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不該選紅綾當武器,果然我不該裝逼……

我還以為我能打得過道長大人,沒想到還沒出手,道長大人就完勝我了!因為此刻我脖子上架著他的劍。

道長大人身邊一個人得意道:「哼,你們這些妖孽,知不知道我們的道長是誰?是宴起明宴道長啊!他可是首屈一指的得道高人,近日來我們這裡黃妖作祟,道長這才來的,不然你們這些小妖怪哪裡有資格死在他手下!」敖金的本體——金須神鰲馱著我們三人順著水流直下。

而三峽兩岸的風景更是盡攬我們的眼中,蔣亦夢興奮的不停扭頭左右觀看起來。

「感覺如何啊?夢夢。」我拍了拍坐在我前面的蔣亦夢。

「我還是第一次坐這麼威風的坐騎,哈哈哈哈!」蔣亦夢興奮的笑著回應了我。

我身後的蕭老頭卻開始搖頭晃腦念起古詩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嘿嘿!果然是好詩啊!」

「咦!怎麼沒有聽到猿猴的叫……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九十四章·萬川秋水 我擦!

兄弟你這高高在上的優越感是怎麼來的?!

什麼叫我們沒資格死在他手下啊?!

嚶嚶嚶,既然沒資格,道長大人您就放了我們吧!

不對,宴起明,那豈不是名妓海蘇的心上人?

我仔細看過去,這宴起明道長長得還真是俊俏,他,冷若寒霜,長發梳著,戴著烏金冠,別著一根黑色發簪,清秀的輪廓像是刀削一般。停停停,這一股言情小說的既視感是腫么回事?!

麻蛋!只打看了某位三流作家燕麥當勞寫的狗血小說,看到帥哥的時候,我的腦海里總會浮現各種矯揉造作華麗辭藻堆積的形容詞……

楓鬼氣道:「喂!你快要死了,還盯著人看做什麼!」

我:「還能怎麼樣,道長大人的劍都架在我脖子上了,難道你要我跪下哭泣求饒啊!」

哈哈哈哈!

根據我看的無數小說,一個炮灰越是跪下哭泣求饒,死的越快,而寧死不屈的人往往能活下來。

所以我決定寧死不屈!

宴起明冷冷道:「妖孽為禍人間,早該了結。」說完他一劍砍過來!

我擦!!

兄弟,不要一言不合就殺人啊!!

我不是妖孽,不會為禍人間的,我是人啊!

我什麼時候為禍人間了,你說啊,我很想知道啊!

還有,您這樣的人物不是應該對寧死不屈的人很讚賞的嗎?怎麼不按常理出牌?

我側頭一偏,接著一揮袖,無數的楓葉漫天飛舞,飄飄揚揚,四面八方的向道長打過去。

叮叮叮,道長揮舞著長劍,雪亮的劍光一閃,無數的楓葉就被打下!

我二話不說拉著楓鬼就四處逃竄!

楓鬼:「姑娘,你先把紅葉劍搶過來再跑路啊!」

我:「你看到人家的戰鬥值了嗎?就算有紅葉劍我也打不過啊!不如先跑路!」

楓鬼:「也是,就算有紅葉劍我們也打不過人家。」

後面,宴起明:「追!」

我:「……!!!」

兄弟,我們這種小邪祟您就別追了!

我們沒資格讓您這樣的大人物追啊!

您還是去抓那厲害的不要不要的黃妖好了!

跑了好幾個時辰,已經到了晚上,不知不覺來到一處江邊。

風染清寒,花香漫漫。

月影涼階,星河璀璨,一點兩點,此起彼伏。

燈花暗漲,長堤柳絲曳曳,挽微煙淡霧。

香滿枝頭,蕊溢軟露,蘭舟點點,碧水幽幽,垂楊小徑,長風拂袂,如霜晚月,閑掛孤松。

一座豪華的畫舫浮在江面,燈火通明,裡面傳來陣陣歡聲笑語,暗香盈袖。

楓鬼道:「那大船裡面好多女子。」

我:「估計那些女子是青樓女子,陪客人在這畫舫遊山玩水的吧。」

後面是一陣風聲,還有宴起明的聲音:「妖怪,休走。」

我:︿( ̄︶ ̄)︿

兄弟你還沒放棄我們嗎?

你到底是對我們這種小邪祟有多執著啊喂!!

你那麼喜歡替天行道嗎?!

還有你要是不說話,悄悄抓住我們的話,豈不是方便的多,你為什麼要突然說話呢!

還叫我們休走!

哈哈哈哈哈,在沒聽到你說話的時候,我們可能不走,聽到你說話我們怎麼可能不走!

我衣袖一甩,無數楓葉漫天飛舞,我和楓鬼猛然朝江邊躍過去,而那些飛舞的楓葉也飄飄然落在江面上,我們輕點江面上的楓葉,猛然躍向畫舫!

後面宴起明窮追不捨……

踏上畫舫之後,一個雙髻丫鬟尖叫道:「你們是妖怪!!!」

你妹啊!

胡說什麼!!

楓鬼是妖怪,我不是啊,我不過就是穿著血紅色的綢子,塗著大紅口紅而已,怎麼就是妖怪了!!

「啊啊啊!」幾位嬌弱的姑娘從窗戶邊看到我們兩個紛紛尖叫起來,躲到那些男子背後,驚恐的看著我們,個個都瑟瑟發抖,像是篩子一樣……

我:「……」

我有那麼可怕嗎?

與此同時,宴起明優雅的踩著江面楓葉躍過來……

楓鬼:「你為什麼不收走江面上的楓葉?」

我扶額……

(=ω`=),哼,我才不會告訴你我忘記了呢!

「走!」說完我拉著楓鬼破窗而入,進入畫舫內部。

又是幾聲啊啊啊啊的尖叫,眾多姑娘們像是篩子一樣抖啊抖……

身後,又是宴起明冷冷的聲音,「妖孽,休得傷人。」

我陰險一笑。

哈哈哈哈哈!

難道古人的智商都是比較低的嗎?

宴起明你要是不說的話,我還想不起來抓個人質威脅你呢!

現在你都說了,我不抓個人質威脅你簡直是對不起你啊!

我手一撈,就抓過來一個最近的姑娘,我紅色的指甲掐著她的脖子,淡定從容的對宴起明道:「宴道長,稍安勿躁。你要是一個衝動,說不定這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就會香消玉殞了。」

「啊啊啊!!!」一個塗滿胭脂的中年女子尖叫著。

宴起明卻是皺了皺眉頭。

楓鬼奇怪的看著那個中年女子,問道:「你尖叫什麼?她綁架的又不是你。」

我點點頭,道:「對啊,你尖叫什麼,說說看,我很好奇。」

那中年女子道:「你這該死的妖精!你居然敢掐著我們海蘇姑娘的脖子!海蘇可是我手下最美的姑娘,每天給我帶來的銀子可多了,她要是死了,我們的生意會大不如前的,你不如換一個當人質好了。」

我沒有理這中年女子而是看向我掐著的這位姑娘,她就是名妓海蘇。

似乎大概是現代海蘇的前世,不過這位海蘇和現代海蘇長得雖然像,但是一個美一個不算美,像則是像,就是現代的海蘇沒有這位海蘇那種魅惑。

楓鬼道:「這海蘇姑娘真是婉轉嬌柔,香媚冰肌,跟個妖孽似的,可比那現代的海蘇美上不少。」

我扶額,問楓鬼,「現在是我以海蘇為人質對吧?我穿的是紅色衣服吧,我很像紅衣女鬼吧……你在現代說的海蘇前世里的紅衣女鬼不會是我吧?」

楓鬼:「嗯嗯,應該是你,你看你,半遮面劉海,大姨媽口紅,女鬼不是你是誰啊!」

我唏噓道:「真是造化弄人,對了,我們這樣自說自話真的好嗎?別人會不會趁我們說話的時候偷襲我們啊……」蕭老頭看一看那具骷髏,然後畢恭畢敬的整理一下衣冠對著骷髏畢恭畢敬磕了三個頭。

「這是道家天宗的另一位老前輩!你們趕緊過來磕頭吧!」蕭老頭磕完頭后,回頭沖我和蔣亦夢喊道。

「既然是道家天宗的前輩,我們晚輩理所當然要磕頭行李。」我點了點頭,然後畢恭畢敬的也對著那具骷髏磕了三個響頭。

蔣亦夢一看我磕完頭了,也趕緊跪下磕了三個頭。

「你們必須跪下磕頭,我就行個抱拳禮就行了。畢竟,我……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九十五章·寒光劍 話沒說完,一道白色流采閃過,我扔下海蘇就地一滾,那道流采這才堪堪避開要害,只是割破了我的胳膊……

楓鬼突然收回他的法力,我的這身紅衣在他收回的時候陡然化作漫天飛舞的紅葉……

紅葉飄灑間,我看到被我扔出去的海蘇落下檯子,宴起明一手穩穩接住海蘇,一手拿著劍狠狠打向楓鬼!

楓鬼倉皇之間破窗而出,消失在月夜之中……

我:「……」

楓鬼大大,您是不是逃命的時候忘記捎上我了?

您留我一個人在這個地方真的好嗎?

您不怕宴起明大大會宰了我嗎?

我伸出爾康手,內心咆哮:不要走啊啊啊!!至少讓我跟你一起走啊!!

刷!

一聲龍吟,宴起明的劍已經出鞘。

我內心抖三抖。

嗚嗚嗚!

這不是武林,這不是江湖,這是玄幻打怪的古代啊!是人與各種妖怪并行的古代啊啊啊!!

如今我就是被打的那個怪啊!!

紅衣變回楓葉之後,我穿著的是一件寬袍長袖白衣,我撫平白衣上的褶皺,從容撥了撥半遮面的劉海,微微淡笑,注視著自己面門前的利劍。

卧槽!

兄弟,你的劍可不能再向前了,不然我的腦袋會開花的!

別看我淡笑,其實我早就嚇破膽了,腿都軟了,還好穿的是長袍,腿軟看不出來!

怎麼辦?裝失憶?

宴起明步步逼近,月光透過被我穿過來楓鬼穿過去的殘破窗子映照進來,映亮他一張冷漠的臉,看上去極度極度不像是開玩笑。

此時,所有的男男女女不敢說話,任何人大氣都不敢喘。

只有大美人海蘇倚著紗屏,和著香煙裊裊凝眸,對著宴起明嫣然一笑,笑顏楚楚。她款款移蓮步,想要走近宴起明周圍。

不料宴起明步步逼近我,冷冷問道:「你是人是妖?」

我心念一動。

果然,剛才楓鬼收走我身上的法力,因為法力沒了,我身上也沒他的氣息了,所以此刻這宴起明大概明白了我的身份,不是邪祟,是人!

好,到我表演的時刻了!

看我能不能演好,演好的話我就能活,要是演不好讓宴起明看到破綻,說不定我就會死!

我做出沉思狀,悲痛道:「道長,我是人,真的人。全是那個邪祟控制我的,我與那個邪祟不熟,一點也不熟。」

宴起明幽幽道:「真的不熟?」

我沉痛點頭,道:「對,一點也不熟,楓鬼他只是垂涎我的美……」

宴起明:「嗯?我都看不出那紅衣妖物是什麼,你居然知道他是楓鬼?」

我:……

海蘇:「是垂涎你的美色嗎?可是你並沒有美色啊?」

我:……

我尷尬的乾咳幾聲,道:「不是垂涎我的美色,反正我沒有美色,是垂涎我的美食。」接著我做出後悔萬分的樣子,道:「我跟那楓鬼僅僅是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熟而已,但我絕對沒有為虎作倀,我是人類,血統純正的人類,怎可與妖魔為伍!」

宴起明緊抿著唇線,半晌才收回劍,可卻冷冷的掃了我一眼,問:「我如何相信你?」

海蘇道:「不錯,你如何證明你不是騙道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