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夢容耐心地教導道。

正在耐心吸收天地靈氣的芊瀧聞言,便將東方夢容說的話每一個字都記在心中,她知道宗主是爲了她好,否則纔不會跟她說這麼多呢。

www▲тт kán▲C 〇

“宗主,你說錯了,這個世界上可不是隻有我妹妹魔靈雙修。”

李沃淡淡道。

東方夢容聽到這話後,目光一凜,道:“還有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那個人就是我。”

“你?”東方夢容瞳孔猛地放大,感覺李沃是在開玩笑,正常人怎麼可能修魔?

修了魔道後還能這麼神采奕奕?

“據我所知,你是乞丐出生,體內沒有魔的血脈,是不可能修煉出魔氣,步入魔道的!”

她話剛說完,就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震驚了。

只見李沃的身後有一隻巨大的魔爪浮現,似乎能將虛空給撕裂。

她感受到一股壓抑的氣息迎面撲來,竟然硬生生將自己的靈氣給壓制了下去,由此可見,對方的魔道修爲無比強大。

李沃的情況無比特殊,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身的魔道修爲到底有多高了,普通的魔道修爲境界已是無法衡量他的魔道修爲。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有如此強的魔道修爲,跟他修煉的開天魔爪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你……你是魔?”

堂堂六陽宗宗主此時卻是有些失態了,神情佈滿了震驚之色,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李沃收起了魔氣,下一刻,月屬性靈氣和陽屬性靈微微散發而出,但是很快又被收回了體內,害怕自己的靈氣力量會影響到芊瀧的修煉。

“我不是魔。”李沃淡淡道:“只是身體有些特殊而已。”

東方夢容恢復了神色,自知自己有些失態,便轉過身不再搭理李沃,而是將精力都放在了芊瀧身上。

這兩兄妹一個比一個妖孽,他們未來定然會是神浩大陸上的風雲人物,或許能夠踏入傳說中的聖境。

想到這裏,東方夢容更是決定要好好培養李沃和芊瀧了。

振興六陽宗全靠這兩個弟子了!

很快一天過去,天黑了。

夜晚的蒼鸞峯也是無比漂亮。

只見漫天繁星點綴虛空,一輪皎潔的圓月如近在咫尺,伸手就能碰到,月光將整個峯頂點亮。

有如此月光,李沃心裏歡喜的不得了。

待妹妹將最後的一點天地靈氣吸收完,他便要通宵修煉,提升月元。

他發現隨着月元和陽元的增大,實力就會突飛猛進。

東方夢容在一旁的水晶桌旁喝着美酒,賞着明月,吃着素才,怡然自得。

李沃走了過去。

他活動了一下身子,調侃道:“說實話,我還從沒被人管過。”

“雖然我習慣了自由自在,但是能被宗主管着,卻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東方夢容沒有搭理李沃,繼續喝酒吃菜。

到了她這個境界的人壓根就不會對食物和酒有感覺,就算一百天不吃飯,也不會感到飢餓。

而現在她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演給李沃看的。

“李沃爲人心高氣傲,本宗主必須好好壓壓他的性子。”

“沒到結丹境的修士根本抵擋不住酒肉之慾。”

李沃聞着這醉人的酒香,眼睛眯了起來,毫不猶豫一把奪下東方夢容手裏的酒杯,將剩下的半杯酒給喝了。

可當他解饞了後,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了。

一股冰冷的氣息從東方夢容的身上迸發而出,“李沃!你好大的膽子!”


“嘿嘿,被宗主喝過的酒味道就是不太一樣,好喝極了。”

說完這句話後,李沃御劍飛行,朝着月亮飛去,獨留東方夢容一人生悶氣。

“御劍飛行?!他雖然平時挺不着調的,但是這劍道修爲就連我這個宗主都不得不歎服啊!”東方夢容無奈地搖了搖頭,也就不再計較李沃喝了自己的酒一事了。

忽然,一股靈氣波動從芊瀧的身上傳出,東方夢容剛舉起的酒杯猛地頓住了,震驚道:“只修煉了兩個時辰,她的靈道修爲竟然到達了煉氣境三重!此女天賦世俗罕見!”

……

另一邊,李沃汲取天地靈氣爲自己所用,他盤坐在雙劍上,努力汲取來自神劍上的星月光輝精華。

星月光輝精華進入身體後,與月元融合在了一起,而月元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大了一圈,其中的氣海卻是增加了五倍。

李沃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而他的修爲更是直接突破到了氣海境後期!

他發現自己的修爲提升速度有些快啊!

沒多想,繼續提升自己的月元!

今夜他打算將自己的修爲提升到氣海境巔峯!

而東方夢容發現李沃遲遲沒有回來後,就身子一動,騰空而起,御空而行,開始尋找李沃的身影,只是飛到半空中,卻發現李沃坐在兩把劍上,面朝月亮,正在汲取月輝。

而對方的修爲卻是提升到了氣海境巔峯!

周圍的靈氣幾乎都被他給吸收了個乾淨。

看到這一幕後,東方夢容直接驚呆了。

“這……這小子是個怪物吧?!”

“幾個時辰前,他還只是個氣海境中期的修士,可現在,他的修爲竟然直逼氣海境圓滿了!這提升速度,近乎於妖!”

“這兩兄妹都是怪物!”

這還沒有完,東方夢容發現李沃身下的兩柄劍散發出一縷縷神韻,盪漾而開。

被神韻包裹住的她,修爲竟然也是有所提升!

要知道到了結丹境巔峯這個境界想要有所突破,就得消耗無盡的天材地寶。

可如今,只是吸收了一點從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韻,內丹中的靈氣底蘊就提升了一大截,真是太神奇了!

此時此刻,她也終於明白李沃爲何這麼強了。

區區一個千家又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對了,青一長老在信中提到過一點,這個少年似乎還傳授過劍聖周聖元劍法!

本來打死自己是不會相信的,但是現在看來,或許還真有其事!

東方夢容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二話不說,趁如此大好機緣,趕緊吸收神韻氣息!

“我修爲又提升了,若繼續修煉紫雷鳴,這套黃階上品功法不知道能不能也提升。”

念及至此,李沃消耗體內月靈氣,修煉功法——紫雷鳴! 隨着月靈氣不斷被消耗着, 一道道紫色雷電從李沃體內迸發而出,與月輝交相呼應,顯得無比神聖。


東方夢容感知到了狂暴的雷電力量,睜開眸子,向李沃看去。

“黃階上品雷屬性功法?!不對,這是黃階極品功法!”

可就在這時,李沃身上的雷電開始凝聚成九頭雷龍,張牙舞爪,盤繞周身,驚天動地,散發無盡恐怖氣息。

東方夢容再次驚呼,“玄……玄階功法?他修煉的功法到底是什麼等級的?”

在她震驚地時候,李沃卻是在想,如果自己現在擁有一百部黃階下品功法,然後將它們全部升級後,就能賣出無數錢了。

如果讓東方夢容知道了李沃這個想法,估計會吐血,擁有如此逆天天賦,心裏卻想着掙錢,真是暴殄天物!

修煉完畢,回去休息了!


李沃將九條雷龍隱去,站起身子,舒展了下身子,卻是見東方夢容飄了過來。

“你這雷系道法是什麼品級的?”

李沃當然不可能將自己能夠升級功法的逆天天賦和東方夢容說,便隨口道:“玄階。”

“玄階?可爲何剛纔我初看的時候這功法不是玄階,而是黃階極品!”

東方夢容和顏悅色道。

“我剛修煉這門雷龍功,體現出來的威力自然不會很大,您覺得這是黃階極品功法也正常。”

李沃隨便給自己升級過後的功法取了一個名字。東方夢容聞言,點了點頭,便也不追究了。

“那個……宗主,沒事我就回去休息了。累了一天了,困得不行。”

這大晚上的,美女宗主離自己這麼近,又是在月光下,氣氛屬實有些尷尬,而且他一個熱血男兒,正值青春,不對美女有些小心思是不正常的。

爲了穩固道心,李沃主動與東方夢容保持距離。

離得太近,那處子幽香實在是令人受不了。

看着似乎有些慌張的李沃離去,那不苟言笑的冰美人也是不由微微一笑。

若是被別的男人看到,定然會把對方迷得神魂顛倒。

她身子輕輕一動,回到了蒼鸞峯峯頂。

而此時此刻,一朵朵漆黑的火焰從芊瀧的身體中散發而出,顯得十分妖異。

李沃擔心道:“宗主,我妹妹這是?”

“你妹妹擁有火屬性靈氣,可修煉火行道,只不過由於她擁有魔的體質,故而靈氣異於常人。”

東方夢容看着黑色火焰,竟然感到有一絲心慌,她敢肯定芊瀧的黑色火焰定然非比尋常。

芊瀧修煉了一會兒後,就停了下來,而她的靈道修爲停留在了煉氣境四重。

可這對於東方夢容來說,已經非常厲害了。

“哥哥,我變強了。”芊瀧開心地道。

李沃抱起她,“今天就修煉到這裏吧,我們去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