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丑眼神暗了暗。

山上的大夫說,她傷了身子,養不好了,以後也不會有孩子。

大夫也說了,她不是長壽之相。

殺人無數的李丑,除了那事,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寵溺她。

畢竟,他殺的人當中,也沒有這麼漂亮的。

他很忙,也沒有多待,坐一會就走了。

洛無量卻是再也躺不住了。

翻來覆去,覺得全身都不舒服,尤其是胸那裡,漲漲的。

洛無量起身,鋪開了桌子前的筆墨。

她準備寫字。

她的字寫的極好。

曾經的洛傾城從小被培養著預備選秀進宮。

琴棋書畫,樣樣出色。

桌子跟前有面鏡子,是大當家從西域那邊的商人手中搶來的,面孔清晰,毛髮可見。

洛無量看著鏡中人。

她原本的名字,起的極好,洛傾城,這張臉,擔得起傾城二字,也因為這張臉,姨母才會千方百計想讓她去死。

只是她現在的境況,比死還讓姨母開心吧。

洛無量握著筆,卻不知道寫什麼。

蘸著飽飽墨汁的筆,握在她漂亮的白皙的手裡,遲遲沒有落筆。

上頭的墨汁滴落到了紙上,暈染開了。

一團黑乎乎的,洛無量好像看到一雙黑乎乎的眼睛……

她終究沒有落筆。

她已經失去了一切,沒有什麼再好失去的了。

想到這裡,她急忙忙的起身出去了。

等她到了馬場。

看到撅著小屁股趴在地上用手挖土的小傢伙,洛無量只覺得心疼死了。

小傢伙覺察到自己來了,扭頭看到自己,手腳並用的爬了過來。

不用婢女幫忙,洛無量自己就彎腰去抱起了小傢伙。

小神佑正發現了好玩的東西,在地上玩的起勁,看到是每天喂自己吃奶的人,立刻高興起來。

她伸出手,把自己逮到的小蟲蟲遞給了她。

洛無量看著小傢伙手心那一條硬邦邦的蟲子,嚇一跳。

好不容易冷下來的心,一下子就軟了,還自責起來。

自己不該跟個小孩置氣。

剛剛張口想說什麼,結果,小傢伙舉起小蟲子往她嘴裡塞……

洛無量懵逼了。

感覺到自己嘴裡居然有一陣微甜,整個人都僵硬了。

而小傢伙卻熟門熟路的,扒開她的衣衫,專心致志的開始吸奶……

洛無量:…… 「是啊,我剛從山裡被師父放出來,一直聽師父說天石,天石,就想過來見識一下,想不到這切天石,果然是發家致富的不二選擇啊!」

「嘿嘿,師父就給了我幾百塊極品靈石,讓我自食其力,然後就就變成了二十萬塊信仰晶石,這切天石,簡直是太好賺了!」葉擎傻呵呵的笑道。

噗嗤……

眾人聽了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這傢伙,還真是狗屎運啊!

第一次切天石,就花了三百塊極品靈石,然後竟然賺了二十萬塊信仰晶石,這種好事,怎麼就沒輪到他們身上?

一時間,眾人看向葉擎的眼神中,都充滿了羨慕和妒忌……

就連那些真神,天神們也不例外……

一些富有的真神,或是天神門,對二十萬塊信仰結晶並沒有什麼在意的,他們的財富要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可他們在意的是葉擎的運氣,第一次切天石,竟然就切漲了這麼多倍,以至於,讓他們剛才吹的牛–逼,都變成了笑話一個笑話……

他們是吹牛–逼,眼前這個,那才是真的牛–逼……

「小夥子,相信我,切石這種事情,不能盲目,你第一次就切漲了這麼多倍,完全可以收手了!」一名半神老者用真摯的眼神看向葉擎道。

「你一定是想阻止我發財,然後你自己買,自己發財,我早就看透你了,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葉擎彷彿初出茅廬的愣小子,絲毫不在乎這位半神老者的好意……

「你……簡直不可救藥……」那半神老者大怒道。

如果這裡不是在青雲聖地的天石場,他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一番這小子……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我們倒是想看看,你這人生中的第二塊天石,到底是漲,還是跌……」

「快點開吧,磨磨蹭蹭的做什麼……」有人開始不耐煩道。

「那我可要開了啊,你們看好吧,一定大漲,誰都不能阻止我發財,給我開!」

葉擎說著,手中的聖器長刀,挽出了一個刀花,直接將這塊天石一刀兩段,如此粗糙的做法,也是看的眾人微微搖頭,果然不是個解石老手,哪有這麼蠻幹的,萬一裡面是一株神草,這一刀下去,豈不是給廢了……

「哈哈,什麼都沒有,我就知道,解天石,怎麼可能每次都漲!」

「就是,這個就垮了……」

「垮了也好,也讓這小子知道,賭天石,不是什麼正道……」

「……」

眾人開始毫不吝嗇的對著葉擎嘲諷起來……

天石場貴賓區的小院子里,杜峰,齊白,南宮正三人擠在一起,他們面前有一片水鏡,裡面放映出的畫面,正是葉擎此時面臨的場景,甚至連周圍的聲音,也都錄入了下來,倒是有點像是地球上的實時監控,其實也是陣法的一種作用。

由此可見,其實科技,和修鍊,在某些程度上,還是共通之處的……

「葉擎師弟的表演,還真是到位,你們看,這表情,這動作,簡直絕了……」

「哈哈,這小子,搞怪倒是有一手,那些傢伙,都沒有發現葉擎是偽裝的……」

「師父很厲害!」南宮正在一旁點頭道。

如果是他的話,這麼浮誇的表演,估計是來不了的……

「不好,怎麼什麼都沒有?」

「難道師弟失手了?」

杜峰和齊白皺眉看著葉擎一刀下去,變成兩節的天石,頓時緊張了起來……

如果葉擎這一刀失手,那最終的效果,可就要差多了……

「我師父什麼時候失過手,放心吧,還沒到時候,你們等著看!」南宮正對葉擎信心十足!

當然,他的信心,主要源自於,他曾經和葉擎一起,解石上千……

結果,裡面無一不中!

所以南宮正相信,這其中必有玄級!

「我不信,我不信,裡面肯定有東西!」

葉擎先是看著斷裂成兩半的天石發愣,隨後猛烈搖頭,然後又是一刀,直接劈在一半斷裂的天石上……

「轟……」

葉擎這一刀下去,直接將那半塊天石給劈成了齏粉,但是裡面同樣空無一物……

「都說了沒有,這小子還不相信,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點心理落差就接受不了,心理素質太差了,未來很難成神!」

「切石本就是這樣,怎麼可能一直漲,這小子,還是見識太少了,等以後撲街的多了,心態自然就好了……」

「也是,撲街習慣了,就不會有這麼大波動了,嗯,就像……」那人說著突然一愣,說就像我嗎?

好像有點羞恥的感覺……

「這不可能!」

葉擎說著,再一次舉起大刀,劈向了另外半塊天石……

「錚……」

大刀和那半塊天石碰撞,大量的石皮四射而出,但卻發出了一聲錚響……

「有東西,哈哈,果然有東西,我就說,切石才是我發財致富的捷徑,果然沒錯,我已經感受到了,連我的聖器都被砍出了一個豁口,裡面的東西肯定值錢!」

葉擎大笑著,然後吹了一口氣,瞬間,那被石頭粉末埋起來的東西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是……地岩神鋼?」

「我去,這麼大一塊地岩神鋼,這小子,又要發財了啊……」

「地岩神鋼是用來煉製中品神器的主材料,精鍊之後,也可以當做煉製上品神器的輔助材料,價值不菲啊!」

「那是自然,這麼大一塊地岩神鋼,起碼可以當成三件中品神器的主材料了,賣個十幾二十方信仰結晶,肯定不是問題!」

「我去,這可是他只花了一百塊信仰結晶買的啊,能賣二十方信仰結晶?這……」

聽到此人的話后,眾人都有種想死的感覺……

一百塊信仰結晶,變成了二十方,這是多少倍率?

一方等於一萬個一百塊信仰結晶,二十方,就是二十萬?

這一刀下去,翻了二十萬?

草了……

這下,眾人的心態有點炸了……

再想想,這個傢伙是從靈石區跑過來的,在靈石區,花了三百塊極品靈石,換了二十萬塊晶石,然後又花了一百塊晶石,換了二十方信仰晶石……

也就是說,這貨,只花了三百塊極品結晶,賺了二十方,又有十九萬九千九百塊信仰結晶的零頭?

尼瑪,這還算是零頭嗎?

零頭也比本錢要多了好多好多倍……

「哈哈,我就說嘛,切石,只有切石才是發家致富的唯一道路!」葉擎囂張的大叫道。

「不行,我有點把持不住自己了……」

「是啊,看著這個貨,在和囂張,我也想再買一塊試試……」

「我已經發過誓了,再買天石,我就剁手!」

「剁手?我都剁了幾百次了,然後每次花費一點神力又長出來了,然後接著賭天石……」

「說的也是,不能違背誓言,又放不開天石,不過就是剁手而已,剁就剁吧,剁掉了再長就是了……」

「……」

葉擎也算是耳聽六路,眼觀八方……

聽到這兩個神靈的對話,突然有種想笑的衝動……

原來,不止是地球上有剁手黨,神界也有啊,而且這個群體啊……

那是說剁就剁!

不像地球上,那些網購停不下來的女生們,嘴上哀嚎著要剁手,身體卻很誠實,刷了一遍又一遍,總感覺自己的購物車裡還少了點什麼,買完之後看著荷包叫嚷著要剁手,卻沒有一個人有實際行動……

哪像上界的這些神靈啊,對著大道發誓之後,那是一定要履行的,除非你以後再也不想進步了,於是,神界中多了許多隻沒人要的神手…… 吃過奶的小神佑,居然在洛無量的懷裡睡著了。

被餵了一條蟲子的洛無量,整個人都僵硬了,可是看著小傢伙安逸的閉著眼睛,平穩的呼吸著,她卻發不出脾氣。

剛剛那條小蟲太奇怪了,小傢伙丟進她嘴裡,她想吐都沒有吐出來,好像一下子入口就化了。

還是甜的。

可她總覺得喉嚨里好像有東西一般。

她今天沒有過來,是有點置氣的意思,可是也是因為她身體不適,小產後,每個月這幾天,她總覺得身體很疲憊。

她僵硬著臉把睡著的小傢伙遞給了阿鹿。

今天洛娘子沒有像往常一樣過來,妹妹哭了好久,阿鹿發愁的很。

這會子看洛娘子把熟睡的妹妹遞過來。

他忍不住開口道:「阿佑喜歡你,你沒來,她哭了很久。」

洛無量很想呸一句,這小傢伙就是想吃的了。

可是她想到剛剛自己張口居然被餵了一條蟲子,這會子,一開口就覺得有一條蟲被放到嘴裡似的,她一言不發的帶著婢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