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雨欣,快點給我開門!!曲雨欣!出來!”

門外是房主刺耳的吼叫聲,曲雨欣被這重重的敲]聲驚醒嚇得心咯噔咯噔的。

她有些頭疼,揉着太陽穴,又着急地穿好拖鞋,像着門口走去,嘴裏也大聲迴應着:”來啦!”

剛打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房主那張憤怒的臉,“曲雨欣,我說你到底要不要交房租了!這個月拖了多久了,你不知道啊!”

“你不交房租是想當老賴還是咋地!”

“我可沒那麼好心也沒呢麼有錢去收養你這個沒用的額!”曲雨欣揉着太陽穴,說:“不好意思啊!過幾天,幾天我肯定交給你!”

曲雨欣拉着房主的手臂,紅了眼睛說:“我剛剛辭退了工作,等幾日我找到工作,發了工資,立馬給你可以嗎?”

“再寬限我兩天時間,就兩天!”

“什麼?!”房主甩開曲雨欣的手,用手指指着曲雨欣的額頭說:“你這個瘋女人,沒錢還辭退工作!真是有能耐了你!就你現在這倒黴像,你什麼時候能找到工作,什麼時候能還上錢?”

”我……我可以的,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明……也許明天就找到工作,我就給……”曲雨欣有些委屈。

“別廢話了,就明天,明天一天時間找不到工作,給不了房租,你就給我滾!”

房主生氣地推開曲雨欣,走的時候又故意撞開了曲雨欣的肩膀,走到樓梯轉角,曲雨欣還聽見她嘴裏罵着:“這個倒黴蛋,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遇到這麼個死欠賬的!”

“明天還錢!換不上就滾出去!”房東轉過頭對曲雨欣吼道

“誒!”曲雨欣趕緊應着,這個時代沒有錢就只能這樣,任人罵,“唉”她沉沉地嘆了一口氣,突然肚子叫了一下,這纔想起從早上到現在,她還一口飯都沒吃呢!


她走進房間,拖着疲憊的身體,輕輕釦上了門。

打開窗戶,外面剛剛日落,太陽帶着火紅的晚霞一齊在城市的另一邊降下,那一片天都是紅紫的,黃昏真美,這樣安靜看日落的時光真好。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完全落下了,剛剛夜晚的城市,燈光在七點整全部亮起,看不見不同樓房的好壞,感覺不到自己在廉價的出租房裏。

只有夜晚剛剛亮起來的燈光,到處都是亮堂堂的,可真好看,彷彿自己也是住在一個夜景房裏,能看到金碧輝煌的夜景,真是太美了。

她站在窗邊,看着那一棟棟高高的電梯公寓,心裏想到不知道哪天我也能成爲那座高樓住房裏的居民呢!

就這樣,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直到曲雨欣的胃突然有點難受起來,纔想起自己已經一天沒吃飯了。

她疲憊地撫摸着空蕩蕩的胃,走到冰箱前,一打開,卻是什麼都沒有。

又打開了米缸,米缸也是空空如也,她這纔想起,昨天吃完了最後一頓米飯,一直要買米來着,卻忘記了。

那就出去吃一頓好了。

曲雨欣隨便套了件外套,穿着拖鞋就出去了。

大街上,和自己一般年齡的女子都穿着最新款的時裝,畫着精緻的妝容,用着最火色號的大牌口紅,背的是她也叫不出什麼名字的國外的品牌包包。

她們的臉色散發的都是自信與美麗,這是與生俱來的,這是從小養尊處優的女孩子纔有的獨特的魅力。

再看看自己,穿着前幾年的衣服, 狂女重生之紈絝七皇妃

一陣涼風吹過來,那些漂亮女子的裙邊,微微掀起,幾個男孩子看着她們的裙邊很挑逗地吹了吹口哨,那幾位女子則是假意害羞的撫着裙邊,低頭微笑。 曲雨欣只是在這陣寒風中裹緊了外套,把頭縮進大衣的領子裏,一張雪白的小臉上露不出任何表情,誰也不知道那個大衣領子下的她是難過是羨慕還是憂愁呢!

只有曲雨欣心裏知道,她現在可沒工夫去想別人有多美麗多迷人,她心裏愁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今晚吃些什麼呢!

路邊的小攤上,一個大燉鍋裏冒着熱氣,裏面咕嚕咕嚕的水泡中幾個晶瑩剔透的水餃浮浮沉沉,她聞着香氣,吸吸鼻子問:“老闆,一碗水餃多少錢啊?”

曲雨欣已經很久沒吃過水餃了,來到這裏,吃的最多的就是稀飯和鹹菜了。

“八塊!”老闆用大勺子攪拌着水餃,又放下去一把綠油油的青菜,邊攪拌着邊說道。

“那小碗呢?”曲雨欣有些不好意思的撓頭問着,那張雪白的小臉從領子裏露了出來,露出一個有些害羞的笑意來。

“姑娘啊,我說的就是一小碗八塊!”

老闆把那雪白的水餃撈出,放入一個小碗裏,又鋪上青菜,最後澆上熱氣騰騰的湯汁,撒上一些調料和蔥花,然後給另外一位客人端過去。

“啊,不好意思,我有點事,先不要了啊。”曲雨欣有些不好意思,她垂着眼眸,不好意思去看老闆的神情。

“一小碗就要八塊!”曲雨欣心裏唸叨着,“這一碗水餃都這麼貴了!”

心裏雖然有些不捨,但是又實在捨不得那八塊錢,她舔了舔嘴脣,吸吸鼻子,吸了好一些水餃的香氣,彷彿自己吃過一樣,便悻悻離開了。

曲雨欣心裏這樣想着,但肚子卻不爭氣地叫了又叫,她咬咬牙正準備走,突然一個打扮豔麗的大姐出現了。

“老闆,來一碗水餃,大碗!煮軟些!”那個大姐笑地很豔麗。

“那個你等下!”大姐擺着手,叫住了曲雨欣。

曲雨欣詫異的回頭,“啊。叫我嗎?”

“不是你,是誰呀!”大姐走過來,很熟悉似的拉住了曲雨欣的手臂,說:“我今兒心情好,請你吃碗!陪我聊聊。”

“這,這怎麼好意思。”

曲雨欣仔細地看着這位大姐,她穿着很豔麗,燙着大大的波浪卷,頭上戴着一個方巾,臉上也抹着一層厚厚的粉底,畫着濃濃的眼妝和口紅,這妝容視乎有些豔俗的感覺。

大姐熟絡地挽起她的手臂說道:“哎呀沒事兒,我就是一個人出來轉轉無聊,剛好碰到你,想讓你陪我吃吃飯聊聊天啥的。”

“你不用多想,這碗水餃就當你陪我聊天,我請你的!”大姐笑着說。

“那好,謝謝!”曲雨欣非常感激,有些紅了眼,又立馬低下頭,把那張小臉再次藏進衣領裏。沒想到,居然這麼好運!曲雨欣輕輕笑了聲。

水餃上來了。

曲雨欣拿起勺子,就舀起一顆晶瑩剔透的水餃,往嘴邊送去,卻太着急,被燙的吐了吐粉色的小舌頭。

她有些害羞地衝着大姐笑了笑。

一旁的大姐卻正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

這小姑娘長得這般清秀,一舉一動裏也是很可愛的,要是來我們店裏工作,可是會帶來很多生意的,要知道這種清純可人的小姑娘在這世道里可是最受那些中年男子歡迎的了!

大姐心懷鬼胎地想着,嘴角露出一抹道不明的微笑,她從自己碗里加一塊水餃給曲雨欣,想着:一碗水餃換一個大姑娘,穩賺哈哈!

她說道:“哎呀,你這小姑娘怎麼餓成這樣子嘞。來,不夠吃我的,大姐給你買!”

曲雨欣心裏不知怎麼的久很溫暖,她擡起頭,小鹿般的眼睛望着大姐,笑着說:“謝謝你,大姐!”她的每一個笑容都是那麼的甜。


雖然沒有任何打扮,都能這樣好看,等到我店裏,給她打扮一番,肯定能吸引不少的客人來!

大姐心中早已打好了如意算盤,她對曲雨欣一頓噓寒問暖,“小姑娘,你叫啥名字啊?”

“曲雨欣。”

曲雨欣吞下一顆水餃,說道。

“曲雨欣,好,以後我就是你大姐了,”大姐看着她,笑着說:“你這小姑娘,我也不知咋地就是覺得你瞅着讓我喜歡,以後啊有啥事你都來找我就是!”

……

曲雨欣喝下幾口熱湯,身體暖和了不少,說着:“嗯嗯,謝謝你,大姐!”

應該說不止是胃裏變得暖暖的,心裏也是暖暖的,沒想到在這裏也能遇上如此好心的大姐,曲雨欣的眼眶也變得暖暖的。

大姐從一個亮閃閃的方包裏掏出一個名片,說:“大妹子,以後有啥事記得找我!”

然後兩個人便道別了,曲雨欣手裏攥着那個名片,上面寫着:紅杏樂園,王金玉。

曲雨欣也沒想到今晚竟然是如此好運,遇上了這麼好的大姐,她很滿足地往家走去,小臉從領子裏伸出來,邁着輕快的步伐走了。

大姐在後面打量着她,雖然外套大了些,但能看出她苗條的身材。

吃飯的時候也看出了她雖然瘦,卻是該有的地方都有,是個可造之材,放店裏指定不虧。

王金玉露出了令人寒意的笑容,打了一個的土回去了。


曲雨欣回到出租屋裏,快快地洗漱了一下,用清水洗了把臉,可能最近被風吹的太多了,她的臉頰起了些小白皮,但是她可沒錢買什麼護膚品,自己隨便扣了扣上面的皮,便上牀睡覺了。

“唉,明天該去哪找工作啊,只有明天一天了。”她翻過來翻過去,一直想着工作和房租的事情,”萬一明天沒找到工作,可怎麼辦啊”她越想越難受,也不知什麼時候才睡着。

天亮了。

曲雨欣醒的很早,天剛剛露出了魚肚白,她便醒了,昨晚睡得也晚,但是因爲心中一直憂愁着工作的事情就沒怎麼睡着,今天也醒的很早,但是卻也不困,可能是太着急了。

看了一下鬧鐘,才七點二十六,她草草洗漱了一下,喝了些昨天喝的還沒喝完的礦泉水,便開始換衣了。今天找工作還是得打扮的精神些比較好。

她將頭髮挽成一束低馬尾,在黑髮中別上一顆雪白的珍珠髮夾,這幾塊錢的髮夾,戴在她頭上卻有一種韓系美人的氣質。

雪白的臉頰上不施一絲粉黛,只是塗了一個豆沙色的口紅,使得她的臉上有了更多的氣色,完全就是一個優雅美麗的職場女性。 換上一件剛洗過曬乾的白襯衫,雖然廉價卻乾淨,散發着肥皂泡泡的清香,她套了一個黑色包裙,清純的白襯衣配着性感氣質的包裙,更有種不一樣的美感。

就這樣,她充滿信心地去找工作了,剛剛推開門,便遇上了房主,房主今天倒也沒有多說她什麼,只是有些震驚,她一打扮竟然如此好看。

曲雨欣衝房主不好意思又又有些害怕地笑着,說:“我,我今天便去找工作了。”

“去吧!明天的房租別忘了!”房主的語氣和善了些。“誒!好!”曲雨欣說完,便急匆匆地走了。

可是人生總是不盡人意,外貌也不是一切,去了很多家公司,別人一聽要提前拿工資再工作的要求,都趕走了她。也許柳暗花明又一村。

“近江百貨”她看着眼前的百貨大樓,在招收大堂經理,她便進去應聘。

剛走到門口,幾位女子看見她,在那邊竊竊私語些什麼,她有些害羞地走過去問道:“您好,請問這裏還招收大堂經理嗎?”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那幾個女生都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其中一個高個女生剛想說些什麼,就看見一個大腹便便,體態臃腫的穿西裝的人走了過來,他的後面跟着些服務生,想必這應該就是這個百貨公司的老闆把。

“你是來應聘的嗎?”

那位老闆上下打量着她,彷彿要看穿曲雨欣的全部。

曲雨欣被他一直盯着的目光她看得有些難受,愣了一下,纔回道:“嗯。”

“您好,我是來應聘大堂經理的。”

那位老闆衝他的手下使了個眼色,那個男人立刻會了意,便對她說:“你來李總辦公室吧!”

“哦。”

曲雨欣沒有什麼懷疑的便跟着走了進去,只是她撇見那個高個子女生一臉憂愁地看着她,讓她有些疑惑罷了。

她剛邁進辦公室,那幾個服務生便退下了,只留下她一個人在辦公室裏,她有些納悶地環顧着四周,老闆的辦公桌上竟然幾乎沒什麼書籍和文件夾,只有一個手機和一個平板,看起來有些遊手好閒的感覺。

正在她納悶着的時候,那個老闆進來了。

“李總好!”她彎腰鞠了一躬。

“嗯,你過來,不用拘謹。”那個老闆走到自己的辦公椅上坐下,有些猥瑣地笑着,衝曲雨欣擺擺手。

”哦。”曲雨欣有些疑惑地緩慢向着老闆身旁走過去,她心裏涌起了一絲不安。

剛走到老闆身旁,老闆便衝她笑着,露出即刻金牙,令曲雨欣感到有些噁心和難受。

他說:“你是來應聘大堂經理的?”

“對,我是想應聘這個職位,我相信憑我的能力能夠勝任這一工作,我的從業經歷有……”

曲雨欣還沒有說完,老闆便打斷了她的講話,說:“我覺得大堂經理這個職位不適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