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年掀開被子下床,光著腳,走到了男人面前,墊腳。

男人俯首,甜蜜擁吻。

氣氛逐漸攀升,景年身上的睡裙被揭解開,圓潤的肩膀若隱若現。

「乖,我們回床上。」

「你不是還有工作?」

「乖,你更重要。」

景年用一整個晚上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自尋死路!

尤其是傅寒霄本身性格克制,但在這方面,簡直就是禽獸。

早上醒來的時候,景年看到渾身密密麻麻的吻痕,背脊一涼。

男人罕見的還沒起床,躺在身邊。

冷硬的五官微微蹙眉,眼角眉梢帶著濃濃的繾綣,下巴上有一道指印。

是她乾的。

景年掀開被子下床,腿腳酸軟的可怕。

走到浴室,鏡子里的人渾身都是痕迹,就連脖子上也是。

「……」

她今天還有戲份! 景年簡單的洗澡,用了不少遮瑕才把脖子上的痕迹遮住了。

走出浴室,傅寒霄已經醒了,看樣子洗過澡了。

背對著她,在穿衣服,動作慢條斯理,實則霸氣橫生。

豪門婚寵:惡魔老公請住手 看到景年扶著腰的動作,眸色深深。

「很疼?」

男人走過來,攬著她的腰肢,低頭,語氣溫和。

大手輕輕地摩挲著腰側的肌膚,力道適中,酸痛緩解。

「還不是都怪你——」

「嗯,怪我。」

男人眼底閃過一絲戲謔。

「劇組那邊我已經交代過了,這件事不會走漏風聲,至於岳彎彎,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好。」

……

景年的真實身份曝光之後,整個劇組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之中。

尤其是曾經拍過岳彎彎馬屁的人,現在恨不得願意找個洞鑽進去。

甚至有不少人以為,景年會伺機報復。

實際上,景年到達劇組,直奔化妝間。

化妝間里有不少人,都在議論昨天的事情,甚至還有人酸言酸語。

「我就說,一個新人怎麼可能搭上利導的戲,原來是背景深厚!」

「你也不看看人家是什麼角色?一出道,就拉下了秦素素和岳彎彎兩位小花,你以為這功力是假的?」

「嘖嘖嘖,也不知道傅總怎麼看上她的——」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咔噠」一聲,化妝間的門被推開了。

「傅寒霄怎麼看上我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肯定看不上你!」

那人的話還沒說完,文言渾身一顫。

臉色微微有些猙獰,

景年認識她,岳彎彎的好朋友,也是劇本里的小角色。

長相倒是精緻,但是動過手腳,臉蛋反而有些僵硬。

滿臉的塑料味,一看就是整容臉。

「你——」

安可氣得不行,但是又不敢反駁。

畢竟岳彎彎倒了,他沒了靠山,現在想要討好景年也不現實,倒不如背地裡說點壞話,萬一有人討厭景年,說不定還能抱上大腿!

可哪知道說壞話,被抓個正著?

「滾出去!」

安可臉色蒼白,苦著臉離開。

化妝間內一片寂靜,生怕被殃及無辜。

景年坐在了化妝鏡前,化妝師剛好忙完,微微一笑。

「現在開始化妝?」

:「可以。」

化妝師和景年關係不錯,也算是聊得來。

相比於其他人,化妝師可以說是見慣了大人物,對於景年身份的變化,沒有什麼波動。

但是目光落到了她白皙的脖頸上,微微有些僵硬。

「年年,脖子——」

「咳咳咳,被蚊子咬了。」

景年面紅,隨便撒謊道。

狗男人!

再有下次,剁了他的手!

化妝師又不是沒經歷過這些事情,眼底閃過瞭然。

「好的,我知道了。」

「真的是被蚊子咬了。」

景年心虛,又強調了一遍。

化妝師一臉「我懂得」表情:「是,蚊子咬的。」

這話,誰能信?

嘖嘖嘖!

沒想到,表面上高冷矜貴的傅總在這方面,還挺禽獸的。

其他人見狀,也恢復了原本的樣子,倒也是一片和諧。

何蜜中途去買了點水果茶,進來的時候,照例分發給了所有人。

「謝謝。」

「年年,謝謝你。」

有膽子大的演員靠近了:「年年,副導演不是給你安排了獨立化妝間,你怎麼不過去?」

「我是新人,有公眾化妝間,就很好了。」

景年這一點分得很清。

「你們也不要覺得我身份怎麼樣,我和你們一樣,都是小演員,都是新人。」

聞言,化妝間眾人舒了一口氣。

「年年,你和傅總很配,我好喜歡你們。」

「我也是,我也是——」

眾人聊了起來,何蜜坐在一旁,顯然還沒有從這個消息中回神。

原來,年年姐真的是豪門貴婦!

一牆之隔的單獨化妝間內。

昨天的風波雖然沒有傳到媒體的耳朵里,但是岳彎彎被雪藏的消息卻已經傳開了。

關於傅寒霄和景年的關係,全劇組都知道。

傅一行的助理一臉驚訝:「沒想到,這麼低調的新人居然是傅太太。」

「很正常。」

傅一行低眉:「真正的有錢人,都很低調。」

「一行哥,你和年年姐多聊聊天,關係好了,對你有幫助。」

傅一行想到了那天,他找景年索要微信號。

結果被傅寒霄抓個正著,那眼神,帶著冰渣子。

傅一行不想死。

「算了吧,我想活著。」

助理抿唇。

「好吧。」

「對了,岳彎彎的角色誰來替補?」

宮殤:棋子王妃 「杜柔。」

……

此時。

副導演坐在保姆車上,態度恭敬,滿臉討好。

坐在他對面的女人皮膚白皙,長發飄飄,一席紅色長裙勾勒出了曼妙的身姿,雙腳隨意交疊,高跟鞋輕輕地叩擊著地面。

發出了「砰砰砰」的聲音。

清脆,帶有強迫性質。

「杜小姐,時間到了。」

眼前的女人,正是叱吒娛樂圈的小天後——杜柔。

杜柔出生江城上流名門,是杜家的小女兒,身價豐厚,五官精緻。

進入娛樂圈十年,一出道便是大製作。

這也是第三次和利導合作,副導演也不是第一次見到杜柔。

「她呢?」

這個她,指的就是景年。

「景年目前是配角,今天沒有和您的對手戲。」

副導演對這些深諳於心,所有演員的戲份安排,他都有數。

「調整一下。」

「什麼?」

副導演有些驚訝。

杜柔微微一笑,滿眼都是冷意:「我想和她演一場對手戲。」

她這次加盟劇組,就是為了看看景年到底有什麼地方好,值得傅寒霄牽腸掛肚這麼多年。

甚至能夠讓傅寒霄親自下場秀恩愛!

現在兩人的微博熱搜還掛在網上,她看到一次,心口疼一次。

副導演遊戲為難:「杜小姐,戲份的安排都是導演的意思,我——」

「今天如果不行,那麼明天,我一定要和她演對手戲!」

「成交。」

杜柔抿唇,起身:「走吧。」

……

景年準備好之後,拎著裙擺走出了化妝間。

閃婚千億總裁:吻安,小嬌妻 門外,主演龍套都站在原地,所有人的眸子都落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高跟鞋輕輕地敲擊著地面,清脆且富有強迫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