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宛如大日閃耀的星火戰艦,快速黯淡下來,靜靜懸浮在空中。

束紅嵐騰空而起,不顧一切地沖向星火戰艦。

「不會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她沖入核心操控艙,看到透明艙內的男子,瞪大了雙眸,一時間怔在原地,大腦一片空白。

操控艙緩緩打開。

軒轅誠有些艱難地一瘸一拐走到束紅嵐的面前,替眼前嬌美絕艷的女子拭去了臉上的淚痕,柔聲道:「哭什麼……我不是還沒死嗎?」

「可是你……你……嗚……」束紅嵐忍不住大哭起來,緊緊抱住了眼前修為盡失,渾身乾癟,白髮蒼蒼的男子。

這時候,柳千幻,蘇淺雲,唐西門等人,也沖了起來,看到這副模樣的軒轅誠,也同樣呆愣在原地,眼眶不自覺地發紅。

蘇淺雲緊咬著粉唇,淚水一直在眼眶打轉。

她印象中的軒轅誠是一個高大英俊,溫柔又懂得替別人著想的天才,受人敬仰,潛力無限,擁有美好的未來……

可如今,為何如此美好的一個人,竟然成為了一個修為盡失的老人?

「咳咳咳……」軒轅誠一陣劇烈的咳嗽,然後又吐出鮮血。

眾人見狀急忙圍了過去,紛紛對他使用治療術法。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趕緊去外面戰鬥啊,不是還有敵人嗎?不用管我,真的不用管我……」軒轅誠看到蘇淺雲,唐西門等人來給他治療,氣就不打一處出來,「別在我一個老頭身上浪費那麼多力量……」

「可是……可是你……」蘇淺雲啜泣起來。

「人不逼一下自己,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厲害,我能夠用自己一人,換敵人幾千萬,這已經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料……我已經非常開心和滿足了……我此生沒有任何遺憾,但你們還有事情要做,快去吧……」軒轅誠聲音孱弱,卻極其溫和平靜地說著。

眾人皆是沉默,有的在悲傷,有的在憎恨自己的無力。

柳千幻已經提劍殺氣騰騰地衝出星火戰艦:「老娘要將那些畜生全部都砍了!!」

轟轟轟……

大戰再次爆發。

這一次,輪到四九仙宗和萬靈仙宗反撲雪鬼獸了。

雪鬼獸大軍全軍覆沒,雪鬼獸的數量優勢蕩然無存,一千餘頭雪鬼獸將直面兩大宗門無盡的怒火!!

柳千幻,蘇淺雲,唐西門,孫宇洛,塔伯,白刀狼神,大白……一個個返虛大能,瘋狂撲殺著眼前的黑毛雪鬼獸。

這是最後的戰鬥,也是完全不遺餘力的戰鬥。

束紅嵐抱著軒轅誠來到星火戰艦的艦頭,俯瞰著整個戰場。

軒轅誠說想要親眼看到四九仙宗和萬靈仙宗取得戰爭的最後勝利,想要親眼看到他的宗門守護九州。

豪門隱婚:總裁的有限寵妻 束紅嵐帶著軒轅誠走到了戰艦的最前方,共同見證最後一刻的到來。

四九仙宗和萬靈仙宗的其餘弟子長老,看到星火戰艦上的軒轅誠,神色都是一怔,然後更加發狠地攻向雪鬼獸。

這個戰場犧牲的人實在太多太多,他們根本來不及悲傷,只能將一切情緒都宣洩在眼前的雪鬼獸之上。

軒轅誠一人逆轉了整個戰場的戰局,完成了史無前例的壯舉,他們不會辜負這份努力和犧牲,誓必要將眼前這些雪鬼獸,徹底滅殺!

能量爆裂,術法絢爛。

一道道強悍的仙法驚天動地。

雪鬼獸陷入了被眾強者大能圍殺之中,一個個相繼著隕落。

隨著時間的推移,無論是強大的白毛雪鬼獸還是黑毛雪鬼獸,都將被四九仙宗和萬靈仙宗聯手團滅!

戰場之上,唯一是不確定因素的,就是那三頭擁有神環的金毛雪鬼獸,它們依舊佔據著優勢。

蕭屠和蕭澤還被摁在地面上,半截身子已經被冰封。

魔血麒麟和鳳凰小黃聯手對付一頭金毛雪鬼獸,紅色火焰與金色雪花在高空碰撞轟鳴,彷彿史詩級的冰與火碰撞,但那金色的極寒風暴蘊含著極為詭異的冰凍法則,也是完全壓著兩頭神獸打。

上官藝和雪族女帝兩人聯手對付雪鬼獸,大家都是玩雪的,結果兩位美女被雪鬼獸打得都有些懷疑人生起來。

合道級別的最頂級戰場上,形勢還是非常嚴峻的。

軒轅誠看著他們的戰鬥,就算已經風燭殘年,但還是跟著緊張,一雙渾濁的雙眼,死死盯著遠處的戰鬥,因為修為盡失的問題,他只能看個眼花繚亂爆炸,根本無法捕捉他們的具體動作。

但有爆炸看,這就夠了。 軒轅誠看著下方拚死戰鬥的修士們,怔怔出神。

這些人,有的是他的同學,有的是他出生入死的夥伴,有的是一起坐而論道的師兄弟,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不舍。

還有遠在月桐神城的安林和許小蘭……

可惜了,永遠也見不到他們最後一面了……

軒轅誠輕輕嘆息一聲,心中雖然不舍,但倒也平靜。

束紅嵐一雙玉臂挽著軒轅誠的脖子,腦袋輕輕靠在軒轅誠的肩膀上,聲音清幽婉轉:「阿誠,我喜歡你。」

軒轅誠怔了怔,這是她第幾次表白了?

記得,以前他都是忽悠過去,沒有沒有正面回應吧?

他看著身旁面若姣花照水,身若扶風弱柳的紅衣舞女,那漂亮的眸光中蘊著前所未有的堅定和熾熱。

軒轅誠笑了笑:「我也喜歡你。」

這一瞬,天地間所有的聲音彷彿都靜了下來。

束紅嵐看著眼前蒼老的面容,依稀能夠看到往日那俊美的輪廓。

她跟著笑了,告白了那麼久,她終於聽到了夢寐以求的答案。不過,她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驚喜和激動。

可能是因為那個答案,她早就知道了。

如今僅僅是確認了而已。

束紅嵐在軒轅誠的臉上,輕啄了一口,紅著臉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活不長了,才願意承認啊?」

軒轅誠認真想了一下,搖了搖頭:「不是的,其實你再跟我表白一次,我想無論我狀態如何,我都會承認的。」

束紅嵐聽到這句話,小嘴微張,淚崩了。

這話對她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哪有這樣造化弄人的啊?

「紅嵐,你要好好活著。」軒轅誠道。

「放心,我當然會好好活著,我可不會做殉情這種傻事。」束紅嵐精緻的臉蛋上罕有地多了幾分決然,隨後又輕聲道,「只不過……我不會再跳舞了,如果沒有你在旁邊看著我,跳舞還有什麼意思……」

她能夠感知得到,軒轅誠的生機正在快速流逝,不可逆地流逝。

身後的白凌,已經想盡一切辦法,但卻無法挽留軒轅誠的生機。

軒轅誠心裡說不遺憾那是假的,但看到自己的犧牲,為朋友們,為九州界創造這麼好的反擊機會,他還是心裡欣慰。就這樣快速衰老,然後慢慢死去吧……

他發現自己很累很累了。

就連身旁女子手中傳來的溫度,都漸漸感知不到了。

要死了嗎……

噗!!

軒轅誠的心臟部位,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他渾身一個激靈,彷彿觸電了一般,意識突然清醒了許多,就連快要離開身體的魂兒,都給嚇得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上。

然後,他看到了一朵紅彤彤的小紅花,正用碧綠色的枝幹扎入自己的心臟,搖曳著婀娜的身子。

「小……小紅?!」軒轅誠驚道。

「小紅長老?」抱著軒轅誠的束紅嵐,也嚇了一跳,完全不知道小紅花是什麼時候來到軒轅誠的身上的。

嬌滴滴的聲音開始傳來。

「唉……你們兩父子是怎麼回事啊?我好不容易救回你爹,結果你又一副快要死的樣子,真是累死花了……」

小紅嬌滴滴地抱怨著。

「想要把你徹底救回來,我可能要曬好久太陽才能緩過氣……」

軒轅誠和束紅嵐聽到這話,頓時集體懵在原地。

「救……救回來?」軒轅誠喃喃開口,魂都嚇得又返回身體幾分。

束紅嵐更是美眸圓瞪,臉上有著狂喜之色,聲音顫抖道:「小紅……你,你能夠救阿誠?真的嗎?真的能夠救他嗎?」

「可以的確可以,不過你比你爹難救,我只能挽回你流失的壽命和修為,你的道已經破裂嚴重,我暫時沒有辦法。」小紅一臉遺憾道。

軒轅誠和束紅嵐都震驚了。

不僅能夠保命,還能挽迴流失壽命,甚至挽回修為?

這是該露出這個遺憾表情的模樣嗎?

軒轅誠和束紅嵐都快要高興得要哭了啊!!!

如果能夠活,誰又會想去死呢?

他們本以為能夠活命就謝天謝地了,如今卻連壽命和修為都能挽回,如果不是出現幻覺了,他們就一定是在天堂。

束紅嵐嬌軀輕顫,不停說著感謝。

軒轅誠在感謝之餘,還不停問著是否有副作用,會不會對小紅產生很大危害?他雖然很想活,但還做不到為了活命,讓其他人犧牲自己性命這種事情。小紅聞言,再三保證,這件事很耗費力量,很累,但沒有後遺症,只要晒晒太陽就能恢復了。

就這樣,治療開始了。

那淡淡的金色光芒,融入軒轅誠的身體,宛如神跡一般,讓軒轅誠乾癟的皮膚重新恢復彈性光澤,白髮也變成黑髮……

不僅如此,就連修為也在極為緩慢地恢復著。

這一幕,對於軒轅誠和束紅嵐來說,就是神跡!!

原來我是妖二代 他們根本看不懂小紅的手法,深奧到他們只能用卧槽和牛逼形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以光合道,這麼牛逼的嗎?

別說軒轅誠和束紅嵐了,就連見多識廣的白凌,都呆愣在原地。

小紅此刻所做的一切已經觸及到了她的知識盲區。

之前的軒轅誠,生命和修為就像一根釋放光熱,不停燃燒的蠟燭,最終已經到了無物可燃的地步,一切都化作光熱以及遊離物質都流入天地。

白凌頂多能將蠟燭燃燒的氣體以及遊離物質,重新匯聚起來。

但小紅就厲害了,連蠟燭釋放的光和熱,都一併回收……

這種級別的能力,根本不是一個合道超級大能可以做到的。

小紅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東西?

白凌開始好奇起來,她發現小紅一路的歷程都十分地奇怪和難以理解,鹹魚修鍊,鹹魚突破,資質逆天……如今,就連能力都奇怪至極,甚至可以說是不可思議。

沒多久,白凌就淺笑著搖了搖頭,四九仙宗奇怪的東西難道還少嗎?不提安林和許小蘭了,就算是緹娜,葉靈,雪斬天,不也是奇奇怪怪的?真什麼東西都想刨根問底,那還不累死她啊?

仔細想想,她自己不也挺奇怪的么……

白凌看著越來越精神的軒轅誠,以及抱著男子喜極而泣的束紅嵐,臉上不經意地浮現清麗動人的溫暖笑容。

「四九仙宗……」

「真是個奇特又有趣的地方呢……」九月可是蝸牛本命月呢

各位讀者大佬能不能賞個保底月票呢?

為啥說本命月呢,因為蝸牛筆名是明月地上霜。

絕代天師 明月,明月……九月份有中秋節丫!

所以大家都給蝸牛投投月票吧!

蝸牛九月也要變得勤奮起來,爭取每日三更成為常態。

(明天五更預熱一下)

做一個勤奮蝸。

所以,大家投保底月票鼓勵一下蝸牛吧~~~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九月可是本命月,求個月票啦! 太初大陸東部。

晨曦之城。

一道道純白色的天力流光墜落大地,在大地上炸出一個個深坑,無數九州聯軍的強者在爆炸之中灰飛煙滅。

一億天人族大軍在傷亡一千多萬后,終於是兵臨城下。保護晨曦之城的第一大陣,已經被天人族們轟得千瘡百孔,搖搖欲墜。

天帝一身白色紋金帝袍,身姿挺拔地站在大陣的最前方,磅礴似海的氣勢,如海嘯翻滾,震懾著眼前的八千多萬大軍。

他的前方,有五個天神級別的存在,正釋放著滔天無盡的威勢,同樣可怕得要命,但天帝依舊很淡定。

天帝已經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了,眼前這個場面,他還可以應付!!

回想起駐守東線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九個天神級別的存在,嚇得他腿都發軟了。慶幸的是,光明旗下的四位天神,在紫星遺迹的破天光柱發生異變的時候,就趕了過去,如今留在戰場上的唯有天空至高旗下的五位天神。

永恆天神,因果天神,空間天神,烏嵐天神,東隆天神。

這個陣容雖說很恐怖,但天帝覺得東線還能撐住,畢竟能抗衡天神的,又不止他一人。黑靈蛇和白靈蛇兩人聯手,能夠抗衡一位天神,東海龍庭的唯一合道真龍敖小舞,也勉強拖住一位天神的腳步。還剩三位天神,天帝覺得自己可以應付!

是的,他好歹也是叛幫就能立即擔任天子的牛逼人物,對破天真意的理解可以說是登峰造極,再加上有破天大陣的力量加持,打一個天神就是暴虐,打三個天神雖說有些勉強,但也不是不可以應付。

天帝已經將他的至強破天真意釋放出來,也正因為如此,眼前的這些天神們才沒有一哄而上,而是選擇了謹慎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