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後訓練到了九點,於正心宣布訓練結束,各人回到帳篷里休息睡覺。

他自己也回到了和諾拉的小帳篷,不過他沒有和諾拉開始私人生活,而是查看起了幾個電腦屏幕。

屏幕里是諾拉利用設備監控的訓練營地周圍所有的通訊訊號。可以看到,安信重櫻雖然暫時沒收了赤旗軍們所有的手機,可是還有人想辦法把手機偷偷的帶在身邊。

不過從監視的內容來看,這些人帶著手機只是和親友報平安,並沒有泄露任務的事情,也沒有透露訓練的地點。

然而通過對安信重櫻提供赤旗軍成員背景檔案對比,於正心和星兒發現了一個赤旗軍成員的談話很有問題。

這個人在通話中稱對方為舅舅,然而根據背景資料,這人沒有舅舅。

果然這傢伙在電話中試圖暗示訓練場地的所在地。

好在他沒說兩句就被諾拉掐斷了信號。

當這個傢伙還在那電話那頭喂喂喂的時候,於正心已經和安信重櫻拿著手槍來到此人帳篷前了。

在槍口面前這個赤旗軍成員心驚膽戰的投降並且被抓捕了起來。

畢竟是赤旗軍的人,於正心問安信重櫻如何處理,安信重櫻卻沒有主意。

根據諾拉所說,之前的幾天她通過監視已經從訓練營地里找出兩個內奸了,連同今天這個內奸,赤旗軍內部已經出現了三個內奸。

由於所知不多,內奸們沒有透露進攻靖國神社的具體計劃。

然而通過對訓練場地的觀察和猜測,內奸們已經猜出了目標應該就是靖國神社。

好在諾拉及時的攔截這些內奸的通信使得計劃沒有敗露。

不過可以想見,暴懲會那邊雖然沒有取消計劃,一定是已經加強了戒備,這次的任務將更加的困難。

看著還陷入沒法理解『革命同志』為何背叛革命的安信重櫻,於正心提出自己和小武等人對這三個人進行問話。

安信重櫻同意了,但是要求治病救人為主,不要動刑。於正心無奈的答應后和小武與星兒分別審訊了三個內奸。

這三個叛徒稱不上什麼人物,被於正心幾人稍加恐嚇就全部招了。

三個內奸年紀都不大,20歲上下。加入赤旗軍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至於背叛組織的原因無外乎錢權色三個字罷了。

其中一個自認為很有本事,但是卻得不到赤旗軍內的任何職位,因此出於怨恨接觸了右翼黑幫,答應作為內奸提供情報。

第二個失業后加入赤旗軍,但是赤旗軍提供的津貼補助不夠此人花銷,因此為了錢當了內奸。

第三人加入赤旗軍完全是出於對安信重櫻的個人崇拜以及對於安信重櫻美貌的傾慕。

當發現安信重櫻對自己根本只是一種對戰友的關愛后心理就失衡了。

他把對安信重櫻畸形的愛戀化作了慾火到紅燈區找了援交女孩,由此接觸到右翼黑幫並且被收買控制。

由於三個內奸處於底層,加之諾拉及時切斷通訊,三個內奸沒有透露出任何的情報。

但是根據三人所說,赤旗軍里應該還有其他的內奸,由於三人是單線和暴懲會控制的黑幫聯繫,因此互相之間都不知道身份。

於正心把三人繼續關押著,但是找安信重櫻說了這個問題。

如果赤旗軍不搞好自身內部保衛,那麼進攻靖國神社的任務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慘敗。

安信重櫻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但是除了加強政治思想工作並且發動赤旗軍成員互相監督外,提不出更好的意見。

於正心和王叔等人思考後,則認為必須對赤旗軍內部進行肅反。

不但要清理掉內奸還要清理掉赤旗軍內部動機不純的投機主義者。

對於投機主義者和內奸要進行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赤旗軍內部的政治和情報安全。

安信重櫻對此很猶豫,擔心肅反開始后情況失控,變成完全的內鬥。

王叔則向安信重櫻保證絕不會出現那樣的事情。

畢竟現在訓練場上的赤旗軍成員不過300人,並且赤旗軍內部到現在為止並沒有形成比較明顯的派系。

肅反的目的也很明確,加之九光小組提供的技術支持,可以確保不打擊到無辜的人。

於是在之後數天里,肅反運動在安信重櫻的號召下轟轟烈烈展開了。

每天早中晚三次,安信重櫻都進行政治教育,在講話中批評組織內部存在的問題。

每次教育結束,赤旗軍成員都會挨個進入完全封閉帳篷停留幾分鐘,如果有要舉報和控訴的對象,可以在帳篷內的信紙上寫下內容投入一邊密封的盒子。

這些盒子只有安信重櫻等少數的赤旗軍『革委會』成員以及九光小組可以打開閱讀。

眾人發現無論是舉報還是控訴,百分之八十都是空穴來分或者妄想猜測,也不乏惡意的誣陷。

但是所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通過對剩下百分之20舉報與控訴的仔細研究,赤旗軍又清理出了三個內奸和投機主義者。 到了市局,門衛把賓利放了進去。

因為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市局也就剩下不多的幾個值班警察了。整個市局都特別的安靜,兩人進入辦公大樓,直接來到了三樓。

肖夢雯一看唐浩的樣子,就知道他對這裡非常熟悉。

「咚咚。」

到了一間辦公室門口,唐浩抬手敲門。

「進來吧。」

聽見裡面的傳來的女人的聲音,肖夢雯立刻就聽出是奚雲。

唐浩推開門,走了進去。

「唐浩,你來了。」

奚雲看見唐浩,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不過她的笑容隨即就消失了,因為她看見了跟著唐浩進來的肖大小姐。對於這位肖大小姐,她印象非常深。美麗、高貴、自信、傲嬌這都是這位肖大小姐的標籤。

雖然意外,但是奚雲還是立刻職業的對肖夢雯說道:「肖大小姐,你好。」

「你好。」肖夢雯對奚雲的印象也特別深,這個美麗的女警曾經在肖家住過,她身上似乎有一種天生就屬於警察的氣息。

「坐吧。」奚雲給兩人倒水。

唐浩和肖夢雯坐下,兩人都沒喝水。肖夢雯說道:「我們是來看看那兩個監視我們的人。」

「他們剛送到。」奚雲答道。

「你們快點審問,問問他們是誰?」肖夢雯說道。

「我的同事應該正在審問。」奚雲答道。

「我們也去聽聽吧。」肖夢雯說道。

「不行。」

別奚雲乾脆的拒絕,肖夢雯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快,不過她也並未表現出來,只是看了唐浩一眼。

奚雲坐在兩人的對面,看著唐浩和肖夢雯,問道:「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現他們監視你們的?」

「今天下午。」唐浩平靜的說道。

「你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奚雲又問道。

唐浩笑了一下,說道:「他們應該是來自米國的。」

奚雲和肖夢雯一聽這話,都是一愣,兩人對唐浩的回答都有些意外。肖夢雯知道唐浩在米國呆了一個月,奚雲更是知道在米國都發生什麼。

「我去看看。」肖夢雯說著站了起來。

唐浩並未說什麼,依然安靜的坐著。

等奚雲出去了,肖夢雯才低聲問道:「唐浩,你在米國究竟都幹了什麼?」

「沒什麼。」

這個回答一點也不出乎肖夢雯的預料,她眉頭一蹙,問道:「這位奚警官好像知道不少,她該不會也去米國了吧?」

「嗯。」

見唐浩竟然坦白承認了,肖夢雯心裡頓時就不舒服了,她又問道:「她在米國也呆了一個月?」

「沒有那麼長。」

「那是多久?」

「二十多天。」

「二十多天!你說你跟她在米國呆了二十多天?」肖夢雯的心情更差了,一男一女在米國呆了二十多天,那想發生什麼事情都夠用了。

唐浩看了肖夢雯一眼,平靜的說道:「這是我的私事。」

「私事!什麼私事?」肖夢雯立刻問道。

唐浩乾脆不回答了,身體后靠,看也不看肖大小姐了。

肖夢雯深吸口氣,努力的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等了一會兒,她才說道:「她去米國,不會是去查案了吧?」

「是的。」

聽到唐浩的這個肯定答案,肖夢雯的心裡突然舒服了很多,她又問道:「你是陪她去查案子了?」

「不是。」

「你們在扭腰是偶遇的?」肖夢雯立刻追問。

「不是。」

「那到底是什麼?」肖夢雯剛剛有些和緩了的心情又不好了。

「叮鈴鈴……。」

唐浩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出手機一看,是奚雲打來的,他立刻接聽了電話:「怎麼了?」

「他們不承認監視你們。」奚雲說道。

「那就放了吧。」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放了,他們很可能是鬱金香家族的人。」奚雲說道。

「就是鬱金香家族的人。」唐浩乾脆的說道。

「那為什麼要放了?」

「不過是些小嘍啰,放了。」

「好吧。」奚雲無奈的答應了。

唐浩掛了電話之後,肖夢雯立刻問道:「你剛才說那兩個人是鬱金香家族的人?」

「嗯。」

「你去米國,得罪了鬱金香家族的人?」肖夢雯吃驚的問道。

唐浩平靜的笑道:「有一點小摩擦。」

「一點小摩擦,他們怎麼會追到藍海來?」肖夢雯才不相信小摩擦那麼簡單。

唐浩笑了笑,說道:「不信算了。」

「總是愛理不理的。」肖夢雯對唐浩的態度很不滿意,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

「叮鈴鈴……。」

唐浩的手機又響了,他拿起手機一看,又是奚雲,他接聽了電話:「喂。」

「你到左邊會議室來,我有點事想跟你說。」奚雲說道。

「嗯。」

唐浩掛了電話,對肖夢雯說道;「我出去一下。」

「你去哪?」

「一會兒就回來。」

「我也去。」

「不方便。」唐浩說著站了起來,走向門口。

肖夢雯也站了起來,期盼的看著唐浩的背影,她知道唐浩肯定是去見奚雲了。她現在非常的後悔到警局來,這裡是奚雲的地盤,她感到很無助。

唐浩走出了奚雲的辦公室,向左轉,來到了會議室,推開門就進去了。

偌大會議室里,只有奚雲一個人,她正等著唐浩的到來。

「說吧。」唐浩並未坐下。

「你讓人把他們送到警局來,然後又隨意的放了,這是為什麼?」奚雲不解的看著唐浩。

唐浩平靜的一笑:「我想告訴鬱金香家族,這裡是藍海,不是米國。」

「他們會知難而退嗎?」奚雲問道。

「應該不會。」唐浩答道。

「鬱金香家族把你當成了頭號目標,你要小心點。」奚雲說這句話的時候,英氣勃勃的大眼睛里透出了關切之色。

「嗯。」

奚雲稍微頓了頓,說道:「情況這麼複雜,你就別帶著肖大小姐到處玩了。」

唐浩聞言,平靜的看著奚雲,說道;「我是肖家的保安。」

奚雲一聽這話,眉頭一蹙:「我看你是捨不得肖家大小姐。」

「不早了,我該走了。」唐浩沒有回應奚警官的質疑。