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源走了過去,坐在了餐桌上。

葉藝瑤總是在他坐好了之後,才會問問順順甚至是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旁邊。

她是有多怕他?!

他低頭喝著她熬的粥,沉默的喝著。

「林源。」葉藝瑤主動開口叫他。

「嗯。」

「我借用一下你的電腦。」

「嗯。」林源點頭,沒問為什麼。

葉藝瑤卻自顧自的解釋著說道,「曾軼的情趣網店一直沒有人接手,我想了想空閑著也是空閑著,何況現在曾軼得了這種病,可能也會需要錢,我就打算繼續這麼做下去,你放心我不會經手了,我找一個人來做客服,偶爾管理一下就好。」

「嗯。」林源沒覺得有什麼。

其實她要不要做,他都不太在乎。

不過一個行業而已。

唯一接受不了的,可能就是對著大老爺們叫親,然後給他們介紹,用途。

他果真還是自私的。

「林源,今天周六你有安排嗎?」

「你想做什麼?」林源反問。

「是我弟弟找到工作了,他說想要請你吃頓飯,感謝你收留他這幾天。你看你有時間嗎?要是沒時間我就拒絕了,反正他時間多得很,也不是什麼很忙的工作,你要沒空我就讓他改下次……」

「有空。」林源突然開口。

似乎不想聽她說太多。

「晚上有空嗎?」

「有空。」

「那我給我弟弟說一聲。」

權寵嫡女:將后重生 「嗯。」

早飯吃完。

林源就真的挺清閑的在家裡坐著看電視。

葉藝瑤去用了林源的電腦,在處理網店的一些事情。

兩個人在一個屋檐下倒也相安無事,甚至還有種相敬如賓的感覺。

好吧。

語文老師說相敬如賓是形容夫妻的。

不是形容他們這樣。

葉藝瑤看了看時間。

11點的時候就準備做中午的午飯了。

她走出房間。

那一刻剛好可外面客廳進來的林源對撞。

林源看了一眼葉藝瑤,說道,「我媽讓我今天回家吃午飯。」

「現在嗎?」

「嗯。」

「哦,那你回去吧。」葉藝瑤溫柔一笑。

林源看著她的模樣。

他說,「如果我結婚了你會怎麼樣?」

葉藝瑤咬唇。

不是昨晚才說了,不會那麼快讓她離開的嗎?

「我隨口說說,你不用放在心上。」

「哦。」葉藝瑤勉強的笑了笑。

林源源換了衣服就直接出了門。

葉藝瑤甚至都沒有來得及給林源說一聲晚上吃飯的事情。

算了,晚一點她給他發簡訊吧。

這麼想著,一個人就不那麼積極的要做午飯了。

她坐在沙發上,捉摸著中午簡單的吃個小面就好。

不過……

林源對他父母真的很好啊。

葉藝瑤努力讓自己笑了笑。

林源應該是個大孝子。

一般孝順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

她讓自己打起精神,先給自己做了小面吃了之後,動手收拾了一下房子。

管家雖說會趁著他們不在的時候定期來收拾,但有些東西,比如林源的一些私密衣物自己的一些私密衣物,還是自己打理比較好。

到下午3點多的時候,葉藝軒打開了電話,給她說了一下吃飯的地點。

是一個比較平民的地方,也不知道林源現在還能不能吃得慣這些。

她發簡訊給林源,改了好久才發送出去,「林源,我弟弟說今晚6點在香格里吃晚飯,環境可能不是很好,不敢有我讓他定了包間了,那裡的紅燒魚頭還不錯,鯽魚應該也弄得很好。」

發出去後幾分鐘,林源才回了一個簡訊,「嗯。」

算是答應了吧。

葉藝瑤就當他答應了。

她連忙就換了衣服。

也給自己簡單打扮了一下。

特意選了一件高領的衣服。

經過做完之後,她身上的青青紫紫更多了。

出門的時候本來想要噴點香水的,後來想了想,沒噴。

林源說不喜歡她的廉價香水味。

其實她還挺喜歡這個味道的,也不比那些奢侈大品牌的差。

弄好一切之後,葉藝瑤4點半走了出去。

一邊坐著公交車一邊讓他弟弟也早早的出了門。

葉藝軒還抱怨了幾句。

6點吃飯,這麼趕做什麼。

葉藝瑤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急。

或許就是怕,萬一林源早到了呢?!

事實就是。

林源沒有。

甚至遲到了。

兩個人坐在香格里的包房等了1個多小時。

晚上6點半也沒見到林源的身影。

葉藝軒打了幾把手游,有些無聊的問道,「林源哥還沒到啊?」

「可能堵車吧,這個點。」

「那再等等吧。」

又是半個小時。

7點的時候。

林源還是沒來。

葉藝軒有些不耐煩了,但似乎是習慣了葉藝瑤的性格,也沒有催促,就陪著她一起靜等。

倒是葉藝瑤覺得對葉藝軒有些過意不去了,畢竟是他找到工作想要找林源一起慶祝的,而且林源也是答應了的,就鼓起勇氣給林源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不是林源接的。

她聽到聲音了,是吳小欣。

葉藝瑤那一刻覺得尷尬了。

她該不該說話。

「葉藝瑤是吧?」吳小欣直白。

葉藝瑤覺得自己假裝打錯了電話,都有些說不過去。

她只得硬著頭皮說,「那個,我找林源。」 「那個,我找林源。」葉藝瑤說,真的是硬著頭皮說出來的。

「他現在很忙。」吳小欣直白的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轉告我,我會告訴他的。」

騙鬼的吧。

葉藝瑤微微一笑,「也沒有什麼重要事情,就不打擾你們了。」

「葉藝瑤。」吳小欣那邊一字一句說得很清楚,「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要隨便給林源打電話也不要隨隨便便找他,因為我會很不開心。這句話不是站在上司的角度給你說的,你不會那麼蠢的不懂。」

「好。」葉藝瑤一口答應。

她除了說好還能說什麼。

她說,「那我掛斷電話了,拜拜。」

那邊直接就掛斷了。

葉藝軒看著自己姐姐的模樣,看著她默默地把電話放下,然後還特別燦爛的笑了笑說,「林源有事情,就只能我們兩姐弟慶祝了。」

「你沒事兒吧?」葉藝軒問。

「能有什麼事兒?每個人都會有很忙的時候,你姐像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人嗎?」葉藝瑤很自若的說道。

「就是覺得你太通情達理了。有時候我都在懷疑,你是不是都沒有脾氣的!」葉藝軒嘀咕。

「脾氣太大容易長皺紋,你姐我都到了要注意的年齡了,當然得好好保養自己。哎呀,不說了,我們吃飯吧。」葉藝瑤招來服務員讓上菜,一邊嘀咕著說道,「這麼多我們倆怎麼吃得完,好浪費。」

葉藝軒就這麼看著自己的姐姐。

總覺得她的點怎麼和平常人就那麼的不同。

要是換成其他任何人,此刻更關心的應該是被發鴿子了吧。

兩個人吃了一大桌子飯菜,吃得都快背氣了最後還是沒有吃完,葉藝瑤讓葉藝軒打包回去了,她現在真覺得浪費是件很可恥的事情。

葉藝軒只得提著兩大包回去。

「真的不讓我送你嗎?」葉藝軒問。

「不用了,早點回去休息吧,這裡離公交站很近。」

「你還坐公交車啊?」葉藝軒蹙眉。

林源不是對她挺大方的嘛?!

「公交有什麼不好的?」葉藝瑤說道,「哪裡都能去,很方便,我就喜歡坐公交,反生我也不趕時間。」

「隨便你吧。」葉藝軒聳肩。

葉藝瑤叮囑了葉藝軒幾句,兩個人就分道揚鑣了。

葉藝瑤走到公交站,坐上了公交車。

她坐在公交車上,看著窗外驛城的景色。

腦海里突然想起了林源今天從家裡離開時說的話,說什麼,他要是結婚了她會怎樣?

他要結婚了嗎?

他結婚了,她也不知道只會怎麼樣!

主動離開他嗎?!

還是說,繼續當什麼都沒發生的,繼續做他的情婦。

分明說好是想要對他好的,如果對他好的話,就應該好好地離開他,知道他過得很幸福就好了,自己留在他身邊,分明就是在讓他觸碰道德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