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將聽令!”

“魔天門衆豪傑聽令!爾等由兩位副門主分別領一隊人混入左右兩軍兵士之中,擊殺敵方將領人物!”

“我等領命!”魔天門上下近百人齊聲喊道,連烈風和兩位副門主也是心情激動的呼喊着。

“藍熬、劉青聽令,本將軍暫時命兩位爲臨時將領,帶領心瀾軒衆英傑從右側偷入敵人後方,待我方與敵人全面開戰之後,徹底絕殺叛亂者,切忌不可放過任何一人!”

“我等領命!”心瀾軒上百女中豪傑鏗鏘之聲並不比魔天門門衆的聲音小,人羣裏的普通民衆早已激動萬分,許多年輕小夥子紛紛大聲呼喊着要求參戰,要盡一分保衛家土的指責。

看到激動的民衆,楊天又朗聲喝道:“感謝各位鄉親父老的愛戴,我楊天榮幸萬份,只因事出突然,我不能允許你們貿然參戰,你們都是我的城民,我要負責你們的安全,貿然參戰只會徒增傷亡。待我楊天領人將叛軍斬盡殺絕之後,如果還有想要參軍的人員可隨時再前來將軍府報名參軍,將你們訓練之後才方可讓你們上戰場!”

“好!”無數聲好字接連在人羣中響起,民衆們自發的爲將士們鼓掌,楊天的話不僅獲得了普通民衆的支持,更是讓魔天門和心瀾軒衆位英雄豪傑心裏暢快無比,覺得跟着這樣的城主真是三生有幸。

楊天又對身旁幾個還沒有接到命令的人說:“楊凡,烈侯主,非侯主,黃老,我五人組成突殺小組,務必纏住對方武侯以上的強者,並將之斬盡殺絕!”


烈風說:“好!烈風定緊隨楊將軍步伐!只是,楊凡小兄弟他。。。”烈風沒有把話說完,但是在場之人都知道烈風話裏的意思。

楊天聽了就是哈哈大笑,心裏越發的暢快,“烈侯主儘管放心吧!凡兒他已經達到巔峯武靈境界,而且因爲戰技功法的特殊性,絕對能有匹敵武侯的實力。”

楊凡這時候也離開幾個同齡朋友,率領着小紫一羣人率先向城門外走去,微笑着道:“各位前輩儘管放心,到時候凡兒一定會給你們一個驚喜的。”年輕人的話裏滿是信心,讓幾位大人們再無疑心。

楊天當即率領衆人往城門外走去,身後響起的是震耳的掌聲! 當楊天等人剛剛步出城池時,遠遠的便看到了東方的滾滾塵土,塵土離守城方還足有五里距離,可是一個極其張狂的聲音卻是先一步遠遠的傳了過來:“哈哈哈!好一個楊天,本侯早已料到你不會甘願投誠,這到是正隨了本侯心意,你要是投誠了我還如何報當初你那小畜生的一刀之仇,只是沒想到你堂堂星語國一個大將軍,居然置滿城百姓性命於不顧,卻是讓本侯看錯了你!找不到你那小畜生,本侯今天定要取下你項上人頭,也算是爲我那徒兒報了仇。”

說話的正是曾經邊城星語宗的分宗主林天,林天這一翻話自然是連消帶打的想要摧毀邊城守軍的氣勢,他卻沒有想到楊天早已經先一步把整個邊城的氣勢都給調動了起來,林天的這一翻話遠遠的傳進邊城民衆耳中,非但沒有讓民衆恐慌,反而讓更多的人開始憎恨起叛軍來,也致使更多的年輕人下定決心等此戰一結束就去將軍府報名,定要將那叛軍徹底的擊垮了不可。

林天的話沒有讓楊天有多憤怒,但是楊戈和楊凡兩兄弟聽了卻是憤怒異常,烈風卻是先一步哈哈狂笑起來,並回罵着林天,“林天你個老匹夫,我烈風早就看你不順眼了,這一次讓我烈風先取了你的狗頭再說吧。”烈風的聲音也是遠遠傳去。

轟隆聲之間,兩軍相聚已不足百丈,邊城軍士已經能看清楚叛軍足有七八千人,三名中年男子分別騎在三頭貓頭魔鷹背上,位處於叛軍正上方,居中之人正是林天,兩側之人則應該是叛軍之中的另兩名武侯了。

“嫣兒!你能力特殊,也是我楊凡的一大底牌,這一戰你就不要出手了,我們能贏的,最起碼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要出手,你就護在我哥哥身邊吧。小青,保護好嫣兒和我哥哥。”楊凡急忙的對嫣兒說着,然後沒等嫣兒說話,也不給林天再次說話的機會,楊凡就已經徐徐升空,大聲喊道,“老東西,想要謀害我爹,看你能否見到明天的太陽再說吧。”說話之後,太古魔鷹的黑魔羽翼突然間自背後伸出,楊凡率先向林天疾速飛去,身形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殘影。

看到邊城軍中居然有人能夠飛行,本就讓林天心中吃了一大驚,當其再看到飛速前來的少年正是當年的楊凡,而且那速度快得異常恐怖後,林天就越發的驚悸起來,其不敢託大,立即召喚出星語宗特殊的防護功法星辰護甲來,那星辰護甲是由星語宗心法召喚而出的一種實體護甲,防禦能力非常之強,堪稱星語宗的一大絕技。

楊凡根本沒給林天太多的時間準備,當林天剛剛召喚出護甲時,頭頂就傳來凌厲的破空之聲,而且感覺離自己居然只有幾尺之遙,在楊凡那過於詭異的速度下,林天立刻就被驚出了一身冷汗,林天身旁的兩名武侯也都只是把目光關注在急速飛來的楊凡身上,根本沒想到林天眨眼間就遭到了攻擊。

林天身旁的兩名武侯沒有發覺林天的危險,但是幾人身下的叛軍士兵卻是清楚的看到一個一模一樣的少年從林天透頂突出的出現,然後提刀就直接在一聲‘雷神斬’之後便迅速地從林天頭透頂直劈而下。

攻擊林天的正是楊凡的靈魂虛體,雖然只是一個靈魂虛體,但是隨着楊凡靈魂力量的增強,此刻的靈魂虛體已經有了楊凡本人一半的實力,又是突然襲擊,再加上斷魂刀特殊的攝魂作用,一刀下去就直接把防備不及的林天給轟下了貓頭魔鷹,然後便灰頭土臉的掉進了叛軍之中,立即引起一陣混亂。

在楊凡突然衝出之後,小紫就已經緊隨其後飛速朝叛軍飛去,楊天,黃老,烈風以及非心瀾也同時越衆而出,直接朝叛軍衝殺過去,但是四人都只能徒步衝刺,哪裏趕的上楊凡和小紫飛行的速度。

楊戈也徐徐升起,停留在邊城軍隊的後方,眼看大戰一觸即發,楊戈立即下達命令道:“中軍盾牌手,往前衝鋒!保持陣型。。。弓箭手,三輪連射!!!左右兩軍,外擴合圍。。。”

中軍士兵緊緊的護在楊天四人身側,爲四名高手阻擋兩側敵人,四名武侯強者如一把尖刀直刺叛軍心腹,當小紫飛臨叛軍上空時,二話不說嘴裏就是三團紫火朝叛軍最密集的人羣裏噴去,要不是擔心靈力不夠用,小紫都想幹脆直接吐火把這些人全燒死得了,雖然只是吐了三團紫火,但是還是給叛軍造成不小的麻煩,更何況頭頂詭異的一戰,已經狠狠地打擊了一次叛軍的軍心,所以見到紫火頓時亂了起來。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眨眼之間便一完成,當發現林天被偷襲落地,另外兩頭貓頭魔鷹上上的武侯強者怒吼着同時朝楊凡攻擊而去,正好此時小紫已經飛到了身邊,楊凡沒有託大,和小紫一人接下一名武侯,斷魂刀直劈而去,靈魂虛體也調轉攻擊方向,和楊凡本體同時攻擊一人,可憐那名武侯強者,只感覺前後同時一陣超強的靈魂波動,還沒有來得及施展任何功法,就只感覺到靈魂力量被兩股強大的吞噬力前後同時撕扯開去,那人只感覺身體就好像被兩個人一前一後給撕扯開了一般難受,雖然身體並沒有真的被撕開,但是靈魂體被前後撕裂,那感覺跟身體被撕開沒什麼兩樣,甚至是更加痛苦,痛入靈魂。

趁着那人靈魂力量突然失控的瞬間機會,楊凡本體再次爆發出那種詭異而恐怖的速度來,斷魂刀再次朝那人急速劈去,緊接着一捧血雨散落在空中,就這樣一名武侯強者在眨眼之間便結果在了楊凡這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人手裏,那人甚至來不及發出慘叫就已經徹底的步入了黃泉之路。

林天剛剛從叛軍之中爬起來,正好被空中灑落的血水濺撒了一身,在一陣狂怒地怒吼之後,林天終於從納戒中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一丈多長的銀色長槍,“飛龍一槍!”一抹銀色實質光芒飛速朝半空中的楊凡直射而去。

“雷神之翼!”

一隻散發着金色羽翼的雷芒凌空朝銀色光芒槍影直迫而下,兩股能量相撞,頓時發出刺耳的爆炸聲,而能量本體的楊凡也被反震的在空中翻了一個跟斗,畢竟他真正的實力還只是武靈巔峯而已,武靈與武侯的差距,不是每次都能那麼輕鬆逾越的。

還好此刻楊天等人已經衝進了叛軍之中,看到楊凡有危險,烈風卻是先一步大聲喝道:“林天你個老匹夫,欺負一個後生晚輩算是本事,你的對手是我,有本事把我留下來啊。”


楊天則是朝着天空中已經重新穩住了身形的楊凡大聲喝道:“凡兒先退一下,先避其鋒芒,待爲父來了再一起絕殺敵人。”

楊凡聞聲後,抹了抹嘴角的血跡,然後往空中又飛高了一點,平復了一下在胸口翻滾的熱血。可是,就在這時,一個磅礴浩瀚的威壓突然自叛軍之中爆發出來,“好一個邊城,想不到居然一下子串出如此多的武侯強者了,楊天,你敢快再多招點武侯前來助你吧,看夠不夠本皇殺的?嘿嘿”

隨着一個陰聲喋喋傳出之後,一個穿着普通叛軍士兵服裝的男子也突然間從叛軍之中凌空飛了起來,大手一揮,虛空朝楊凡急速抓去,一股絕強的能量旋渦自楊凡身體周圍憑空出現,頓時楊凡感覺到一股無法匹敵的力量在控制着自己的身體,楊凡幾次掙扎後發覺自己居然根本就沒法逃避這股力量的控制,心中暗道:“武皇!這是真正的武皇強者的力量呀,看來這次難逃一劫了。”

楊凡與武皇強者有過接觸,但是此刻那人施展的力量,甚至比當時在黑三角領域裏兩位城主還要強,否則又如何會逃避出自己的靈魂探測呢,之前在林天與烈風對話的時候,楊凡就已經先一步用靈力對叛軍陣營探測過了,發覺確實只有三股武侯強者的能量,再沒有發現其他強人了,想不到叛軍之中居然會藏有武皇實力的強者,看來叛軍對邊城也很是看重啊,竟然暗派武皇強者參戰,看來這叛軍是不拿下邊城死不休呀。

原本穩操勝算的楊天等人,這一下卻是輪到他們發出慘笑了,武皇,那絕對是他們無法企及的一個高度,武靈強者可以對付武侯,但是武侯卻絕對對付不了武皇,踏入武皇,那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了,武皇是大陸上真正的高手了,在整個大陸都將是一個風雲人物,皇室貴族搶的頭破血流的人物,還得看人家給不給面子,願不願做你的供奉呢。

“休要傷我老大!”一聲長吟,小紫已經直接回復了本體,小紫也是感覺到了敵人前所未有的強大。看到楊凡在那人的能量光圈中痛苦地掙扎後,小紫再不敢託大,於是直接恢復了其本體太古紫麒麟來,恢復本體的小紫,身體已經比一頭牛都還要大了,而且身體兩側還擁有着一雙幾丈寬的紫色翅膀。

就在小紫額頭那金色的麒麟角光芒閃動間,其本體已經擋在了楊凡與那人之間。此時,楊凡已經是虛脫的軟癱了下來,全靠黑魔羽翼自發的維持着身體的平衡了。 見小紫露出太古紫麒麟的本體時,那名武皇明顯認出小紫就是那傳說之中的太古神獸尊者了,只見其停在虛空之中身體突然顫抖了一下,當其發現小紫只是一頭處於幼年期的太古紫麒麟後,其再次囂張起來,道:“想不到你這小子身旁還有一頭太古紫麒麟,可惜還處於幼年階段,如果本皇在還沒有獲得身體之前可能還會害怕,但本皇現在已經獲得了身體,讓我的惡靈之體和身體已經完美的結合了,所以你那紫火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威力已經降低到不足畏懼的地步了,即使在我們魂冢的十二使之中擁有我這種完美身體者也只有排名老五的陰靈使,也就是我和排名在我之前的幾人而已。所以今天碰上本皇你們將無一倖免,都得給本皇去死吧!嘿嘿。”

“是嗎?那可不見得吧,你們那魂冢十二使的老幺還在我手裏呢,今日小爺就和你這老五的武皇強者拼上一拼,看你可否真取走小爺我的命去。”見對方居然又是魂冢之人,楊凡在得小紫的幫助下有了喘息的機會,暗暗地將體內的金星異雷能量積聚於拳頭之上,嘴中卻不停地和半空之中那藐視着他們的那名武皇強者說道。說話時,楊凡偷偷地對小紫使了一個眼神。

“什麼!你把老麼抓了?這怎麼可能?”魂使這一下倒是真有點驚訝了。

與楊凡一起戰鬥了那麼多次,小紫和楊凡配合已經達到了心有靈犀的地步,見楊凡使出眼神,小紫立即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了,當下在那名武皇和楊凡之間形成了一道幾十丈高的紫火牆,將那名武皇強者掌控楊凡的能量光團硬生生地分割開來,這能量光團是由純正的惡靈之力幻化而出,雖然楊凡的靈魂靈力非常強大,但與身爲惡靈武皇的對方來比,卻還弱上了許多,所以他纔在毫無反抗之間便被對方控制住了。而小紫的紫火是一切靈魂力量的剋星,所以那惡靈武皇雖然惡靈之力非常強大,但小紫的紫火還是能輕易將其阻擋住。

“老傢伙,你就這兩下子呀,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成爲武皇的。”見那惡靈之力形成的能量光團被之自己的紫火給輕易阻擋住後,小紫立即得意地對那陰靈使道。

見小紫的紫火一下將自己那惡靈能量光團給阻擋住,讓楊凡徹底地擺脫了自己的掌控後,那陰靈使先是一愣,然後憤怒道:“本皇現在不光擁有惡靈之力,本皇現在還擁有了真正的戰氣,讓你這狂妄的小子嚐嚐本皇的皇者之氣,讓你死前也開開眼界。”


說着,只見那陰靈掏出一根招魂幡來,然後在空中舞動出一個詭異地軌跡,口中大喊道:“混蛋小子們,你們去死吧。平山碎石幡。”

隨着陰靈聲音的響起,起手中的招魂幡停止了繼續舞動,只見其周圍的虛空之中一陣劇烈的能量波動,緊接着便看見周圍的陰冷能量凝聚成一道道黑色的能量匹練,然後向其手中的招魂幡急速涌去。那招魂幡在吸收了那些黑色的能量匹練後立即散發出黑色的光芒來,隨着那黑色能量的不斷涌入那招魂幡之上的黑色光芒也越來越盛,最後竟然形成了一輪黑色的太陽一般,只是那黑色的太陽散發出的並不是金色的光芒,而是一種異常陰冷地黑色光芒。在那黑色光芒出現之後,這片天空之中的氣溫竟然急速下降,瞬間便讓人產生寒冷刺骨的感覺。

在那輪散發着黑色光芒的黑色太陽出現後,那陰靈立即將手的招魂幡向着虛空之中的小紫和楊凡急速劈去。在其手中的招魂幡向下劈去的一瞬間,那輪黑色的能量太陽立即脫幡而出,然後直接在空中犁出一片黑色的空間裂縫,向小紫急速斬殺過去。

見那輪黑色能量太陽出現的時候,小紫身形一閃,立即退到了楊凡的身後,而那片只會牆它卻仍然在操控着。就在那黑色能量太陽即將穿過小紫施展那紫火之時,一道聲音從楊凡嘴中喊出:“老傢伙,嚐嚐本少爺的雷光炮是什麼滋味吧。”

隨着楊凡聲音的落下,直見其手中一團金光脫手而出,然後以肉眼難以看清楚的速度向迎面攻來的黑色太陽直轟了上去。半空之中只見黑光和金光電光石火間相遇,然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響聲,隨着聲音的響起,那黑色和金色的能量波立即擴散開來。見狀,在將全身能量都用在這一擊之上的楊凡立即將那金色的石甲給召喚出來,就在其那石甲剛剛出現的時候,那強悍的能量波已經攻到,直接將其從半空之中狠狠地摔向地面,在地面砸出了一個幾丈多深的坑,而楊凡躺在那坑之中一動不動,不知死活。

小紫雖然早已有所準備,逃得遠遠的,但那能量波的速度太快,他還是被那能量波拋向高空是多丈高,最後在全力控制之下才穩住身形來,還好他本體的肉身擁有着無與倫比的防禦力,所以並沒受到過多的傷害。

“靠,這傢伙的力量也太可怕了吧,同是武皇強者,老大可曾用這招殺死過一名武皇強者呀,那次都沒這次動靜大,還不知道這次是不是真的能將對方搞定呢。”穩住身形後,小紫喃喃地自語道,對於地面上的楊凡,他知道其那金色石甲的變態防禦,所以他根本不擔心楊凡會掛掉。相反,他此時最擔心的還是那陰靈的生死。

“咳咳,此子竟然能以武靈巔峯實力施展出這等能叫武皇強者受重創的戰技,真是可怕呀,如果稍加時日那是何等的恐怖呀,所以小子你今日必須死,必須要死!”在能量餘波散去之後,半空之中露出了全身衣衫襤褸全身傷痕累累的陰靈來,重複着一句話,說完之後便只見其身形一閃,正向地面上那不知道生死的楊凡急衝下去。


見狀,楊天、烈風等人立即被驚嚇出一身冷汗來,此時他們想來援助以及來不及了,因爲他們離楊凡所在處距離較遠,而且論速度更是比不過陰靈這武皇強者,雖然其已經身受重傷,但是速度上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那更遠處的嫣兒發現陰靈向楊凡衝去時,再也不顧楊凡先前的叮囑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向楊凡疾馳過去。當她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而已,就連楊天、烈風等實力也趕不及,嫣兒怎麼可能趕得及呢。

見楊凡馬上就要當衆死於自己的招魂幡下了,那陰靈忍不住發出得意之笑,道:“嘿嘿,小子,你死在我陰靈這等武皇手裏也算值了,對於像你這種強悍的對手我是不會給你任何喘息的機會的。”

就在陰靈手中的招魂幡離楊凡還有幾丈遠時,空中突然響起了小紫憤怒地聲音:“誰要是想要我老大死,本帥哥就讓他先死,老東西你給被帥去死吧。”隨着小紫聲音的落下,小紫的身形化作一道紫影急速向下方的陰靈撞去,此時小紫已經將全身的能量都聚集在了自己頭頂上的金角之中,在其這孤注一擲地憤怒一擊下,空間直接被其撞開了一道口子,直逼那陰靈而去。

感應到身後那巨大的能量波動後,陰靈立即感覺到了身後那道能量的恐怖,於是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攻擊,而是倉促之間將手中的招魂幡向身後的小紫直接劈了上去。見對方的招魂幡劈到,小紫竟然不躲不閃,而是繼續向對方的丹田之處撞擊過去。雖然陰靈的招魂幡阻擋住了一些小紫攻擊而來的能量,但其身體已受重傷,再加上在倉促之下,所以他那一幡之上並沒有積聚着多少能量,而小紫這一擊是拼盡了全力的一擊,其在恢復本體後所能發揮出的能量更甚於幻化成人形之時,所以小紫在這一擊之下直接用頭上的金角在那陰靈的丹田之位上開了一個大洞,直接讓陰靈的實力損傷了三分之二以上,而他也被那陰靈在最後拼命時的一擊直接轟得倒飛了出去,暈倒在幾十丈之外。

就在那陰靈手中招魂幡再次舉起之時,一道怒喝立即傳來:“老匹夫,就只會欺負小輩,老夫現在就斬了你,烈風誅魔斬。”

隨着楊天喝聲響起,其手中那把烏青色的長槍立即當空一指,緊接着周圍空間的能量瘋狂地向其槍上積聚過去,眨眼間一股天青色的龍捲風出現在楊天的長槍之上,發出天青色的耀眼光芒,然後隨着楊天長槍當空一斬,那道天青色的龍捲風能量立即旋轉着直接向對面的陰靈斬殺了過去。

見身後龍捲風斬來,那陰靈提升出自己體內最後一絲能量形成一道黑色的能量匹練向那天青色的能量龍捲風劈了下去。可惜那黑色能量在堅持了片刻後就被那天青色龍捲風給撕成了碎片,然後消散開去。見那天青色能量龍捲風撕碎了自己的黑色能量匹練後竟然還向自己急斬過來,那陰靈第一次露出了恐懼之色,就在其恐懼之時,那天青色的能量龍捲風已經攻到,立即將其肉身和靈魂一起給絞殺的灰飛湮滅。 武皇被楊天絞殺,但是重傷了叛軍武皇強者的小紫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幻化出的本體瞬間變小,已經無法再幻化回人形,徹底的恢復到了當初剛剛從石蛋裏誕生時的模樣,氣息也是變得如遊絲般的微弱。

武皇已死,剩下的林天和另一名武侯已經不足爲懼,發現小紫異況後,楊凡從坑中艱難地爬了起來,在金甲的保護下他並沒受到什麼傷害。爬起後,他哪裏還顧得了戰場上的混戰,大喊了一聲“小紫!”後,便飛速朝傷重昏迷的小紫飛去,奇蹟的是重傷昏迷的小紫並沒有摔落在地上,仍然懸浮在半空之中,一層紫色透明氣層把小紫的身體完全的包裹在其內,任何兵器都無法攻破得了那層紫色氣層,但是當楊凡趕到氣層旁邊之時,氣層盡然自發的將楊凡也包裹在了氣層之內。

楊凡緊緊的將已經恢復了原貌的小紫擁抱在懷裏,紅着眼圈焦急的喊道:“小紫!你怎麼樣了啊,你可不能有事啊!”楊凡邊喊着邊搖晃着小紫的麒麟頭。

可惜的是小紫已經無法再口吐人言,只能用眼神看着楊凡,示意楊凡不用擔心,它沒事!示意之後,小紫便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可是楊凡又哪裏能不擔心呢,小心翼翼的將昏迷了的小紫擁抱在胸前,恰好看到飛速逃跑的林天。

原來是林天看到武皇強者如此之快就被楊天斬殺,頓時驚駭莫名,軍隊之中只有自己知道有武皇強者隱藏在叛軍之中,原本就是爲了要給邊城守軍一個意外的,卻沒有想到這個意外居然留給了自己,魂冢的這個武皇使者盡然根本就沒起到作用就被楊天給殺了,邊城軍突然出現的楊凡和小紫不知道是突然間從哪冒出來的,爲什麼居然能有抗衡武皇強者的實力,種種原因,讓林天再也不敢逗留,他知道攻打邊城的計劃算是徹底的失敗了,於是運轉起全身功力逼退烈風之後便突然間爆射而退。

林天退的很快,楊天烈風非心瀾三人都阻止不了,但是有人比他更快,左手抱着小紫的楊凡,將後背上的黑魔羽翼速度發揮到了極限,斷魂刀遠遠的就在虛空之中不斷招引着,“雷之絕舞!”楊凡盡然將一直在苦練但是沒有練成的雷之絕舞給施展了出來。

只見伴隨着斷魂刀的召喚,天空之中雷芒閃爍不斷,百丈之內所有的雷屬性都跟隨着楊凡這一大招而歡欣飛舞起來,一道又一道的雷茫不間斷地朝着飛速後退的林天劈去。

雖然身爲武侯強者,但在開始時就遭到了楊凡的突襲,再加上在與烈風等強者戰鬥時身負重傷,所以此時進入也只有低聲求饒地份,“楊少俠,我們大家也是相識一場,你何必要趕盡殺絕啊!”

對於小紫的昏睡楊凡那是滿肚子的氣氛,此時怎麼可能會放過痛打落水狗得機會呢,所以其不會有任何停手,隨即一道又一道的雷芒狠狠的劈在了林天的身上,起初林天還能憑藉自身功法硬接這由楊凡召喚而來的雷擊,這種被召喚而來的雷擊是隨着主人的能力而提升的,楊凡自身的實力畢竟還只是一個武靈脩煉者而已,所召喚而出的雷芒還不能直接秒殺林天。

可是正因爲楊凡召喚的雷芒不能秒殺林天,卻是讓林天吃盡了苦頭,在痛苦地掙扎了片刻後林天最終依然沒能逃脫被扼殺的命運,在七七四十九道雷芒不簡單地劈下後,林天的身體徹底的消失在了雷芒之中,只有當事的楊凡知道,林天此時已經徹底的化爲了邊城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塵埃了。

七七四十九道雷芒過後,楊凡體內的功法和靈魂能量也被耗損一空,抱着小紫的身體便直直的朝地面摔落了下去,還好嫣兒早已經趕到了楊凡周圍,本來就算楊凡不出手對付林天,嫣兒也是絕對不會讓林天離開的。

當看到楊凡竟然能召喚出大自然的力量來對付敵人,嫣兒心裏自然是驚喜萬分,看到楊凡變的越來越強大,嫣兒比誰都高興,她知道這時自己的芳心早已經全部落入了楊凡的身上了。

七七四十九道雷芒過後,楊凡下落的身體早已經被一直關注着的嫣兒給發現了,沒等楊凡的身體摔落下地,嫣兒就已經先一步將楊凡給接住,然後擁抱在懷裏。

“我沒事!”落地後的楊凡思緒還是清醒着的,只是身體有點不受控制,細心的嫣兒便乖巧的攙扶着楊凡,退離到混戰之外。

戰場其實已經不能說成是戰場了,這分明就是單方面的屠殺,叛軍一方本來在楊凡飛速來偷襲林天的時候,眨眼之間便滅殺了一名武侯,那時就已經徹底的打擊了叛軍的士氣,雖然武皇的出現讓叛軍士氣一下又高漲了起來,可是這種驚喜根本就沒能持續多長時間,隨着武皇的死去,叛軍的軍心也被徹底的擊垮了。

再加上主帥林天的逃跑以及被無數道雷電劈得渣都不剩時,叛軍之中再沒人敢反抗了,雖然叛軍之中也參雜有星語宗的門人,卻又哪裏會是武侯強者的對手,連那名唯一還活着的武侯,也被烈風和楊天黃老三人圍攻而喪生。

看到父親和黃老等人已經解決掉了那名唯一剩下的武侯後,立即又向着那些仍在頑強反抗的叛軍突殺過去時,楊凡便不再關心場上的戰勢了,而是低頭焦慮的看着懷裏的小紫。此時,一個怯怯的聲音在楊凡耳邊響起,“主人!小紫他一定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說話的正是跟在嫣兒身邊的小青。

楊凡看到小青時立即想到,小青的本體也是太古神獸,或許她能聽得懂小紫如今的魔獸語言吧,於是立即道:“小青,你和小紫同爲太古神獸,你一定能聽的聽明白小紫本體的魔獸語言吧,你快點幫我問問小紫,看他的傷勢到底怎麼樣了,我要怎麼樣才能幫得到他。”

小青說:“主人,我剛纔已經試圖跟他聯繫過了,我感覺到小紫好像是把自己給封閉起來了,根本不接受我的呼喚。”

“那要怎麼辦啊!小紫可一定不能有事啊。。。”

楊凡剛說到這裏,遙遠的東方突然又傳來一聲長嘯,“嗚!!!兀那叛軍,還不快快住手!”這一聲中氣十足的呼喊,立刻讓叛軍徹底的停下了手,可是邊城軍士卻是有不少人沒住得了手。

楊天烈風等人已經聚集在了楊凡身邊,連在後方指揮的楊戈,這時候也是擔憂的來到了小紫身邊,戰局已定,已經不需要他再指揮了,雖然平日裏幾乎天天跟小紫鬥嘴還老被小紫欺負,可是當看到小紫出事時,楊戈心裏卻是跟楊凡一樣難受至極,很想問楊凡小紫的傷勢到底怎麼樣了,可是那聲嘯聲卻是沒讓楊戈問出來。

那人喊‘嗚’聲的時候,還在數十里外,可是當說完那句話時,人卻已經到了戰場外圍,來者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老者一來便對楊天等人喝道:“好大的膽,老夫遠遠喊了讓你們這些星語國的叛徒們住手,可是爾等居然還在大開殺戒,是不是不將老夫的話放在心上呀,那麼就讓老夫給爾等一個深刻的教訓吧!”老者盡然是將楊天等人當成是叛軍了,因爲老者老遠的就把被屠殺的一方當成了守城軍,因爲在他所到過的城池都是這樣,只有叛軍欺負守城軍的份,哪有守城軍把叛軍殺的片甲不留的。

楊天終於聽出這人原來是來對付叛軍的,便急忙說道:“慢着,敢問老先生名諱!我們不是叛軍,我們是守城軍,這些被俘虜了的纔是叛軍,我叫楊天,是邊城軍守將!”

聽到楊天的話,老者卻是疑惑了起來,“你們真的是邊成軍?邊城守軍竟然如此厲害?叛軍之中不是有武皇強者嗎?那武皇呢,難道也被你們給殺了?”老者說到這裏,眼睛就在眼前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身上掃過,不停地審視着,可是很快的老者的眼睛就突兀的睜大了起來,驚呼道,“遠古神獸紫麒麟?”

老者說着就朝楊凡走去,楊天烈風等人見狀,立即動身過去想要保護楊凡,可是老者隨意一揮手,一股磅礴之力便將衆人退得紛紛後退,即使是擁有着特殊能力的嫣兒都被推得退開了去,唯獨留了楊凡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嫣兒哪裏會容許陌生人威脅到楊凡的安全,瘟煞之氣瞬間便被提升於手掌之上,可是嫣兒手掌上的瘟煞之氣才聚集起來,老者看也沒看她就說道:“小姑娘,你那瘟煞之氣奈何不了老夫的。你身體特殊有着殘暴的本能,老夫念在你擁有瘟煞之氣但並沒有用來屠殺平民的份上今日就不爲難於你了,但是你也別想對老夫動手。”

嫣兒哪裏還敢動手,趕緊將瘟煞之氣強收了回去。

老者看着楊凡懷裏重傷昏迷的小紫,點頭道:“看來你們真的是邊城軍了,有這個小傢伙在,要殺死一個武皇也並不是什麼難事了!”

楊凡彷彿是抓着根救命稻草似的,“前輩。。。”

老者似是知道楊凡要問什麼,主動的說道:“放心吧,這個小傢伙沒事,反而可以說是因禍得福進入了沉睡期,紫麒麟的這種沉睡跟其他魔獸的沉睡不一樣,紫麒麟的沉睡猶如它的孵化一般,雖然歷經漫長歲月曆經多重磨難,但是一旦它孕育出來就能直接成爲魔獸之尊,紫麒麟在沉睡中還能不斷地增長着自己的實力,等它再次醒來之時,他會給你們一個大大的驚喜的!” 聽到老者的話,楊凡頓時驚喜莫名,邊城這一戰楊凡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小紫受了重傷,現在聽老者這麼一說,也可以說小紫是因禍得福了,竟然因爲受傷而得到了一個很好的修煉機會。楊凡得知這一信息後立馬便又再次確定地問了一遍,“老先生,你是說小紫它沒事?”

老者再次對楊凡道:“你就放心吧,他沒事的。”

“哦!那在小紫沉睡期間,我要以什麼樣的方式才能保護好他呢?我總不能常年守護在他身邊吧,還有很多事情在等待着我去做呢。”楊凡剛剛說完,老者之前來的方向又傳來幾道飛速的人影,人影速度雖然沒有老者那麼誇張但是也絕對不慢,只看幾人的速度便可知道那些人起碼都有着武靈的實力。

見一羣人向這邊奔來,邊城這邊已經收拾妥當的軍士們又開始戒備起來,老者忙道:“別誤會,來的是我的學生。”

聞聲,衆將士才放鬆起來,彷彿是印證老者的話似的,來人同時傳來幾聲呼喊:“老師!”

衆人沒有說話,看着由遠而近的四個年輕人,三男一女,年紀都在二十左右,男的英俊女的更是人間絕色,穿着統一的服飾,衣服左胸口還刺繡着‘元武’兩個字,看到四個年輕人胸口的刺繡,邊城幾位長者心裏頓時豁然開朗,明白老者確實是來解邊城之危的,楊天首先抱拳朝老者道:“原來前輩是大陸上鼎鼎有名的元武學院的老師,本將實在是失禮了,本將替邊城數萬萬城民感謝前輩仁心,還請前輩和四位小友一起進城共飲一杯。”

楊天等人已經看出急速趕來的四個年輕人都有着不俗的實力,其中那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和另一個二十歲年輕人實力都已達到武靈巔峯,另兩名男子也都有武靈冥思期實力。

老者確實就是大陸上獨立於各國存在的元武學院的老師,而四名年輕人則是學院的學生,元武學院所處的城池位處於大陸四國之間,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甚至城池周圍近百公里範圍內都不屬於任何國家,元武學院在大陸上有着超然的地位,即使是各國皇室也不敢對學院產生什麼窺測之想,老者本來是帶着四名學院的學生去魔靈羣山歷練的,在路過一個城池進城吃喝補給時剛好碰上了叛軍攻打城池。

那個城池雖然不是星語國的邊城但是離魔靈羣山也不遠了,是除了邊城外離魔靈羣山最近的一座城池,可是那個城池就沒有邊城那麼幸運,守城將軍在一開戰後就被一道突兀的光芒給劈長了兩半,隨後副將打也不打了直接投降了,原本叛軍攻打城池跟元武學院是沒什麼關係的,元武學院也從不參與各國戰爭,但是叛軍中有人偏偏看上了其中姿色精美絕倫的女學生,在老者直言說明自己幾人是元武學院的人時,那人更是張狂大笑的說元武學院又怎麼樣,遲早也要淪爲我魂冢的膝下狗而已。

這一下可把元武學院幾人給激怒了,四個年輕人紛紛出手,卻沒想到這個叛軍中的士兵竟然三兩下的就破開了四個學院的精英,而老者更是發現了這個狂妄的傢伙盡然有着武皇的實力,老者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魂冢這個字眼了,當知道這人正是魂冢裏的武皇強者時,老者突出狠手製服了這名武皇,並使用祕法搜尋了這名魂冢武皇的記憶,知道了叛軍其實是跟這個魂冢有關係的,但是當老者要搜尋此人關於魂冢的記憶時,這名武皇突然間口吐黑血當場就死亡了。

老者知道這人肯定是被那個魂冢裏的高手下了某種密咒,當有人跟他們打探任何關於魂冢消息的時候,魂冢的人都會立即咒發身亡。

老者這纔開始正視起這個魂冢來,這個魂冢能如此輕視一個武皇強者的性命,那這個組織的強大可就真是駭人聽聞了,這個魂冢肯定懷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不然爲何那麼怕人知道關於魂冢的消息呢。之前又聽到這人說魂冢好像也要對付元武學院,老者便也不帶幾名學生進山了,輾轉在星語國各大城池之間,爲的就是想打聽出更多的關於魂冢的事情。

剛好打聽到離他們最近的邊城也要被叛軍攻打,老者便又馬不停蹄的往邊城趕來,沒想到還是來晚了一步,那名武皇已經先一步被人給殺了。

聽到楊天這麼**而客氣的話,老者卻是有點不好意思的道:“進城喝一杯可以,但是你也別再提什麼仁心不仁心的了,我已經來晚了心裏愧疚的很,根本沒資格尊享這份殊榮,要是等我前來你們邊城城民肯定死傷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