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不好?沒聽過一句話嗎?叫做長得越帥,責任越大。”

“沒有…”

一頭巨獸從水中探出半個身軀,它張着比船還大的嘴,滿懷期待的等着這艘船開入口中。但那艘看似沒什麼特點的木船居然將巨獸的頭顱碾碎,破開被染紅的湖水繼續前進。

船頭插着一柄長劍,這把劍可以大幅度增加持有者的防禦力,有趣的是這種特性可以延伸到交通工具上,一路上已經有很多不開眼的巨獸陣亡了。

船又在湖水的影響下震動了起來,想必又有巨獸遊了過來。

王文志沒當回事,直到從水下垂直出現的大嘴將木船一口吞入其中時,王文志的慵懶勁才消散了一些。

看着那一口反射着藍色陽光的獠牙,除了冥月外王文志什麼都顧不上了,抱着她往上竄。

大嘴合上,湖水和木材碎片從魚口兩邊迸射出去。

王文志取出枚帶有避水功能的指環套在手上,他踩着水面看着那條鯊魚。

這條魚的體積讓他聯想到利維坦,但利維坦可沒有四條鱷魚腿。

“你是怎麼到達蘭克斯的?外地人。”

“哇靠!這頭魚會說話啊!”

“放肆!我是水之妖魔之王,克萊門頓!”

“聽上去很好吃的樣子,我認定了,你就是我的午餐。”

鯊魚暴怒着朝他咬來,它想證明一下,究竟誰纔是午餐。

“崩月腳!”

王文志踹在鯊魚的鼻子上,一人一魚的力量幾乎完全對等,四周的水像火山一樣噴發着。

王文志掄起鐮刀的時候,鯊魚的腿也踢了過來。冥月的能量刃可不是好玩的東西,這次對抗結束,鯊魚捂着噴血的右腿鑽入水中。

“媽的,魚有了腳可真夠煩的。”王文志不知道這條鯊魚正是世界之塔的始作俑者之一,只是把它當成了一條大一點的魚。

他還以爲這條魚已經被打跑了,正要走,突然發現腳下漆黑一片,原來鯊魚打算用吞噬木船的方法將他也吞食掉。

“你還來勁了?”王文志一拍左手,身邊漂浮出上百柄天堂武裝,這時鯊魚的大嘴也冒出了水面,將王文志吞入肚子。

心滿意足的鯊魚掉轉身體,用自由泳的方式向世界之塔游去,但很快它痛苦的捂着肚子,將王文志、天堂武裝、木船碎片、鯊魚牙和它的血水都噴吐出去。

鯊魚直立在水中,它既想去摸劇痛的嘴,但又不敢,鮮血不要錢似的往外流着。

王文志把所有天堂武裝都收回來,包括之前插在木船上的兩柄,剛纔鯊魚把這倆也吐出來了。

“靠,你爸爸是不是沒教過你刷牙?”王文志跳到水中,藉此洗掉身上的惡臭,完事後又爬回水面,“你以爲本大爺是你能吃的?”

鯊魚想說話,但血流滿地的狀態使它說不出話,它用爪一指,周圍的水不安分的躁動起來,很快多條水柱化爲數十條四腳鯊對王文志連抓帶咬的。

“哇靠,你還是自戀狂,竟然弄出這麼多自己!”王文志躲着抓咬的時候嘴還不閒着,把鯊魚氣的差點暴走。

王文志一揮鐮刀,將所有水鯊魚切開:“來吧!午餐!”

這要是平時,鯊魚見勢不好早就撒腿逃了,但它實在是太生氣了,用盡全力的咬了過去,衝動使它忘記了冥月在它身上留下的傷口。

新月狀的紫芒從鯊魚嘴進入,從魚屁股鑽了出來,一直拍在遠方的世界之塔上,撞的整個塔都晃了一下。

王文志扛起鐮刀,踩着水向世界之塔走去。

他離去後,一動不動的鯊魚這才噴出十幾公里高的血柱,被對等切開的鯊魚沉入了無盡之海。

“主人,你不是想用它做午餐嗎?我還沒吃過這麼大的魚呢!”

“雖然我也很想吃,但小白臉那也快打完了,等離開這個地方咱再吃個痛快吧。”

“好吧,主人。”冥月很是低落。

如果克萊門頓知道冥月爲吃不到它的肉而遺憾,不知道會不會氣的詐屍。

“別白費力氣了,外來者。”鳥頭人淡定的看着火焰從身體中穿過,“我的身體是由風元素構成的,你是傷不到我的!”

霍佳嘆了口氣。 “知道自己無力就別白費力氣了,快點滾吧,外來者。”


“我嘆氣是因爲,對付你這種東西還得用超限技,實在給琉雲丟臉。”

“你以爲能傷到我?那就來試試吧。”


“自己回頭看看吧。”

“騙我轉身也沒用,我的身體是風元素,偷襲我背部只是白費力氣。”鳥頭人轉過身,它發現身後的引力坍縮了,這種一種和黑洞很類似的東西,但遠沒有黑洞那麼變態,至少還沒達到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地步,所以外表上比較像是赤色的螺旋。

恐怖的吸力下,連湖水都脫離引力以螺旋狀向那裏飛去。

“哼,別白費力氣了,沒有東西可以傷害我!救命啊啊啊啊啊!”鳥頭人哭喊着永遠告別了這個世界,引力坍縮隨之消失。

“小辛呢?”王文志扛着鐮刀走了過來。

“沒有看到。”

“這傢伙不會玩上癮了吧?”

“主人,如果不是我提醒,你現在還在尋寶呢。”

“…”

“走吧,我們先去等他。”

岩石怪的關節卡拉卡拉的響着:“克萊門頓和萊斯穆爾都被幹掉了,生活在黃色太陽世界的人真有傳說中那麼強嗎?”

“我更關心,爲什麼世界之劍到現在都沒完成。”

“別想這些了,準備撤吧,反正世界之劍的鑰匙在我手上,他們什麼也做不了。”

“把鑰匙借我,我要把他們都吸到劍中去。”

“不會這麼簡單的,還是準備走吧。”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快把鑰匙借我!”

“失敗的話,別怪我沒提醒你。”

岩石人遞去一個紅色光團,光團一接觸熔岩巨人就融入它體內消失不見。

“怎麼可能失敗呢?你也知道世界之劍即將就要完成了,或許只是差幾個靈魂而已。”熔岩巨人張開手掌,“妖魔之王的靈魂,可以抵一千個普通的妖魔。”

世界之塔的門大開,吸力指向岩石人。

“你想幹什麼!”

“你說呢?當然是用你鑄劍了。”

“門倫!我一直當你是朋友!”岩石人被吸入了塔中。

“妖魔之王是不需要朋友的,現在你們都死光了,我就是真正的蘭克斯之主了。”

世界之塔內氣流涌動,剛被關進來的岩石人和辛澤劍撞了個對臉。

“外來者!這裏竟然也有外來者!”

“你都快死了,就別瞎吵吵了。”辛澤劍命令天使們將岩石人制服住。

原本不想死的岩石人,卻在這一刻決定爲蘭克斯成就這柄世界之劍,他激發出全部妖力,推開力天使們一頭撞在塔壁上,當時就斃命了。

“我靠,這麼剛烈?我是在救你好不好?”

看着那道飄飛出的靈魂,辛澤劍也沒太在意,畢竟那只是一道靈魂而已,而白色的瓷磚足有百個。但那道靈魂將瓷磚全部染紅時,辛澤劍傻掉了。

“這他媽也可以啊?你開掛了吧?”

世界之塔震動起來,裏面的壓力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大人,你快要死了,”艾布洛尼婭說,“如果你想在臨死前提出些變態請求說不定我會答應呢,比如讓我嘗試下新學到的玩法。”

“知道我快掛了就別開玩笑!”

“您真沒有幽默細胞。其實之前有一塊牆磚被敲掉,導致這柄魂兵陷入了不完整狀態,說不定這是您生命的轉機。”

“我該怎麼做?”

“嘗試去擊穿它吧,這樣你會得救的,也許。”

“什麼叫也許?”

“因爲我真的不肯定,即使這樣做也只有不到一成的成功機會,但總比沒有強。”

其實成功機會有八成,艾布洛尼婭是故意騙辛澤劍的。

“靠!拼了!”辛澤劍將所有天使收起來,找到那塊殘缺的內壁,發動了奇蹟。


“終於完成了。”世界之塔在以極快的速度縮小,最後變爲一柄可爲熔岩巨人手持的雙手劍,“用了130年和千萬靈魂打造而成的…世界之劍!”

看着巨塔飛速的消失,王文志歪着腦袋,一隻眼睛瞪大,另一隻眼睛微微眯起。 天降萌妃,皇叔太腹黑!

“居然出先手?不像你的風格啊?”

“直覺告訴我那裏有很可怕的東西。”

火鳥中心亮起了金黃色的光芒,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斬成了兩半,隨後炸裂成寂寞的火星。持着一柄方形兵器的熔岩巨人從火焰中一步步走來。

“你說的是這個會冒火的石頭?”王文志撓着下巴,“怎麼看都像一個嘍囉。”

“主人,它那柄武器的等級比現在的我還要高。”

“什麼叫現在的你?”

“因爲我的等級是受使用者的實力影響的。”

“不帶這麼損我的。”

“別自言自語了,”霍佳快速說道,“它過來了。”

“我很感謝你們幹掉了那兩個蠢貨,將我推到了蘭克斯之主的位置上,哈哈哈哈!”

說實話,熔岩巨人無論是哭還是笑霍佳和王文志都看不出來,你能看出一堆石頭的表情嗎?

“我說你啊,你只是一坨冒着火的石頭而已,你是能吃能喝還是能玩女妖魔啊?你也只能這麼哈哈的乾笑兩聲了,因爲成爲妖魔之王還是當一個小嘍囉對你來說沒差別。”

“喂喂,你這麼說真的有點過分了,它要惱羞成怒怎麼辦?”

“它已經生氣了好不好,你看它砍過來了!”

“這不關我的事,是你惹它生氣的。”

“靠!賤人!”

王文志迎了上去,鐮刀和世界之劍交鋒,那柄劍太強了,王文志被斜着推進百米外的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