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曉雅忽然鼓起勇氣站了起來,就像是人生忽然之間找到了目標一樣,她決定要大幹一場,她這一生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想要去干一件事情。

林曉雅開始去尋找工作的機會,賺錢的機會。

她開始往一些寫字樓跑,一些寫字樓前面會有一些公司的招牌信息。

坐在車裡的王旭東看到這,笑了笑,然後道:「我得回去了,你們繼續在這盯著,有什麼情況給我打電話,除非她有生命危險,不然,在沒我的命令之前你們一定不能現身。」

司機開著車把王旭東送回到了華海集團,王旭東去的時候,那邊的談判工作也剛好完成,正在等著他回去簽字,王旭東走過去,拿著筆在人家告訴他簽字的地方簽了個字,他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隨後,又一起坐著公司的車回到了公司。

吃過中飯,王旭東就躺在自己辦公室的沙發上睡覺,對於他來說,之前的保安科長的工作還需要偶爾出去走一走看一看,而現在這份工作他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準時上下班,然後在辦公室裡面睡覺,這個辦公室,除了秘書小姑娘會偶爾過來之外,其餘的還從來沒有人進來過。

現在的王旭東,對於這份工作那是相當的滿意。

下午,就在王旭東呼呼大睡的時候,門被人一下子從外面打開,也不見敲門。

「誰啊?」王旭東從沙發上爬起來,就見到了一臉詫異地站在那看著她的秦可欣。

「你怎麼來了?」

「你就是這麼上班的?就是這麼當副總的?」秦可欣也不客氣,一邊笑著說著,一邊直接坐到了王旭東的老闆椅上,靠在椅子笑著對坐在沙發上的王旭東道。

「不然呢?我總得給自己找點事做呀。」王旭東靠在沙發上,掏出一根煙來點上。

「怎麼?你就不怕蘇婉琪知道?」

「知道也沒關係呀,她也肯定是知道我上班時間在幹嘛,可是我也無奈啊,我根本就沒事做啊。」王旭東笑著。

「沒事做?你一個堂堂的副總你會沒事做?我看了分工,你可是管著市場營銷還有主管對接華海集團的所有工作,你怎麼可能會沒事做?以前坐這個位置的人可是整個公司最忙的那個人。」秦可欣很詫異。

「你說的沒錯,這些事情都是由我分管的,但是你認為就憑我一個干保安出身的能管這些事?我會懂這些事?」王旭東笑了笑道。

「好像是真有點道理。」

「所以啊,咱們的蘇總也是沒辦法,只能自己親自上陣,替我把所有的工作都給幹了,而我,只負責睡覺拿薪水就好了。」王旭東呵呵地笑道。

「原來如此,難怪我見她最近兩天似乎很忙,下班都要比平時晚很多。可是讓我想不通的是,她為什麼要讓你來當這個副總?她腦子秀逗了?硬要給自己找事干?」

「這我哪知道?你問她呀。」王旭東說著,隨後又反應過來了,說著:「我忘了,你跟她是仇人。」

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道:「晚上有事嗎?」

「怎麼了?你們家是馬桶堵了還是家裡又停電了?」王旭東一驚,連忙問著。

「你巴不得我家裡出問題是不是?」

「那倒不是,只是你每次這麼問我的時候,都是你家裡又哪個地方出問題了。你問我這個幹嘛?」

「你先告訴我,你晚上有空嗎?」秦可欣沒有回答王旭東。 「沒空。」王旭東回答的很堅決。

「真沒空?」秦可欣懷疑地看著王旭東。

「真沒空。」王旭東也回答的很堅決,他知道,秦可欣找他就像林曉雅找他一樣,准沒好事。

「你有什麼事?」秦可欣問著。

「這也要問?」

「你說你有事,你得告訴我你有什麼事啊。」

「秘密,不能說的秘密。」王旭東道。

「既然是秘密那就是沒事了。」

「你這是什麼邏輯?」王旭東對於秦可欣的回答很是無語。

「沒跟你開玩笑,我是真的問你。」秦可欣說道,很認真。

「你先說是什麼事?」

「這次是好事,請你吃飯。」秦可欣道。

「請我吃飯?真的假的?我怎麼有些不信?」王旭東懷疑地看著秦可欣。

「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秦可欣怒視著王旭東。

「那倒不是,你肯定不是個小氣的人,但是,我只是覺得你一般找我都不會有好事,你這次突然說要請我吃飯,讓我有些不敢相信。」

秦可欣再次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說道:「你昨天晚上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所以,我今天晚上要請你吃大餐。」

「大餐?真的嗎?」

「把嗎字去掉。真的。你去不去?」秦可欣問著。

「去,當然去,有大餐吃我幹嘛不去?去哪吃?」

「到時候去了你就知道了。下班后在樓下等我,坐我車一起過去。」秦可欣說完就站了起來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你繼續睡吧,離下班還有一個多小時呢,夠你再睡個好覺了。」

王旭東剛躺下準備再睡一腳,手機裡面就收到了一條蘇婉琪發來的信息。

「我晚上有事,就不給你帶飯了,你自己出去吃。」

看到蘇婉琪發來的信息,王旭東笑了笑,別的不說,蘇婉琪是真的每天晚上她自己在外面吃完都會給他打包一份帶回去的,這一點讓王旭東很感動。

王旭東看完信息之後,繼續在辦公室里睡覺。

這邊王旭東在那睡覺,而那邊的林曉雅此刻正在躲在某個寫字樓的洗手間裡面嚎啕大哭著。

她找了一個下午,跑了不知道多少家寫字樓,也放低了姿態嘗試著去應聘了很多家,可是,沒有一家通過的,甚至於,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撈著。她能應聘的職位基本上都只是一些文員啊,前台啊之類的,可是即使是這樣的職位,人家開口就要本科以上學歷,而她林曉雅什麼學歷?高中都還沒畢業,一下午遭盡了白眼。

最後一家公司的人力資源的員工最後直接對林曉雅說,就她這條件,要麼換個裝扮,去KTV當公關小姐,要麼去飯店掃地洗盤子。

林曉雅差點站起來扇了人家的耳光,但是最後她忍住了,要是以前,有人這麼說她,她絕對上去就是倆耳光,但是現在,她強行忍住了自己的火氣,轉身離開,離開之後再次遭受打擊的她跑到洗手間大哭著。她今天一天遭受的打擊受到的委屈比她這一輩子受到的都多,最關鍵的是,她餓,餓的前胸貼後背的,而且也累,她從來沒一天走這麼多路,她都感覺自己的一雙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林曉雅覺得自己再也扛不住了,她實在是受不了了,以前以為賺錢很容易,就她所認識的那些人,像她媽的那些朋友什麼的,她從來沒覺得那些人有多麼了不起有多麼的有才華有能力,但是哪個人不是身價上億的?隨隨便便談個生意都是好幾千萬好幾個億的,而且,就算是給她媽打工的那些人,哪個年薪不是上百萬?即使再差,就她家的保姆,每個月郭鈺給的薪水都是兩萬塊,所以在林曉雅之前的認知里,工作非常容易找,而且,錢也非常的好賺,可是,今天她終於知道了,事情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只是想找個在公司里打雜的工作而已,那怕她最後要求每個月兩千塊就夠了,可是人家還是聽都不願意聽她說,就把她趕走了。兩千塊,在林曉雅的以前的認知里,這就是在外面隨便吃頓飯的錢而已,但是都沒人要她,她才發現,自己原來真的不值錢。

林曉雅想回去找王旭東,更想回去找郭鈺,想回家。想著家裡的舒適,她的眼淚再次忍不住的流了下來,可是,隨即又想到了王旭東對她說過的那些讓她心裡絞痛的話,她又再次的咬著牙擦著眼淚走出了洗手間。

「我不是個草包,我不是垃圾,我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看不起我。」林曉雅咬著牙給自己打氣著,最後自言自語著:「不就是去飯店洗碗端盤子嗎?我就去,我就不信我會餓死。」

林曉雅還真的就往各大飯店走去,那個人力資源部奚落她的話她還真的當真了,也算是給她指明了方向,不然,她連下一步該去哪能找到工作都不知道。

此時,已經快到下班的時間了,各大飯店也正是開始營業生意快要進入高’潮的時間了,林曉雅邁著自己完全已經快要邁不動的腿和餓的已經感覺腸子在絞痛的肚子,一家一家飯店去找,找一家能收留她的店,她的要求不高,只要是能讓她有個地方住有飯吃就行了。

她的心裡就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一定不能回去,一定不能在王旭東面前認輸,她要證明自己,不然,她寧願死在外面,她是個內心脆弱而又敏感的人,而內心敏感的人有時候就越發的倔強和堅持,林曉雅就是這麼一個人。

而就在林曉雅快要崩潰的時候,王旭東則在下班之後,穿的整整齊齊的西裝革履地站在公司辦公樓一樓大廳等著秦可欣,等著秦可欣許諾給他的大餐。

沒多久,就見到秦可欣提著包穿著高跟鞋滴答滴答地走了過來。

「去哪吃?」王旭東笑嘻嘻地問著秦可欣。

「你想去哪吃?」秦可欣問著王旭東,兩人一起往外面走去,走向秦可欣停在停車場裡面的車。

「我是個紳士,我尊重女士的,你說去哪吃就去哪吃。」王旭東自認為很有紳士風度。

「那你還問我?你不是問廢話嗎?到了你就知道了,放心,絕對是大餐,一定不會用一頓燒烤打發你的,你虧不了。」秦可欣直接坐上車,取下高跟鞋開始開車。 「也不用太客氣,一般的酒店吃就行了,千萬不要去五星級大酒店,那樣我會不好意思的。」王旭東坐在副駕駛位上喜滋滋地道。

「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放心,虧不了你。」秦可欣笑了笑把車開出了公司。

「喂喂喂,我怎麼瞧這個方向這個路線好像不太對勁啊?你這是準備帶我回你家,你不是打算在你家自己下廚請我吃大餐吧?」王旭東看著秦可欣把車一路往她家的方向開著,連忙問著。

「我在家下廚給你吃?你做夢,你想的倒好,我自己長這麼大都從來沒吃過我自己做的飯菜你覺得你有這口福?」秦可欣反問著。

秦可欣的話頓時讓王旭東無法反駁,問道:「那你這是往哪看?你這不是回你家嗎?」

「當然得回家啊,你妹看到我這穿的是工作服嗎?我不得回家換衣服啊?」

「吃個飯至於還用換衣服嗎?」王旭東很是驚訝。

「你這個人有點生活情趣好不好?吃個飯就不用換衣服了?你以為去路邊吃燒烤啊?做什麼事就得配什麼穿著和打扮,這是對生活最基本的尊重你知道嗎?」

「敢情我這二十多年來就從來沒尊重過生活?」王旭東頓時無語。

「一看你呢就是沒交過女朋友,如果你有女朋友你就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了,哪個女人出去吃飯約會之前不得好好打扮一下?再說了,我陪你出去吃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也是給你長臉嘛,是不是?」秦可欣笑著說著。

「給我長個屁的臉啊,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你打扮的再漂亮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怎麼就沒關係?我打扮的漂亮一點起碼你吃飯心情也好一點,胃口也好一點是不是?走吧,下車。」秦可欣說著把車停在了小區里,然後直接下車。

「你下車啊,你坐在車裡幹嘛?」秦可欣下來后看著坐在車裡不動的王旭東問著。

「我也上去啊?」

「不然呢?你準備一直在車裡坐著?」

「不是……你不是上去換衣服嗎?我這……上去不合適啊。」王旭東說著。

「不合適?你打算偷看我換衣服?」秦可欣問著。

「沒有,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是那種人呢。」王旭東當即表態。

「那不合適個屁啊,你上不上去?不上去就在這等著,不過我可說好了,女孩子換衣服打扮可是要很久的,你要不嫌難受你就在這等著。」

「算了,那我還是上去吧。」王旭東仔細一想,然後乖乖地下了車,跟著秦可欣上樓。

「自己坐,看電視,要吃什麼自己去冰箱拿,反正你來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去換衣服了。」秦可欣回到家招呼著王旭東。

在她走到卧室門口的時候,秦可欣忽然回過頭來問著王旭東:「你說我是關門還是不關門?」

王旭東瞪大了眼睛看著秦可欣,隨後說道:「咱能不能不拿這事開玩笑?你知道你這樣挑逗我一個沒有女朋友的男人是一種非常殘忍的事情你知道嗎?」

「怎麼了?沒女朋友怕自己把持不住?」秦可欣哈哈大笑地說著。

「我有女朋友也不一定能把持的住啊。我跟你說,你要是真敢不關門我就……」

「你就這樣?」秦可欣笑呵呵地問著。

「我就下樓,我去樓下小區等你。」王旭東說著。

「沒出息,不逗你了,冰箱有飲料水果,自己拿。」秦可欣說著走進了卧室,順帶著關上了門並且從裡面反鎖上了。

王旭東倒也沒客氣,徑直走到冰箱里,裡面沒有任何的菜,只有滿冰箱的牛奶、酸奶和水果。王旭東拿過一個蘋果,拿了一瓶酸奶,一邊吃著喝著一邊在秦可欣家亂逛著。

走到中間一間明顯是書房的房間,只見屋子裡面做了一個書架,書架上面擺滿了各種書,也有很多的獎狀獎盃,王旭東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些都是秦可欣這些年設計的服裝在國內外獲得的獎。另外,在書架上也發現了好幾本厚厚的相冊,王旭東打開其中一本看著,裡面全部都是一張張各式各樣衣服的照片,王旭東猜想這些肯定都是秦可欣自己設計的也是自己比較滿意的衣服,另外一本則全部都是秦可欣與各種大明星的合影,以前王旭東一直以為秦可欣只是一個普通的服裝設計師,從來沒意識到她竟然是個這麼牛逼的設計師,光憑這些獎和與這麼多大明顯的合影就足以說明一切了,而這麼牛逼的一個設計師卻只是在洛美服飾這麼一家不大不小的服裝公司擔任一個設計總監這讓王旭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種不可思議就像讓他王旭東一個保安去當副總經理一樣。

當打開最後一本相冊的時候,王旭東這才發現,這本相冊是秦可欣自己的私人相冊,記錄的是她自己的成長曆程,裡面有很多的照片,有她小時候模糊的照片,也有她上學時青澀的模樣,更有她父母的照片,在裡面王旭東就發現了秦可欣所說的她那個烈士父親穿著軍裝的照片。而翻到最後一張,王旭東則很是驚訝,因為,這是一張畢業照,一張高中的畢業照,那個時候照畢業照都是那麼的純潔,一個班六七十個人站在階梯上老師坐在最前一排,這種畢業照王旭東也有過,想起來都是滿滿的回憶,只是,就在王旭東在這幾十個人裡面尋找秦可欣的時候,她卻驚訝地發現,在找到秦可欣的同時,他竟然也發現了站在秦可欣身旁的蘇婉琪,這個發現讓王旭東很是驚訝。

要發現蘇婉琪和秦可欣其實一點都不難,以她們倆的美貌,即使是在好幾十個人的集體照裡面也很難掩蓋住,更何況,十七八歲的她們與現在的相貌相差根本就不大。

「她們倆竟然是同學?」王旭東很是驚訝自己發現的這一點。

「那怎麼又是仇人?這不是莫名其妙嗎?」王旭東想起了秦可欣說過的話,最後百思不得其解地走出了秦可欣的書房。 王旭東原本以為秦可欣換個衣服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了,再不濟十幾分鐘總夠了,可是事實證明,他的確是一隻單身狗,他完全低估了一個女人打扮需要的時間,從秦可欣進卧室到最後出來,一共花了半個多小時,以至於,無聊坐在沙發上的王旭東都快要睡著了秦可欣才打開卧室的門走了出來。

秦可欣從卧室出來,走到客廳,就站在王旭東面前,轉了一圈,對王旭東道:「怎麼樣?好看嗎?」

看著經過精心打扮的秦可欣,王旭東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美,是真的美,本來就天生麗質禍國殃民的秦可欣又經過精心的打扮,的確美的讓人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好看。」王旭東忍不住地點頭說著,他都要看呆了。

「嗯,不錯,從你那二傻子般的眼神我可以看得出來,你沒有說謊,不錯。」秦可欣很是滿意,隨後又對王旭東道:「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啊?」王旭東驚訝地看著秦可欣,然後問道:「你……你想幹嘛?」

「你覺得我想幹嘛?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你熨一下,你看看這皺的。」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后指著他的西服外套道。

「哪皺了?我覺得挺好的,行了行了,沒關係,不就出去吃個飯嘛,你一個女人講究這麼多,我一個大男人講究這些幹嘛?走吧,天都黑完了,我肚子真餓了。」王旭東催促著。

「那不行,我打扮的漂漂亮亮地陪著你去吃飯讓你有面子,你也起碼得稍微拾掇一下不能讓我丟臉吧?把衣服脫了,快點。」秦可欣催著。

「我……就吃個飯而已,用得著這麼麻煩嗎?早知道我就不來吃你這頓大餐了,太麻煩了。」王旭東有些無語地把外套脫了給秦可欣,秦可欣便拿著王旭東的外套進了卧室。

來來回回的,終於在王旭東進秦可欣家門后的一個小時之後,兩人出門下樓,準備去吃大餐了。

「吃你這頓大餐可真辛苦。」上車之後,王旭東忍不住感嘆著。

「我這是提前鍛煉你,以後有女朋友了你得每次都等,那時候你可連牢騷都不敢發。」秦可欣一邊開車一邊笑著說著。

正說著,王旭東的手機響了起來,王旭東看了看號碼,笑了笑,接過電話。

「王總,你看能不能想點辦法去給她弄點吃的?」裡面傳來郭鈺助理的聲音。

「什麼情況?」

「據他們跟我彙報,小姑娘下午在寫字樓找了一下午的工作,然後又一直在各個酒店飯店裡找服務員的工作,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我現在看到的是,她一個人蹲在公園裡面哭著,你看看,她一天都沒吃東西了,得多餓?我要不讓人裝個好心人給她送點東西吃吧?不然孩子會餓出問題來的。」

「不會,這才餓多久?餓三天都出不了問題。她已經開始去飯店找工作了是吧?」王旭東笑了笑問著,很顯然,林曉雅已經低下了高昂的頭顱,向現實妥協了,她已經開始認識到現實的殘酷了,她已經願意去飯店找洗碗端盤子的工作這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是很大的進步。

「是的,王總,我讓人去給她送點東西吃,裝成路過的好心人,這樣子並不影響你磨練她的目的,你看成不成?」助理問著。

「不行。」王旭東回答的很直接,接著說道:「這點磨礪這點痛苦算什麼?既然她要依靠自己在社會上生存下去,那麼就應該讓她切切實實地感受一下社會是多麼的殘酷,對於這個社會上的人來說,餓一天算什麼?死不了人的。還是那句話,你讓人盯著她看著她就行了,沒有我的命令,你們任何人不允許接近她。當然,我肯定會讓她吃東西的,肯定不會餓死她,但是絕不是現在。」

「你這說的是什麼跟什麼呀?我怎麼聽著跟警匪片一樣。」等到王旭東掛斷了電話,坐在旁邊開車的秦可欣問著。

「現實一定要比電視里演的警匪片更加的精彩。事實上是,你上次遇到的那個小姑娘,其實是一個富二代,她媽媽是一個大富婆,然後呢,她跟我打賭,打賭她不靠她媽媽也一定能夠活的很好。」王旭東笑了笑道。

「然後呢?」

「然後?然後她就離家出走了呀,沒帶一分錢出門去體驗生活去了呀。」

「再然後呢?」

「再然後你也聽到了呀,餓了一天,一天沒吃飯,還被人欺負了一天,現在一個人蹲在那哭著呢。」

「那她怎麼不回來?」

「她是個很倔強的女孩子,是那種打死不認輸的,所以,我猜,她一定是不會主動回來的,哪怕餓死在外面。我感覺的出來,她是這種性格的人。」王旭東分析了一下林曉雅后道。

「你還是讓人跟著她的吧?算了,趕緊把人家叫回來吧,聽你說的都覺得可憐,你怎麼能這麼狠心?虧的人家那孩子這麼喜歡你,還自認是你女朋友呢,你就這麼對你女朋友?」

「喜歡我?她現在能不恨我就不錯了。」王旭東笑著,沒有繼續與秦可欣說林曉雅的事。

「到了。」剛說完,秦可欣就說著,然後就把車子往一個酒店的停車場里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