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書懂了,點頭,“主子放心。”

шωш ●ttKan ●¢O

“再就是查衡川郡,若兩年前修築堤壩有貪墨銀兩的話,都查清楚,若有必要,控制證人證據。”凌畫鄭重強調,“是東宮最好,不是東宮,也要把衡川郡千里受災地的官場摸清。”

“是。”望書重重點頭。

“帶上和風一起,多帶些人手。凌畫又囑咐了一句。”

望書點頭。

城門還沒關,望書出了雲香齋,立即喊了和風,二人帶着人手快馬出了城。他們前腳踏出城門,後腳城門已到了落匙的時間,關閉落鎖。

因二人是凌畫身邊的得用之人,二人出城不久,東宮蕭澤便得到了消息。

蕭澤吩咐幕僚,“江南漕運出了什麼大事兒?儘快給本宮查清楚。”

若不是江南漕運出了事兒,凌畫怎麼會派出了她身邊兩個得用之人?

幕僚應是。 「我也不知道老五和魏姑娘是如何認識的,」軒轅浩避重就輕,繼續說道:「但自從魏姑娘的弟弟拜了皇叔為義父之後,他突然就跟她走的很近了。」

「你也看到了,他甚至粘的魏姑娘很緊,不讓她跟別人走的近了。」他嘆了一口氣,彷彿有些憂慮一般說道:「五弟之前對別的女子從來都是不放在眼中的,他突然轉變成這樣讓人有些奇怪。」

「年前的時候,父皇就曾經下過旨意,說要讓老五跟林將軍府上的表小姐成親,老五也答應了,但卻還是跟魏姑娘繼續往來。」

這些事情完顏鴻吉是知道的,想到魏青鸞那個丫頭已經知道了軒轅澈有了婚約,卻還跟軒轅澈在一起,他就有些鬱悶了。

如果魏青鸞要是有了屬意之人,或許他就放心了。可若是魏青鸞這麼不清不楚的跟著軒轅澈,他絕不束手旁觀。

「或許,」軒轅浩突然語氣一轉,說道:「老五他們都受了蠱惑。」

這句話一出,完顏鴻吉立刻看向他。

「說,」簡短的一個字,卻突然霸氣四露。

絕情總裁獨寵妻 被突然發出的威壓一震,軒轅浩只覺得有些窒息的感覺。但當他抬頭看向完顏鴻吉的時候,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卻突然被某些念頭給代替了。

完顏鴻吉對著自己帶著威嚴的眼神確實讓軒轅浩心中不快,但他腦子裡卻想到,若是完顏鴻吉沒有這樣的氣勢,只怕自己也不會這麼跟他周旋了。

心中莫名的湧起一股興奮,軒轅浩也就輕咳了一聲,繼續說道:「魏青鸞跟林將軍府上剛剛找回來的表小姐同姓,只怕是老五他們起了不應該的心思,想要做出狸貓換太子之類的事情。」

狸貓換太子,不管是說這個詞語的軒轅浩,還是聽到的其他三個人,心中都莫名的有些怪異的感覺。

尤其是軒轅浩,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用這個詞語。也就加快了語速說道:「那魏姑娘我看著是個好的,若是這件事敗落了,只怕是得不到好的。」

完顏鴻吉看著軒轅浩眯了眯眼睛。雖然他對軒轅浩的浩只相信一兩分,但卻還是認真的問道:「哪個林將軍府?」

「就是跟你一道從邊界回來的林承祖將軍的府上。」軒轅浩看著完顏鴻吉隨著自己的話語,眉頭皺了皺。他心中頓時大快。

他就是有意顛倒黑白說話的,看樣子完顏鴻吉不是對魏青鸞沒有心思。現在正好有個機會,北胡有意跟大商聯姻,北胡帶過來的六公主肯定是要留在大商的,若是完顏鴻吉求娶魏青鸞,那他不介意推上一把。

要是完顏鴻吉能將魏青鸞帶到北胡,豈不是相當於挖了軒轅澈一塊心頭肉。而這魏青鸞可惡的很,在藥物上面幫助軒轅渝也甚多,也算是把四皇子那一派的膀臂給去了一條吧?

完顏鴻吉這邊,看著軒轅浩,腦子轉的飛快。

雖然之前北胡跟林承祖一起合作過,但在心中完顏鴻吉卻是對林承祖有忌憚的。若只是單獨和風碩族,完顏鴻吉是感謝林承祖的配合的。可現在他是北胡的主上,風碩族殘部歸降,那就是他治下的人。

若是從整個北胡來說,他對林承祖並不感冒。

那個丫頭竟然會跟林承祖有關係,這讓他從心裡感覺接受不了。

心中想起以前想過的要攜手魏青鸞,讓她陪伴自己與北胡一起壯大,完顏鴻吉心中一動。若是許她整個北胡,她會不會願意跟自己離開這大商呢。

有了這個念頭之後,完顏鴻吉打定主意,等軒轅浩離開就讓人仔細去查魏青鸞跟林將軍府的關係。他卻不動聲色,看著軒轅浩一笑說道:「來,來,再飲一杯,今日與太子得見,還真算是酒逢知己了。」

而見完顏鴻吉有轉換話題的意思,軒轅浩以為他對魏青鸞這件事並不在意,頓時就有些著急了。他端起酒杯,將酒水一飲而盡,說道:「看主上也是性情中人,若是我有那麼一個紅顏知己,絕對不會任她受人擺布。」

一聽這話,完顏鴻吉不覺就瞥了軒轅浩一眼,這個傢伙雖然帶了幾分醉意,但卻還是太過急躁了。他更加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說道:「這麼說太子才是性情中人啊,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女子,還是當以大業為重。」

軒轅浩最在意的就是在別人眼中自己作為準帝君的形象,此時一聽這樣的話只覺得猶如吞了一隻蒼蠅一般的難受。

而見他臉色頓變,完顏鴻吉禁不住心中好笑,輕打了一個酒嗝,做出身子不穩的模樣伸手拍了一下軒轅浩的胳膊,笑道:「我現在無人扶持,只能孤身相搏。而你則不同了,有皇上相助,你倒是有做其他事情的資本啊!」

聽完顏鴻吉的言語里似乎帶了幾分羨慕,軒轅浩的心情頓時轉好。對啊,完顏鴻吉可是在兄弟間搏殺才坐上這主上的位子,並且他的父親已經死了,再沒有父親相助了。還有,不管是國力還是國家安穩,都需要他一力去承擔。這些,他卻是比不得自己。

心中得意,再加上幾分酒意上來,軒轅浩說話就有些飄了。

見狀,常山連忙上前對著完顏鴻吉說道:「主上,我家主子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就此告辭了。」

「也好,」完顏鴻吉輕喃了一聲,想說什麼,卻有些不勝酒力的直接趴伏在桌子上了。

見此,已經走了進來的鄔術連忙上前代替主子送客。

等坐上馬車,軒轅浩竭力坐穩自己的身子看向常年說道:「怎麼,你是覺得我醉了?」

「屬下不敢,」常年連忙跪伏在車廂,心中卻暗道,你可不就是醉了。喝多了說自己不醉的人才是真正的醉了。

不提軒轅浩離開回皇宮,卻說完顏鴻吉。

等鄔術送軒轅浩重新轉回來,一進門正好看到完顏鴻吉正神色如常的端著一盞茶輕啜。

示意人進來將桌上的殘酒剩菜清理之後,鄔術看向完顏鴻吉說道:「主上,這軒轅浩分明是想要借你的手,」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完顏鴻吉輕擺了一下手說道:「昨日我交給你的事情做了么?」

「什麼事情?」鄔術一愣。他每天要做的事情多得很,還真不知道完顏鴻吉指哪件事。

「跟六公主的交代,」完顏鴻吉皺眉看向了鄔術。

鄔術心中暗自叫苦,他就是怕自家主上對魏青鸞的事情上心,所以剛才才想要出言相勸。可此時看來,顯然主上心中早已經有了定論。

「主上,」鄔術還想要勸說,完顏鴻吉卻目光一冷說道:「你現在就去派人仔細打探魏姑娘跟林將軍府的事情,然後回來跟我說昨天是如何跟六公主說的。」

知道自己多說無益,鄔術暗自嘆了一口氣,領命而去。 魏青鸞從軒轅澈的車隊里悄悄出來之後,就上了劉老六停在附近的馬車。

早上她就是在這裡等著,並且混進軒轅澈隊伍里的。

上了馬車后,魏青鸞先長長出了一口氣。說實話,雖然今天的事情比較順利,但當時做起來還是比較提心弔膽的。

想想在從軒轅澈的馬車裡出來之前,自己才脫去了宮女的服飾,換做了一般人家女兒輕便裝束,魏青鸞禁不住輕輕搖搖頭。想來也就自己這樣的人才會這麼天不怕地不怕的吧。

馬車嗒嗒的走著,魏青鸞往外面看了一眼,當見太陽高懸,確實也是該用午膳的時間了。她想了想也就讓劉老六找了一個地方吃飯。

用過飯後重新上車,魏青鸞隨口問這是到了什麼地方。

「西街,」劉老六回答一聲。這段時間他可是很樂呵。自己一大家子住在魏府,老婆孩子都頂著府上的差事,領著一份工錢,生活比之以前好了不是一點半點。所以他愈發的對魏青鸞這個主子恭敬了。

「小姐,」劉老六問道:「去哪裡你直接說一聲就是了。」

西街?!魏青鸞沉吟了一下,突然就想到了西城魏遠山所在的那家殷貞送給她的胭脂水粉鋪子。

心血來潮,魏青鸞開口說道:「那就到西城那家胭脂鋪子去看看吧。」

」好嘞,「劉老六應了一聲,揮鞭子打在馬屁股上向著西城而去。這家胭脂鋪子魏青鸞沒有親自去過,但他去送魏遠山去過一趟,所以認識路。

到了胭脂鋪子附近,魏青鸞叮囑了劉老六幾聲,挑了車簾剛要下車,目光在掃到胭脂鋪子門口的時候卻是一頓。

她看到魏遠山站在鋪子門口,正在招呼著來往的行人。

而隨著魏青鸞的目光,劉老六也看到了這一幕。

「小姐,」劉老六眉頭一皺,說道:「要麼讓我先去鋪子裡面通報一聲?」到現在他們一家人並沒有跟魏府簽訂賣身契,所以他們可以不用奴才身份說話。

也是一愣神的功夫,魏青鸞就反應了過來。

她搖了一下頭,說道:「不用了,你還是去買點心,我自己過去就是了。」剛才她是要劉老六去旁邊街上買點心的。魏青雲喜歡吃那個鋪子的點心,還有魏小山姐弟兩個人。來這裡一趟,能順便買上也就不用特意跑了。

「好,」劉老六點頭,將腳凳放下,眼看著魏青鸞下車,然後趕著車離開。

胭脂鋪子臨街二樓的窗口,張掌柜的目光在魏青鸞這邊掃了一眼便轉了過去。這裡是西城最為繁華的街市,每天來往的車馬不止上百。再說了,此時他正心煩著呢,也就掉過頭去,對著一臉鬱悶的少年說道:「還不將房契拿出來,我是你老子,你敢不聽話?」

這邊,魏青鸞心中有些不快的想著胭脂鋪子走過去。她沒有想到魏遠山來到這裡,乾的竟然是在門口迎來送往的活計。

這不是她想看到的。

想到在魏遠山和魏大壯兄妹跟前說的那些話,魏青鸞只覺得心中抑鬱。這情況真不知道會不會讓他們感覺自己虛偽?

她真的是想拉他們一把,而不是要羞辱他們。

想著,魏青鸞已經走到了鋪子門口。

魏遠山剛送走一位夫人,掉頭看到來了一個小姐,連忙做出請的姿勢,說道:「這位小姐,歡迎,」光臨還沒有說出來,他就愣住了。

「遠山叔,」魏青鸞上前一步,咽了一口唾液。

「青鸞,」魏遠山倒是沒有多大的異樣,他眼眸中閃過一絲驚喜,說道:「你怎麼過來了?」

見他並沒有任何不滿的神色,魏青鸞心中反倒是更是難受了。她抿了一下嘴,說道:「遠山叔,我記得大壯哥的鋪子距離這裡不是太遠,你現在去找他過來,一會到這裡等我就是了。」

他們不該做這樣的事情,如果魏大壯那邊跟這邊的情形差不多,那她今天就將他們一起帶走。

「這個,」魏遠山看看店鋪裡面,沉吟了一下說道:「你稍等,我去跟裡面的掌柜說一聲。」

「不用了,」魏青鸞對這裡的掌柜心中早已經產生了不滿,她一揮手說道:「我讓你去你去就是了。」

魏遠山在來前是知道魏青鸞是這裡的東家的,他想了想說道:「那好,我現在就去找大壯。」

樓上,張掌柜手中摩挲著手中的房契,突然聽到砰的一聲房門猛地被關上的聲音,他輕嘆了一聲。目光轉到樓下店鋪門口處,正好看到魏遠山跟魏青鸞說了一句話后,轉身就走,他不禁一愣。

魏青鸞這邊,眼看著魏遠山離開,皺著眉頭轉向店鋪大門。

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年輕人氣呼呼的從店鋪裡面出來,他一邊走嘴裡嘟嘟囔囔的似乎在抱怨什麼,還不時回頭看看店鋪。

這個人是做什麼的?魏青鸞心中有些疑惑,她的耳朵里似乎聽到了零碎的幾個字眼,掌柜,強迫,逼著,房契。

難道殷貞所託非人,這個店鋪里的掌柜不是善類,不僅苛待下面的人,還做出強奪豪取之事?

也就在愣神的功夫,那個年輕人又回頭看看店鋪,冷哼了一聲,腳步卻是匆忙中撞了魏青鸞一下。

魏青鸞也是一時思量之間不妨,她原本是可以推開年輕人的,但感覺他雖然撞過來的時候力道有些莽撞,但卻沒有內力。不想引人注意,也就受了這一下。

那年輕人雖然正在生悶氣,但見自己撞了人,還是一個女子,連忙抱拳行了一個禮,賠了一個不是。

樓上的張掌柜看著魏青鸞,見她並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叮囑年輕人小心,禁不住眉頭一皺。

看著魏青鸞,再想想一向在鋪子里行事穩重的魏遠山竟然不來跟自己說一聲便離開,他突然臉色一變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難道是現在店鋪的東家,靖南王爺義子的姐姐,魏青鸞!

房間內室的門打開了,一個黑衣人從裡面走出來,低聲說道:「張掌柜,你不會是真的要賣掉家裡的房產吧?」

「你先到房中等等,」此時張掌柜臉色有些難看,他一揮手說道:「只怕是麻煩來了。」 大氣球咋回事啊,怎麼的掉落的餅乾,糖果不說,還有一些生活用品,李棟完全懵逼了,這是後世的戰地投送,吃雞遊戲嘛。

天上真的掉餡餅啊,你說說自己咋就沒有一臺攝影機啊,這樣事給回頭給18年人看看稀奇。

“咋回事?”

李棟跟着大家跑問題感覺韓莊老少爺們都知道咋回事,只有自己一臉懵逼。

“曉燕,這是咋回事?”

“小蔣送‘友誼’啊。”

豪門寵媳 樑曉燕一樂,這事擱着前些年估摸大傢伙都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追着氣球打,更不敢撿餅乾和糖果的,要知道當時巡邏隊可是說了,這東西有毒吃了要命。

這是反動派的糖衣炸彈,宣傳彩色畫更不能看了,這上面都是反動派份子妖言豔鬼。

一旦出現反動派氣球炸彈,警察,巡邏隊,小將們絕對第一時間到場收繳宣傳單,食物,生活用品等糖衣炮彈。

“小蔣,難道是灣灣那邊飄過來,這飄的太遠了吧?”

李棟是八零後再有出生在皖北幾乎沒聽說這種事,氣球掛着宣傳單,還有食物,生活用品,錄音機,收音機,真的假的。

“走瞅瞅去。”

李棟真好奇了,一出門就見韓小浩這貨炫耀啥,叔你看這是啥,李棟一把抓過來。

“啥玩意,給我看看。”

“咦,這不是鄧力君嗎?”

李棟一臉懵逼,這玩意都是宣傳單,好吧,標語上還真是,炫耀享樂主義的生活,嬰兒車,什麼自由,生活用品豐富,糧食多的吃不完,載歌載舞,生活如同天堂。

“這寫小說呢吧?”

這時候灣灣啥鳥樣,李棟還是知道的,小蔣時期還是挺嚴苛制的,當然生活方面確實好一點,可沒宣傳上寫的這樣天堂一般生活。

“真當別人傻子,灣灣窮人也不少。”

“咦,你咋知道的?”

樑曉燕有些疑惑,李棟哦了一聲,該死說漏嘴了。“我一個親戚的親戚在國外,曾經去過灣灣。”

李棟抹了一把冷汗,這以後親戚太多了,不太好,總不能說我大表哥張學友,二表哥劉德華,三表哥郭富城,四表哥黎明,說多了不定就要加上五表哥周星馳,大舅哥周潤發,大表姐梅豔芳吧。

親戚還是少點好,關係親密點,這些大表哥啥的,算了,遠方親戚,李棟心裏嘀咕,自己還有一堂哥李小龍,我驕傲了嘛。

樑曉燕瞥了一眼李棟順着李棟手看了看李棟手裏的照片。

“好看嗎?”

“還行,除了臉圓了一點,肉多了一點,頭髮短了一點,一看就不是幹活的料這幾點之外都還不錯,給山裏娃娃當個媳婦還湊合。“

李楓說話照片塞口袋裏,還是簽名照,回頭回到2018年多少能賣點錢不是。

噗嗤,樑曉燕樂壞了,這話聽着開始還沒覺着,可細細一想,好嘛,這人還有優點嘛,全是缺點好吧。

“走去前邊瞅瞅。”

宣傳單子挺多,一捆一捆,介紹臺灣生活,嬰兒車都有介紹的,李棟無語了,不過這年月灣灣還是挺先進對比國內,只是沒想到還沒三十年就歇逼了,敗落太快了。

“快收起來,東西藏好了。”

韓國富嚷嚷。“衛安,你小子趕緊把衣服拿出來,上面寫了啥你懂嘛,穿出去小心給你當成反動派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