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夕一手一個把兩人拉起來,嘆道:「我也不想走,但是你們忘了我還是一個大學生嗎?迄今為止,我就去學校報了名而已,現在都過去一個多月了,我連一節課都沒有上。所以我得回去上學了,劍道館這邊除非有你們搞不定的事情,否則我暫時不會插手了。」

聽到她這麼說,妙音和妙月這才放下心來,剛才柳夕的行為真把兩人嚇到了。

「那師叔祖你把青蓮寶劍帶在身邊,不用給我。」妙音說道。

柳夕搖頭道:「學校不讓帶管制刀具,青蓮寶劍放在劍道館最好不過。這次我讓妙靈和妙心回小純陽觀,主要是讓玄庭挑兩名武藝高強的道長來坐鎮劍道館。一來是為了預防真正的高手前來踢館,二來是為了讓你們四個可以有更多的時間。」

「什麼更多的時間?」妙月不解的問道。

「我打算讓你們四個也去讀書,至少讀完大學。」柳夕認真的說道:「現在是高速發展的信息社會,知識和觀念一定要跟上時代的節奏,就算我們開武館的,也應該有改革開放的想法和創新精神。」

柳夕把青蓮寶劍交到妙音手裡,說道:「教導主任給我打了電話,讓我明天必須回學校。所以我等下就要走,這段時間劍道館就靠你們兩個了。」

妙音和妙月雖然捨不得,但也習慣了柳夕時不時的離開,點頭答應下來。 柳夕真的接到了白師大教導主任的電話,順便說一下,教導主任就是當初為了招收她,開出天價條款的李主任。

李主任本來是白師大招生處的主任,雖然名稱都是主任,但教導主任可比招生處主任高出好幾個級別,身份地位完全不一樣。

李主任也沒想到自己會撈到教導主任這麼高的職務,說起來也是因為柳夕的緣故。

白師大將今年全國高考狀元收入囊中,可以說是開了建校以來的先河。歷年來全國高考狀元都是選擇白大或者青大,再不然也是人大之類的全國數一數二的名校。

白師大雖然不錯,也是一流名校,但比起白大青大之類超級霸主,總歸要遜色幾分。全國高考狀元這種生物,白師大的全體領導從來沒有奢望過會出現在自己的校園裡。

但是今年不一樣了,招生處的李主任竟然成功的忽悠,哦不,成功的爭取到了全國高考狀元選擇了白師大。

這個消息不僅炸懵了其他學校的領導層,連白師大的領導層也不敢相信竟然還有這樣的好事。

直到柳夕成功的在李主任的陪同下報了名,白師大領導們懸著的心終於掉落下來,長長的順了一口氣。

接下來,在教育界組織的名校項目研討會上,白師大的校長面對白大青大等一些超一流名校的校長時,總是昂首挺胸的並肩而行,而不像平時那般自覺不如的跟在後面。

關鍵是底氣足,所以堂堂正正,揚眉吐氣,心情怎一個爽字了得。

白師大的校長心情高興啊,總覺得天空晴朗風和日麗。白師大其他領導層也是如此,總覺得出去和其他名校交流研討,說話底氣十足,自信心爆棚,而其他學校的領導也比以前好打交道多了。

不得不說,有一個全國高考狀元在學校就讀,可能沒有什麼實際好處,但是無形中的作用卻分外明顯。

那是一種榮耀,是一種心態,是一種不能言說的

就比如一個班級中,火箭班的老師總是比平行班的老師說話做事有底氣。而平行班的老師面對火箭班的老師,明明地位相當,卻總覺得要矮一頭。

恰好白師大教導主任因病提前退休,經過學校領導班子開會討論研究,校長和副校長決定提拔招生處的李主任擔當教導主任的職務。

不僅是因為李主任在工作上立了大功,更是為了激勵學校其他領導和老師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挖掘優秀的學生,為學校做出更大的貢獻。

換句話說,就相當於千金買馬骨,用來刺激大家努力工作,努力挖牆撬人才……

總之,李主任能夠成為白師大的教導主任,柳夕功不可沒,雖然她什麼都沒有做,但是李主任心裡對她自然是非常感激的。

柳夕報名后就離開了學校,兩個多月了還沒有去上過一次課,這要是換了其他人,早就該被學校發勸退通知書了。

但人家李主任大氣,對於柳夕曠課的行為完全看不見。當然,柳夕向他保證過,自己期末所有考試科目絕對能拿到第一。

對於柳夕的保證,李主任還是很相信的。要不是這次事情來得太過突然,他也不會打電話給柳夕。

這次突然的事件,起因是世界高校排名第23位的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突然派出考察團,前來華夏高校考察學習,順便探討雙方合作開發項目等事宜。

對華夏所有的高校來說,這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巴黎高等師範學校在世界名校排名上,完全碾壓青大和白大。

先不說巴黎高等師範學校濃厚深沉的人文環境和優美如畫的自然景觀,僅僅是這個學校產生過12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便值得全世界的學生趨之若鶩。

對於能和這類世界名校建交甚至合作,白師大的領導層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如今雖然有了一位高考狀元加盟,但白師大的領導層依然沒有奢望過。

這種事情原本就是白大、青大、復大和武大之類的全國排名前十的大學才有資格去競爭的,白師大不管從哪方面來說,到底還是差了幾分資格。

但奇怪的是,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考察團考察完白大、青大和人大后,竟然意外的來到了白師大考察交流。

這下把白師大整個領導圈子都震動了,校長帶頭,所有領導和老師齊齊前來迎接考察團。

校長和各院系院長全程作陪,帶領考察團參觀了學校基礎設施,也去了學校研究院和科學院,參觀了一些對於不那麼機密的項目。

考察團擺明了是前來尋求項目合作的,當然要盡量充分的讓對方了解學校的科研力量,以尋求雙方的合作發展。

對於白師大來說,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科研力量絕對強過自己一大截,自己拿出來的東西,對方可能早就淘汰不用了。

雖然不知道考察團為什麼會來華夏的大學中挑選合作夥伴,而不是去教學力量更加發達先進的歐美大學挑選合作夥伴。但機會實在難得,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抓住。

然而考察團對白師大的師資力量和科研力量不置可否,卻對白師大的學生非常感興趣。尤其是聽說白師大有一名華夏全國高考狀元后,更是顯得興趣盎然。

但這就尷尬了,因為考察團提出想和高考狀元聊聊時,校長和其他領導們這才發現狀元竟然不在。

李主任頂著校長宛如刀子一般的目光,擦著冷汗說柳夕家裡有事請假,但不是什麼大事,可以馬上打電話叫她回來。

考察團的老外們分外好說話,表示能理解,他們也可以等。

他們可以等?!

這句話直接把白師大一眾領導嚇了一大跳,暗想難道是老子的英文水平不夠,聽錯了?

什麼時候一個世界排名23的名校考察團,竟然願意耽誤一兩天時間來等一名大一學生,就因為想要和她見見面聊聊天?

就算這名學生是全國高考狀元也不行,除非是那種天才到近乎妖孽一般的人,比如那名15歲就靠黑客技術攻克白宮網路的天才少年。

但是柳夕除了高考狀元這個名頭之外,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哪裡值得考察團這麼在意?

白師大的領導層一肚子狐疑,卻不好直接問出來。

不管怎麼說,考察團對自己學校的學生感興趣,那就是好事啊。

尤其是白師大校長得到消息說,考察團參觀青大白大和人大的時候,都只是待了半天就離開。但是在他們白師大,已經轉悠了一天了,居然還要繼續待下去,直到見到柳夕為止。

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是機會啊!

白師大的領導們要是還看不出來考察團的青睞有加,那他們就可以去撞牆了。

於是李主任用最快的速度撥通了柳夕的電話,讓她務必、馬上、現在立刻趕到學校。並且告訴柳夕,機票都已經給她訂好了,千叮嚀萬囑咐她絕對不要遲到。

柳夕原本打算等到小純陽觀派來兩名老道姑后,才準備前往學校。不過李主任催的這麼急,她只好馬上動身。

魔都到京城不算太遠,坐飛機大約兩個小時就到,關鍵是需要等機。

晚上七點左右,柳夕便到了京城機場。她剛走出機場,便見到一名中年男人舉著寫著她名字的牌子左顧右望。

柳夕走了過去,對方立刻認出了她,想必是看過她的照片。

「柳夕同學,我是校長的司機,校長讓我開車來接你。」

他一邊接過柳夕的行李箱,一邊解釋道。

柳夕頓時受寵若驚,校長竟然派司機等在機場來接她一個學生?!

好在這名司機能言會道,一邊開車,一邊將考察團想要見她的事情說給柳夕聽。

司機大叔語重心長的說道:「柳夕同學,現在學校需要你,希望你盡全力為學校貢獻力量。如果能夠與巴黎高等師範學校建交以及合作開發項目,對我們學校的聲譽乃至科研水平來說,都將迎來一個質的飛躍。學校成長了,作為學校的一員,你和我也將因而感到自豪和驕傲。」

柳夕頗有些驚訝的看著一臉嚴肅的司機,心道能做領導的司機,果然都不是一般人,時時刻刻把組織榮譽感掛在嘴上刻在心中。打起官腔來,一套一套的。

她立刻以更加堅決的態度說道:「大叔你放心,身為白師大的人,死是白師大的鬼。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完成組織上交代下來的任務。正所謂今日我以學校為榮,明日學校將以我為榮。」

司機重重的一拍方向盤,痛快的叫道:「說得好,柳夕同學好樣的。以後需要用車的時候儘管給我說,千萬不要客氣。」

「好,司機大叔你真是一個爽快人。」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時間過得極快,不知不覺就進入了白師大校園。

司機給校長打了一個電話,得知了地點后,立刻開車徑直前往。

學校的領導層和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考察團,此刻都在教育學部的行政樓教師休息室內。

考察團一共五個人,三男兩女,年紀都不算大,最年長的麥克先生還不到50歲,最小的亞瑟·安德森據說才三十歲不到。

雖然亞瑟·安德森年紀最小,但考察團其他四人都以他為主。很明顯,他才是這支考察團真正的負責人。

亞瑟·安德森有一頭金黃色的頭髮,眼眸綠如春水,面容稜角分明,彷彿古代希臘雕像一般英俊挺拔。

此刻,他安靜的捧著茶杯坐在那裡,西裝筆挺、容顏俊朗,不知不覺吸引了室內所有人的目光。

董校長坐在亞瑟·安德森的對面,笑眯眯的和他說著話。

亞瑟·安德森非常禮貌的和他交談,既不過分熱情,也不過分冷落,方寸把握的非常好,顯示出歐洲貴族良好的紳士教養。

董校長卻明白,對方這種禮貌,其實表明亞瑟對他說的話題沒有絲毫興趣,完全是出於禮貌在敷衍應對他。

可是董校長也沒有辦法,就算他明知如此,也只能假裝不知道對方的意思,努力營造出一副賓主盡歡的和諧氣氛。

奇怪的是,亞瑟·安德森明明百般無聊,考察團其他四名成員也索然無味,但他們卻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正因為考察團一方莫名其妙的堅持,這場漫長無趣的尬聊才得以繼續。

這時,休息室的門被人推開了,柳夕從門外走了進來。

一瞬間,休息室里響起了一道呼氣聲。那是眾人齊齊鬆了一口氣的聲音,因為太過統一,結果匯聚成了一道巨大的聲音。

李主任立刻站了起來,走到柳夕身邊笑著向考察團介紹:「亞瑟·安德森先生,麥克先生,這位就是我們學校今年剛入學的華夏高考狀元柳夕。柳夕,這幾位是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考察團老師們,他們希望能夠和你聊聊,了解一下我國高等學子對生活、對世界、對未來的看法。」

柳夕的目光落在亞瑟·安德森臉上,眼睛頓時瞪大了。

小獅子王?

義大利獅子王家族繼承人,歐洲著名的異能者家族。獅子王家族,也是異能者自由聯盟元老會常任元老之一。

柳夕立刻明白了,亞瑟·安德森出現在這裡,肯定是為她而來。

亞瑟·安德森站起身來,走到柳夕面前,臉上掛著禮貌得體的微笑,伸手說道:「美麗而又聰慧的柳夕同學,你好,我是亞瑟·安德森,這位是麥克教授,這位是史密斯夫人,這位是弗雷爾教授,這位是妮可夫人。我們來自巴黎高等師範學校,希望能夠與貴校多多交流想法,互相印證知識。」

柳夕嘴角微不可查的翹了翹,伸手和他的手握了握,用流利的英語笑道:「歡迎歡迎,我相信我們學校一定會讓各位賓至如歸不虛此行。」

亞瑟·安德森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的確如此,我也希望此行的任務可以儘快完成,想必柳夕同學一定會幫助我。」

柳夕微微一笑:「那就要看您的任務是什麼了?」 就在亞瑟安德森帶領的巴黎高等師範學校考察團來到白師大時,全球多個國家的大學同樣也迎來了法國一流大學的考察團。

米國的哈佛大學,另一隻巴黎高等師範學校考察團正在與哈佛就讀的三名年輕男女親切交談。島國的西京大學,巴黎綜合理工學院的代表團在兩名學生的帶領下,參觀了西京校園的人文風景。

莫斯科國立大學的校園內,巴黎第六大學的兩名教授坐在花壇邊,正在與一名長相如同芭比娃娃般驚艷的俄羅斯女生聊天。印度理工大學的一間化學實驗室內,一男一女兩名印度學生正在做著化學實驗,三名巴黎第七大學的教授站在窗外,靜靜的看著……

除此之外,世界各國能排上號的大學幾乎都有巴黎排名前十的大學考察團拜訪,或者兩三名教授前來交流學習,又或者是研討項目合作開發事宜。

同一時間段,都是來自法國的著名大學,遍布的足跡之廣,涉及的學校之多,幾乎同時吸引了許多國家特殊機構的注意力。

華夏國安局第一時間就注意到這個奇怪的跡象,在查到考察團的亞瑟安德森時,情報資料就交到了衛無忌手裡。

衛無忌研究著情報,又仔細分析了考察團五個人真正的身份,其中史密斯夫人、弗雷爾教授和妮可夫人的確是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教授。

但是亞瑟安德森和麥克教授卻不是,兩人真正的身份都來自於義大利的獅子王家族,也是歷史悠久的黃金家族。

只不過亞瑟安德森是獅子王家族下一代的繼承人,而麥克教授原名叫做麥克沙士麗,真實的身份是安德森家族的現任大管家,掌管著安德森家族龐大的家族內部事務。

義大利黃金家族的大少爺和大管家同時駕臨華夏,卻巴巴的跑去考察白師大,這件事情本身就無比怪異。

衛無忌讓人按兵不動,並沒有打算驚動這兩位大人物,想要看看他們想要幹什麼。

當然,他也知道亞瑟大少爺和麥克大管家肯定知道自己在觀察他們,兩人既然並沒有通過其他方式來說明,證明兩人不擔心自己的行為會逾越華夏的法律。

等到柳夕出現在白師大的時候,衛無忌終於明白亞瑟安德森此行的目的。

現在有兩個問題:

第一,亞瑟安德森和柳夕同屬於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他想要見柳夕,為什麼要用這種複雜無比的方法?

第二,亞瑟安德森找柳夕是因為什麼事?

衛無忌的手指在辦公桌上無意識的敲打了一會兒,忽然笑了,他在這裡猜什麼?

等他們談完了,他打個電話給柳夕就是了。至於那丫頭願不願意告訴他,那是等會兒需要煩心的事情。

不過衛無忌並不太擔心亞瑟安德森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真的不可告人,他就不需要弄得人盡皆知了。

過了大約兩個小時,衛無忌面前的座機響了,是留在白師大的特工打來的電話,告訴他柳夕已經離開了學校,現在正在回公寓的路上。

衛無忌的手指再次無意識的敲了敲桌面,隨後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大約十五分鐘后,他睜開眼睛,熟稔的撥打了柳夕的電話。

此時,柳夕剛剛打開公寓門,正在換拖鞋。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把手機放在鞋柜上,慢條斯理的換上拖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不緊不慢的喝完,這才拿起手機接通。

「什麼情況?」

衛無忌沒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柳夕也不繞圈子,乾脆利落的問道:「你指的是亞瑟安德森?」

「不錯,他找你幹什麼?」

柳夕眉頭微微皺了皺,老實說,她現在也搞不太懂亞瑟安德森究竟想幹什麼。

見她沒有立刻回答,衛無忌聲音一沉:「不能說嗎?」

柳夕淡淡道:「也不是不能說,只是集體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他來找我,是異能者自由聯盟元老會的決定。」

「說清楚一點。」

衛無忌立刻抓起筆和紙,飛快的寫下元老會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