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宇智波帶土在聽到波風水門的話之後,變得遲疑起來。

另一邊波風水門見嘴遁也許有機會,便在心中有些後悔,也許該把卡卡西帶來,那樣的話,說服帶土的成功率應該會更大一些。

「暗中策劃?究竟是誰?」

不知不覺間,宇智波帶土已放下了手中的苦無,追問著道。

「當然是救下你的人,宇智波斑……」波風水門直言不諱的看向帶土。

「……真是令我驚訝,沒想到水門老師你居然知道如此多的事情。」

宇智波帶土因為戴着面具,此時讓人無法看到他面上究竟是何種表情,但正當波風水門覺得事情也許有轉機之時,帶土的語氣忽然又恢復了冰冷,「但你覺得我會相信老師你所說的話嗎?」

「斑大人可是將我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的人,更是宇智波一族傳說中的先輩,木葉的創始人之一,是深知現實不過是地獄般殘酷的世界之人。」

「這個充滿絕望的世界,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價值。而現在的我,已經確實的找到了能夠使世界永久安定,永久和平沒有紛爭,令所有人都能夠幸福的方法。」

「我將會創造出一個幻術世界……」

正當波風水門欲將宇智波斑的所有事情都揭露出來時,地下空間中宇智波帶土所站的位置旁,自地面處卻忽然鑽出一個漩渦卷狀的白色人形。

漩渦狀白絕在出現之後,不待所有人反應,便一把將帶土手中的鳴人搶奪了去。

「啊呀,外面的合體分身馬上就要被幹掉了,你居然還在這裏聊天?」漩渦白絕語氣埋怨的吐槽道。

「……你來這裏幹什麼?」

宇智波帶土一如既往的對於白絕中這個特殊的個體,名為飛的白絕非常合不來,語氣極度不友好。

而後者似乎也不在意。

只是將手中的鳴人舉了起來,語氣輕浮的道:「雖然你做的事情不在計劃中,但我還是不介意幫你一把。」

所謂的幫,自然是監視了。

宇智波帶土早已明白這一點,而飛這個白絕,早就對他坦白過自己的職責。

「鳴……鳴人。」眼見鳴人易手,艱難的壓制着九尾暴動力量的玖辛奈,心中頓時焦急萬分。

漩渦白絕的出現,自然也大大出乎了波風水門的預料,與此同時他也明白了地上入口處,和暗部們戰鬥的敵人,究竟是何人。

眼見白絕橫插一手,而自己的話,也沒能讓宇智波帶土信服。

難道,事情終究還是走到了那一步嗎?

不知不覺間,波風水門的額頭也開始隱現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四代火影,如果不想這個孩子的生命只有不到幾分鐘的話,現在就立即離開九尾人柱力……」白絕飛的語氣輕描淡寫,如同玩鬧一般,但手中卻作勢欲將鳴人高高拋起。

旁邊的宇智波帶土,面具下的三勾玉寫輪眼也閃著寒光,顯然準備伺機而動。

形勢危急,波風水門心中卻忽然閃過一個棄車保帥的瘋狂念頭。

是否要捨棄鳴人,來保全玖辛奈?

……。 第259章:沒有問題

能不慌嗎?

唐氏藏在闊袖裏的手都是抖的。

晏臻剛好看向她,唐氏眼神閃躲了一下,被唐語嫣暗拍了下手臂,面色才恢復正常。

但她已經露出破綻,一切的表演都顯得那麼的可笑。

晏臻也對她露出溫柔笑容,淺淺淡淡,襯著一張精緻的臉蛋兒,人畜無害。

這樣的表情笑容,落在別人眼裏是可愛嬌俏的,但落在唐氏母女眼裏,就是個狐媚子樣。

晏臻端起茶杯,那邊傳來唐大老爺的話。

「牧小公子,如何?我母親的身體……」他關切的問。

牧小公子說道:「身體還是有問題的,脈搏玄澀,眼中有赤黃,舌苔有青黑色。」

屋裏的人都緊張的看着他,晏臻也看了過去。

「我還得看看,老夫人日常吃的東西,才能做更準確的判斷。」牧小公子說道。

應該早有準備,嬤嬤立刻就去把東西都取來,所有入口的東西,殘留的,還有單子。

唐氏想跑了,越呆越慌。

牧小公子看過,說道:「東西都沒問題,是養生的,老夫人頭疼的毛病,應該是不適應造成的身體反應。」

說着,他去寫了個單子,說道:「往後就吃這個,補氣養神,夜裏也好入睡。」

唐二夫人接過,道了謝。

單子他們看過,不過並不太懂。

唐氏和唐語嫣心裏暗鬆了一口氣,面色都變好了。

晏臻只是看着她們,什麼話都沒說。

「我還有病人要看,先告辭了。」牧小公子說道。

唐大老爺給了一百金,親自把人送出去。

其他人也散了,屋裏留下晏臻和墨無言,唐氏和唐語嫣。

唐語嫣上前,坐在床沿說道:「祖母,您要好好養著身體,長命百歲。」

唐氏也說道:「有了牧小公子給的方子,好好的用着,一定能好的。」

兩人都一臉的笑容,看着很是關切。

唐老夫人也是淺笑,說道:「上了年紀也就這樣了,你們有心了。」

這話說出來,安撫了唐氏的心,什麼擔心憂慮害怕都沒有了。

她笑道:「這個家,還是需要母親來主持,做主,有母親在,看着我們這些後生晚輩,提點着我們才是好的。」

「母親,才是這個家的主心骨。」

唐氏說得好聽的話,唐老夫人也跟着笑。

她看向晏臻,和明明是個外人,卻一直坐着喝茶不走的墨無言身上。

「我有些話跟臻兒說,你們都出去吧。」唐老夫人說道。

趕人了。

唐氏和唐語嫣應是,很乖巧的出去了,看到墨無言也跟着出來,心裏舒坦了些。

門關上,嬤嬤就站在門口守着。

晏臻坐過去,說道:「外祖母。」

「想不到,還真的是她們。」唐老夫人深吸一口氣,臉上的憤怒變得有些凄涼。

唐氏一族繁榮,有錢,怎麼還會有對自家人下毒的道理?

唐老夫人想不明白,而且還是落在她的身上。

「外祖母別多想,人心本就難以揣測,既然別人要這樣,我們也只能兵來將擋。她們不仁,我們何必講這個情?」晏臻說道。

唐老夫人頷首,握著晏臻的手說道:「如果不是你發現,我只怕……命不久矣。」

「外祖母當長命百歲。」晏臻笑道。 次日演出前十五分鐘,後台很安靜。

王慧有事回了京城。

郭德剛在後台房間休息。

于謙和朋友小聚去了。

侯爺依舊在角落打著魔獸。

曲霄雲戴著耳機,閉目聽著輕音樂。

小嶽嶽打了個哈氣,斜椅在沙發上,睡眼朦朧的點開了短視頻軟體「抖陽」。

「我嫩疊……」

滑走。

「一giao我里giao……」

滑走。

標題:津城之眼下,驚現好聲音。

「如果讓我遇見你

而你正當年輕

用最真的心

換你最真的情」

滑~

小嶽嶽睡意消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將視頻放大。

「我的天吶……這不是曲師弟嘛!」

「師弟,你看看這是誰!」

曲霄雲摘下了耳機,瞥了一眼:「這好像……是我。」

「你昨天晚上去津城之眼了啊?這視頻點贊都超百萬了!」

「去了,昨天演出完和謙大爺玩了半天。」

「你們霄字科,先是秦霄閑在短視頻上火了,現在你也……有顏值真的可以這麼為所欲為嗎?」

曲霄雲笑著搖了搖頭,沒當回事:「我和秦哥差遠了,我也不拍這些東西,過幾天熱度就下去了。」

……

侯爺上台報幕:「下面請大家欣賞單口相聲,表演者曲霄雲!」

經歷了兩次登台,曲霄雲逐漸適應,雖還是有些緊張,不過比之前強太多了。

今天觀眾見他上場,吵雜聲音小了很多,並且零星有叫好聲。

這是一個好兆頭,兩場下來,看來有面熟自己的觀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