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逝風在心中暗罵:這小道士今日算是讓我逸天谷丟人了!一個掌門,一個大長老,兩個聖武師後期修爲巔峯的人,卻敵不過聖道師初期修爲的一人!

“穀風!今日,我必與你有個結果!”李逝風此時已經有些瘋狂了,他知道按輩分,眼前的這個人只能算自己的徒孫,可沒想到,今日這徒孫讓自己在衆人面前丟了這麼大的人!

說罷,李逝風再次欺身上前與穀風戰在一起!劉震轉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嘆了口氣,也再次加入了戰圈!

此時除了穀風,其他相戰之人就屬無道子與瑞空的戰鬥看的讓人心驚!

無道子剛纔已與那逸天谷張平大戰了一場,雖說沒受傷,但是也甚是疲憊,此時卻要面對聖爲寺的神佛師瑞空,幾個回合下來,已經稍稍處於了下風!

現在的無道子已經披上了移風甲,手持自己頂階攻擊型仙器雷風錘,長劍,卻是撇在了一邊!

“移風甲!”瑞空看着無道子身上的青色灰甲,有些吃驚:“這東西,你是怎麼得到的?”說完一愣,笑了下:“在霧歌?你這老道,今日我就要把這東西拿過來!”

無道子沒想到今日之戰,神級的人物能出手的都出手了,很是驚駭這背後是不是還隱藏着什麼祕密,能讓這些早已不問世事之人拼命出手!

正想着,又是一陣呢喃聲在耳邊響起,無道子大喝一聲:“你這禿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說着黑色的雷風錘揚起,狠狠砸向在半空中盤身而坐的瑞空:“雷風落,破!”


巨大的雷聲響起,瑞空的身子猛地滑向一邊,雙脣卻不斷地接觸:“佛珠念,散!”

瑞空頭頂的金色佛光突然向無道子散開撲來,無道子扔出了雷風錘:“環劍,破!”

用馭劍的招數馭起雷風錘,只有神級的人才能做到!這一招與那佛珠念相抗衡,五五開之分,無道子收回雷風錘,胸口卻是不斷的起伏:短時間內接連抗衡兩個神級修爲的人,他體內的靈氣已經出現了間斷的情況!

瑞空卻是一聲佛號:“幻咒,念!”

無道子正在愣神,這幻咒一招便中,眼前突然出現了自己的師父知明!

“師父!”

“大佛掌,出!”

“嘭”的一聲,無道子生生捱了這一掌,口吐鮮血向後退去!

“大佛掌,續!”瑞空窮追不捨,連續打出大佛掌!

“移風甲,移!”無道子眼看就要重傷之際,突然使出了移風甲的瞬移之術,那瑞空打了空,急忙向後看去!

無道子情急之時想起了移風甲在戰鬥中有着三次瞬移的機會,反守爲攻,瞬移到瑞空身後:“破劍,刺!”


雷風錘再次用馭劍之術使出,這一招的破劍威力極大,瑞空已然躲不過去,強大的夾雜着雷氣的靈氣讓自己的面部都有些變形:“佛誦,悲喜咒!”

這一招集全身靈氣的悲喜咒竟然讓空間停滯了一下,瑞空急忙在這不到一眨眼的工夫向後退了幾步,那強大的攻擊再次衝來:“佛珠念,破——!”

轟——!

無道子口吐鮮血向後退了幾丈才堪堪站住,瑞空則已經屈身站起,右手捻着佛珠,不住的顫抖……

瑞空此時已經起了殺心,在這個看似和善的大師心裏,今日必須有個了結,否則,後患無窮!

想着瑞空突地大喝一聲:“紫宸袈裟!”

無道子聽到這名字大驚:這是聖爲寺的仙器,乃頂階的進攻仙器!想到這裏大喝一聲:“鐵劍,爆裂!”

再次使出這招,看似是要直接了斷了!

瑞空已經身披紫色的袈裟,渾身縈繞着一絲的紫氣,看着飛來的雷風錘,瑞空冷哼一聲:“紫宸之氣,咒變!”

話音剛落,縈繞在瑞空身邊的紫氣突然變成一張大網,又化爲無數的咒符,向無道子擊去!

兩人相隔數丈,無道子依然感覺到身子滯緩了起來,急忙馭出一柄長匕首:“環劍,破!”

無道子同時馭出兩招,“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那紫氣也繞過了爆裂劍攻了過來!

兩敗俱傷?!不,無道子現在這樣子,興許要死去了!

“移風甲,瞬移!”

轟——!

無道子被打倒了。

就在將要瞬移再次躲過時,突然一股力量禁錮了無道子,一劍把他逼回了原地!

瞬移,也沒躲過那紫宸咒變之術,瑞空也用大佛掌之術抵擋那爆裂劍,亦吐出一口鮮血,但緊咬雙牙,堪堪立住!

無道子睜開眼:“天烽!你這叛徒!” (ps:二更,加油!~)


在無道子即將用移風甲再次躲過一劫時,出現在他眼裏的,是天道門三大長老之一的天烽!

天烽的一劍,讓無道子幾乎形神俱滅!若不是移風甲在身,無道子現在估計已是板上魚肉了!

“天烽,你這叛徒!”

這一聲,讓場內衆人停下了戰鬥,看向瑞空與無道子這邊。那天烽站在一邊,嘴角露着一絲的邪笑!


天赤、天畏、天祈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天烽,天赤雙脣顫抖了一下:“果然是你,天烽!現在應該叫你秦觀的悟烽長老了吧!”

悟烽冷哼一聲:“這也算是你們天道門咎由自取!”說罷欺身上前一劍刺向躺在地上的無道子:“刺劍,破!”

天赤等人大驚,急忙上前阻止,卻忘了身後的悟平、悟塵!

“劍氣罩,合!”

“碎劍,刺!”

天赤三人心繫師叔無道子的安慰,這下救出了無道子,自己三人卻也身受重傷!

穀風看着這一切,心如刀絞:叛徒!這裏竟然也有叛徒!想到自己幾人差點死在霧歌邊緣,想到青兒的死,穀風對眼前的悟烽恨徹心底!

看到天赤三位師祖受傷,穀風想上前幫忙,卻再次被眼前的李逝風、劉震攔了下來:“今日結果已現,你還想頑抗!”

穀風苦戰,天赤三人受傷,靜字輩弟子已處在崩潰邊緣,思字輩弟子已經有人化爲灰燼……

無道子看着眼前的這一切,淚水從渾濁的眼中流了出來:難道自己要眼睜睜看着天道門覆亡嗎!

雷風錘已經扔在了一邊,移風甲很有靈性的在慢慢恢復自己的身子,可是,自己真的老了,真的不行了!與張平戰了一場,又與瑞空死拼,現在又被叛徒所害,今日,難不成真的是天道門覆滅之日?!

無道子有些顫抖看着有些刺眼的陽光,那瑞空看自己受了重傷,已在一邊盤身調息了。

無道子無助的擡起胳膊向自己的胸口捶去:沒用的東西!

咦!手觸到一顆圓形的東西:霧屍王的內丹?!

無道子眼中泛起了精光:這東西雖不知是正是邪,但是凡是內丹,都有提升修爲的功效!現在天道門大難,自己只能用這一招了!結果如何,自有天定!

想罷,無道子輕輕取出那顆黑色的霧屍王內丹,塞進了自己的嘴裏!

一股熱流從丹田處洶涌而出!無道子大喜:這霧屍王也不知修煉了多少年,竟然有着如此強大的內丹!無道子一動不動,吸收着內丹裏的功力!

這感覺不像是靈氣,卻也說不出哪裏不對!但是自己的確是在恢復,這不假!

閉眼調息的瑞空猛地睜開雙眼,吃驚的看着離自己幾丈遠躺在那裏的無道子:此時他的身影竟然有些虛幻,身體周圍縈繞着一絲的像是霧氣的東西,讓人感覺很是虛無!

這是怎麼回事?!

正想着,無道子突然不見了!

瑞空大駭:傷成這樣的人不死已經是很幸運了,怎麼會突然消失?難不成還有其他的大人物?想到這瑞空自己笑了下:在這個世界,自己就算是最高的了,難不成神仙大魔來了不成!真是自欺欺人!

“今日,你們誰也不能離開!”

一聲大喝從瑞空身後響起,瑞空還沒來得及反應,肩部便被一劍刺穿了!

瑞空大吼一聲忍痛向前猛奔幾步,回頭看去,正是無道子刺中了自己!瑞空看着眼前的一身黑氣的無道子,心底竟然開始發怵:“你、你這是?!”

穀風在戰鬥的間隙看到了太師祖無道子的樣子,只一眼,便聯想到了那霧歌的霧屍王內丹!

這?!太師祖會不會……

穀風不敢想下去,他想起以前世界的那些大片:要是吃了什麼東西變異,可是沒什麼好結果!

爲了天道門,無道子選擇了犧牲自己!

無道子像是知道自己可能馬上會出事情,不斷的連續進攻着瑞空!瑞空哪裏碰到過這麼瘋狂地道修,被打的鮮血直噴,竟然一時間沒了任何還手之力!

天赤三人也明白了無道子的情況,心中不禁泛上了一陣傷痛!三人狠狠出招擊退了悟塵幾人,猛地向悟烽撲去!

悟烽大驚,靈氣罩護身向後急退,天赤風雪拂塵一甩:“玄冰風塵,封!”

天畏則是馭出靈氣罩禁錮了悟烽,天祈大喝一聲祭出了手中長劍:“叛徒,今日就是你死期!擎天劍,破!”

天祈頭頂爆出耀眼的銀光,強大的劍氣猛地斬向了被禁錮一動不動的悟烽!

“劍浪,破——!”悟烽動不了,卻仍在生死邊緣使出了一招劍浪之術!

劍氣過後,悟烽口吐鮮血躺在了地上,一陣痙攣!


此時聖爲寺的主持任天、長老任通兩位聖佛師修爲的人接過來自己受了重傷的師叔瑞空,與無道子戰在一起!

無道子已經感覺到自己有些強弩之末了,猛地吞下一顆靈愈丹,卻沒想到這顆丹藥竟然喚起了還沒消化掉的那部分霧屍王內丹!一股強大的熱流再次洶涌而出!

“無故犯我天道門者,必誅!” 這時的無道子所顯現出來的實力,已經不是簡單的神級了!

沉葉寺的天禪祖師再次睜開了雙眼,看了一眼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陰沉的天空:“難道……”

苦智誦了一聲佛號,默然不語。

“今日,是大陸上所有門派的災難啊!”天禪看着試煉場上數不勝數的屍體,還有那些或多或少受了傷的高手們,嘆息一聲,再次閉眼誦起了經文。

無道子現在是橫衝直撞,接連重傷了悟塵幾人後,突然向泣空殺去!

泣空最開始與天赤幾人大戰一場,現在身上也是有傷,看着不顧生命殺來的無道子,像是見到了魔鬼一般:“無道老道!今日到此爲止如何?!”

無道子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大喝一聲:“破劍,刺!”

泣空急忙運起鬼魅的身法轉身閃開,還沒出口氣,卻沒想到無道子再次攻了過來:“旋風劍,去!”

泣空知道這麼下去自己也要重蹈瑞空的覆轍,索性不再躲閃,與無道子對攻起來:“劍氣罩,合!”

這兩人一交手,泣空被擊的體內翻滾不止,大駭:這無道子現在的修爲,已經超過了神級!面對着不要命的無道子,這根本不可能取勝!

突然,眼前像霧一般的無道子再次消失!這隻有穀風明白:無道子在利用身上的霧氣與陽光進行折射!像那霧屍王一般!

泣空現在心中有點害怕了,他開始懷疑自己今天能否安然離開這裏!

“噗”的一聲,一柄長劍刺透了泣空的左胸!

泣空的瞳孔一下放大,忍住巨痛把全身靈氣護住自己的心臟:“無道子,你這魔鬼!”

此時在場的神級,除了天禪,就是天智國修盟的師祖空明沒有出手了!

重傷了泣空的無道子拔出長劍,看着神道師修爲的空明!

瘦骨嶙峋、留着長長白鬚、一身灰色道袍的空明看着看向自己的無道子,心中竟也有些害怕:是啊,這無道子先與神武師修爲的張平戰了一場,又重傷了瑞空與泣空!這……駭人聽聞啊!

就當無道子一步步逼近空明時,突然天上傳來了一陣轟隆的雷聲!

衆人感受到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全部停下戰鬥,迅速把無道子讓了出來,全部涌到了試煉場的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