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打了勝仗,天原勝這心裡自然高興的很,當即淡淡的笑道:「不是我要跟胡兄你動手啊!而是胡兄你自己要跟我動手,要跟我整個天諭書院動手啊!」 「不錯,今天上這殺戮台也是你們自願的。」

「可不是,你們打傷我們書院的學生,我們可曾說過什麼?」

「現在,你的兒子被打死了就接受不了?」

一名名長老見狀,也紛紛上前一步,釋放出了恐怖的氣息,宛如十幾尊魔神一般直接擋在了林逸的面前。

天諭書院的團結一致,那可是眾所周知的。

再加上現在的林逸那可是天諭書院的大英雄啊!

如果不是林逸出手,今天天諭書院還不知道要丟多大的面子呢。

這群長老怎麼願意看著自己的寶貝被人欺負呢?

此時,十幾名長老的氣息轟然爆發出來,瞬間就讓暴跳如雷的胡青雲冷靜了下去。

他們今天前來,憑藉的就是胡天,以至於並沒有帶多少強者來,如何能夠擋住天諭書院這麼多長老的攻擊呢?

再說了,就算是他們胡家的高手都到齊了也不可能憑藉一家之力撼動整個天諭書院啊!

「家主,事不可為,我們先回去問問老太爺吧!」

一名長老湊近胡青雲的耳邊小聲說道。

雖然他的聲音很小,可在場眾人那都是修士,聽力可都超級恐怖的,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是啊家主,一切回去再從長計議吧!」

「可不是,本來切磋就有風險的,我們先把少爺帶回去安葬了吧!」

一名名長老紛紛上前好聲勸說到,現在眾人還真是有幾分害怕胡青雲犯糊塗了,要跟天諭書院的一眾強者拚命了。

聽著眾人的勸說,胡青雲的心裡泛起了一股股濃濃的無力之感。

本來他們萬眾一心都不是天諭書院的對手,更不用說現在,這些長老顯然都慫了,此時上去拚命,等待他們的恐怕只有死亡了。

足足深吸了好幾口氣,胡青雲才把心頭的怒火壓下去,看著天原勝無比怨毒的吼道:「天原勝我的兩個兒子都死在他手裡,我是一定要殺他的,除非你能夠二十四小時跟在他的身邊。」

「呵呵,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天原勝呵呵一笑,打了個馬虎,冷笑道。

「我們走!從今天開始,胡家子弟二十四小時監控西仙源,只要林逸離開,馬上稟報!」

胡青雲咬著槽牙,沉聲怒吼道。

重生九零:肥妻,要翻身 「是!」

眾人一聽,紛紛恭敬行禮說道。

「呵呵,這就要走了啊?」

正當所有人都齊刷刷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林逸輕飄飄的聲音卻驟然響起。

「唰唰!」

瞬間。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時間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我記得剛剛胡天可是囂張的很啊!這樣好了,今天我也不為難你們,胡家前來的年輕一輩強者想要離開可以,可只能二選一,要嘛跪下,要嘛跟我一戰!」

林逸冷漠的獰笑道。

「轟!!!」

人群瞬間炸開鍋了。

「林逸,你不要太囂張了!」

「不錯,你殺我家少主,我等不跟你計較,已經是開恩了,難道你真的要找死不成?」

一名名胡家的長老此時也都怒了,紛紛瞪大了眼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死了一個胡天,說實話,這些長老並沒有太多的難過,畢竟這胡天又不是他們的兒子,而且,在沒有被關押起來的時候,胡天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十足的就是一個熊孩子。

他出事兒了沒有人會放在心上,可現在不同了,林逸的一句話,卻把整個胡家的年輕一輩都包括在其中了。

這次,能夠有資格跟著眾人一起前來的,可都是諸位長老的子孫,也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天才,隨便折損一個,那也是無法彌補的損失啊!

眾人如何能夠接受呢?

林逸見狀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便宛如幽靈一般直接飛到了胡家一眾強者面前,冷漠的獰笑道:「我林逸做人從來就是這麼簡單,你怎麼樣我就怎麼樣,剛剛胡天是怎麼叫囂,怎麼嘲諷我們天諭書院的?今天,要嘛一戰,要嘛跪下滾蛋!」

「轟!!!」

胡青雲的可怕氣息轟然炸出,使得他整個人宛如一條恐怖到了極點的巨龍一般,死死的盯著林逸怒吼道:「你真的想死不成?」

「你殺不了我!」

林逸抿嘴,鄙夷的嘲諷道,這話倒是沒有吹牛的成分,他的實力本來就恐怖到了極點,再加上現在有宣花板斧的加持,完全可以保證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若是動用他剛剛修行的紅蓮業火的話,林逸有信心斬了這胡青雲。

「你……」

胡青雲簡直要瘋了,他可是胡家的家主,可現在區區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敢在他的面前蹦躂,這簡直就像是一隻螻蟻在一頭巨龍面前蹦躂一般。

可偏偏,胡青雲現在還不敢動手,一旦他對林逸動手的話,天原勝以及書院的諸多長老恐怕都不會放過他的。

「胡家主,年輕一輩中的挑戰本就稀鬆平常,如果實在不敢應戰,低頭認個錯就好了嘛!咱們都是長者,實在沒有必要參與其中啊!」

天原勝上前一步淡淡的笑道。

「可不是,之前胡天挑戰我們書院的子弟,我們也沒有攔著啊!」

「就是,總不能只准你們胡家挑戰別人,不能別人挑戰你們胡家吧!」

「就是,如果連這個膽子都沒有,我看還是不要修行好了,直接滾回去等死吧!」

一名名書院的學生也忍不住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剛剛他們被欺負的多慘啊!

在胡天的口中,他們簡直就是豬狗不如的東西了,現在有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胡家等人。

「要不這樣好了,你們這一群廢物一起上啊?」

林逸咧嘴大笑了起來。

「什麼?一起上?」

胡家年輕一輩的強者神情一怔,隨後個個腦袋都彷彿要炸開一般。

欺人太甚!

這簡直就是沒有把他們所有人放在眼裡的意思啊!

「林逸,你休要狂妄,我胡強來戰你!」

一名壯漢咬著槽牙,瞪著眼珠子,凶神惡煞的走了上來。

「唰!」

林逸身形一晃沖了上去。

「給老子去死!」

那名壯漢齜牙咧嘴,發出到道道宛如驚雷一般的咆哮,而後雙臂狠狠的朝著林逸砸了過去,猶如發狂的大猩猩一般。 可下一秒,胡強卻愣住了。

因為林逸竟然消失不見了。

「你這樣的廢物也敢跟我動手?」

林逸鄙夷的冷笑,在胡強的耳邊驟然響起。

「不好!」

胡強面色大變,拳頭幾乎本能的朝著背後砸了過去。

林逸一看,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冷笑,白凈的手掌緩緩抬了起來。

「砰!」

一聲炸響,胡強那有砂鍋一般大小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林逸的掌心上。

隨後,白凈的五指緩緩落下,直接緊緊的抓住了胡強的拳頭。

「該死!」

胡強面色驟變,只感覺自己的拳頭彷彿被要被擠壓成肉泥了一般痛苦,筋骨都被林逸可怕的力量捏的錯位起來,那種痛苦,簡直無法言喻,使得胡強忍不住揚天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

這可怕的吼聲,頓時把周圍的胡家子弟嚇的面色一變。

「嘎吱吱!!!」

一道道讓人牙齒酸倒的聲音也不斷的從林逸的手掌中傳來。

「我的手,我的手啊!」

痛的滿頭大汗的胡強痛苦萬分的咆哮道。

「瑪德,你還是不是男人了?我的那些師弟,都被冰封了也沒有像你這樣慘叫啊!真是令人厭惡啊!」

林逸看著一臉痛苦的胡強,咧嘴不屑的嘲諷道,隨後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對方的小腹上。

「砰!」

一聲悶響。

胡強只感覺一股非人的劇痛從自己的小腹上傳來,隨後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殺戮台上。

「我的丹田,林逸,你,你竟然廢了我的丹田?」

尚未昏死過去的胡強感受著體內急速流逝的靈氣,瞪大了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對於一名修士來說,被廢掉丹田簡直比殺了他們更讓人痛苦啊!

「什麼?被廢掉了丹田?」

胡家子弟面色再度一變,很多人的臉色在這一刻,甚至比那白紙都要白。

胡強在胡家的修為不算是最頂尖的兒的,可也絕對到了出類拔萃的地步。

可結果呢?

擋不住林逸的一招,就被廢了丹田。

他們這些年輕一輩的強者有幾個人能夠擋住林逸的一招呢?

「小畜生,你好狠的心啊!竟然敢廢了胡強的修為?」

胡青雲咬著槽牙,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師傅,幫個忙,收拾了這老狗,你說我跟年輕一輩人切磋一下,他一把年紀了,老在一旁叫囂,真的會影響到我的發揮的!」

林逸一臉不悅的看著天原勝抱怨道。

天原勝一聽,無奈一笑,迫人的眸子瞬間鎖定了胡青雲冷冰冰的嘲諷道:「胡青雲,你也算是一方豪強了,一直這樣是不就是有些不合適呢?」

稱呼上也從胡家主變成了胡青雲,可見便是溫文爾雅的天原勝對胡青雲都有些不滿了。

畢竟,之前胡天可把他們欺負的不輕啊!

可他們呢?卻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哪怕心裡痛苦萬分。

現在到了胡家,堂堂一名家主竟然三番五次的威脅林逸,眾人心裡如何能不怒呢?

胡青雲一看天原勝的面色不善了,這心頭不禁也有些緊張了起來,天原勝的實力可在他之上,一旦真的發飆動手,今天倒霉的還是他。

「既然林逸想要跟你們切磋,那你們就一起上吧!」

胡青雲咬著槽牙無奈的怒吼道。

胡天死了,現在剩下的這些人一個個上的話,鐵定都會折損在林逸的手中,倒不如一擁而上,說不定還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

最不濟,也比一個一個的去送死要好一些。

「呵呵,當然了你們也可以走第二條路哦,只需要溫柔的跪下,趴著出去就好了。」

林逸銀盪的壞笑了起來。

「殺!」

一名胡家的強者咬著槽牙,瞪著眼睛發出了一聲怒吼。

「噗嗤!」

人頭飛起。

正準備朝著林逸衝去的胡家子弟瞬間就像是被冰封了一般,一個個全部都是一臉驚悚的定住了身行。

「瑪德,我就不喜歡你這種出頭鳥!」

林逸看著軒轅劍上的刺目的鮮血,邪異的獰笑道,隨後手腕一抖,軒轅劍上的鮮血就像是可怕的暗器一般朝著四周飛濺。

「你們都是想要跟我一戰的是嗎?」

林逸目光冷漠,盯著眼前的胡家子弟冷冰冰的問道。

「砰!」

有人雙腿一軟,神情惶恐的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