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的這一行為,太騷了。

不僅於騰杜飛被嚇住了,就連老師的臉上,都變了顏色。

大家都在懷疑,這李凡到底是什麼人。

財神爺嗎?

還是散財童子,這也太有錢了吧?

一分多鐘后,李凡拍了拍單肩包,說道:「沒了,不好意思啊。」

基本上,班裡的同學,每人都分了兩萬塊。

唯獨除了杜飛,於騰,還有唐進幾個人。

此時,所有人都傻住了,老師也看著李凡,有些好奇的問道:「這李凡同學,老師只是確認下而已,你不用發那麼大的火,跟老師開這麼大的玩笑吧?」

「大家都把錢還給李凡哈,李凡在跟你們開玩笑呢。」老師以為李凡瘋了。

因為被冤枉,所以氣瘋了。

因此才會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來。

只是,這錢都到手了,老師又讓還回去,大家都有些不樂意,不過還是有幾人,開始了還錢。

李凡卻在這一刻大手一揮,說道:「我李凡要臉,說了送你們,就送你們了,哪有要回來的道理。」

「就當送大家的見面禮了。」

李凡呵呵一笑,看著老師問:「老師,我沒跟大家開玩笑,我只是想問,咱們班上人人都有一萬多塊錢,是不是表示,誰都是小偷啊?」 老師的臉色,尷尬了起來。

李凡的這一舉動,充分證明了一點,那就是他不差錢。

隨手就將七十多萬送人,這樣的人,會去偷一萬多嗎?

答案是不會。

李凡笑了笑,看著老師,問道:「老師,你現在手裡也有一萬多,難道說,您也是小偷嗎?」

老師楞了一下,忙把錢放在了李凡的桌子上,哼了一聲,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師怎麼能是小偷呢?再說了,我手上的錢,也不是我的啊。」

「老師,拿起來吧。」

李凡淡淡的笑道:「這錢,我送你了。」

「這…」老師有些猶豫,畢竟,這錢他要是拿了,那可就屬於受賄了。

同學們可以拿,但他不可以。

「老師怎麼能要你的錢呢?」老師板著臉說完,語氣卻溫和了不少。

這一刻,任誰都看出來了,這李凡,可是一個妥妥的土豪啊。

而且是超級大土豪。

這一般的土豪,誰敢把七十萬拱手送給班上的同學?

於騰敢嗎?他肯定不敢的。

於騰看了一眼杜飛,沒好氣的冷哼著:「到底怎麼回事,這李凡的單肩包里,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錢?」

「表哥,我也不知道,難道說,這小子賣地的錢,還沒花光?」杜飛也有些迷惑的說道。

於騰點了下頭,認為杜飛的猜測,便是事情的真相。

「應該是這樣,你說的沒錯,這小子還真是個土包子,竟然把錢都背在身上,怎麼,是怕銀行會貪污他的錢嗎?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可不是咋地,這李凡不僅是個土包子,而且還喜歡打腫臉充胖子,就這麼點錢了,還分給了班上的其他同學。」

杜飛說著,臉色突然一冷,他的腦海里,突然想起了過往。

曾經在盛世蓮花,李凡就是這樣讓杜飛下不來台的。

還有在追憶昔年,這李凡也靠著砸錢,讓他栽了好幾個跟頭。

杜飛咬了咬牙,心裡冷哼,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杜飛覺得,李凡已經沒錢了。

於騰這個時候搖了搖頭,對著杜飛說道:「看來這次我們又輸了,投降吧,站起來跟老師說一聲,錢你已經找到了。」

這會兒,誰還相信李凡是小偷啊?

不僅沒人信,真要鬧到警察過來,於騰還有點慫了。

畢竟,當初給李凡單肩包里塞錢的時候,可是有不少人看到了。

這些目擊者剛才不站出來為李凡證明清白,那是因為他們跟李凡不熟。

可現在不一樣了,剛才他們都受到了李凡的恩惠,一人分了兩萬塊錢。

如果警察來了,誰敢保證這些目擊者不站出來,指證杜飛的陷害呢?

杜飛有些懊惱的說道:「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這一下,不僅沒害成這小子,還白白損失了一萬多。」

「這有啥好生氣的,我們才損失了一萬多,可李凡可是整整損失了七十多萬呢,其實,我們還是贏了。」於騰笑著安慰道。

聽到這句話,杜飛的臉上,立馬浮現了笑容。

「老師,不好意思,我想起來了,這一萬多塊錢,我昨天買電腦了,真是不好意思。」杜飛起身笑了笑,對著老師一聲解釋。

李凡呵呵一笑:「昨天買個電腦你都能忘記,怎麼,你今天腦子忘家裡了?」

「還有你,唐進,你不說看見我鬼鬼祟祟跑到杜飛的座位上,坐了很久嗎?」

「我就是看到了,怎麼了?」唐進硬氣的說道。

「是嗎?老師,你也不是傻子,這三人明顯是做局想誣陷我呢。」

「何止是誣陷,簡直是誹謗,唐進,你說你中午看到李凡鬼鬼祟祟坐在杜飛的座位上,還記得是幾點嗎?算了,不管是幾點都好,這中午的時候,我一直都和李凡在一起,形影沒離開過,而且我們一直都在食堂,這食堂可是有監控的。」王小國站起來說道。

「那我就是看錯了。」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唐進敷衍的說道。

「看錯?這麼近的距離你都會看錯,我看你是眼睛瞎了吧?」王小國冷聲說道。

唐進的眼睛里,射出了一道寒芒。

王小國絲毫不怕,畢竟,此刻的王小國,早已決定跟李凡共進退了。

「瞪什麼眼呢,還不趕緊跟李凡道歉?」王小國冷冷的看著唐進,說道。

「這位同學,趕緊道歉吧。」

「要不然的話,你也甭想畢業了。」

「這開學第一天,你就誹謗他人,給李凡本人造成了嚴重的困擾,我告訴你,李凡要是報警的話,你這就是誹謗,是要拘留的。」老師也站在了李凡這一邊,對著唐進厲聲說道。

唐進牙關緊咬,似乎不想道歉。

「多謝你們的提醒,我準備報警了。」

「老師,還有全班的同學們,麻煩給我當個證人。」李凡說著,便掏出手機,準備報警。

「我道歉。」

唐進鐵青著臉說道:「李凡,對不起。」

李凡就好像沒聽到一樣,繼續撥號碼,同時嘴裡嘟囔道:「怎麼,杜飛是腦子忘家裡了?你是聲帶忘家裡了嗎?這麼小的聲音,誰聽得到啊?」

「李凡,對不起。」

唐進對著李凡,大聲的說道。

「草泥馬,你他媽的想嚇死我啊,那麼大聲,你這是吼我呢,還是跟我道歉呢?」李凡冷下臉,眉頭豎了起來,朝著唐進走了過去。

「你他媽的沒道過歉是不是?」李凡問了一句。

「你有道歉的態度嗎?鞠躬會不會,態度也要低三下四,明白嗎?」李凡質問道。

「對不起,李凡。」

唐進放低了姿態,跟李凡道了個歉。

唐進不想坐牢。

「連道歉都要別人教,真是一個蠢貨。」李凡哼了一聲,說道。

唐進聽到蠢貨這兩個字,心裡極度不舒服,可他又不敢把李凡怎麼樣。

唐進剛抬頭,李凡便揚起了胳膊,對著唐進的臉,猛地來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唐進的臉上,便留下了五指分明的巴掌印。

唐進的臉色,立馬變得猙獰起來。

唐進看著李凡,表情兇惡,彷彿要吃了李凡一樣。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怎麼,打你一巴掌你就不服了?要不,你也打我一巴掌?」李凡冷著臉看著唐進。

唐進緊咬牙關,忍了下來。

他不忍,無疑就要坐牢。

挨一巴掌,總比坐牢要強的多吧?

這一巴掌擲地有聲,班上所有人,都向李凡投來了崇拜的眼光。

誰說李凡是屌絲?

這李凡牛逼爆了好嗎?

唐進是浩南的侄子又怎樣,這被當眾抽了耳光,不也沒有半點脾氣嗎?

「說你自己是瞎子。」李凡淡淡的說道。

「李凡,你別太過分,大不了老子進去蹲幾天,到時候等老子出來,老子非弄死你不可。」唐進咬著牙,憤怒的說道。

「好啊,那你大可以打我一巴掌,把面子找回來。」

「不過你想清楚了啊,這進去蹲幾天倒是沒啥,這光輝的一筆留在檔案里,你這水木大學,可就白上了,我聽說浩南為了把你送進水木大學,花了不少力氣。」

「怎麼,你要讓你叔叔對你失望嗎?」李凡呵呵笑著,玩味的看著唐進問。

浩南廢了之後,便想讓唐進人生走向正軌,所以便託了不少關係,把唐進送入了水木。

唐進的臉色,充滿了震驚。

「你怎麼知道的?」唐進詫異的看著李凡。

「呵呵,這都是小秘密,我還知道個小秘密,想不想聽啊。」

李凡壓低聲音,貼著唐進的耳朵說道:「其實你不是浩南的侄子,你是浩南的親兒子吧?」

此話一出,唐進直接僵住了。 浩南托關係讓唐進進水木這件事兒,倒也不算是什麼秘密。

只要稍微一打聽,也能打聽到。

可唐進是浩南親兒子這件事兒,可稱得上絕密了。

整個省城,也沒多少人知道。

浩南知道自己命運多舛,也早就料到自己有一天會遭報應。

這出來混的,有幾個落得好下場的?

爬到老大的位子上,這浩南,也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兒,也得罪了不少人。

當浩南的妻子生下唐進的時候,他就把他送給了自己的弟弟..讓自己的弟弟撫養長大。

浩南害怕自己有天不行了,掛了,自己的仇人,會對自己的兒子下手。

事實上,如果浩南有兒子的話,很可能會被滅掉。

所以,唐進是浩南兒子這件事兒,一旦曝光,那將意味著,唐進便有危險。

唐進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的臉上,當即流下了汗珠。

「你是怎麼知道的?」

唐進皺著眉頭,盯著李凡問道。

「不要說出去!」唐進有些害怕的盯著李凡。

李凡看著唐進,平靜的說道:「看我心情吧。」

穿越到遊戲商店 「我問你,你是不是眼睛瞎了?」李凡問了一句。

「我眼睛瞎了。」唐進怕死了李凡,所以李凡說啥,他就認啥了。

「呵呵,真乖,看來你還挺懂事的。」李凡拍了拍唐進的肩膀。

「李凡,求你了,千萬不要把我的秘密說出去。」唐進臉色恐懼,這個秘密,他已經守了十幾年了。

一旦曝光,這些年,豈不是白隱藏了?

如果浩南有兒子,那麼浩南曾經的仇家,立馬就會找上門。

浩南已經廢了,那些仇人自然不會跟一個廢人過意不去。

所以很大程度上,會將仇恨轉移到唐進身上。

父債子還嘛!

還有一點,如果這個秘密被曝光,那很大程度上,這唐進就要接替浩南上位,並且為浩南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