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在嬈嬈喝下最後一口花茶時,孫萌萌在她門口瘋狂的砸著門板。

所長辦公室的好處,在嬈嬈的要求下,大門都才用了特殊的金屬材料,就算坦克來了也不一定能撞得爛。

「玉嬈!你給我出來!」

「你給老娘出來!」

嬈嬈淡定的按下門鈴通話鍵:「你自己進來,不然沒得談!」

孫萌萌一怔!

想到剛剛遭受的恐怖,頓時將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嬈嬈透過監控看著她披著西裝狼狽的模樣,忍不住嘴角上揚……

想了想,她慢條斯理的站了起來,在打開門的瞬間忽然出手將孫萌萌大力給拽了進來。

小王作勢就要跟著進來。

可嬈嬈就抬腳直接將人給踹了出去。

「你要是不想一會直接從這裡領回去你家小姐屍體的話,就老老實實什麼都不要做在門口等著!五分鐘后我就放她走!」

小王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嬈嬈。

只覺得她是魔鬼和天使的結合體。

尤其是那雙泛著紅色的眼睛,讓他想到了剛剛在孫萌萌辦公室里忽然抽瘋的小張,心頭莫名的升起了恐懼。

他想了想,機智的沒有選擇和嬈嬈硬抗,而是一臉擔憂的望著孫萌萌,任由嬈嬈將門合上,甚至在門后,還隱隱的露出一抹陰狠的笑意。

「玉嬈……你想幹什麼?」

「你敢動我,我保證你走不出軍區研究所!」

看著嬈嬈宛如魔鬼一般一步步逼近自己,孫萌萌終於開始慌了。

她試圖後退,可整人卻是不受控制的被嬈嬈拎了起來,按在了研究所的牆上。

「你想幹什麼……」

「啊……你竟然打我?」

她尖叫著看著嬈嬈一拳打在她的肚子上,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了。

「打你?」

「我不光想打你,我恨不得殺了你呢。」嬈嬈壓低聲音在她耳邊冷笑著,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瘋了……」孫萌萌驚恐的想要尖叫,可不知為什麼,她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這也太恐怖了!

「我問什麼,你點頭或者搖頭就行。」

「不然的話……你看到旁邊那個天靈蓋了嗎?」嬈嬈指了指柜子里的一個頭蓋骨標本,然後又沖著孫萌萌笑道:「如果騙我,我就把你也做成那樣,和我的小灰湊成一對……」

咕嚕咕嚕——

說不成話的孫萌萌只能瘋狂的點著頭。

這一刻,她終於意識到了自己可能提到鐵板上了!這女人簡直不是人!就是魔鬼!

可時機似乎已經有些晚了。

被嬈嬈捏住小命的她,眼淚橫流的乖乖回答著嬈嬈的提問。

她不是沒想過要作假,可也不知道嬈嬈到底是怎麼辨別的,每一次她故意說謊時,她都會重重的又挨一下。

而且嬈嬈挑的那些位置都是十分刁鑽卻又不會留下痕迹的,孫萌萌氣得簡直要嘔血。

啪嗒——

嬈嬈合上了懷錶,將其丟在地上。

「你可以滾了……」

孫萌萌如臨大赦的往外跑……

「但是……這一切……不過都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啪嚓——

孫萌萌一下又崴了腳摔在地上,爬起來繼續努力朝著門口移動,這女人是魔鬼!魔鬼!

好不容易打開門,便看到了一身軍裝的上官景。

孫萌萌也顧不上這是他們家敵對勢力了,直接抱著上官景的大腿就開始乾嚎:「上官將軍救我啊!裡面有鬼啊!!!」 上官景冷著眸注視著跪在地上抱著自己大腿狂哭的孫萌萌,不自然的後退了一步。

「孫小姐……」

這女人是瘋了嗎?

小王也愣住了,不明白孫萌萌這是又在鬧哪一出。

「上官將軍!!!救我啊!救我啊!裡面那個魔鬼要殺了我!」

小王和上官景對視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時轉頭朝著辦公室裡面。

陽光下,嬈嬈正戴著一副平光鏡坐在電腦前認真的敲著鍵盤,不時蹙眉,不時展顏,歲月靜好,大抵如此。

「是真的啊!她是魔鬼……她剛剛還打我來著,還掐我的脖子,說要把我做成標本,和她柜子里的頭蓋骨做一對!」孫萌萌見兩人都不信,便急忙解釋。

就連看著自己這仇家上官景,都不是那麼討厭了。

「你看……頭蓋骨就在這裡……」

孫萌萌拽著兩個人進了房間,直接跑向了儲物櫃,急切的想要用什麼東西來證明自己。

可當她走到柜子前,她卻是又呆住了。

說好的頭蓋骨呢?怎麼沒有了?

她不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隻白皙的手已經越過她的視線直接抬手拿起了柜子里的青蘋果,掏出紙巾擦了擦,然後送到了嘴邊。

咔嚓……

一聲脆響,汁液四濺,也昭示著這水果的新鮮。

上官景似笑非笑的舉著蘋果,又在孫萌萌面前晃了晃。

「孫小姐,這就是你說的頭蓋骨?」

孫萌萌怔怔的看著上官景把一整個蘋果都給吃了,獃獃的佇立著,好半天沒有說話。

「不……不對勁啊……我明明看到這裡是個頭蓋骨的,怎麼變成蘋果?」

孫萌萌喃喃道,很快便又反應過來沖向了嬈嬈,怒吼:「是不是你把頭蓋骨藏起來了!」

「對!一定就是你!」

「上官將軍,這個女人她瘋了,她真的是想殺我啊!你看我的脖子!!!她剛剛那麼大力,肯定有痕迹的!」

孫萌萌說著話手便死死的拉扯著自己的衣領,上官景不著痕迹的後退了幾步,只看了一眼,便別過了臉。

「孫小姐,這裡是研究所,您注意一下形象好嗎?」

他無語的說道,眼神不受控制的繼續朝著嬈嬈飄去,便看著嬈嬈一臉笑盈盈的望著他,頓時,上官將軍胸腔中的小鹿又開始不住的顫抖了。

「我……為什麼你不信我!」

「小王……你怎麼不說話!你就看著他們聯手欺負我?」

孫萌萌怒了,嬈嬈她是不敢打,便抬手一巴掌扇在了小王身上。

「啪——」的一聲,小王被她打的踉蹌著後退了幾步,然而剛站穩便立刻湊到孫萌萌身邊低聲哄著她。

「小姐,咱們先回去再說好嗎?」

「您有氣沖著我發……我讓你隨便打好嗎?」

「可是這個女人和這個男人都欺負我!」孫萌萌在小王的哄勸下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丟丟。

「這個……我們得從上記憶……咱們現在不站理啊……而且你看,你的確脖子上沒有任何的傷痕……」小王弱弱的舉起了孫萌萌的手機,打開了自拍模式……在孫萌萌石化的同時又附在她耳邊低聲道。

「這玉嬈身上太詭異了,咱們勢單力薄本就不是對手,你想想,剛剛那個姓張的……」

姓張的?孫萌萌想到剛才那個瘋狂的男人,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終於不在屋裡發瘋了。

只是她還沒走到門口,嬈嬈悠然的聲音又從後面悠悠的飄了過來。

「孫萌萌……」

「你……你還想幹嘛?」孫萌萌下意識後退著,警惕的看著她。

「不幹嘛……只是想提醒你一句,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孫萌萌懵住,剛想再問,嬈嬈卻是直接按下了門的機關,將人隔絕在她的世界之外。

「你沒事吧?」待到孫萌萌的叫喊聲徹底消失不見,上官景這才湊到了嬈嬈身邊,關切的問道。

嬈嬈一怔,輕笑道:「你覺得我像是有事的人嗎?」

她悄悄用加密的方式將一封郵件發了出去,玉嬈不在,她希望玉祁可以給自己派幾個能打的,最好再精通熱武器。

確定了郵件徹底粉碎之後,她才站起身,從柜子里取出了一套茶具,悠然的開始泡茶。

「請……」她將杯子推到了上官景面前。

上官景這才回過神來,摸著已經有些冷的茶杯,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盯著人家姑娘看了半天。

「謝謝……」

他端起茶杯,腦核告訴運轉著,搜索著可以夸人的辭彙。

可話還未說出口,嬈嬈卻直接放了大招。

「我剛剛的確打了孫萌萌……嗯……頭蓋骨也是真的。」嬈嬈說著,隨手從兜里摸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骨頭放在了桌子上。

「咳咳咳……」

上官景忍不住將水噴了出來。

內心哀嚎,完了這下形象是真的毀了。

「啊……抱歉……拿錯了……不是這個……」嬈嬈看了一眼桌子上拳頭大小的東西,慌忙的將其收了起來,又給上官景遞了些紙……

上官景欣慰的接過,紅唇微張。

然而一個字還沒說完,便瞥見嬈嬈如同變戲法的一般又從茶几下面拿出了一個更大的!

不知道上面是有著什麼機關,那骨頭竟然還會動!

饒是上官景自認為自己在部隊里也不是沒見過死人,可這衝擊力……他眼皮還是忍不住跳了跳。

「你很喜歡你的生物專業啊……」他想了半天,也就憋出了這麼一句。

嬈嬈驚「咦」了一聲。

笑眯眯的將東西收了起來。

「現在人設崩塌了嗎?」

「啊?」

「我在上官景先生眼裡不就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子嗎?」

「你……」上官景看著嬈嬈忽然對自己眨巴的眼睛,姣好的容顏上浮現著一抹淡然,沉思了片刻,忽然頓悟了。

她這是在變相的又在拒絕自己嗎?

可是她已經專門查了,這位玉教授是單身啊。

「孫萌萌想殺我,沒殺成但是我表情卻是因為她受傷了,所以這仇我是一定要報的。」

「我不知道上官家和孫家是什麼關係,但思……我想說,欺負了我的人,無論是誰,都得付出代價。」

嬈嬈依舊端著優雅得體的坐姿,笑得端莊溫柔。

可不管怎麼看,上官景都不敢輕視眼前的女人。

因為他知道,她是認真的。

只是她不明白,她的依仗是什麼。

「我可以幫你……」他忽然又有了動力。

「不必……我自己可以來,而且留下上官先生,還是想說明一點,那就是我不需要你的保護了,我家裡已經給我派了人。」

「你家裡?」上官景有些著急了!雖然他還是不清楚嬈嬈到底對孫萌萌做了什麼,但是按照那個大小姐的性格,是肯定會要報復的!

「對……主要原因是……男女有別……雖然我家那個男人不怎麼靠譜……但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團聚,我不想他會誤會,所以……請上官先生……」

「你不用說了,我懂了……」上官景忽然站了起來,轉身就朝著外走。

嬈嬈也不追他,淡定的收著茶杯。

果然,當上官景推開門前,他又回過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