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越一進來,沒等朱烈發問就直接說明了情況,現在族內已經亂得一團糟了,一時間個個都人心惶惶的。

朱越的話音剛落,朱羅德也急匆匆的走了進來:「朱烈,朱羽他們的族人也都不見了!」

「什麼?」朱烈一聽就急了,他們幾個家族那麼多的族人怎麼可能在無聲無息就不見了,「你們到處都找了嗎?」

「我們帶人在他們的周圍都找了一遍,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就像從這個地方突然消失了一樣,朱子孝還在帶人擴大搜找的範圍。」

朱羅德的震撼也不比朱烈弱,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那個趙庸怎麼能在沒有動靜的情況下,把他們的族人都給弄不見了,就算他已經擁有了空間之力,也不能在沒有一點動靜的情況下讓人都全部消失,動用空間之力的時候他們也不可能感覺不到,可是事實擺在他們的眼前,由不得他不信。不過不論趙庸用了什麼辦法,能讓雙方的人起衝突,這也是他所希望的。

朱烈的臉陰沉得似乎能下來水,局勢的發展現在已經失去了控制,自己手上已經沒有任何能夠威脅到朱羽他們的籌碼了!

「他們能把家族的人都藏起來,肯定是他們的實力還沒有恢復,雀兒的地方搜查了沒有?」

朱烈突然問道。

「這個……這個我們到忽略了,他們家族的人都不見了,那雀兒肯定也不會在了吧?」

朱羅德這個還真沒想到,就算是想到了,朱烈沒有發話,他也不想去找那個麻煩。

朱烈聞言,一言不發的就閃身除了門,振翅向著雀兒的住處飛了過去,朱羅德和朱越以及朱葉青見狀,也只得跟了過去,他們家族的人都不見了,肯定不會單單把這個一個重要的人留下,就是去了也是白去。


可是等他們到了以後,朱羅德卻是頭痛的發現,雀兒竟然還在?朱羅德心裡一沉,那個趙庸該不會是真的把這個雀兒給忘了吧?

「雀兒,沒想到你還有膽量留下來,本來等你證明了自己以後,我就打算把你的父親他們給放出來,不過照目前看來,你當初是不是根本就沒有打算和族內的任何一個定親吧?」

「朱烈,你不要說的好聽,是我應該問你,就是我證明了自己,你是不是根本沒有打算放過我父親他們?」

雀兒淡淡的說道。

「哼哼,」朱烈冷笑了一聲,「看來你是真想自找麻煩,那就不要怪我了!」

朱烈眼睛里閃過一絲陰狠,周圍的火魔法元素頓時變得狂暴起來,只有制住了這個丫頭,那就是自己手裡抓住了最有用的要挾朱羽的條件,朱越也是閃身封住了雀兒的退路。

「朱烈,你要動我的女兒是不是要問問我同意不同意?」

朱烈的話音剛落,一個他熟悉的聲音就突兀的在他的背後響起。

「朱羽!」

朱烈驚駭的轉過身,看著突然出現的朱羽等人,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你沒有逃走?」

「你看我現在還有必要逃走嗎?」

朱羽淡淡的看了朱烈一眼,身上的氣息也是乍然而起。

「你、你已經恢復了!?不可能!」


朱烈差點就驚叫起來,那十數禁靈丹的效果他是知道的,就是有解除它的丹藥,想要在這麼斷的時間內恢復實力也是不可能的,可是現在他能清楚的感覺到朱羽的實力肯定是恢復了,也在自己之上。

「朱越,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我知道你是被朱烈所蠱惑才做出那樣的事情,所以你只要在外面守著不讓其他人進來,我就會既往不咎!」

朱羽沒有回答朱烈,而是看著朱越說道。

朱越環顧了一下把他們包圍了的朱雷等人,知道就憑他們三個根本就沒有取勝的希望了,可是他不知道朱羽是說的真的,還是為了暫時的穩住自己,所以一時間也猶豫了起來,但是他知道,只要他敢稍有舉動,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朱越,朱羽族長說到做到,現在我們還來得及!」

朱羅德看出了那朱越的心思,自己就是打破他那內心最後一點猶豫的小石子,所以主動走了出來站到了朱羽的一邊,他相信趙庸已經把自己的事情傳達給了朱羽。

「你……朱羅德,看來我還是看走了眼,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和我作對了?」

朱烈內心對朱羅德早有懷疑,只是他不能確定,現在是鐵定了。

朱越的最後的那點猶豫終於被朱羅德的舉動給消除掉了:「朱烈,對不起了!」說完,他就振翅而起,向著外面飛去了。

「父親,我看我們還是……」

朱葉青早已經被駭的六神無主了,臉上的汗也涔涔的遛了下來,他也看得出來,今天如果真要和他們對抗到底的話,看得是不能善終了,他本來想要勸父親給朱羽妥協,可是看到父親的臉色,沒說完的話也咽了下去。

「朱烈,你就不要心存僥倖了,你也不要指望會有人來救你出去,如果你誠心的悔過,說不定朱羽族長會對你從輕發落,這是你唯一的出路!」

趙庸慢慢的走出來,雙手抱胸,淡淡的說道。他現在再也沒有必要再用朱邁的身份了。

「你是誰?」朱烈看著眼前的這個陌生的傢伙問道,不過他馬上明白了過來,「小子,這一切都是你搗的鬼吧?

朱烈現在心裡也明白了,這裡所發生的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估計就是這個傢伙弄出來的,先前和朱葉青比試的朱邁,也是這個傢伙裝扮出來的,自己在那個時候就應該想到不對勁而採取措施,也不會有現在的局面了,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行了,我們就在這裡看熱鬧了!」

趙庸現在也懶得和朱烈廢話了,是與不是又怎樣,接下也沒自己什麼事了,處理朱烈這個老傢伙的事情就交給朱羽那老鳥了,像這群老鳥的戰鬥,自己和小鳥也插不上手,乾脆就招呼小鳥在旁邊看熱鬧好了。

「哼哼!」朱烈一聲冷笑,臉上的表情也瞬間變得猙獰和陰冷。

「小心!」

轉身就要離開的趙庸在聽見朱羽一聲驚呼的同時,就感到了自己的身後的動靜,轉身的同時,疾風訣也已經展開,但是還是晚了一步,破空而至的一個碩大的火球等他轉過身來就已經到了自己的眼前。

趙庸甚至還來不及防護,那火球就已經砸到了他的胸膛之上,伴隨著一道白色的光芒一閃和「轟」的一聲巨響,他的身體就直直的飛了出去!

朱羽沒想到朱烈在絕對的下風的情況下還敢出手,等他上前阻止已經來不及了,看來在趙庸一出面的時候,朱烈就已經準備要他的命了,那一擊是直接破開空間而至,不然憑趙庸的速度,不會躲不開那一擊的!

朱羽怒喝一聲,在朱烈擊中趙庸的同時,隨手向著朱烈一揮而下,周圍的空間也隨著那一揮而變得完全的扭曲,繼而一個空間洞向著朱烈當頭罩下,把朱烈吞噬而進,朱羽凌空把手一握,那空間洞就倏然閉合,朱烈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沒了蹤影!

朱葉青見狀,驚恐加上傷心,頓時就昏厥了過去。

雀兒也沒想到在那樣的情況之下,朱烈還敢出手偷襲,見趙庸被一擊擊中,振翅向趙庸閃射而去,在他落地之前,一把抱住了他。

「庸哥哥,你怎麼樣啊?」

趙庸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像刀絞一般,意識也逐漸的變得模糊起來,喉間的熱流也是抑制不住的湧出,大口的鮮血流淌在胸前的衣服上,他想要說話,可是出口的卻是鮮血!

「老大,那小子不會就那麼完蛋了吧!這下我們又欠了這小子的一個人情,他要是死了,這人情可沒法還了!」

朱雷沒想到趙庸這個傢伙又幫了他們一個大忙,那朱烈的實力和朱羽也不相上下,本來還以為有一場激烈的戰鬥,沒想到那朱烈竟然不管不顧的先拿趙庸開刀,想必朱烈也是恨透趙庸的攪局,就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先不要說了,你們先去穩定族內的局勢,還有先把朱葉青這小子關起來,雀兒,先把趙庸弄到房間里!」

朱羽感覺到趙庸的氣息已經幾不可查了,朱烈的實力甚至要高出他一階,這個小子沒當場斃命就已經是奇迹了,現在緊要的是趕緊把他弄進屋裡去,想辦法挽救。

「是!」朱雷等人領命,無奈的看了趙庸一眼,轉身離開了,如果連朱羽都救不了他的命的話,他們留在這裡也是毫無辦法。

「父親,他不會有事吧?請你一定要救救他!」

雀兒看著不省人事的趙庸,眼裡的淚水嘩嘩的流了下來。

「你放心,他是我族的恩人,我會盡全力救他的!」

朱羽向著趙庸虛空一抓,趙庸的身體就凌空而起,然後帶著趙庸掠進了雀兒的房間之內,把他放到了石床之上,可是在他的一探之下,也不禁是心裡暗暗吃驚,他在趙庸的體內竟然能清晰的感覺到兩個心臟的跳動,雖然緩慢但是卻沒有絲毫衰竭的跡象!

「父親,他怎麼樣?」

雀兒淚眼朦朧的關切的問道。

「他的五臟六腑都亂作一團了,全身的骨骼也大部分都斷裂了,但是他的心臟卻沒有一點衰弱的跡象,而且還有兩個心臟,他經脈內的靈氣也和我們的不一樣,我也沒辦法用我的靈氣給他療傷,除非能請得來光明聖主,否則只能聽天由命了!」

「庸哥哥,對不起,要不是我要你過來,你也不會成今天這樣,都怨我,你千萬不能有事啊!」

雀兒聽到父親的話,頓時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丫頭,你先讓你的父親出去,要是這個老小子再啰嗦,你的小情人就真的要沒命了!」

突然一個聲音在她的心中響起。

雀兒聞言四顧茫然,除了父親之外也沒看見一個人,肯定這話也不是父親說的。

「雀兒,你怎麼了?」

朱羽看到雀兒茫然的樣子,也嚇了一跳,該不會是她看到這個小子傷成那樣,傷心過度而失常了吧?

「你不用看了,趕緊照我的話去做!」

雀兒雖然不到是誰在說話,但是肯定是一個修為極為高深的人,不然以父親的實力怎麼會沒有一點察覺,但是聽他的語氣,應該不會對趙庸不利的,當下也就毫不遲疑的說道:「父親,你先出去吧,有我守著就行了!」

「雀兒,怎麼了?我知道你很擔心趙庸的安危,但是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體才好,不然等這個小子醒來,看到你傷心的樣子,那就不好看了!」

朱羽為了寬慰自己的這個寶貝女兒的心,竟然也和她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

「父親,現在我來不及和你解釋了,如果你想趙庸有事的話,那就留在這裡好了!」

雀兒也急了,耽誤一會,那趙庸就危險一分。

「好好,我這就出去,你如果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附近。」

朱羽雖然不知道這個丫頭非要自己出去,但是現在不是和她一爭究竟的時候。

「你是誰?趕緊出來吧,我求求你救救庸哥哥!」

雀兒等父親走遠了,看著四周說道。

「行了,別喊了!」


雀兒聞聲轉過身來,只見一個眉須皆白的老頭正站在自己的身後,長髯飄飄,慈眉善目,頗有仙風之氣,不過身體卻有點虛幻不實。

「你是?」

雀兒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人。



「丫頭,你要再在問下去,這小子可就沒救了!」

靈祖淡淡的說道,剛才朱羽那老小子在這裡,讓趙庸體內的精靈感到了壓力,他也不得不出面讓雀兒把朱羽給弄走了,雖然趙庸體內有自己和那聖光之心護著,但也架不住長時間的那樣繼續下去! 朱羽出去不久,空間精靈和綠色的炎火都相繼的跑了出來,看著趙庸也是滿臉的悲切,然後空間精靈負責給趙庸的五臟六腑和被打斷了的骨骼正位,而綠色的炎火精靈則負責給趙庸療傷,兩個小傢伙就一刻不停的忙活起來。

雀兒看到這裡,也是恍然大悟,她怎麼把這個給忘了?什麼人都不如他身上的這兩個小傢伙,趙庸經歷了好幾次生死險關,都是在這兩個小東西的幫助下挺了過來,所謂事不關己,關己則亂。

她的心徹底的放下來以後,就像弄明白那個老頭的身份,可是當她要問的時候,不知道那老頭什麼時候沒了蹤影,就像他來的時候一樣。

雀兒找了一圈也沒再看見那老頭的人影也只好作罷,畢竟他多趙庸沒有敵意,就隨他去吧。

朱羽離開雀兒的住處並沒有走遠,朱雷他們去穩定一族的**還沒有回來,所以他不能走得太遠,以免雀兒和那個趙庸再出現什麼意外。

族內的**博尼格沒有持續多久,當他們聽說了那朱烈已經被朱羽誅殺了,再加上朱羅德和朱越出面說明朱羽的意思,就徹底的放棄了抵抗,被朱雷等人押著來到了朱羽的面前。

朱羽也沒有責罰他們,不過宣布族老今後都不再擔任家族族長一職,族老下面的家族的成員一律歸屬朱雀一族的族長統領之下,只聽從一族族長的調遣,然後令各個家族的人各回各家,等候進一步的命令。

這個主意還是趙庸在給他們解除丹毒療傷的時候出的,為的是避免今後再出現這樣的情況,當然趙庸還在他們的要求下,答應他們對朱雀一族的結構做進一步的調整,不過還沒等具體的說出來,就被突然到來的朱烈給打斷了。

好在現在朱雀一族的情況已經穩定了,現在他們都擔心趙庸的情況,也沒有心思去做其他的事情了,他們從趙庸的口裡知道了魘魔一族和幽離出世的驚人的消息,都希望趙庸能安然無恙,能從他那裡了解一些他們更多的信息。

「老大,那個小傢伙現在怎麼樣了?「等送走了其他的人,朱雷擔心的問道。

「現在不知道!」

朱羽搖搖頭,他不知道雀兒為什麼一定要自己出來,現在他也不知道趙庸的傷勢到底如何了。

「老大,我還以為你把他的傷給穩住,那小子沒問題了呢?他傷的那麼重,你怎麼能丟下他不管?怎麼說那個小子也是救了我們的人,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朱雷說話一向是快人快語,他傷的那麼的嚴重,在這個時候朱羽竟然丟下他不管不問了,現在朱羽竟然都不知道趙庸是死是活。

「老雷,你的脾氣能不能不要老是那麼的急躁?」

朱真真白了朱雷一眼,這個傢伙就是個火爆脾氣,兩句話不說火就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