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娜還沒說話,張凝雪便道:「這些會有專人過來處理的,我們先離開這裡。」

陳墨忙問道:「明雨卿怎麼樣了?你們遇到她沒有?」

張凝雪說道:「遇到了,她跟武芸那些人在一起,很安全。」

陳墨心下稍寬,又過去垃圾堆那邊,把身受重傷的蘇薇給扒了出來。

此刻的蘇薇面色煞白,呼吸微弱,渾身都是血,幾乎處在瀕死的邊緣。

陳墨先是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蓋到了她不著寸縷的身體上,然後才去探她的心脈。

只是一會兒,陳墨的臉色就變得凝重了起來,「快,送我們去本草堂。」

「我去開車。」林星娜說了一聲,便跑開了。

張凝雪走了過來,先是看了蘇薇幾眼,隨後也跟著探了一下蘇薇的脈搏,下結論道:「她心脈俱斷,沒救了。」

「你懂個屁!」陳墨直接張嘴罵道。

張凝雪何曾被這樣辱罵過,當即臉色漲紅,作勢拔劍。

陳墨看都沒看她,直接拿出銀針,給蘇薇做起了針灸。

這麼被無視,張凝雪更生氣了。

只是看著陳墨那副專註給蘇薇醫治的模樣,終究還是沒有跟他一般見識,直接扭頭走到一邊。

陳墨用針灸護住了蘇薇身上的各大經脈,隨即也不嫌棄她身上滿是垃圾的臭味,直接低頭吻住了她的唇,給她傳輸玄陽真力,維持體內經絡的生機。

當然,這時候情況危急,其實也不能叫做吻,而是跟做人工呼吸差不多,陳墨沒有絲毫佔蘇薇便宜的想法,只想竭盡所能,保住她的性命。

畢竟,蘇薇是為了給他助攻,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林星娜很快就開著車子過來了。

張凝雪坐到了副駕駛。陳墨抱著蘇薇,坐進了後排。

在前往本草堂途中,陳墨就打電話給了項採薇,讓她率先熬制需要用到的中藥,以及做好急救的準備。

項採薇也沒有多問,依言照做。

十幾分鐘后,車子到了本草堂。

項採薇看著陳墨懷裡抱著的蘇薇,有些訝然地道:「她怎麼又受傷了?」

上次蘇薇就被五毒門的王達和王康打傷,在這邊療養了一陣子。

這才康復沒多久,竟然就又受傷了,而且看起來還很嚴重的樣子。

「現在沒時間說這個,先給她急救。」陳墨說罷,便抱著蘇薇進到了醫療室。

項採薇忙跟了進去,打下手的還有美女店長熊三。

畢竟熊三是護理專業的。

進了醫療室,項採薇便道:「你囑咐我熬煮的葯汁都弄好了,現在端過來?」

「把內服的葯端過來就行,然後把葯浴也給準備好。」陳墨一邊說著,一邊把蘇薇身上的外套給拿開,然後繼續給她施針。

烈陽十三針,是玄醫門的獨門針灸術。

效果一直都很好。

陳墨目前,已經完全掌控了第四針,並且隨著實力的增長,就連第五針他都能夠成功施展出來。

這次蘇薇的傷勢,比之前還要嚴重許多,陳墨也不可能藏著掖著,直接把自己所會的手段,都給施展了出來,絲毫不吝嗇自己的玄陽真力。

好在,他這陣子的玄陽訣精進了不少,否則真力還沒法支撐他施展這烈陽十三針里的第四針和第五針。

熊三端著葯湯進來,看著蘇薇身上扎著密密麻麻的銀針,而且這些銀針還在嗡嗡地顫抖,彷彿有生命一樣,在往蘇薇破敗的軀體里灌注生機,美眸里頓時異彩連連。 「這就是傳說中的以氣御針嗎?」熊三一邊將葯湯遞給陳墨,一邊張嘴問道。

「嗯。」

陳墨此時也沒工夫跟熊三多聊,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就顧著給蘇薇喂湯藥了。

熊三也不生氣,就在一旁看著。

項採薇則去準備陳墨要求的葯浴。

這種治療方式,陳墨之前就給受了五毒掌的蘇薇用過,也都是項採薇操辦的,所以這次她準備起來,也是輕車熟路。

給蘇薇喂完了葯湯,陳墨這才拔掉蘇薇身上的銀針,然後拉過被單,蓋在她身上。

熊三見狀,不禁低聲問道:「她……沒撐過來嗎?」

陳墨汗了一下,「我只是給她蓋上被子,不是你想的那樣。」

「哦。」熊三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你先出去吧,順便看看項採薇的葯浴弄好了沒有。」陳墨說道。

「好。」

等到熊三離開,陳墨才又俯身,封住了蘇薇的唇,給她灌輸玄陽真力。

沒多久,項採薇就把葯浴給準備好了。

陳墨把蘇薇放到了浴桶里,又問道:「你這裡有沒有剃刀?」

「有的。」項採薇點點頭。

「那把過來給我。」陳墨道。

很快,項採薇就拿來了一把剃刀,在遞給陳墨之前,還率先用消毒藥水處理了一下。

陳墨接過剃刀,二話不說,直接就抓著蘇薇的滿頭黑髮,給剃了精光……

「你這是幹嘛!」項採薇急道。

「頭髮太多,看不到腦袋上的穴位。」陳墨說話間,已經開始在蘇薇光亮的腦袋上扎針了。

項採薇雖然有些心疼蘇薇的一頭長發,但也不再多說什麼,免得打攪了陳墨做治療。

陳墨這次用的,是清一色的金針,而且還動用了烈陽十三針中的第四針和第五針,對真力的消耗極大。

當然,效果也很強力。

「繼續熬煮葯湯,加進浴桶里。」陳墨吩咐了項採薇一聲,然後才擦了擦額上的汗珠,找了把椅子坐下來。

他的玄陽真力,有些消耗過度了。

這時候,張凝雪也走了進來。

「她怎麼樣了?」張凝雪問道。

「傷勢嚴重,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來。」陳墨能做的已經做了,蘇薇能不能活下來,還真不好說。

張凝雪點了點頭道:「我還有事要辦,得先走了。」

陳墨道:「請便。」

張凝雪看了一眼蘇薇,又把目光轉到陳墨身上,叮囑道:「你最好是不要再動用真力了,免得耗盡本源,反而死在她前面。」

「我心裡有數。」陳墨說道。

張凝雪也不再多說,帶著林星娜一起離開了。

陳墨休息了一會兒,然後才出去,找項採薇要了些人蔘片,直接塞進嘴裡吃了起來。

人蔘這種東西,如果用來熬湯的話,那味道肯定有加分。

可直接塞進嘴裡吃的話,那味道就不是很好了。

不過,陳墨打小就不挑食,倒也沒覺得多難吃。

只要能讓真力快些恢復,就算這玩意真的難吃,他也肯定可以吃下去。

陳墨整整吃了一個人蔘,然後才坐到一旁,盤腿開始修鍊。

這種天材地寶,雖然對修鍊的作用不是特別大,但總歸是有一點輔助作用的。

陳墨現在只想儘可能的快些恢復玄陽真力,以免蘇薇等下出了什麼狀況,他能幫得上忙。

鈴鈴鈴!!!

陳墨修鍊了一會兒,手機就響了起來。

打過來的是武芸。

陳墨接通了電話,武芸便急聲道:「明雨卿說肚子疼,而且還流血了……」

「怎麼回事?」陳墨一聽這話,心頭就是咯噔一下,當即問道。

「應該是受到驚嚇的緣故吧……我也不清楚,她突然喊肚子疼……」

陳墨不想浪費時間說這些沒用的,果斷道:「好吧,那你趕緊安排一下,把她送到本草堂這邊來。」

明雨卿所在的別墅區,距離醫院比較遠,還是先送來本草堂再說,免得耽誤了治療。

屋漏偏逢連夜雨。

陳墨沒想到,蘇薇這邊情況暫時穩定,明雨卿那邊卻是出了狀況。

而且好像還比較嚴重的樣子。

約莫十分鐘后,武芸就載著明雨卿過來本草堂了。

「陳墨,你快給她看看。」武芸抱著明雨卿,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來醫療室這邊。」陳墨一看明雨卿褲子上的成片血跡,心頭就是一沉。

武芸趕緊把明雨卿送到了醫療室,把她放到了病床上。

陳墨立即上前查看。

只是沒一會兒,他的臉色就變得不好看起來,「武芸,你去叫一下採薇。」

武芸點點頭,出去了。

很快,項採薇走了進來。

陳墨便道:「採薇,你給明雨卿看看。」

項採薇有些疑惑。

病患什麼癥狀,陳墨會看不出來嗎?怎麼讓自己去看呢?

不過心裡雖然這樣想,但項採薇還是乖乖走到了明雨卿的病床前。

剛一看到明雨卿隆起的肚子,已經身下的血跡,項採薇的臉色就凝重了起來。

孕婦出血,一般情況都不會太樂觀。

特別是明雨卿這種懷胎五、六個月的孕婦,情況更是危險。

本草堂這陣子越做越大,所以項採薇也是採購了不少專業的設備。

雖然不如醫院那般齊全,但做個基礎檢查,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再加上項採薇本身的醫術也不弱。

檢查了一陣之後,項採薇臉色凝重地看向陳墨說道:「孩子保不住了。」

「你這裡能不能做這個手術?」陳墨沒說其他,而是直接這麼問道。

因為他得出來的,也是這個診斷。

孩子保不住了。

「她現在這個狀況,若是送醫院的話,有些晚了。」

項採薇頓了頓,又道:「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這個手術我可以做。」

「那就你來做。」

陳墨很乾脆地答應了,又補充道:「我給你打下手。」

「好!」項採薇不再多說,立即去做準備。

陳墨則是用銀針,給明雨卿做了針灸麻醉。

項採薇很快做好了準備,還帶來了熊三作助手。

「手術由你來主導。」陳墨著重說道。

他不是不會做這個手術,而是實在沒法親手把自己的孩子給拿掉。

好在,項採薇的醫術,他還是很有信心的,熊三也是專業出身,能幫得上忙。 明雨卿的手術進行地相當順利。

陳墨既是鬆了口氣,又覺得胸口沉甸甸的,有些難受。

「她身體素質不錯,很快就能恢復過來的。」

項採薇在一旁說道:「還有你扎在她身上的麻醉銀針,可以拔掉了嗎?」

陳墨這才點了點頭,進了醫療室。

明雨卿正靜靜地躺在病床上昏睡著,只是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比較虛弱。

陳墨走過去,拿起明雨卿的手,給她把了一下脈。

在確認明雨卿身體狀況確實沒什麼大礙之後,才把她身上的麻醉銀針給拔了。

「她好像是在逃跑的時候,摔了一跤。」這時候,武芸也進來醫療室,輕聲對陳墨說道:「剛開始也沒什麼異樣,後面突然就說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