天父親走了,他的心裏失去了很多的東西!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雙手小手輕輕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面。這是一雙溫柔而水嫩的手搭在了他微微聳動的的肩膀上面,鶯啼般的聲音響起:“藍迪哥哥,你不要哭了!伯父走了,但是你要學會堅強,你要爲他報仇知道嗎?”

藍迪知道是誰,看了看打在自己肩膀上面的手,又看了看藍月兒說道:“謝謝你,月兒!”

這時候大家都知道等待的藍迪回來了,藍月兒的父親走到前面安撫了女兒一下,看着藍迪說到:“藍迪你總算是回來了,爲了等你我們沒有馬上埋葬你的父親!本來決定明天要埋葬你的父親,現在你回來就好了!”

藍迪跪在父親的靈前面,哭得很是傷心。大家看到藍迪傷心的樣子,心裏都很難受!這時,張伯伯拉起了藍迪說道:“孩子,你的父親是被孤獨家的人害死的!你要爲他報仇啊!你是個男子漢,不能再哭了!”

wWW▪tt kan▪¢ Ο

藍迪哭着抹掉了自己的眼淚,然後跪在了每一個村名的面前說道:“謝謝各位大叔,大嬸,張羅着給我的父親辦理喪事!我藍迪無以爲報,請受藍迪一拜!”說完藍迪重重地對着父老鄉親磕了三個響頭,然後才慢慢的起身。

八大世家的實力,在天夢大陸上面上面無法解決的事情一直就很少。在這次雙秋大會中,大家都是攢足了勁頭去爭奪大會中出現的優秀武士和魔法師,對他們來說目前只有那麼一件難事,也就是沒有任何陣營的藍迪拒絕了他們各大世家的友誼邀請,各大世家都是拿出了自己最大的熱忱,由於時間拖得夠遲了,所以覺得自己得不到的那就去抹殺了。

藍迪不是稻草人,他是有自己的師門。既然他們不敢在秋月山拿藍迪下手,那麼一個陰險的計劃就展開了。一個狠毒的計劃展開了,那就是針對他的家人。他們有很好的理由,那就是爲了家族的利益。八大世家除了大陸上面那幾個少數懼怕的組織外,說真的他們還沒有怕過誰。何況他們是聯合起來的,這就形成了一股強大而危險的力量!

他是知道這個道理的,於是在收到南宮家的邀請時,他儘可能的去答應南宮家。既然你們中間有矛盾,本來無處報復的藍迪正好找到了自己最適合的辦法去針對剩下的世家家族,藍迪也是被迫。這裏面雖然有很多的被迫無奈,但是藍迪當時正的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父仇不能不報,這樣藍迪和他們之間的矛盾上升到了一個無法挽回的局面。

埋葬了父親,藍迪在村子裏面待了一天,然後一一拜謝了自己熱愛的村民們。在藍月兒的陪伴下,他依然要回去準備後面的計劃了。除了村上那個邋遢而不拘禮節的老吐溫大叔,關於報復的計劃他誰也沒有說,村名嚮往的是和平的生活和勞作,藍迪不想破壞他們美好的生活。當夜出了低矮洞,他就回到自己的家裏,然後冥想了一夜。 藍迪身形憔悴的走在藍月兒前面,藍月兒手裏捏着衣角看着前面藍迪的樣子有些心疼。她也像是有心事一樣茫然的緊緊跟着藍迪怕走丟了一般,藍月兒眼光幽幽的看着藍迪頎長的身形和動作。她的腦子裏面這時不時的閃爍着他善意的微笑,剛正的話語,這些微笑的事情卻掀起了少女最軟的部分。

本是少女懷春的年紀,看着藍迪她的心理自然有些複雜!藍迪是和她一起長大的發小,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後來藍迪去秋月山學藝,那天她傷心哭了好久!現在,她心有不忍,他突然失去了父親,不想他那樣的傷心難過,她的心裏也很難過。

她想要安慰藍迪,她心裏有許多的話想好了要說,卻在這個時候卻怎麼也說不出口。藍月兒知道以藍迪的精明智慧,自己的這些女兒的小心思絕對瞞不過他,見他轉過身來!她不由得看着藍迪蒼白的嚇人的臉有點尷尬的笑了笑,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了?”

剛說完,藍迪卻擺手阻止了藍月兒下面的話,接着打了個噓聲的手勢,藍迪小聲的來到她身邊,在她耳邊輕聲開口說道:“噓!月兒,不好了!我發現許多的人像這裏來了,月兒快過來我們藏起來!”藍迪知道在這裏遇上別人,除了對我們不利的人之外不會有這麼強大的氣息的!看着藍迪神色不自然的緊張起來,她可是知道藍迪本事,她相信他的感覺和機敏不會有錯。

兩人剛在密林裏面找好了位置藏好了身形,遠處就突然傳來了幾個轟然響亮的的男聲。一個輕蔑而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年輕聲音叫道:“叔叔,你也太小心謹慎了!憑我們幾個人還害怕那小子跑了不成,他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按照手下來報利劍並沒有和藍迪在一起去那個村子,只要到時候截住那小子我們聯手出擊,他就決不是我們幾人聯手的一擊之敵。那小子不知好歹我們幾次相邀要他加入我們的陣營,那是看得起他他居然每次都推諉,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TMD,什麼東西,以爲在秋月山學習就了不得了!這次要不是計劃有了突然地改變,我早想動他了!”

孤獨鬆並不因爲他的傲氣而生氣,惡狠狠地道:“傲兒,你說的沒錯,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幾次不給我們孤獨家面子的狂徒出現!那就是有,也是死了的人,還有他那不知好歹的爹居然不和我們合作!不管怎麼樣就是不合作,不給我們面子!他那老鬼父親要不是他受不了我們的手段自己咬舌自盡,我一定要這對父子知道什麼叫做後悔,要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是沒有賣後悔藥的!”

孤獨傲點頭不語,孤獨鬆又道:“傲兒,現在已經過去兩個時辰了,你的情報到底正確與否,我們等了半天怎麼也沒有發現那個小子從你這條路上經過。那小子是不是知道我們在這裏等他,所以腳底抹油後逃了!”孤獨傲向來跋扈聽見孤獨鬆懷疑自己的手下的情報,他雖然是自己的叔叔但是他也毫不畏懼,氣沖沖的道:“叔叔,你又是不知道這次派出的暗影去跟蹤他們,這個消息怎麼會有差錯。我心想那個小子可能被他身邊的那個小蘿莉給纏住了腳,我也不知道南宮飛花怎麼也會喜歡這個草包,可惡,就憑這一點我也要廢了他!也不知道這個小子有什麼好,居然每個女子都和他有一腿。”

年輕人高傲地甩了甩頭髮,看了看四周沒有什麼動靜,又順眼看了看對面盯着的小路,道:“這小子不僅在比賽中出盡了風頭,還不斷地不知好歹!他只要上了這條路,我保證叫他有去無回!我這心裏特不舒服,看那小子一天和南宮飛花走的親近,還眉來眼去我想想就來氣!要不是家族現在一定要不擇手段除去他,我一定抓住他好好折磨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