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墨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但是木子墨感應得到,現在自己的身體堪比真神,不對,現在的身體就是真神一般的身體,可惜自己的境界沒有達到而已,現在的木子墨站在紫色光柱中皮膚和肉體依舊不斷的損壞和重生。

紫色光柱也沒有消失的意圖,就這樣不斷的破壞著木子墨的肉身,木子墨也不斷的修復著自己的肉身,直至木子墨的肉身不再被紫色光柱破壞,紫色光柱才全部消失不見,天空中的烏雲逐漸散去,耀眼的陽光布滿了整個殘破的城市當中。

木子墨站在高塔上眺望著周圍,不少居民區已經會與一旦,城牆也消失不見,遍地的戰火,還有不間斷的喊打喊殺的聲音,滿地都是紅色和金色的血液,也是時候離開了。

木子墨將手中的夜魅一丟,一翻身跳到了夜魅上,將左手的白耀丟到了右手,揚長而去,沒有一個人阻攔木子墨,因為沒有一個人有時間去阻擋木子墨。

金雷克費勁力氣終於爬到了高塔頂端,看到的卻是木子墨離去的背影,看來還是晚了一步,至於未來再次見面,會變成什麼樣子,金雷克此時心裡也有了一些遺憾。

「木子墨你說的對,也許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但是命運就是如此。」

金雷克嘆了一口氣,這時天空中一道七彩雷電從天而降,直接轟擊到了金雷克的身上,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而一段話傳入了金雷克的耳中,讓金雷克特別苦惱。

「你的摯愛白雪柔已經散落在宇宙的某一個地方,如果你可以殺死你的敵人木子墨,你就會得到更加強大的破壞之力,還會得到你的摯愛白雪柔」 木子墨穿梭在宇宙當中,此時也發現自己的速度比以前還要快上很多,自己的身體也是想當輕巧,看來這次天劫給自己帶來了很大的幫助,手中的戒指不斷流轉著紫色的光芒,也不斷的幫木子墨吸收著周圍的鋒力和元氣,看來戒指的力量不是一時半會。

離開了這個星系,木子墨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星系,五年了,五年沒有回到上清宮了,不知道上清宮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

木子墨又加快了速度,在宇宙中留下了一道道紫色的光芒,最後木子墨回到了上清宮,而上清宮的樣子讓木子墨心裡咯噔了一下,不少山峰都已經粉碎,甚至說是消失了,主峰剩下了三分之二,三個中鋒峰全部消失,這是發生了什麼。

而木子墨看向無痕峰的時候,發現無痕峰安然無恙。

木子墨降落在無痕峰上,而葉嵐此時也剛剛從大殿里走出來,立刻迎了過去。

「主人,你這一走就是五年,你可知道你走了之後上清宮發生了多大的災難?」

葉嵐撲進了木子墨的懷中,痛哭流涕,木子墨撫摸著葉嵐黑色的長發,看著不遠處有一大一小兩個虛影,木子墨很疑惑。

「爹爹。」

看似只有五六歲的小女孩飄了過來,雖然她只是一個虛影,卻是栩栩如生一般。

而這個小女孩叫自己爹爹,難道是木子琴?自己與葉嵐的女兒?木子墨看向葉嵐,而葉嵐也點了點頭,那身後那個大一些的少女,豈不就是關悅?

「子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狠多的事情,現在的上清宮幾乎被滅門了一般。」

關悅飛了過來,將這五年來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木子墨。

原來在木子墨離開之後,本來一切都很正常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潛龍門的人竟然大舉進攻,領頭的人竟然是潛龍門的門主,實力也有主神級別的修為。

本來上清宮沒有必要害怕,畢竟上清宮有兩個主神級別的強者,誰知道潛龍門竟然串通好北宇宙的聖者殿的人前來,這樣對方就有三個主神級別的強者。

就這樣大戰持續了一年之久,最終上官禮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帶走了一個主神強者,當呂紀面對兩個主神強者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開始狂暴了起來,如同瘋子一般的戰鬥,將對方兩個主神級別的強者壓著打,最終打死一個打重傷一個,瘋狂的呂紀最終強行帶著呂仁和任琪消失了。

而在上官禮死之前交代了,上清宮的下一任宮主就是木子墨的女兒木子琴,如果木子墨回來了,就需要木子墨代理宮主的位置,本以為這個決定上清宮的人肯定會反駁,誰知道所有人都默認了這個事實。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本以為可以整頓一下上清宮,誰知道,不知道從哪來來的隕石將整個上清宮弄的面目全非,現在僅剩下的幾個山峰已經沒有多少人了,上清宮的人基本都已經逃命了,甚至有的人認為,上清宮再也無法得到以前的輝煌了。

最終上清宮只剩下幾個忠心的弟子,一直維持到今天。

木子墨聽到之後也特別的難過,沒想到上官禮為了拯救這個上清宮竟然選擇了自爆,而呂紀也為了拯救選擇放棄了自己的理智,本來呂紀已經逐漸的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木子墨起身飛到宇宙中,開始用自己龐大的元氣,想將所有的山峰凝聚到一起,可是自己推一座山峰就已經很費力了,此時眾山峰中的忠心門徒都已經發覺了異動。

看到木子墨回來了一個個都特別的興奮,彷彿看到了救星一般,全部飛了出來想幫助木子墨,木子墨並不明白為何這些人會這樣看待自己,自己明明只是一個準神級別的人,弱的不能在弱了,而且現在門派里已經沒有主神級別的強者了。

「子墨,你是不是心中有一個疑問,為什麼自己可以擔當這個位置?其實這個很簡單,上代宮主上官禮曾經說過,木子墨這個人秉承天命,必成大器者。」

李無忌的話讓木子墨陷入沉默,原來上官禮這個老頭一開始就看出來自己的命運,怪不得允許自己這種來歷不明的人加入上清宮。

現在好了大事小事都推給了自己,而自己的實力也是特別的弱小,如果像之前那樣在大舉進攻,上清宮肯定會滅亡的啊!

正當木子墨苦惱的時候,一個人出現在木子墨的面前,這個人木子墨也是特別的熟悉。

「姜美琴,你怎麼出現在這裡?」

姜美琴用她的纖纖玉手指了指木子墨的腦袋,此時才明白,姜美琴是從鋒元學院出來的,人家實力是主神也怪不得。

「你答應我第一件事,我就幫你重建上清宮,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職業。」

木子墨點了點頭,認為這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和我結婚生子,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

「哈?」

姜美琴看著木子墨吃驚的表情淺笑著,而木子墨卻一臉懵逼的樣子,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個樣子?難道自己真的變成了吃軟飯的小白臉了?

「逗你玩呢,只要你答應我可以好好的活下去,我就幫你重建上清宮。」

原來是開玩笑啊,木子墨鬆了一口氣,姜美琴看到木子墨這樣的表情卻是一臉失落,只是木子墨沒有看到而已。

姜美琴一抬手所有的山峰無論是破碎的還是完整的全部聚攏在一起了,形成了一個此起彼伏大山,看著姜美琴在虛空中不斷的結印,最終一個透明的光罩包裹住了這座大山,但這些還不夠。

不知道姜美琴從哪裡拿出來四把古樸的長劍,分別用這四把劍在虛空中彷彿刻畫著什麼一樣,隨後這四把劍開始圍繞著整座大山飛舞著,正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姜美琴深吸一口氣,肚子鼓的大大的,然後吐出長長了一口氣。

白色的雲霧圍繞著整座大山,如同一個幻陣一般,只能隱約的看到幾座山峰,剩下全部被雲霧包裹住了,連那四把劍都看不到了,姜美琴看著眼前的作品特別滿意,點了點頭隨後消失在空氣當中,可能是回到鋒元學院了吧。

木子墨輕鬆的踏入了新建好的上清宮,但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木子墨從山上尋找到一個巨大的石碑,在上面刻上鏗鏘有力的三個字「上清宮」

而這顆巨石被木子墨放在雲霧繚繞的山腳下,這樣看著就特別順眼了。

「子墨我們怎麼辦,我們進不去啊!」

原來其他人都被周圍的幻陣困在了外面,木子墨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自己可以正常的進來可能是因為自身的紫雷吧?木子墨嘗試著給予每個一絲紫雷,果然這些人也都進入了上清宮。

眾人站在上清宮的廣場上看著一座一座的山峰,仔細數了數,一共五個山峰,看來上清宮也是時候改革了。

「中間這座山峰以前是無痕峰,現在它成為主峰,左側兩個山峰分別為白刃峰,武曲峰,右邊兩個山峰分別為玉女峰和藏書峰」

聽到木子墨的安排眾人點了點頭,木子墨也繼續說了下去。

「主峰由關悅坐鎮,白刃峰的峰主由李無忌擔當,武曲峰的峰主由姜博擔當,玉女峰的峰主由葉嵐擔當,藏書峰的峰主由花涵擔當。」

木子墨口中的姜博就是當初門派大比所使用空間之術的人,而且他的人品還算可以,所以木子墨信得過,而花涵曾經是玉女峰的人,葉嵐當初被玉女峰的人所排斥,但是這個名為花涵的少女,多次維護葉嵐,所以木子墨為了感謝她讓她擔當了重任。

李無忌就不用多說了,他的實力木子墨一開始就是認可的,葉嵐也是,畢竟葉嵐是在自己身邊逐漸成長了,只是這五年來木子墨不知道她的身上發生了什麼,至於自己女兒為何以靈魂形態出現,木子墨都一無所知。

最後木子墨安排所有人去各自的山峰整理這些山峰其實都是之前剩餘的山峰,而藏書峰之前是主峰,因為損壞太大隻剩下了藏書閣,沒有辦法只能成為藏書峰,而木子墨也定下了一個規矩,藏書峰不招收任何弟子,只有擁有突出表現的弟子才有資格進入藏書閣觀書一日。

木子墨來到無痕峰的地下室,地下室里躺著兩口棺材,一口是自己女兒的,一口是關悅的,看著棺材中的女兒也在逐漸增長著身體,木子墨溫柔的笑著,這個結果已經是目前來說最好的結果了。

女兒之所以可以用靈魂的形態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都要感謝關悅的照顧啊,可是木子墨不知道自己用什麼來感激關悅,木子墨愁眉苦臉的思考著,一隻手拍了拍自己後背,木子墨並不想理會,當這隻手再次拍木子墨的後背時,木子墨不耐煩的回過頭去。

看到的人竟然是姜美琴,難道她還有什麼事情求自己的嘛?

「子墨我可以幫助你打造一個結界,讓上天無法感應到這裡,本來我需要尋找一些材料的,沒想到這些材料整個上清宮全部擁有,可是我的實力不足以完成這個工程,我需要進入神王的境界,可是進入神王的境界無論是誰都需要度過天劫。」

天劫嘛,木子墨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個天劫了,都是九死一生啊,估計神王的天劫也並不是特別好過的。

「而且子墨,我的天劫已經來臨了,如果,我說如果,我在天劫中死去了,請你打開這個捲軸,你會了解到一些事情,說不定你會想起點什麼。」

說著姜美琴將一個捲軸交給了木子墨,木子墨並沒有著急的打開,而是堅定的看著姜美琴。

「你一定可以度過這次劫難的,我相信你。」

姜美琴點了點頭,飛向了宇宙深處,看來這所謂的神王劫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啊,突然整個宇宙閃亮起耀眼的光芒,這個劫難不只有雷電那麼簡單,還有心魔之炎。

木子墨緊張的看著遠處的虛空,希望姜美琴可以安然無恙的度過神王劫,至於為什麼這麼擔心,可能因為是朋友的關係吧。 姜美琴看著宇宙中聚攏而來的銀色火焰和紫色雷電,彷彿似曾相識一般。

「上一次,我被你所抹殺,這一次,我不會在如你所願了!」

說著姜美琴拿出一個巨大的鐵鎚,鐵鎚上流轉著藍色的雷電,金色的長發無風自動,強大的氣勢將周圍的隕石全部吹飛。

第一道紫雷來臨的時候,姜美琴用自己手中的鐵鎚將這道雷電擊飛,但是手中的大鎚也受到了一些傷害,看來神王劫的難度並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紫色的雷電不斷的湧來,姜美琴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鐵鎚,可能因為鐵鎚的重量很重,姜美琴的動作因此很慢,所以很多紫雷還是轟擊到了姜美琴的身上。

身上的衣服破碎,成碎布條了,銀色的火焰也在逐漸的靠近,一聲嬌喝,將周圍的銀色火焰喝退了百米,繼續抵擋著四面八方的紫色雷電。

每當看到紫色雷電,姜美琴都會想起木子墨,可能是因為所謂的前世姻緣吧。

紫雷的速度越來越快,威力也越來越大,數量也越來越多,姜美琴吃力的抵擋並承受著紫雷,仔細觀察之下,紫雷內蘊含的神力基本上是無暇的,所以難以承受。

咬著牙,看著宇宙虛空,看向上清宮,說好了自己一定會活著回去的,所以自己不能死在這裡,哪怕是殘廢了,也要活下去!

「轟隆!」

一道一人粗的紫雷呼嘯而來,姜美琴用自己的鐵鎚將其抵擋著,可是周圍還有很多手臂粗的紫雷不斷的攻擊著姜美琴,身上都是焦黑的印記。

姜美琴一用力就將這道一人粗的紫雷推了回去,手持大鎚旋轉一周將剩下那些手臂粗細的紫雷全部擊飛。

看似宇宙中的紫雷停息了,其實並沒有,只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而已,看著周圍不斷靠近的銀色火焰,姜美琴突然就緊張了起來,因為這些銀色的火焰碰不得,這就是傳說中的心魔之炎。

不少主神級別的強者都是死在了這心魔之炎上,每個人都是普通人,都有七情六慾,都會被心魔所掌控,所以最可怕的並不是什麼紫雷而是心魔。

姜美琴又一聲嬌喝,將周圍的銀色火焰喝退了數十米遠,看來這些銀色火焰的強度越來越大。

秀美微皺,看著宇宙中的紫雷又飛了過來,顏色竟然比剛才的紫雷顏色還要深。

咽了一口口水,沒辦法,迎接這波紫雷的襲擊吧。

「轟轟轟。」

渾身焦黑的姜美琴劇烈的咳嗽著,看來紫雷的劫難算是安全度過了,但是身體上的傷口有很多,金色的血液不斷的流淌著,大口喘息著,體內所剩下的鋒力也沒有多少了,銀色的火焰也馬上燒過來了。

姜美琴閉上了雙眼,等待著銀色火焰的到來,果然銀色火焰的速度越來越快最終將姜美琴包裹在內。

遠方的木子墨看著眼前這些場景,都彷彿似曾相識,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發生過一般。

木子墨緊握著雙手,渾身顫抖,好像擔心著什麼一樣。

姜美琴不斷的陷入了幻境當中,而這幻境卻特別的真實。

「美琴?美琴!」

一個男子在不遠處呼喚著姜美琴,回頭看去這個人的樣貌與木子墨特別相似。

「白墨,怎麼可能?白墨你不是死了嗎?」

名為白墨的男子溫柔的撫摸了一下姜美琴的額頭。

「嗯…溫度正常,也沒發燒啊,你這是怎麼了?」

看著眼前這個酷似木子墨的男子,姜美琴不知道如何表達內心中的苦澀,難道自己真的回來了?回到了那個有白墨的時代?如果真的是這樣,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白墨輕輕一躍坐在一座山峰上,姜美琴也跟了過去,看著夕陽讓人內心感覺到異常的平靜。

「美琴,如果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嫁給我好嗎?」

白墨看向遠方的太陽,並沒有回過頭去看姜美琴的表情,眼淚不自覺的從臉頰上滑落,姜美琴不斷的擦著眼淚,因為這句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聽白墨說過。

「嗯!」

重重的點了點頭,白墨此時回過身來想緊緊的擁抱著姜美琴,可是下一刻整個場景發生了改變,變成了一個戰火連天的戰場,而白墨一瘸一拐的用手中的白色的長劍不斷的擊殺著敵人。

如果木子墨在這裡的話一定會認出來,這把劍就是白耀!

姜美琴立刻跑到了白墨的身邊,而白墨一臉苦笑的看著姜美琴,用滿是血漬的手撫摸著姜美琴金色的長發。

「可能,我沒有辦法將你娶回家了,對不起,我失約了。」

說著白墨無視掉姜美琴的阻攔沖向了戰場,姜美琴跪在了地上,最終還是沒有成功的阻止白墨。

場景再次變換姜美琴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墓碑,墓碑上寫著「護國英雄白墨之墓」。

姜美琴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傷心,但是再怎麼哭泣,白墨也不會再出現自己的面前,最終姜美琴在附近採集了一些鮮花,放在了墓碑旁邊。

場景再次變換,姜美琴竟然看到自己在那裡渡劫,而不遠處有一個人影在看著姜美琴,而這個人很眼熟,走進一看才知道這個人不正是白墨嗎?他不是死了嗎。

「美琴…對不起…我最終還是沒有趕上…」

邪王追妻 回過頭的去看到的是自己的隕落,而白墨竟然自絕經脈自殺了。

「既然如此,我陪你一起去那個世界吧。」

說完白墨整個人化作了星光點點,消失不見,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故事啊,連自己都不知道。

當場景再次切換的時候,看到的是小時候的自己,可愛的小女孩在跟你一個小男孩在花海中玩耍著。

「美琴,未來我要當一個將軍!一個頂天立地的將軍!」

小女孩一臉崇拜的看著小男孩,在花海中採集了很多的花朵,隨後將這些花朵遞給了小男孩。

「這些花送給你,白墨,我以後想成為你的專屬鍛造師!為你鍛造神兵利器!」

小男孩此時卻推開了小女孩,一本真經的盯著小女孩。

「不行!你是女孩子!你要學習琴棋書畫,做好女孩子的本職!」

小女孩將手中的花丟到了小男孩的臉上跑開了。

「白墨,你個笨蛋!」

場景再次變換,面前是少年時代的姜美琴,少女正在打造著一把兵刃,而這把兵刃的雛形竟然是白耀,姜美琴看著少年時代的自己,一點一點的打造著這把白色的長劍,一臉開心的樣子,想起了當時打造這把劍的心情。

「美琴?都說了你要去學習琴棋書畫,要不對得起你名字里的那個琴字嗎?」

少女彷彿沒有聽到一般,最終完美的將手中的這把劍完成了,這時天空中烏雲密布,一道紫雷從天而降,直接擊中了這把長劍上,而長劍並沒有任何的變化。

下一個長劍光芒四射,整個劍身變成通體白色,少女小心翼翼的將這把長劍交給了少年。

「白墨!你聽好了,這可是我花費了很大心血打造出來的,還是經過天妒淬鍊過的哦!要小心使用。」

少年激動的樣子讓少女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看著這一切的姜美琴也發自內心的笑著,彷彿過去的事情又經歷了一次。

畫面再次轉變,白墨在出征之前的場景,而姜美琴知道這次出征之後白墨肯定會死在戰場上,隨後不知道後來為什麼復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