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厚德忽然想到了那個小半年前突然轉手名下全部產業,兩手空空離開了大壩縣的,在大壩縣道上堪稱傳奇人物的碧水藍灣前大老闆,那個號稱楠哥的羅俊楠。

難道說……羅俊楠已經悄悄地回到了大壩縣,這些事情都是他在暗中做的?

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很靠譜,李厚德『呼啦』一下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連忙朝『門』外喊道:「小陳,你進來一下!!」.

老楊回過神來后就打電話報了警,接到報警電話的警察也很快趕到了現場,老楊是死也不敢再進去看那缸里的男人一眼了,警察們將信將疑的,在老楊的指點下打著明晃晃的手電筒進了小巷子,於是,半個小時後巷子外就已經站滿了警察。(.)

局裡的領導們也來了,李厚德在幾個刑警的陪同下強忍著不適進了小巷,結果連他這個公安局長看到了那慘烈的一幕,也忍不住乾嘔了好一會兒,四個陶缸里硬是被塞進了四個男人,肚皮上都開了小口子,全都讓人點了天燈!

究竟是什麼人如此窮凶極惡,究竟是多大的怨恨才能讓下手的人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經過檢查,四個人身上都沒有任何的證件,他們被人扒光了身上的所有衣物,四肢全部被打斷,只留下一口氣讓他們能活著承受如此恐怖的酷刑……

李厚德好不容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卻聽見一旁的一個刑警說道:「李局,我好像知道他們是誰……」

「是誰?」李厚德轉身望向了這個刑警。

而這個年輕的刑警也是緊鎖著眉頭,不是很確定地說道:「上一次從雅苑大酒店調取的監控錄像里,好像就有這四個人的畫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們四個就是惹出碧水藍灣打砸雅苑大酒店一樓大廳事件的當事人,他們是緬甸人!」

案件的原因似乎已經得到了有力證據的支持,李厚德的眉頭都快連到一起了,他有些難以置信,朱景光不是說過這四個緬甸人已經逃跑了嗎?他們怎麼又回來了?而且……還變成了眼下的這副模樣?

來不及想那麼多了,李厚德立刻安排警力封鎖周邊的道路,調取一切可能留下嫌犯行蹤的監控錄像,同時安排警察將四隻陶缸抬出了小巷,以最快的速度送往醫院進行破拆搶救,想要得到嫌犯的直接線索,這四個緬甸人就是最佳的途經!

其實李厚德已經隱隱猜到了兇手的身份,在這個時候能對他們四個下如此狠手的,除了碧水藍灣的人,還能是誰?!!

轄區內發生了如此惡劣的刑事案件,李厚德給警察們下了封口令,他非常清楚這件事情一旦在民間傳播開來,將會在這個原本就已經『亂』作一團的縣城裡引起怎樣的嚴重後果!他承擔不起這樣的後果,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可能封鎖消息。

同時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對這起案子的嫌犯展開排查抓捕……但李厚德卻失望了,狡猾的嫌犯沒有在周邊任何監控錄像內留下自己的身影,而一連串的壞消息,也對李厚德原本就已經到了衰弱邊緣的神經展開了狂轟『亂』炸一般的侵襲……

「李局,那個環衛工人說自己是進巷子撿硬幣才發現這四隻陶缸的,在他看見陶缸的時候,犯罪嫌疑人早就已經不在現場了,我們也走訪了周邊的群眾,沒有人看到陶缸是什麼時候被人送進小巷遺棄在這裡的,從這點上看,犯罪嫌疑人對周邊的地理環境非常熟悉,因此我懷疑作案的兇手就是大壩縣本地人,至少是在這裡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人!」

「李局……雅苑大酒店周邊的七個監控探頭記錄下的畫面已經完成了初步的篩查,共有四十七輛有可能裝著陶缸的貨車在案發前三個小時內途經過這一路段,但目前為止還找不到有力的證據能夠證明任何一輛貨車在這裡有過停靠的行為……」

「李局,不好了,四名受害者全都出現了生命垂危的跡象,醫生們正在全力搶救,但他們說希望渺茫……」

「李局,查清楚了,那四十七輛貨車都被排除了作案嫌疑,我們在案發小巷兩頭對面的小區和一家商鋪內找到了兩個正對著巷口的監控探頭,通過對當時監控錄像的排查,基本能排除四隻陶缸是由貨車運到案發現場的可能『性』……」

「李局……那四個緬甸人已經死了,醫生們盡了全力也沒能把他們搶救回來,線索斷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李厚德瞪著一雙大眼珠子,已經快說不出話來了,原本應該會留下很多明顯線索的犯罪嫌疑人,也不知道是使了什麼法子,居然沒有留下哪怕一丁點有用的蛛絲馬跡,那四隻陶缸簡直就像是從天而降落在巷子裡頭似地,找不到任何運送陶缸在現場停留過的貨車,也就是說,這四隻陶缸並非由車輛運送進入小巷的。

但問題是那條小巷並沒有任何的岔路口,兩頭都連著大馬路,一側是新開不久的雅苑大酒店,另一側則是一片連成一排的民房,還有高高的圍牆隔開了民房和小巷之間的連通,而監控錄像也顯示,圍牆的那一頭同樣沒有出現過扛著四隻陶缸的嫌疑人……

所有的線索都在這個時候斷掉了,不少人都已經有了接近事實的推測,但沒有證據……再合理的推測都只是鏡『花』水月,他們不可能在完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把碧水藍灣的負責人抓起來!

當那四個緬甸人經搶救無效被宣布死亡的消息傳到李厚德的耳中,已經被這起案子折磨了幾個小時的李厚德,幾乎呆坐在了椅子上,好半晌都沒能回過神來……究竟是誰幹的?老天爺啊,你能不能給點提示,哪怕一點點也好啊!

只可惜,李厚德的祈禱並沒有迎來任何的奇迹降臨,在線索全部中斷的情況下,公安分局的刑警們也都變成了無頭蒼蠅,這彷彿是一樁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結果的謎案,永遠都不會有沉冤昭雪的那一天……

李厚德坐在椅子上紅著眼大口大口地喘氣,接二連三發生的惡『性』案件,已經把這位兼著專案組組長職位的局長大人給推向了近乎崩潰的邊緣,他的大腦『亂』作一團,除了咬牙下令『繼續查,挖地三尺也要把罪犯繩之以法』之外,誰都知道他已經沒了別的辦法。

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能輕易的猜出來,無論是郭焯焱被人半路劫走,還是今晚發生的,令人髮指的點天燈案件,所有的一切都同時指向了那個已經被查封,勒令停業接受調查的洗浴中心碧水藍灣!

但讓人感到無力的是,碧水藍灣董事長兼總經理曾慧敏正在醫院裡接受治療,碧水藍灣第二大股東兼副總經理劉凱龍也是寸步不離地在醫院裡頭陪著曾慧敏,根本沒有任何作案的可能『性』。

郭焯焱雖然被人救走,但左『腿』受了槍傷的他,怎麼可能扛著四隻裝了四個大男人的陶缸躲過所有人的眼睛,避開所有的攝像頭,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陶缸送進位於雅苑大酒店後面的小巷子?

倒是還有阿光、阿正、阿憲這三個小頭目至今沒有被抓捕歸案,可憑他們這三個扶不上牆的小『混』『混』,有可能將這些事情做得如此完美,不給公安機關留下任何偵破的線索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碧水藍灣樹倒猴孫散,大量馬仔已經被抓進了公安機關,而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可能動手作案,並且有能力把這些事情處理的如此完美的人……

李厚德忽然想到了那個小半年前突然轉手名下全部產業,兩手空空離開了大壩縣的,在大壩縣道上堪稱傳奇人物的碧水藍灣前大老闆,那個號稱楠哥的羅俊楠。

難道說……羅俊楠已經悄悄地回到了大壩縣,這些事情都是他在暗中做的?

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很靠譜,李厚德『呼啦』一下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連忙朝『門』外喊道:「小陳,你進來一下!!」. ?丹瑞和他手下的三個隨從是坐著朱景光為他們準備的一輛寶馬x6離開昇平市的,為了保證他們四人的行蹤不被泄『露』,朱景光甚至還特意安排了一個追隨自己多年的心腹手下親自開車送他們趕往華緬邊境,臨行前朱景光還再三『交』代自己的心腹,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要將丹瑞和他的隨從安然無恙地送到邊境上了才能回來。【.】

那輛寶馬x6上安裝著全球衛星定位裝置,通過電腦就能輕鬆掌握這輛豪車的行經路線和目前所處的位置。

丹瑞是個閑不住的傢伙,前腳乘車離開了昇平市,就讓朱景光的小弟把車開進了鄰市的一家豪華夜總會,在那兒瘋了一晚上后,今天早上八點多鐘才再次出發,趕往華緬邊境的小城市。

這件事情朱景光是知道的,在車子開進鄰市之前,他手下的那個小弟就已經提前向他彙報了丹瑞的要求,而這也是朱景光自己點頭許可的,因而倒也沒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丹瑞就是個『色』中惡鬼,否則也不至於跟碧水藍灣的曾慧敏起衝突!

事實上,早在丹瑞四人被環衛工人老楊發現之前,朱景光就已經察覺到了情況的不對勁,那輛寶馬x6不知什麼原因在開出西江行省后不久便停止了前進,朱景光曾連續打了四五個電話都沒能打通他手下的手機。

在傍晚七點多鐘的時候,被朱景光派出去,前往寶馬x6停止位置的區域進行尋找的幾個馬仔就已經傳回了消息,他們告訴朱景光,這輛銀灰『色』的寶馬x6不知發生了什麼意外,從高速公路滾落到了路邊的水稻田裡,現場已經被當地警方控制,但他的手下以及丹瑞主從四人卻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找不到半點蹤影。

在朱景光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就已經意識到丹瑞他們很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但讓朱景光打破腦袋都沒能想到的是,丹瑞他們四個人之所以會失蹤,居然是因為他們被人抓走打斷『腿』腳塞進了四隻陶缸,還被人活活的點了天燈折磨致死!

以朱景光在大壩縣的人脈,就算他不問,也會有人主動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他知道,更何況出事的地方還是雅苑大酒店後面的小巷子?幾張用專業照相機在雅苑大酒店六樓窗台上拍下來的照片已經送到了朱景光的手裡,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丹瑞還活著嗎?」朱景光拿著照片,喉嚨有些發乾發澀,他當然知道就眼下這種情況,即便丹瑞僥倖撿回了一條小命,下半輩子的生活也將是個大問題,他徹底廢了,活著還不如死了算了。

但丹瑞卻是朱景光在緬甸那邊聯繫了兩個多月的助力,如果失去了丹瑞的幫助,他將很難再登上從緬甸出發的偷渡船,就算幸運地上了船,他也擔心自己會被當地蛇頭丟進茫茫大海從此一命嗚呼……

前來給朱景光當面彙報情況的,正是朱景光手下的心腹之一,也是雅苑大酒店名義上的大老闆,那個姓齊的男人。

聽到朱景光的詢問,齊友承也是忍不住苦笑了一聲,搖搖頭說道:「豬哥,丹瑞他們已經死了……這件事情肯定是碧水藍灣的人乾的,他們已經瘋了,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把丹瑞他們裝在陶缸里送到酒店後面的小巷中,其意圖不言而喻啊!」

齊友承擔心的事情,也正是朱景光內心當中最為擔心的情況,俗話說的好,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如果碧水藍灣的那些人真的如瘋狗一般撲咬上來,朱景光可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跟他們拼個兩敗俱傷!

在朱景光自己的心裡,他的小命才是最珍貴的,怎麼可以赤膊上陣去和碧水藍灣的那些土棍拚命?這不值得啊!

而現在最讓朱景光感到不安的是,碧水藍灣已經差不多被完全打垮了,該抓的抓,抓不到的也已經成了通緝犯,可以說碧水藍灣現在的明面實力已經徹底廢了。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丹瑞他們居然被人在幾百公裡外的高速公路上攔截下來,生生地把人點了天燈又給送回了大壩縣……也就是說,碧水藍灣的背後,一定還有一支更加強大的隊伍一直沒有浮出過水麵,這才是真正要命的東西!

拿著齊友承從大壩縣連夜送來的現場照片,朱景光心『亂』如麻,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警方的行動上了,希望警方這一次能夠給力一些,儘快抓住這幫已經明顯喪心病狂的罪犯,還給他朱景光一個安全舒適的『投資』大環境!

齊友承在朱景光的豪宅里一直呆到凌晨四點多鐘才起身離開,『精』神已經十分疲憊的朱景光將那幾張照片丟在了茶几上,『揉』著太陽『穴』從沙發上站起來,正準備上樓睡覺養『精』神的時候,他卻忽然發現窗外有一道模糊的黑影以極快的速度閃了過去。

但等朱景光睜大雙眼,試圖看清楚窗外景象的時候,外面又是一切如常,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的影子。

想到自己這裡可是整個昇平市號稱安保措施最嚴密的別墅小區,朱景光也就順理成章地將之前看到的那道黑影歸結到了自己太累,出現了幻覺的範疇當中,搖搖頭自嘲一笑,朱景光便脫下了身上的睡衣,『露』出了自己白白胖胖的身子。

然而就是這個時候,朱景光卻忽然聽見自己身後傳來了『吧嗒』一聲的響動,似乎是打火機的聲音。

朱景光頓時心裡發『毛』,整個人都有些僵住了,他慢慢的轉過頭去,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看年紀還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他身後的沙發上,嘴角叼著一根已經被點燃的香煙,手裡頭還拿著一隻銀光閃閃的打火機正在翻轉著,把玩著。

當朱景光看清楚這個沙發上的年輕人,當他下意識張嘴就要尖叫出來的時候,他卻忽然感覺自己的後腦勺被什麼東西狠狠地砸了一下,頓時眼前一片金星,天旋地轉地昏『迷』了過去。

等朱景光好不容易從昏『迷』當中蘇醒過來,一睜眼卻差點又被嚇得活活昏死過去!

羅俊楠就在朱景光的身邊蹲著,手裡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根針筒,裡頭裝著的東西,赫然就是被朱景光藏在自己房間裡面的四號***,純度達到百分之九十八,僅需六十毫克的注『射』量就能輕易地致人死亡!

朱景光是個癮君子,這在圈內並不算什麼秘密,但朱景光每次注『射』四號***的量,從來都不會超過二十毫克,他一直將自己的注『射』量控制在相對安全的範圍之內,但這一次,羅俊楠卻給他準備了兩支針筒!

瞳孔猛地一陣收縮,朱景光似乎意識到了羅俊楠的真實身份,但最讓他感到恐懼的是……羅俊楠身後還站了四個身高一米八幾、古銅『色』皮膚、身上紋有青『色』螳螂紋身,手持月牙形彎刀冷眼注視著他的魔神士兵!

朱景光下意識張嘴就想尖叫出來,但他卻無比驚恐的發現,自己雖然已經能夠睜開雙眼且正常的呼吸,可身體卻不知出了什麼問題根本無法動彈,只能躺在地板上瞪圓了雙眼,眼睜睜看著羅俊楠慢條斯理地拿起了第一支針筒,並將他的左手從地上抬了起來。

這時候,不知是他的求生『『欲』』望『激』發了潛能,還是羅俊楠事先的準備出現了紕漏,反正朱景光能張口說話了,但聲音非常的輕,哪怕他歇斯底里地想要大吼出來,最終也只能很小聲的說了一句,「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已經放在他手臂上的針頭微微停頓了片刻,羅俊楠眯著眼望向了朱景光,「你不知道我是誰?」

朱景光拼了命的搖頭,最終卻只能很輕微很輕微地扭動了一下脖子,表示自己真的不認識羅俊楠。

只可惜,羅俊楠還是毫不猶豫地把針頭『插』進了他的血管當中,同時還怒道:「不認識我,你他媽還敢欺負我?!」.

丹瑞和他手下的三個隨從是坐著朱景光為他們準備的一輛寶馬x6離開昇平市的,為了保證他們四人的行蹤不被泄『露』,朱景光甚至還特意安排了一個追隨自己多年的心腹手下親自開車送他們趕往華緬邊境,臨行前朱景光還再三『交』代自己的心腹,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要將丹瑞和他的隨從安然無恙地送到邊境上了才能回來。【.】

那輛寶馬x6上安裝著全球衛星定位裝置,通過電腦就能輕鬆掌握這輛豪車的行經路線和目前所處的位置。

丹瑞是個閑不住的傢伙,前腳乘車離開了昇平市,就讓朱景光的小弟把車開進了鄰市的一家豪華夜總會,在那兒瘋了一晚上后,今天早上八點多鐘才再次出發,趕往華緬邊境的小城市。

這件事情朱景光是知道的,在車子開進鄰市之前,他手下的那個小弟就已經提前向他彙報了丹瑞的要求,而這也是朱景光自己點頭許可的,因而倒也沒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丹瑞就是個『色』中惡鬼,否則也不至於跟碧水藍灣的曾慧敏起衝突!

事實上,早在丹瑞四人被環衛工人老楊發現之前,朱景光就已經察覺到了情況的不對勁,那輛寶馬x6不知什麼原因在開出西江行省后不久便停止了前進,朱景光曾連續打了四五個電話都沒能打通他手下的手機。

在傍晚七點多鐘的時候,被朱景光派出去,前往寶馬x6停止位置的區域進行尋找的幾個馬仔就已經傳回了消息,他們告訴朱景光,這輛銀灰『色』的寶馬x6不知發生了什麼意外,從高速公路滾落到了路邊的水稻田裡,現場已經被當地警方控制,但他的手下以及丹瑞主從四人卻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找不到半點蹤影。

在朱景光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就已經意識到丹瑞他們很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但讓朱景光打破腦袋都沒能想到的是,丹瑞他們四個人之所以會失蹤,居然是因為他們被人抓走打斷『腿』腳塞進了四隻陶缸,還被人活活的點了天燈折磨致死!

以朱景光在大壩縣的人脈,就算他不問,也會有人主動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他知道,更何況出事的地方還是雅苑大酒店後面的小巷子?幾張用專業照相機在雅苑大酒店六樓窗台上拍下來的照片已經送到了朱景光的手裡,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丹瑞還活著嗎?」朱景光拿著照片,喉嚨有些發乾發澀,他當然知道就眼下這種情況,即便丹瑞僥倖撿回了一條小命,下半輩子的生活也將是個大問題,他徹底廢了,活著還不如死了算了。

但丹瑞卻是朱景光在緬甸那邊聯繫了兩個多月的助力,如果失去了丹瑞的幫助,他將很難再登上從緬甸出發的偷渡船,就算幸運地上了船,他也擔心自己會被當地蛇頭丟進茫茫大海從此一命嗚呼……

前來給朱景光當面彙報情況的,正是朱景光手下的心腹之一,也是雅苑大酒店名義上的大老闆,那個姓齊的男人。

聽到朱景光的詢問,齊友承也是忍不住苦笑了一聲,搖搖頭說道:「豬哥,丹瑞他們已經死了……這件事情肯定是碧水藍灣的人乾的,他們已經瘋了,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把丹瑞他們裝在陶缸里送到酒店後面的小巷中,其意圖不言而喻啊!」

齊友承擔心的事情,也正是朱景光內心當中最為擔心的情況,俗話說的好,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如果碧水藍灣的那些人真的如瘋狗一般撲咬上來,朱景光可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跟他們拼個兩敗俱傷!

在朱景光自己的心裡,他的小命才是最珍貴的,怎麼可以赤膊上陣去和碧水藍灣的那些土棍拚命?這不值得啊!

而現在最讓朱景光感到不安的是,碧水藍灣已經差不多被完全打垮了,該抓的抓,抓不到的也已經成了通緝犯,可以說碧水藍灣現在的明面實力已經徹底廢了。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丹瑞他們居然被人在幾百公裡外的高速公路上攔截下來,生生地把人點了天燈又給送回了大壩縣……也就是說,碧水藍灣的背後,一定還有一支更加強大的隊伍一直沒有浮出過水麵,這才是真正要命的東西!

拿著齊友承從大壩縣連夜送來的現場照片,朱景光心『亂』如麻,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警方的行動上了,希望警方這一次能夠給力一些,儘快抓住這幫已經明顯喪心病狂的罪犯,還給他朱景光一個安全舒適的『投資』大環境!

齊友承在朱景光的豪宅里一直呆到凌晨四點多鐘才起身離開,『精』神已經十分疲憊的朱景光將那幾張照片丟在了茶几上,『揉』著太陽『穴』從沙發上站起來,正準備上樓睡覺養『精』神的時候,他卻忽然發現窗外有一道模糊的黑影以極快的速度閃了過去。

但等朱景光睜大雙眼,試圖看清楚窗外景象的時候,外面又是一切如常,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的影子。

想到自己這裡可是整個昇平市號稱安保措施最嚴密的別墅小區,朱景光也就順理成章地將之前看到的那道黑影歸結到了自己太累,出現了幻覺的範疇當中,搖搖頭自嘲一笑,朱景光便脫下了身上的睡衣,『露』出了自己白白胖胖的身子。

然而就是這個時候,朱景光卻忽然聽見自己身後傳來了『吧嗒』一聲的響動,似乎是打火機的聲音。

朱景光頓時心裡發『毛』,整個人都有些僵住了,他慢慢的轉過頭去,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看年紀還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他身後的沙發上,嘴角叼著一根已經被點燃的香煙,手裡頭還拿著一隻銀光閃閃的打火機正在翻轉著,把玩著。

當朱景光看清楚這個沙發上的年輕人,當他下意識張嘴就要尖叫出來的時候,他卻忽然感覺自己的後腦勺被什麼東西狠狠地砸了一下,頓時眼前一片金星,天旋地轉地昏『迷』了過去。

等朱景光好不容易從昏『迷』當中蘇醒過來,一睜眼卻差點又被嚇得活活昏死過去!

羅俊楠就在朱景光的身邊蹲著,手裡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根針筒,裡頭裝著的東西,赫然就是被朱景光藏在自己房間裡面的四號***,純度達到百分之九十八,僅需六十毫克的注『射』量就能輕易地致人死亡!

朱景光是個癮君子,這在圈內並不算什麼秘密,但朱景光每次注『射』四號***的量,從來都不會超過二十毫克,他一直將自己的注『射』量控制在相對安全的範圍之內,但這一次,羅俊楠卻給他準備了兩支針筒!

瞳孔猛地一陣收縮,朱景光似乎意識到了羅俊楠的真實身份,但最讓他感到恐懼的是……羅俊楠身後還站了四個身高一米八幾、古銅『色』皮膚、身上紋有青『色』螳螂紋身,手持月牙形彎刀冷眼注視著他的魔神士兵!

朱景光下意識張嘴就想尖叫出來,但他卻無比驚恐的發現,自己雖然已經能夠睜開雙眼且正常的呼吸,可身體卻不知出了什麼問題根本無法動彈,只能躺在地板上瞪圓了雙眼,眼睜睜看著羅俊楠慢條斯理地拿起了第一支針筒,並將他的左手從地上抬了起來。

這時候,不知是他的求生『『欲』』望『激』發了潛能,還是羅俊楠事先的準備出現了紕漏,反正朱景光能張口說話了,但聲音非常的輕,哪怕他歇斯底里地想要大吼出來,最終也只能很小聲的說了一句,「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已經放在他手臂上的針頭微微停頓了片刻,羅俊楠眯著眼望向了朱景光,「你不知道我是誰?」

朱景光拼了命的搖頭,最終卻只能很輕微很輕微地扭動了一下脖子,表示自己真的不認識羅俊楠。

只可惜,羅俊楠還是毫不猶豫地把針頭『插』進了他的血管當中,同時還怒道:「不認識我,你他媽還敢欺負我?!」. 朱景光哪裡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欺負過羅俊楠了?事實是羅俊楠現在正帶著他的手下在欺負朱景光!

第一支針筒當中的三十毫克***被緩緩地注射到了朱景光的體內,羅俊楠拔下針筒隨手就丟在了地上,拉過朱景光的右手在針筒上摸了一下,這才起身退後了幾步,就站在朱景光的房間里冷眼看著已經漸漸興奮起來的朱景光,嘴角勾著一抹冰冷的弧線。

朱景光完全忘了在自己房間里還站著五個要命的傢伙,在***的摧殘下,他的神經完全淪陷在了難以言表的亢奮情緒當中,不多時就從地上爬了起來,手舞足蹈地像是個街頭的瘋子!

整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十五分鐘,羅俊楠這才微微一揚下巴,吩咐道:「摁住他!」

四名魔神士兵立刻如出籠的老虎般躥了出去,三下五除二地就把朱景光放倒在地上,並將他摁在了那裡。

直到這個時候,羅俊楠才拿起了事先準備好的第二支針筒,在朱景光左手上又選了一個新的注射點,五十多毫克的***被他全部注射到了朱景光的血管當中,隨即把針筒塞在了朱景光的手裡,從地上站了起來。

隨行而來的的四名魔神士兵也整齊劃一地鬆開了朱景光的身體,主從五人很快消失在了黎明前的夜色當中……

朱景光被人發現已經死亡的時候,是早晨六點多鐘,東方的天空才剛剛翻出魚肚白的時候,一個在小區裡頭負責日常清掃工作的大姐最先發現了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倒在別墅門前台階旁草坪上的朱景光。

在朱景光被發現的時候,他的身體還在微微地抽搐著,最裡面吐出大量的白色泡沫,鼻涕眼淚流滿了整張臉,大小便也跟著一塊兒失禁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

接到報警電話的警察們驅車趕到現場的時候,120急救中心的救護車已經停在了朱景光別墅門前的小區道路上,四五個穿著白大褂的男女正站在朱景光的屍體旁,一副無能為力的樣子。

「警察同志,這明顯是吸毒過量導致的結果。」一個三十多歲的女醫生踩著草坪來到了派出所所長的跟前,語氣無比篤定地說道:「我們在他手臂上發現了兩個針眼,應該是注射***一類毒品導致的死亡事件。」

女醫生的語氣很肯定,但四十齣頭就已經光了腦袋的派出所所長卻神情複雜地看著還在原處的屍體,深深地吸了口氣后,朝這女醫生問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聽到派出所所長沒頭沒腦的問題,女醫生楞了一下,接著才搖頭道:「我哪知道他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他。」

「他叫朱景光,昇平市去年的十大優秀青年企業家之一,市人-大代表,景天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派出所所長的臉色非常難看,他十分清楚朱景光在昇平市的地位有多高,而現在,他卻已經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事情大發了!

朱景光的意外死亡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昇平市的上流社會,也不知是從誰的嘴裡傳出的消息,說朱景光絕對不是意外死亡的,他的死,其背後一定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

新調到昇平市兼任公安局局長還不到半年時間的副市長先生親自趕到了案發現場,但現場遺留下的種種證據都顯示朱景光的死亡完全是意外所指,遺留在現場的兩個針筒已經被提取了指紋,而根據小區監控錄像拍到的畫面,昨晚最後從朱景光家裡離開的人,是朱景光在大壩縣投資的雅苑大酒店的合伙人齊友承!

在沒有找到其他證據之前,如果顯示朱景光真的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人用毒品謀殺的話……齊友承就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朱景光在昇平市有著得天獨厚的人脈資源,齊友承就不同了,他如今的一切都是朱景光給他的,離開了朱景光,齊友承根本連個屁都不算一個,更何況他還有著『重大』的作案嫌疑?

消息不知怎麼回事沒有提前傳到齊友承的耳中,直到大壩縣警方接到市局的指示,趕到雅苑大酒店找到齊友承的時候,這個大腹便便的男人還摟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赤身裸-體地在床上呼呼大睡!

警察們鐵面無私,一腳踹開了齊友承所在的房間大門,被巨響從睡夢中驚醒的齊友承一睜眼,就看到了門口湧進來的七八個警察,他不免有些糊塗地問道:「你們幹什麼?!」

「齊友承是吧?」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警察冷眼掃過同樣已經被驚醒,正裹著被單縮在床上的年輕女孩兒,最終將視線牢牢鎖定在了齊友承的身上,冷聲道:「你涉嫌製造了一起故意殺人案,請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故意殺人案?你說我製造了一起故意殺人案?!」齊友承一聽這警察的話,頓時渾身一激靈,光著屁股就從柔軟的大床上跳了起來,滿臉難以置信地說道:「你們懷疑是我殺了丹瑞先生?昨天晚上我在跟你們副局長吃飯喝酒,我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你們一定是搞錯了,我要給你們局長打電話!!」

說話間,齊友承就從床上跳了下來,伸手拿起了自己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就想給大壩縣公安分局的局長李厚德打電話。

然而,沒等他翻找出李厚德的電話號碼,那門口站著的青年警察就已經冷笑了一聲,說道:「別打了,我說的殺人案不是你們酒店後面的那件,而是你們這酒店大老闆家裡發生的死亡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