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微微吸了一口氣,走上前,看著辰心雪,道:「心雪師姐找我,應該是為了我當日踏入靈宮第九層的事情吧。」

辰心雪聞言,本是冷淡的眸子陡然一亮,她微微抬頭,露出一張冷若冰山的面孔。

這張面容,不是東方明月那種故作的冷傲,而是一種似乎是看淡生死的冷漠,亦或是一種對於一切絕望的枯寂冷漠。

「她,到底經歷了什麼,竟然悟出此等詭異的枯寂劍道……」林寒暗暗念叨,有些心驚。

「你,就是林寒,繼我先祖辰北后,第三個踏入神武靈宮第九層的那個驚世之才。」辰心雪的聲音,如其人,無比的冷漠,透著一種深入骨髓的冷意。

林寒神色不動,只是點點頭,道:「沒錯,我確實是林寒,也登入了第九層。」

辰心雪一雙冰涼的眸子盯了林寒一會兒,道:「你在第九層,見到了什麼?」

「她難道知曉自己的先祖辰北,有一道靈體在神武靈宮第九層?」

林寒腦子快速思慮,他想隱瞞在第九層靈宮遭遇辰北靈體的事情。

但若是隱瞞,這辰心雪肯定也不會再對自己有興趣。

這樣一來,林寒想要從辰心雪身上、得到六道輪迴拳的計劃,可就泡湯了。

雖然思慮很多,但這些想法,都是在林寒腦海中一瞬間完成了。

外界,只是在辰心雪話音落下的瞬間,林寒便是回答道:「心雪師姐,我知道你找我來的目的,在那靈宮第九層,我確實見到了辰北前輩,也就是你的先祖。」

「真的?」

辰心雪美眸露出一道鋒芒,她喃喃一聲:「先祖遺訓中有所記載,若是有後世之人,登入靈宮第九層,一定要將其當成是自己最親之人。」

「當成最親之人?」

林寒聽著辰心雪的呢喃聲,眼神帶著一份詫異。

那想要搶奪自己肉身的辰北老狐狸,有這麼好?

不過就在下一刻,林寒卻是陡然心中一跳。

「若是當日辰北遇到的不是我,而是別人,他肯定就掠奪了那人的肉身,成為一個新的『辰北』,但是為了怕自己的後人不相信自己新的肉身之軀,就立下那先祖遺訓,將登入第九層靈宮之人,當成是自己的最親之人。」

林寒心中暗暗想著,豁然開朗。

本來辰北的計劃,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可是,辰北十分倒霉,遇到了林寒這種存在,腦海中有著龍帝意志,而且,丹田中有著諸神印記。

這些組合到一起。

別說辰北的一道靈體,就算是一尊神明的殘念,都是無法奪舍林寒。

林寒心中慶幸,自己到目前為止,每一聖境都修行到了無上極境,印刻諸神印記,擁有諸神氣運。

辰心雪自然不知道林寒在說些什麼,她走到林寒身前,本是死寂一片的冷眸中,竟然露出了一份溫柔之色,不過語句卻是依舊冰寒,道:「以後,你就是我辰心雪唯一的親人,以後,我是你的親姐。」

「什麼?!」

林寒心中還在慶幸自己躲過一劫的事情,但下一刻聽到了辰心雪這突如其來的話語,立馬眼皮一跳。

這辰心雪,還真的是對先祖遺訓,忠貞不二啊。

林寒能夠看到,辰心雪眼神中的那絲消散的冰冷。

糊裡糊塗,天上掉下來了一個親姐,林寒還是有些一時間不能反應過來。

辰心雪看著林寒,道:「以後,來我的天雪殿居住,沒有人敢傷害你。」

林寒嘴角微微一抽搐,道:「我現在住在明月宮,需要藉助那邊的天地靈池修行。」

林寒看著辰心雪這一副雷厲風行的模樣,不知為何,心中竟然有些暖意流淌而過。

多久,他未曾體驗過被人強行保護的感覺。

「明月宮?」

辰心雪眼神一詫,隨即眸子再次恢復平淡,道:「明月宮倒是個不錯的修行之地,只是,洛靈希那女人,你最好小心點。」

「又是洛靈希。」

林寒心中微微一動。

他本來還以為辰心雪會叫自己小心東方明月,但沒想到,她卻是讓自己小心洛靈希。

這個時候,林寒又想起了剛才來武主殿之前,東方明月也是提醒他,離洛靈希遠一點。

洛靈希,到底是誰?

她是什麼身份,為什麼兩個背景身份強大的女子,都讓自己離她遠一點。

難道,洛靈希真的如同小白猜測的那樣,是魔柯神教的人?

但若是洛靈希是邪魔道中的人,東方明月和辰心雪都看出來了,那神武學府中的大人物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他們,為何不鎮殺洛靈希?

要知道,神武學府這種名門正派,和魔柯神教這種邪魔之道,是死敵的存在。

「我知道了。」

林寒沒有多問什麼,只是點點頭。

這個秘密,看來還是需要自己去發掘,他不太相信,那麼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會是邪魔中人。

而且,就算其實邪魔之道,對自己好,那就是朋友。

林寒一向對於所謂的正道和邪魔道,沒有什麼太大的偏見。

天底下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正道魔道,有的,只是身具正氣之人、和天生邪惡之人。

魔道有些大能,在古老年代,也曾為抵擋魔界入侵靈界,立下汗馬功勞,因此,如今靈界大地上,依舊有著不少魔道霸主勢力佇立,但卻是沒有被冰神女皇剷除殆盡,就是這個道理。

冰霜神朝有所規定,只要心有大義,為靈界生靈著想,無論正道,還是魔道,朝廷都是一視同仁。

這一決策,林寒說實話,心中對於冰神女皇,還是挺佩服的。

沒有大胸懷之人,不可能有著如此覺悟。

「修長城以駐大荒,平蠻夷以鎮天下……冰神女皇迄今已來的所作所為,一切為了靈界蒼生,受到天下人的敬服,按道理說,擁有如此大胸懷和大智慧的人,三千年前,身為太古聖朝的大祭司,為什麼要背叛自己所在的太古聖朝,突然殺了龍帝前輩,龍帝前輩,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啊……」

林寒心中暗暗想著,十分的疑惑。

他真的很想走到冰神女皇的面前,好好質問一下,三千年前,那一場席捲整個靈界大地的變動,真相到底是什麼。

但是林寒很清楚,如今的自己,在藍冰顏的眼中,或許連螻蟻都算不上,更別說去質問這位高高在上的冰神女皇了。

辰心雪自然不知道林寒在想些什麼,她以為林寒是在思考洛靈希的身份,不由道:「寒弟,不要猜測太多,我也不太清楚洛靈希的真正身份,你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好好修行。」

辰心雪冰冷的美眸,閃過一絲可怖的殺意,隨即她冷眸盯著林寒,伸出像是寒玉雕琢般的白皙手掌,按住林寒雙肩,道:「等到寒弟你修為足夠,隨我回辰家,進入先祖傳承之地,接受先祖傳承。」 當林寒從武主殿離開后,他手中握著一個透明的玉瓶。

玉瓶之中,有著一滴正在燃燒熾盛烈焰的液滴。

這液滴,乃是萬年火靈髓。

九種屬性的萬年靈髓,都是極其罕見和稀缺的靈物。

這滴萬年火靈髓,正是辰心雪送給林寒的見面禮。

對此,林寒推脫不了,只能收下。

他只能在心中暗暗記著,以後再回報辰心雪的恩情。

有這麼一滴萬年火靈髓,林寒很清楚,這不僅對自己的武道修為有著極大的裨益,對於自己參悟火屬性之力,也有著神奇的效用。

回到明月宮后,林寒便是在自己的殿宇中閉關,開始煉化那滴萬年火靈髓,危機,可能隨時到來,林寒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畢竟,地府殺手的可怕,可是聞名整個靈界大地。

就算是冰霜神朝朝廷,有時候都是拿黑市地府這種暗中潛藏的勢力,沒有辦法。

甚至是,有些朝廷中的大人物,想要出去敵方黨羽,卻是無法明面出手,便是會進入地府中懸賞敵方黨羽的人頭。

因此,黑市地府這種勢力,和神武錢莊是一模一樣的,都是這片大地不可或許的存在,各有各的作用。

而這,也是為何神武錢莊和黑市地府,能夠佇立在這片大地上萬載而不倒的原因。

縱然世代更迭,但這兩大底蘊深厚無比的龐然大物,卻是能夠一次次存活下來,甚至是越來越興盛。

因為,這個天下,離不開錢財和暗殺。

……

明月宮,養心殿。

陸先生,養狐成妻 這是林寒自己鑄造的一座殿宇。

此時,他盤膝端坐在一間密室中,身前漂浮著那滴萬年火靈髓,像是一團燃燒刺目火焰的烈陽。

「嗡!」

林寒張口吞下那滴萬年火靈髓,殿宇門口護法的小白看到這一幕,肥胖的貓嘴微微抽搐了一下。

直接將一滴萬年火靈髓給直接吞下肚子,或許,這世界上,也就林寒敢這麼幹了。

萬年火靈髓,可不是什麼尋常的靈物,而是天底下最為霸道和恐怖的火屬性本源靈髓。

就這麼一滴小小的靈髓,一旦釋放出其中的烈焰之力,可以瞬間焚盡一座佔地千里的古老城池。

但現在,林寒卻是將其直接一口吞下,就算是小白這位見多識廣的萬葬大帝,都是感到一陣心驚。

不過想到了林寒的強大肉身體質,小白也是釋然。

「沒想到,這小子得到的傳承,竟然是太古聖朝帝王的傳承,那位龍帝,崛起於三千年前,縱然可以算是本帝的後輩,但其在武道上的成就,可是遠遠超過了我。」小白嘀咕了一聲。

「咔嚓!」

「咔嚓!」

吞下萬年火靈髓的瞬間,林寒便是感到渾身,就像是一下子浸入了萬千岩漿之中,他的每一寸血肉和筋骨,都是在承受著烈焰的烘烤和焚燒。

若不是他的體質乃是太古第一體質龍帝戰體,恐怕早就被這滴萬年火靈髓給融燒成一灘灰燼了。

常人以萬年火靈髓修行,都是慢慢汲取其中的力量,甚至是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夠完全將一滴萬年火靈髓中的力量全部吸收煉化。

但林寒卻是不想這樣,雖然保險,但是太慢了,太耗費時間了。

他現在的時間緊迫,來自地府以及冰霜神朝的危機,可能隨時到來,他需要盡一切之力,去快速提升自己的武道修為,增強自己的實力。

林寒很清楚,只有如此,在危機降臨之時,他才有能力,保護自己,保護自己在乎的人。

「啊!」

烈焰的無盡烘烤,無比的痛苦,到最後,以林寒那鋼鐵般的武道意志,都是發出痛苦的嚎叫。

「擁有如此驚世之姿,還如此拚命,絲毫不懶惰,難道,這就是我和他的差距嗎?」

養心殿外,不知什麼時候,一道藍衣婀娜的傾城倩影,正站在那裡,藍靈一雙美眸盯著養心殿中那痛苦嘶吼的青衫少年身影,陷入了沉默之中。

她本以為自己在地府之中,忍受著巨大的壓力,修行再修行,比得上任何人吃的苦。

但現在,看到林寒如此瘋狂和拚命的修行,藍靈一時間心中竟然有些羞愧。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後 她羞愧,羞愧自己之前還有過『林寒之所以如此強大、只是因為其天資強橫』的念頭。

看著養心殿中那痛苦到渾身痙攣的身影,藍靈握緊了玉手。

其實,她和林寒是一類人,都是背後沒有任何勢力,也沒有任何強者庇護或者提供各種龐大的修行資源。

一切,都是靠著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

「或許,我做的還不夠多。」

藍靈呢喃一聲,一雙美眸中的鬥志,愈加強烈和堅定。

不過,她似乎找林寒有什麼事情,並沒有離開,而是繼續站在養心殿外,靜靜觀看。

小白自然是早就覺察到了藍靈,不過,它知道,這藍靈,似乎也是林寒的一個紅顏知己,它便是沒有驅趕藍靈。

「東方明月、洛靈希、藍靈、辰心雪……這小子還真的是走到哪,都是能吸引天之驕女們的芳心,比本帝當年,還要風流。」小白暗自嘀咕著。

「轟!」

終於,養心殿中央,一股強大無匹的氣勢,陡然從林寒整個身軀轟然爆發,擴散開來,讓整個養心殿,都是為之一顫。

「突破了!」

小白貓眼一亮,朝著殿宇中心看過去。

養心殿外,藍靈也是美眸一震。

身為地府中的殺手,她應該一直都要保持淡然冷漠的心緒,就算是面對千軍萬馬,帝王將相,都要保持一顆殺手的心。

但自從接觸到林寒后,藍靈發現,她根本就淡定不下來,一直都是處於震驚之中。

要不是林寒和藍靈出自同一個東南海域,藍靈真的會以為,林寒是靈界大地上某個荒古家族中的傳承世子,只是來到這神武學府,歷練來了。

因為,林寒的恐怖天賦,藍靈是一次次看在眼裡的。

那個男人的祕密 養心殿,中央。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